嘉宾座谈:航空公司如何为企业客户和商务旅行者带来真正的价值?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 正文

嘉宾座谈:航空公司如何为企业客户和商务旅行者带来真正的价值?

来源:环球旅讯 2011-07-14

论坛期间,六位嘉宾列席围绕“航空公司如何为企业客户和商务旅行者带来真正的价值”这个热门话题展开热烈的讨论。

  “2011中国商务旅行高峰论坛”由环球旅讯和中国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主办,于今年7月14日在北京举行。

  论坛期间,中航嘉信商务旅行管理有限公司钟明凤先生作为嘉宾主持人,中兴通讯副总裁陈虎、国航销售部总经理贾铁生、芒果网总裁助理林冬虹、汉莎航空公司北方区销售经理刘颖、Turner International亚太区 CNNGo Bikram S. Sohal作为嘉宾,六人列席围绕“航空公司如何为企业客户和商务旅行者带来真正的价值”这个热门话题展开热烈的讨论。以下为本次座谈环节嘉宾发言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了航空公司的直联,下面我们开始一个有趣的环节,就是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下航空公司如何能够不断满足商务旅行者不断变化的需求。下面请嘉宾主持人中航嘉信商务旅行管理有限公司钟明凤先生。

  钟明凤:谢谢李总。我今天非常有幸来支持这么一个论坛,在我开始主持之前,我把几位嘉宾请上来。这几位嘉宾都是目前市场上非常有影响力的重量级的嘉宾。

  第一位嘉宾是中兴通讯副总裁陈虎先生。

  第二位嘉宾是国航销售部总经理贾铁生先生。

  第三位嘉宾是芒果网总裁助理林冬虹。

  第四位嘉宾是汉莎航空公司北方区销售经理刘颖小姐。

  第五位嘉宾是Turner International亚太区CNNGo Bikram S. Sohal先生。

  我们的嘉宾已经落座。刚才在孙总演讲时,我注意到一个非常有趣的数字,在国内前十条经常飞的商务路线上,北京、上海这两个城市之间的商务出行是排在前列的。根据差旅管理公司的统计,跟这个数字是基本吻合的,因为从差旅管理公司的数字来看,从他们总体的交易量来看,北京上海之间的交易基本上占了15%左右,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差旅量。我们今天探讨的第一个话题,跟北京与上海之间的商务出行方式有关系,从6月底,北京和上海之间的高铁已经开通了,这对商务旅行和商务旅行者来讲是会发生一些比较大的变化,因为我们的旅行人员,他的出行方式可能会考虑从天上坐飞机转为乘地上的高铁。

  我们第一个探讨的话题是,从航空公司的角度来看,高铁的引入对航空公司的影响是什么,它是一种竞争关系,还是一种互相合作、有合作潜质的关系?从企业客户来讲,随着出行方式的变化,企业会不会考虑有关差旅政策方面的变化。这个话题对在座所有的来宾来说都可能会有一些帮助。下面我把回答问题的机会给台上嘉宾。请问贾铁生总经理,从国航的角度,怎样看待高铁的引入,因为在北京和上海之间,国航的投放量是非常大的。

       贾铁生:谢谢钟总。提到高铁,在6月30日已经正式开通了北京到上海的高铁。从目前的情况看,高铁对我们整个的经营,特别是短航线,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按照行业的分析,高铁将来对航空的影响,对800公里以下的航线会有一定的冲击和影响。刚才钟总提到了一个问题,是否有竞争的关系。我想这里确实也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是航空和铁路毕竟有不同的市场、不同的客户群体。一些高端的商务旅行的客户群体,我认为还是以选择坐飞机作为自己的出行工具,铁路从目前来看,越近的距离对我们航空的冲击越大,所以近距离可能有些商务旅行会选择坐高铁出行。

  面对这种形势,航空公司也在不断完善产品。比如在机场推出近距离的停机位,这样能够缩短滑行时间,另外航空公司也推出了快线产品,比如像华东地区,北京、上海和北京、杭州推出的快线产品,它可以自由签转,这样能够满足商务旅客的需求。我们在产品的完善上在不断加强,来不断满足商务旅行的需求。

  另外,将来我们也在考虑和高铁进行空铁合作,这个合作一方面是在正常情况下加强航线的密度,再一个就是在不正常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将航空因为天气或者其他原因而直流的旅客,疏散到高铁上,形成一种合作关系。高铁的推出也为航空公司改善服务、进一步完善我们的产品起到了作用。

  钟明凤:谢谢贾总,刚才贾总提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就是地空的联盟问题。我想问一下来自于汉莎航空公司的刘颖小姐,大家都知道,德国的铁路是非常发达的,而且在德国地空的联盟关系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从汉莎的角度看一下,结合中国的情况,她是怎么样来看未来的趋势。

  刘颖:谈到未来的趋势,在德国航空和地面的和谐关系是由来已久,很长时间它们在一定程度上是很和谐的。我们要承认一点,高铁的出现对航空公司肯定是有威胁和影响的,但是另一方面来讲,它也是很好的合作和补充。我从德国市场上的观察是这样看的,高铁相当于人的毛细血管终端的部分,可以把很多偏远地方的人,把他们吸引到大的航空枢纽里来,然后由他们运到更远的地方去。相反来说,客人从其他地方来,到这个枢纽,通过高铁也运到偏远的地方去,我觉得有竞争关系,也有一定程度互相合作的联运的关系。应该未来的发展趋势是这样的。

  钟明凤:陈虎副总裁,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怎么看出行方式的变化,会不会因为出行方式的变化,调整差旅政策。

  陈虎:对于企业来说,铁路、公路和航空都是同时并存,我们并没有因为多开几条高速,或者多上几条高铁,而去调整自己的差旅政策。因为我们的业务遍布全世界各地,有比较发达的国家,也有不发达的国家,在中国有一线城市,也有比较偏僻的三四线的地市。我个人觉得有两个方面比较支持航空业的发展。第一是航空业有比较完善的价值网络,我在出行时,经常跟朋友谈到高铁对航空的冲击,他问我一个问题,我现在可以很方便地买到飞机票,我怎么去买火车票,不说商务了,我去跟我的家人旅游,我能拖着大包小包到火车站买票吗。现在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订到飞机票。第二是航空业有非常完善的服务,虽然铁路提出向航空业学习,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航空业的服务还是有口皆碑的。所以这两点是航空业跟高铁竞争非常有利的条件。同时我也赞成汉莎的提法,它会把很多二三线城市的需求更多地集中到航空枢纽中来,支持航空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对航空业更有好处。短期有冲击,但是长期来看,商务旅客会更多留在航空,也会支持低端向航空业来转移。

  钟明凤:我问一下Bikram S. Sohal先生,您如何看待高铁和空中服务的关系,从您公司的角度来看,您怎么看待这种变化。

  Bikram S. Sohal:刚才您谈到的高速铁路,当我在美国工作的时候,我自己就是一个商务旅客,当他们提供火车服务的时候,我的公司就把我的短途出行从空中移到了铁路上。这种影响是直接的,这肯定是有冲击,肯定是有影响。我也看到对于航空公司和铁路公司之间也有合作的机会,从短途的吸引来旅客,再换到长途的航班上面。

  钟明凤:Bikram S. Sohal认为短期来讲可能有点冲击,但是长远来看,航空公司和铁路部门之间,还是有合作的关系。四位嘉宾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在台上还有一个来自于TMC的代表,我想问一下芒果网的林总,在这种环境下,你们TMC有什么准备吗,怎么满足客户这方面的需求。

  林冬虹:各位嘉宾都谈到了,我个人对高铁和航空之间的理解,包括专业的TMC公司如何来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方面,我想讲两个观点。第一,高铁和航空公司之间竞争和合作的关系是同时存在的。欧洲的市场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欧洲铁路和航空之间的整个联盟是非常成功的,我觉得这应该是未来中国可借鉴的。另外,从目前中国的航空市场和铁路市场的布局来看,五年前,航空和铁路的竞争是500公里以下的竞争,现在可能是1000公里内都属于航空和铁路之间的竞争。但这种竞争应该只是局部的。从航空网络和铁路网络来看,存在很多互补性,而且中国的航空公司正在走向世界,就像贾总提到的,国航的网络已经遍布了全世界、全球的各个国家,跟中国大陆的铁路、航空如果能织成一张网的话,对我们商务旅行者来说就是一种福音。所以这种竞争关系我认为是短期的,未来应该是合作多于竞争。

  另一方面,从我们专业的商旅公司来说,我们做到了全面满足所有在旅行中的商务人士的需求。现在像芒果网也好,还有专业的商旅公司,都已经具备了这样的能力。我们能够为客户提供火车票、租车和机票所有的这些打包的一揽子计划,所以客户的选择,一旦他发生变更,我们都是能够随时来满足的,这是我们专业公司要做的。

  刚才大家提到铁路的预订,确实存在一些不方便性,尤其是在电子化、在线直接预订方面还存在一些缺陷,但我想未来,现在可以看到高铁票的购买也是很方便的,随着航空公司,甚至未来国内最大的GDS,我相信航信他们已经做好准备了,也许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看到铁路的运输会成为一个地面运输的元素出现在航空旅行的新成员中。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

  钟明凤:关于第一个问题的讨论就暂时到这儿,如果大家还有问题的话,可以跟我们的嘉宾在休息时进行这方面的探讨。第二个问题,我们要探讨的是关于国航的一些问题,国航最近推出了超过经济舱的产品,我们希望借用这个机会从贾总那儿知道一下,国航推出超级经济舱的效果怎么样,将来是否会推出类似的其他产品。从客户端来看,怎么样看待这种产品,接受的程度如何。这个问题分成两部分来讨论,一部分是从航空公司的角度,另外一部分从企业的角度。请贾总给我们分享一下国航的超级经济舱产品的情况。

  贾铁生:超级经济舱它的推出是基于需求。首先第一个需求就是市场的需求,我们通过前期对市场的了解,我们的公商务旅客,特别是政府客户,他们因为受到一些限制,不能够乘坐公务舱和头等舱,但是确实还有这种需求,因为出差的频次很高,而且经常奔波于各个地区,所以这种需求还是有的。基于这种需求,因此坐经济舱,座位还是相对拥挤一些,所以这样就推出了超级经济舱,有这么一个构思和设想。再有一个需求,就是一些跨国公司和外国的大企业,因为他们的差旅政策是很严格的。金融危机以后,由于各个公司都在节约差旅成本,所以很多大公司把差旅政策进行了调整,比如像IBM,过去在6个小时以上是可以乘坐公务舱的,但是在金融危机以后,这个政策调整了,所有人出行都只能坐经济舱,但是坐经济舱,大家从心理上也难以接受。所以基于这种市场的需求,还有一个是航空公司自身的需求,国航是中国的载机航空公司,我们是做主流旅客认可、高端客户首选的航空公司,所以我们在产品上要不断创新,这是航空公司自身的需求。所以这几个需求结合起来,也催生了超级经济舱的诞生。超级经济舱诞生以后,现在一些主要干线上在尝试这种新的产品,比如北京-上海、北京-广州这些航线上我们推出了20个超级经济舱,虽然数量比较少,但是很早就被预订光了。所以这个产品的推出是基于市场,市场也给予了一定回报。

  将来航空公司是不是还要推出类似的产品,刚才我说到了航空公司自身的需求,作为航空公司,要做出自己的差异性,要在产品上不断创新。比如现在一些超高端的客户有这种需求,我们现在也正在研究,在我们的长航线上设置超豪华头等舱,来满足这部分特定的市场的客户需求。所以航空公司在针对客户的需求方面,在不断完善自己的产品,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企业客户,还有各位朋友客户,能够多给我们航空公司提一些建议和意见,不断使我们的产品进行完善。谢谢!

  钟明凤:我们研讨的主题是航空公司如何给商务旅行客户带来更大的价值,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是针对汉莎的,现在在座的嘉宾和在座来宾特别想知道航空公司在直销方面,有哪些策略,因为我本人也是从事TMC的,在座很多来宾也是来自差旅管理公司的,我们现在比较困惑的是,航空公司经常在直销网站上推出非常有吸引力的产品。就这个问题问一下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刘颖小姐,这种安排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另外直销的比例在目前占多少。

  刘颖:从我们航空公司来说,目前我们有两种直销渠道,一个是Call  Center,另外是通过网络营销模式做的。您提到了网络这种营销模式,我们占的比例,或者说是不是主体,或者对您的影响。实际上您真的不用太担心,因为整体来说,直销对我们来说,在线的这一块也就占了2%-3%左右,因为从航空公司的角度来说,我们想通过这种模式,一定程度上来节约一定的成本,但是我们不可能通过直销的方式来替代TMC提供的差旅服务。因为TMC跟航空公司直销相比有一种无可比拟的优越性,比如你有更多的航空公司的产品,能提供更多的打包服务。所以我们跟TMC是鱼水关系,是离不开TMC的。我们直销有一部分的份额,但是这个份额不是你想象得很巨大,而且替代TMC,这是不可能的。而且现在我们的网络模式上也是有局限性的,都是简单的路线,稍微复杂一点的,或者需要额外的建议,我们这个网络是提供不了的。肯定是TMC能够提供这种全面的服务。所以存在是合理的,但是不会很扩张,从而影响到TMC的生意。

  钟明凤:我想问一下贾总,方不方便透露国航在直销方面跟整体国航销售方面占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贾铁生:国航的直销概念可能跟其他航空公司的概念还不太一样,国航的直销比例今年有望达到35%-40%。从去年开始,我们将直销的定义做了一个重新的调整,我们把三方协议,包括TMC、服务商出的票也归类为直销,这里就延伸到我们的一种策略。刚才讲了航空公司和TMC的关系,我这里可以跟大家说,我认为我们和TMC没有竞争关系,特别是那些针对高端客户,而且在服务质量和信誉方面很好的大型的TMC,确实是我们航空公司服务的一种延伸体,这是一个合作的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

  刚才提到,为什么国航做三方协议呢,我们的协议客户大概占到我们总销量的20%,这个20%的份额是比较高的。所以整个这些票量,都是大型的TMC负责服务这些客户。为什么我说是一种合作的关系呢?因为我们和企业客户、和公司客户直接签订了这种协议,我们拥有自己的客户关系,TMC只是我们合作的一个伙伴,他和我们一起共同服务这些客户,来维系这些客户,使我们的客户在差旅的管理、差旅的出行,还有在一些差旅顾问方面,能提供更好的服务,我认为这种关系应该是更加紧密,而不是竞争的关系。

  钟明凤:谢谢贾总。我还是没有得到那个比例究竟是多少,但是大家可以猜一猜。下面这个问题是提给企业和TMC的,TMC或者企业怎么样通过现在的这种新媒体和工具,比如智能手机、社会媒体,为你的商务旅行者提供加强沟通的渠道,在这方面企业和TMC都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使用这些新的沟通媒体。请林总代表TMC发表一些观点。

  林冬虹:确实现在新的通讯方式,或者交流方式是越来越多,尤其在中国,目前即时通讯工具包括微博都已经在年轻一代乃至到商务人士都非常热衷。现在TMC公司也在努力快速跟进时代的步伐,包括我们用最传统的制造的网站的预订工具,Call Center的服务,现在所有的差旅公司都通过手机客户端来实现了差旅的审批。通过即时通讯公司的交流,现在是我们实现跟客户经理也跟客户差旅管理人员进行实时沟通和联系。这种互动比起以前人机对话或者机器跟机器的对话好了很多,交流和互动性强了。但从某种意义上,从我们现有服务企业来看,我做的分析,使用新的交流方式的还只是占到其中很小一部分,现在非常多的企业还依然使用邮件的沟通方式。我们在关注新的应用工具的同时,我们依然不会放弃对TMC所服务的企业客户热衷的东西。现在有很多客户,我们即便给他推荐新的交流工具,但他可能还会更喜欢他原来使用的邮件或者其他的预订工具。所以作为专业类的差旅管理公司,我们也注意到在时代进步的同时,也不要忽略客户的需求,这是最重要的。

  钟明凤:陈总您的观点呢,从企业的角度。

  陈虎:我对刚才钟总提的这个问题简单回答一下。我觉得它并不会对企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因为媒介的改变仅仅是改变人和人的沟通方式,我们是做通讯类的企业,我们在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改变人类的通讯沟通,这种方式可以改变各行各业。

  到今天为止,我听了很多演讲,我有一个很大的困惑,所有商旅从业者所提到的解决方案,我都很难听得懂。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总是站在TMC,站在航空公司角度去提供你给我的产品,我不爱吃维生素,你不断地在卖你的维生素,我也知道维生素对我有好处,但是我需要的不是维生素,我需要的是一个强健的身体。

  我谈一谈我们自己的看法,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下。第一,你要利用我的动机,我的痛在什么地方,我的需求是什么,我觉得作为TMC也好,作为提供商务管理的航空公司也好,或者提供商务管理的专业的公司也好,你一定要知道我的需求是什么,我的痛在哪里,你给我在线的预订也好,给我机票也好,给我酒店也好其实你给我的就是你推荐的一种药,你有没有知道我的痛在哪里。我们为什么自己做了自己的差旅管理,因为发现我的很多痛和病,医生不能告诉我怎么解决,没有办法,我自己成立了一个医疗小组,来治疗我自己的病,然后解决我的痛。过去要让我拿票,我要刷卡,我要去报销,我在开会过程中,我要去拿票。有了携程,有了芒果网,可以刷卡拿票,但是总得要让我个人去完成支付方式。第二个痛,我的整个差旅行为,我如何知道我的成本有多少,你告诉我能降低成本,你说尽量买高折扣的票,退改签会增加成本,但是你没有告诉我退改签的成本有多少。所以我希望商旅管理,首先你要知道我的痛在什么地方。

  第二,从企业的目的来说,比较简单,我的初始目的是降低成本,但是当我的初始目的达到的时候,我转而就会转换。第一我要达到员工的满意度和成本降低的平衡,因为员工是我最大的成本,我的员工每节约一个小时,我就可以换算出他的人工成本是多少。同时我要带来企业效率的提高,我要达到企业、员工和成本这三方面的共赢,其实这也比较简单,但是我每一个成本都要可以量化才可以。我现在知道,我的退改签比例是多少。我的服务,我要调查员工满意度,员工对各个环节,包括住酒店,包括最终报销,他的满意度到底是多少,他不满意在什么地方,这是我最终要达到的目的。

  再谈一谈我们实施的路径,我觉得实施的路径包含了我的标准,就是我的政策怎么定,我不是为了控制员工,我一定是为了服务好员工,因为员工只要高兴,他能够给我创造的价值,比我限制他的成本要多得多,所以我的政策既要防止舞弊,又要能够让员工很快乐地去工作。第二,我希望有一个完整的流程,这个流程不是一段一段的产品,不是一个一个的药丸,而是全部的流程。第三,我需要一个完整的信息系统,这个完整的信息系统不仅仅是你给我的一个预订系统,我需要跟企业内部管理系统对接,我需要跟你的管理系统对接,类似一个ERP的概念。如果把我们视为一个公司的话,我需要一个完整的对接的ERP。第四,我需要一个供应商的网络,我的供应商,我把它视为我的价值的一部分,不能够把它视为你的竞争者,也不能把它视为从我身上赚钱的,因为我跟你联系得越紧密,你给我带来的价值增值越多。所以这是我们的实施路径。

  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有更多的中国企业提升他的管理水平,能够更好地降低差旅成本,达到员工的满意度,能让中国的企业走向全球。所以我借这个机会,也谈一谈我们自己的看法。谢谢。

  钟明凤:下面有一个嘉宾,我们也听听他的观点。Bikram S. Sohal先生,您怎么看待一家企业来迎接这些新的社交媒体技术,怎么提升企业跟商旅的沟通。

  Bikram S. Sohal:对于我们的企业来说,这些消费者都是商业旅行者还有当地的旅行者。我们的内容和服务的整合能够投入到移动终端上,还有社交媒体的平台上去发布,这是一个技术的趋势,我们不应该摆脱它,对一些商业业务的旅行者,技术的演进可以使我们的ERP系统、公司的系统对于像你我这样的旅行者来说,移动的解决方案可以用移动终端进行订票或者办一些手续等等。比如我需要取消航班,给我提供另外一个航班,如果有整合的移动解决方案,可以给我提供一种非常便利的方式,对于这样商务的旅行者来说,他是移动解决方案的使用者。对我们来说,所有人都要接触社交媒体,所以这个平台对于公司能提升他的品牌,提升他的服务,给到他的消费者,这样可以更积极地让他们消费,订更多酒店,买更多的机票。所以我们会充分利用这些社交媒体,让我们的品牌能够提升。我们有商务的消费者,在我们社交媒体的平台上,我们可以跟这些使用者沟通,给他们提供新的一些打包服务。而且从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说,社交媒体就像我们的客户管理管理工具一样,是实时的CRM,这都是这些客户经常投诉来抱怨的,比如航空公司、酒店他们就在考虑这些新的方式。他们如何跟客户沟通,在社交媒体的平台,比如微博的平台,这都是实时的,包括处理他们的一些问题和一些投诉。他在改变着我们这些企业的模式,这是一种新的渠道,它改变着我们业务的方式。

  钟明凤:下面我们再切换一个话题,这个话题也是跟国航有关系的。我们注意到国航推出了一个中小企业管理的系统,请贾总就这个系统做一个简单的介绍。贾总如何看待航空公司直接服务客户,和通过TMC服务客户之间的关系。

  贾铁生: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最近我们也是根据市场的需求,推出了中小企业客户网站,是作为一个平台,SMB这个平台来服务中小企业。大家都知道中小企业客户占我们企业客户的80%以上,客户的大小不一,而且大户的需求也不同。我们正是基于这种市场的需求,从航空公司的角度上,为旅客提供一个沟通、交流或者是服务于商旅的平台。这个平台的推出,无益于跟TMC去竞争。刚才我说了,TMC是我们的一个延伸服务的实体,而且这种中小企业平台,它实际上对旅客是一种沟通和联络的平台。推出这个平台以后,很多旅客都在询问,或者更多地是在查询询问,或者是了解航空公司在差旅管理方面的一些策略和政策。另外,我们推出这个平台,在价格政策上并没有和其他渠道去竞争,我们是想提供一种互补,或者在市场上填补这个空白,而不是和其他的商旅管理公司去竞争客户。所以这也是我们的出发点之一。

  再有,这个平台的推出,也是宣传国航品牌的一个重要渠道。我们想通过这个新的平台,让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客户群体,能够认知和了解国航,也能够知道国航在想什么,国航在做什么,另外国航今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所以在这些方面,是我们推出中小企业平台最终的目的。我想我们不是竞争的关系。谢谢。

  钟明凤:谢谢贾总。下面一个问题要问一下德国汉莎的刘颖,因为今天探讨的主题是航空公司怎么样为商务旅行者带来更大的价值。下面这个问题是关于航空公司如何针对中国的商务旅行者的特点,推出有针对性的、辅助性的服务,如何与TMC的销售渠道进行整合。这个问题从汉莎的角度,希望给我们做一些解答。

  刘颖:大家知道,作为一个国外的航空公司,它要服务于中国客户的话,肯定必须有一些中国特色的或者对于中国客户这个群体有一些特殊的服务,才能吸引到这个群体。作为汉莎来说,这块业务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实践和大量的服务在里面。比如我们飞机上有一些中国空乘,经济舱有2位,公务舱也有1位。然后机上的餐室有中餐的,另外还有中国的杂志报刊和电视节目。包括中国客户如果到了法兰克福或者慕尼黑机场,抵达的时候,还有三位中国服务人员,可以在机场给你指路,或者做一些向导。包括一些中国的高级官员,或者VIP代表团,经过法兰克福转机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提供相应的语言服务,包括中文的引导,将你领到VIP休息室,或者举什么样的站牌,相应的服务我们都可以提供。所以对这个群体我们非常重视。

  我们跟TMC之间是非常好的合作关系,我们的产品怎么样通过TMC这个渠道能够呈现在客户面前,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之间的合作一定是很密切的,而且我们也希望通过大量的信息给予,包括培训,包括跟第一线的您的同事和员工去接触,给他们介绍我们的产品,有什么特殊的东西。特别是中国公司的一些客户群体,我们有什么特殊性,您的第一线员工知道了,知道这个产品有什么特色,我不是简单地给客户提供一个价格,或者是一个比较,同时我告诉你能够得到什么额外的更佳的服务。

  钟明凤:中兴的陈总,针对航空公司提供的产品方面,您有什么观点,或者他们提供的产品现在是否有利于中兴的差旅人员的使用。

  陈虎:如果就航空产品上来说,我觉得各个航空公司考虑的,比我们考虑的要详细得多。刚才贾总提到的超级经济舱也好,还有刘总刚才提到的适合中国人的服务也好,我自己出国比较多,我觉得越来越感受到航空公司在长途航线上的变化还是比较好。

  钟明凤:谢谢台上的几位嘉宾。我借这个机会向在座几位嘉宾表示衷心的感谢,对我的工作你们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有些问题可能还没有谈透,或者在座各位想深入了解的,可以在休息时间跟嘉宾进行进一步的互动。谢谢大家!主办方给了我10分钟时间,让台下的来宾提一些问题,因为我们准备的这些问题可能不能代表来宾所有的想法。

  提问:我来自于航班管家李洪胜。这个问题想提给主持人,中航嘉信在面临整个差旅管理移动化的趋势,有什么样的应对措施,有什么样的举措。

  钟明凤:我还是把这个机会留给嘉宾比较好,下来我们单独讨论。

  提问:请问陈总,现在中兴也是非常大的公司,国际业务也很多,目前您看到的在国际方面,包括差旅,包括机票,包括酒店,中兴有没有什么你所提到的疼痛点。

  陈虎:我的第一个痛点,我要做全球航线搜索,能够实时地看到。比如我从这儿要去智利的圣地亚哥,你要告诉我可以怎么飞,而不是我提了需求之后,给一个反馈,我们来回几个回合,你告诉我怎么样,你可以实时地让我看到,我从哪几个点可以中转过去,耗时多少,要花多少钱。

  第二个痛,我在各个点中间的服务怎么去衔接,出了问题以后怎么去衔接,怎么保证我7×24小时有统一规范的服务水平的服务,能够在全球中实现。我在国际中面临的问题是最多的,我可以列出好几页纸,这种大大小小的点,但是这两个对我来说是比较痛苦的。我现在每做一个行程,都会跟TMC有来来回回的好几个回合。

  钟明凤:如果没有提问了,那我们就结束这个环节。

  主持人:谢谢各位的参与。下面是休息时间。

环球旅讯 商务旅行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7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