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座谈:来自80后的挑战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 正文

嘉宾座谈:来自80后的挑战

来源:环球旅讯 2012-09-13

四位年轻的创业者就中国在线旅游创业企业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发表了看法,并分享了他们的创业体会和感悟。

  主持人:刚才我们讲中国的创业公司,中国这个领域已经出现了很多创业公司,其中有大量的创业者很多都是80后,所以我们这个环节就是来自80后的挑战,这个跟我们70年代的人有很大的不同,下面一个环节我先有请几位嘉宾,我们先有请途客圈CEO苏东,住哪网联合创始人魏赟,移花互动就是我们俗称的酒店达人创始人刘张博,我们最后请穷游网CEO肖异。
   
  据我所知最大的一位是79年,其他的都是80后。下面先问简单的问题,从简单开始。我知道你们几位其中有苏东和刘张博参加了去年的创新大挑战活动,现在算是二年级了。我想请你们花一分钟的时间简单介绍一下你们做什么,我们也想了解一下你们在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变化。

  刘张博:我来自移花互动,我们去年受邀参加了创新大挑战的环节,也得到了旅游创新大奖。我们在去年2月份发布了酒店达人,后来比较顺利地获得了创新工厂的投资,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七八月份的时候,我们陆续推出了数款我们称之为达人系列的产品,最近我们推出了目前国内第一款整合类一站式的产品叫做“出门儿”。

  魏赟:我是来自住哪网的魏赟,住哪就是顾名思义为大家解决住的需求。在以前我们很少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面,因为排在我们前面的有携程、艺龙和同程网。我们跟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们都是一个OTA,但是可能我们关注的是解决大家入住的需求,住哪网是06年创立的,然后一直靠自己的能力做,我跟我的合伙人是在06年大学毕业开始做这家公司,2010年艺龙对我们进行了一个战略投资。在过去的一年住哪网平均每个月做到18万左右。

  肖异:我是穷游网的肖异,穷游网是一个非常有独特气质,与众不同的网站,因为我们差不多是所有中文旅游网站里面最专注于做出境的。我们坚持的时间最长,我们成立了有将近9年的时间,我们专注于做一件事情,就是让中国的出境游旅行者更容易地节省时间和金钱去旅行。我们的发展轨迹也比较独特,我们前面几年在海外,即便到现在还有将近30%的流量是来自海外的访问。我们虽然叫穷游网,但是我们的几百万用户都不穷,他们都可以出国旅行,在所有的旅行者当中是属于中高层次的。

  苏东:我们来自途客圈,也是去年的时候参加了创新大挑战,我们是国内第一家专门关注于旅行计划的创业公司,我们在去年9月的时候就来创新大挑战里面发布了我们的内容,同时我们拿到创新工场的投资,我们注重把社会化和移动化引入到旅行计划里面,我们也是首先提出来像穷游里面看到的长篇帖子和攻略,即结构化和碎片化,这样就可以很方便地做整理,然后同步到APP上面去,能够使用这个服务,过去一年我们扩大了景点的内容,去年9月份发布的时候是只有欧洲的国家,现在我们是扩大了美洲、东南亚、包括美洲和大洋洲,同时我们发布了我们的APP,应该说我们取得了比较长足的进步。

  主持人:他们几位的创业经历我有一点简单的了解,苏东是放弃了去英国剑桥的机会,留在国内创业;肖异是曾经在德国读书的时候就创立这个穷游网,魏赟和他的搭档,他们也是85年,已经创业了6、7年,我也知道他们基本上九死一生,刘张博也是之前在加拿大读书,你们做的东西都不是一个容易的活,你做的出门儿我看了看,几乎跟OTA的东西在全线竞争,包括电影票在内全部包揽,魏赟你们也是做的OTA权威产品,你们两位做的都是有一点类似,好像都不是一个蓝海的领域,你们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创业?

  刘张博:我首先说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创业,这个也机缘巧合,我在2010年的时候去北京出差,希望找周边的酒店。那时候有携程的客户端,但是它不能够帮助我找到周边的酒店,我为了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我自己开发了这样的产品。我们之前没有任何酒店行业的背景和资历,我们是从一个用户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并且尝试去帮助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我们认为有非常多像我们这样的用户需要得到帮助。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比较好的生态环境里面,即便是很小的团队,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创意做成产品,只要你有价值,用户就可以看到你。

  主持人:我问一个问题,因为我跟做VC的朋友聊过你们的产品,携程已经做这么大量了,你们只是在一个很细分的移动市场做,很多人给我的反馈你们没戏,你们怎么看?

  刘张博:这个声音从我们计划做这个产品就有,我们做这个产品之前见过一些早期的投资人,他们看到我们这个计划的时候,他们劝我们不要做,因为那个时候携程已经有自己的客户了,而且我们没有资源,没有品牌优势,我们做这个根本不会有人用。但是实际上在我们发布的第一个礼拜,我们就成为了第一名。很多事情如果你不去尝试的话,你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主持人:为什么不听老同志们的劝说?

  刘张博:我觉得这个主题既然是80后挑战,作为年轻人就需要有一点自己的理念,需要有一点自己的倔强,如果总是听有经验人的见解,你就不知道你自己要干什么了。

  主持人:那么魏赟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你们也是起起伏伏,最后为什么选择让艺龙入股呢?

  魏赟:我总结一下,我们进入这个旅游行业我大概总结为三个词,第一个叫迫于生计。首先我是大学毕业没有拿到学位证,在当时这种情况下,我是不可能进入一个很好的公司工作的,我想活下来我就得做一点事,只有这样子我才可以给自己交代。第二个词叫做误打误撞,其实在我们面前有很多选择,包括我大学的时候,我没有好好念书,但是我当时在我们学校里面做了四年的房地产工作,我当时有一个很好的选择,当时选择在这个房地产公司继续干下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选择了离开,因为这里面有亲戚的原因在里面,我做得再好在别人看来我是有关系的。第三个词我讲一个缘份,我当时选择第一不是去北京,说实话我是南京人,我很不喜欢去北方,我第一站选择去了杭州,在杭州我一直在找要做什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跟我现在的合作伙伴在网上认识了,我们是06年9月22号左右加了QQ认识的,我加QQ的时候我发现他是河北的,他是属鸡的,正好我大学宿舍同学有一个哥们,他也是81年衡水的,所以我就问他,你们俩认识吗?他说他们俩是高中同学,就是很有缘。

  我觉得我不懂技术,我就说我们两个一块聊一聊做点什么事,然后我们两个在06年10月份在北京开始合伙做这件事。对于我们来说很不容易,但是这是很好的缘份进入这个行业,既然选择做了,我不能因为前面有携程艺龙,还有当时吴总的同程,他们是这个行业的老大,但是我们不能去害怕,因为在中国你要想找一个没有人进入的行业,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零。但是任何行业你只要努力了,总归是有一些成绩,也许我们做不到第二第三,但是我觉得我们能做成一个18万的基业也是给我们过去辛苦6年的一个交代,对我们自己一个交代,也给用户一个交代。

  主持人:谢谢,我去年跟他们两人喝了一次小酒,他们跟我说两个人已经熬到最后一个月,开始跟家里拿钱的时候艺龙及时出现了。肖异你之前在当学生时开始创业,你怎么想到折腾了半天创业又从头开始做?

  肖异:确实跟前面两位一样,那时候还在欧洲的时候,也算是一个机缘巧合,也没有一开始特别大的计划,因为那个时候我在欧洲也算是一个摇滚青年也跑了音乐界,就开始慢慢会接触到一些比较好的媒体,然后就受到了一些启发,当时就办了这么一家网站算是开始。一开始我们在海外,我们核心的会员基本上都长期生活在海外。所以我们初期奠定了我们社区的氛围,还有整个用户的层次,慢慢我们就相当于玩票,当时个人在一些大的IT公司做一些兼职同时跑一些地方,在06年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很多来自中国内地的访问者,而且访问量越来越多。我们稍微做了一些调研,然后我们就看准了中国出境游的一个大的增长趋势,确实这几年事实证明了,中国先富起来的这一批人,他们有非常强烈的到国外旅行的意愿,以及到国外继续提升自己生活品质的需求。但是他们对国外语言、目的地包括供应商和产品以及服务有很多的信息不对称,所以我觉得穷游网在海外有一些积累,所以我们觉得可以在里面给这些需要帮助的用户一些帮助,包括穷游网几百万的会员也会给大家提供一个帮助。

  主持人:苏东你为什么选择不去上学?

  苏东:之前一直在海外工作,在办公室工作了很长时间,因为特别喜欢旅游,然后无意中发现这样的困难就是说你要到海外旅游的时候,你要做旅行计划,做旅行计划的时候,就会看途牛的帖子,最后需要自己把一些有价值的内容贴下来放到Word里。那时候我们觉得说肯定有更好的一种方式组织这些内容。我和我的合作伙伴是大学同学,我们在2010年底就开始讨论有没有好的解决方案。那个时候刚好海外是社交媒体起来了,我是在华为工作很长时间,对电信和移动互联网比较清楚,所以我们看到社交和移动互联网结合以后,我们能够比较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说最后就是在解决自己问题的时候,我们觉得很多进行出国游的年轻背包客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决定以这个方向切入去做这个事情。为什么说不去读书,是因为当时申请MBA的时候就想得清楚,毕业以后一定会做创业这样的事情,不用去商学院做,那就不去上学好了。

  主持人:以后还去吗?

  苏东:以后应该不会。

  主持人:没有关系,比尔盖茨和乔布斯都是退学的,你们差不多。我了解你们两位都有风投投资,咱们住哪网也有艺龙的投资,移花互动也有艺龙的投资,我想了解你们的观点,你们希望找一些什么样的投资者?因为我们今天有很多投资者,当然你们不是来融资的,我只关心一个问题,为什么去找艺龙?我想了解你们的看法。

  苏东:我有几个很重要的选择要点,第一是说我选择VC的话,我看中它能不给我带来一个价值,同时它是不是我很敬重的行业领袖。所以当时去创新工场的话是看中它,对于我们是第一次创业,它的模式比较适合我们去创造这个企业,它提供的价值除了一些大型的VC投钱以外,它在公司的结构,公司注册财务包括招聘各方面能够提供比较好的帮助。还有另外一点,我们除了创新工场工厂还有一个VC加入进来,当初我们选择他们是因为VC的合伙人里面大多数都有成功创业的经验,不是说因为里面的合伙人都有创业的经验,而是从他们身上能够更好地感知到我们创业者所面临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创业总不是一帆风顺的。

  肖异:穷游网接受了很多投资方,而且我们一开始就有一大堆投资方在找我们,其实也很容易,因为在穷游网的用户里面,就有经常飞来飞去的这些投资方或者做投资的这些人员,他们其实也会上我们的网站,他们要想理解我们的模式,包括穷游网整个离变现是很近的,尤其是出境游,相应的出单价是比较高的,虽然层次没有那么高,但是消费量还是比较高。而且穷游网的用户并不是一个大杂烩,穷游网是非常受关注的网站,而且它本身消费能力也比较强,所以从投资方来看,作为VC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我觉得这跟谈婚论嫁一样,你选择VC,VC选择你,他们都投了很多公司,相应的会给到一些除了钱之外的资源,包括一些政府关系什么的,我这边可能看中一点,就是它必须喜欢旅行,而且自己是一个有经验的旅行者,他必须熟悉旅行者在旅途过程当中碰到的种种问题和困难,这样我们就会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主持人:那么魏赟呢?为什么让艺龙这样的公司参与到你们的业务里面?

  魏赟:我要更正一下,其实我们不是在困难的时候让艺龙进来的,你刚才说我们没钱了,然后需要从家里拿钱这件事情是有,但是发生在06年年底,因为我是带着3千块钱去的北京,由于我们刚从大学出来,也没有在别的公司工作过,所以犯了很多经验上的错误。有一次我问我们公司的财务,他说公司还剩下两万多块钱,就是说明我们06年的圣诞节就要面临关门。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跟其他三位不同的是,我们不算VC的宠儿,我们是一个弃儿,我们在最困难的时候没有办法了,当时我们找过VC,他告诉我说:“你跟我说的是个梦不是一件事。”这句话我一辈子记得。所以我永远不会跟VC说一个梦,因为这个梦是可以说,说好了是一个美梦,说不好是一个恶梦。

  我们当时在这个危机的时候都被拒绝了,他们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说白了我们没有,我们这几个人从家里筹了10万块钱人民币,我们后来核算了一下,每个月我们有两万的财务漏洞,意味着这10万块钱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可以活5个月,这5个月如果我们不能盈利那么我们散伙,大家各自找工作,我们当时这么约定的,我们当时面临种种的选择。我们需要马上活下来,所以说我误打误撞入了OTA,因为OTA这个东西是电商,利润最容易来的,所以说住哪网从06年6月1号上线那一天开始,我敢说这样一句话,从第一天开始它就是盈利的。就这样我们一直滚雪球做到2011年,那个时候并不是说我们缺钱去找艺龙的。有这样一句话,我们说VC的意思,就是说大家找VC相当于找男女朋友,借助这句话我说一句话:所谓找对了人,天天过的是情人节,找错了人你天天过的是愚人节。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找一个伙伴,我们做什么也好,但是我跟合伙人一开始做这个网站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挣多少钱,更关心我们给我们用户做了什么东西,住哪网是第一家把电子地图引进来的,但是我们当时不知道这个媒体的重要性。我们只是做这件事情,我们只是想解决一个大家出门在外找附近酒店的问题,所以我们当时第一次找那吧(音)谈这个东西,但是因为我们谈的不是BD,所以说后来我们自己做了。第一块就靠这个电子地图把住哪网一下子推上来了,所以说关键找投资者,我觉得要找一个能够跟我们有同样价值观,同样愿意为那些对你有需求的人服务的投资者。

  刘张博:我特别同意魏赟最后一句话,我最看中投资者他的品质,就是他要跟创业者有相同的价值观,他能够看到创业者所做的事情的前景,而且是在这个创业者还未能够把这个事情做开来的时候。像我们融资前的投资人,我们当时还不到10万用户的时候我们就得到了他们的投资,那个时候我们的活跃量都非常小,但是我们投资者能看到这样的前景和大的方向,所以我们的产品能力是业界公认的,而且我们的盈利模式也是很直接的。我们就是需要一点时间,因为创业总是需要去积累去沉淀的。所以说有的投资人他比较心急一些,他更多关注于你的数据,另外一些少数的投资人他是更可贵的,他能够看到你的公司和创业团队本身所朝向的方向是以后更大的趋势。现在创业公司它先起步了,那么如果说他有足够的资源,他就能够确确实实跑得比别人更快。

  主持人:你们应该说都是创业8、9年了,我想在中国目前这个创业环境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做一点新鲜东西担心被别人抄,我也很关心你们几家公司未来的发展,看来魏赟不是特别愁了,下家基本找好。你们三位我想了解一下,你们是倾向于自己独立发展,还是将来可能对OTA投怀送抱。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们怎么看未来的走向?

  肖异:我先说一下,其实真的没有想那么远,因为对于一个小的团队来说,我们能想清楚6个月的事情就很不错了,所以我们现在最主要考虑的是怎么最快地帮用户解决一些出游中的困难。至于其他的上市并购就顺其自然,你只要真正能够帮助用户创造价值,保持你的替代成本比较高,我相信很多东西是顺其自然的,我们现在没有想的太远。

  苏东:我们一开始做旅行计划的时候,当时做这个事情的公司,或者大的互联网公司都还没有切入到这个市场。到现在我看到像去哪儿也好,还有淘宝旅游专门有一个目的地里面是专门做旅行计划的,昨天有好几家分享的公司,都是以这个切入点做的,其实这个切入点已经被很多公司所看到。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我们也还是以用户价值为出发点考虑我们能不能做出来产品。我们很用心地做出来以后,我们希望既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也能解决用户的问题。相对于去年的投资环境来说,我觉得去年更加的艰苦,虽然是拿到了投资,但是我们会非常谨慎的用这一部分资金,我们在做完产品的时候能够逐步发现自己的商业模式,能够把这个挣钱的模式给找准,这是我们最先需要考虑的,而不是说在后面应该被并购或者上市,这个离我们还是特别远。

  刘张博:我们需要去关心现金流,需要关心我们的用户和业务。但是往远了说,创业者需要一点理想主义色彩,你需要心怀理想,也需要脚踏实地。我想在座有很多创业的朋友,大家在最开始创业的初期并没有一个什么实质的目标要赚多少钱,往往都是说你看到了一个未来,而目前你没有看到任何的公司或者什么产品能够达到这个理想的程度,所以你迫不及待地想自己动手实现它,所以对我而言这个创业过程是这样一个过程。在实现这个过程的道路上,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就是创业的经历,追究会走到哪一点并不是你的初衷,也不是目的。

  主持人:谢谢,魏赟我问你一个问题,艺龙这个入股也差不多一段时间了,你也刚才讲现在18万,你认为艺龙入股以后给你们带来哪些好的地方,或者对你们有没有束缚?因为我去看过你们的公司,你们现在基本上把产品的酒店签约全部给艺龙了,客服也全是艺龙的,你们只做前面的东西,比如说客户获得这些东西,我感觉好像已经把你们创业公司未来的创想和发展绑死了,这是我个人的感觉。

  魏赟:这个问题我也是看过另外一句话,说中国人和犹太人的区别,我很有感触。就是中国开加油站挣钱,但是边上另外一个人看你挣钱我也开加油站,然后全部人开加油站,最后大家一块倒闭。犹太人就是你开一个加油站,我在旁边开一个连锁超市,我做一些配套服务,我做一个补胎等等。但是他们这样一个连锁的生态会把这个整个产业做得更好,我对这个认识就是这样子,其实我们当时选择跟艺龙合作,并不是说我们是很需要艺龙的资金这个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我跟刘达当时做到后来,当时我们做4万一个月,我们原来自己签了5千家酒店,但是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凭我跟刘达的能力,在当下的情况下,我们预知到如果继续做下去,那么我们管理一个客户中心是我们很大的累赘;另外一个我们当时拼酒店资源拼得很凶,我们也通过实践中感受到了这个问题,实际上签约更多的酒店也是我们的一个短处,所以说我们会去分析我们的长处在哪里。我们的长处更可能在于我们80后这个消费群,因为住哪网一直做在线,这个占比90%以上,我们可能擅长把握用户以及消费者这一块,但是我们不擅长客户中心的管理,成本控制这些我们不擅长,所以在那个情况下我们选择了跟艺龙合作。这个20%的战略投资,现在并不是收购的东西,我们也知道我们虽然说没有干过这个事,但我觉得到今天这个成绩,也达到了一个很好的双赢状态。

  主持人:他们对你有什么限制吗?

  魏赟:放养状态,就是所有的运营自己处理。

  主持人:他们对你们对外的合作有限制吗?

  魏赟:这个没有。

  主持人:可以签署携程的酒店?

  魏赟:这个不可以,这是独家的。现在因为我们需要就是组成资源,而现在艺龙的资源是在国内3万2千家酒店,对酒店来说产品大家都一样,我们暂且国内库存是够的。

  主持人:各位80后的创业者,我们想请你们最后展望一下自己未来的发展,你们想把这个公司做成什么样子,刚才魏赟说梦想,我也想听听你们有什么梦想。

  苏东:我对我们公司的想法,针对这个年轻自由行这样的思想还是一片蓝海,有很多的需求没有被挖掘出来。我觉得是最后通过旅行进化这个入口,能够让中国的旅行者最后能够和当地的人建立起一种联系,这是我们希望以后能够实现的。

  肖异:我们就希望未来能够做成不管你是资深的旅行者,还是从来没有出过国的旅行者,我们希望你们在这个过程当中真正的享受放松,享受自由,享受旅行带给你的快乐,我们希望穷游网给你们创造这样一个体验。

  魏赟:我们针对未来走两步看一步,所谓走两步,第一步——不盈利的项目都是耍流氓,这句话我很认同。我们中国的红十字会还盈利,我们企业为什么不盈利呢?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住哪网未来方向的问题。我们到今天谈不上成功,但是我们懂得一个道理,就是说我们未来依旧会为我们用户群去做更好更多的产品,哪怕住哪网不在了,但是我觉得住哪网给在线旅游这个产业链留下一点痕迹就够了,这是我们追求的。第三步至于说住哪网未来走向哪里,我觉得上市也好收购也好,就是画了一个饼,这是不现实,因为社会上的东西容不得我们现实。就像我们今天讨论80后,我们80后是一个话题,你们有60后、70后,你们不会因为我是80后而忍让我的,所以我们因为是80后说未来市场是我们的,这是不对的,更重要的是现实是什么,我们要更多了解我们的用户,去做更好的产品,这是住哪网的宗旨,所以说未来上市不上市,我说随缘。

  刘张博:我们给用户提供出行,我们是OTA的竞争,实际上相反的是现在国内酒店排名前四名的OTA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包括携程,我们在酒店行业里面,我们后台有超过5万家酒店,我们就是这样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服务,但是我们自己不去介入线下资源。用户到我们这里来,他享受到的仍然还是各个领域,他们所提供的信息和服务,我们只是在用户的角度为他们着想。

环球旅讯 旅游分销 创业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7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