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help:做60亿美金的航空索赔市场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旅游科技 > 正文

Airhelp:做60亿美金的航空索赔市场

来源:创业邦 曾俊 2015-05-19

跟航空公司索赔时一个费时费力的过程,我们给老百姓一个可以抱怨索赔的机会,只要交给AirHelp解决,坐等收钱就好了。

很多人都有航班延误的经历,但是很少人知道航班延误是可以索赔的。举个例子,根据欧盟法律,搭乘来往于欧盟的航班延误了超过3个小时或者航班被取消,用户有权向航空公司索赔最高600欧元的赔偿。乘客的索赔期最长可以追溯到3年以前,而且乘客无国籍限制。

Airhelp就是一家专门帮助乘客进行航空索赔的公司。如果乘客搭乘的航班被取消、延误或者超额预订,乘客只需要先在线上填写一份包括个人信息和航班号的表格,AirHelp就会帮助乘客做索赔。如果索赔成功,AirHelp会收取25%的佣金作为回报;如果索赔不成功,则不收费。

那么你要问了,现在已经知道航班延误可以索赔了,为什么还要通过Airhelp,自己索赔不久完了吗?

用技术和法律提升时效和胜算

Airhelp 的 CMO Nicolas Michaelsen告诉记者,据统计,只有不到1%的乘客能够自主索赔成功。如果乘客自己直接跟航空公司索赔,一些航空公司会不予受理,绝大部分的航空公司会直接拒绝。相比之下,Airhelp的索赔胜算在97%左右。

“一般乘客自主索赔被拒后,就放弃了,所以航空公司觉得乘客不会采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Nicolas Michaelsen解释说,“我们不一样,被拒后我们不但不会放弃,还会告上法庭”。

据了解,Airhelp有15名全职律师,这些律师负责准备上庭的法律索赔材料,他们每月平均给法院寄上千封的法律索赔信。

除了胜算率,时间成本是通过Airhelp索赔和乘客自行索赔的另一差别。虽然Airhelp并不能缩短乘客获得索赔的时间,但是省去了乘客数个月和航空公司的交涉。

“我们真正能为乘客做的是省去和航空公司打交道的麻烦,我们帮你跟航空公司联系,发信,发邮件,打电话,根据欧美各个国家不同的法律法规清楚的了解你在法律上的权益,帮你依法据理力争”,Nicolas Michaelsen介绍道。

跟航空公司索赔是一个非常费时费力的过程,所以索赔效率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正常索赔流程非常繁琐,乘客要一个一个案例的跟航空公司交涉,再到法院申请,人工成本非常高。为了提升索赔效率,Airhelp搜集了大量机场、航班、天气等信息,开发了“航班自动索赔技术系统”来处理所有费时费工的步骤。

目前为止,Airhelp的营业额每月增长约20%,2个月前的数据显示,他们已经帮助超过10万人向航空公司进行索赔。

Nicolas Michaelsen认为,相对于EU Claim, Refund Me等竞争对手,Airhelp的优势在于两点。第一,其竞争对手大部分都是律所下面的部门,所以他们的索赔过程还是手工做业,费时费工。Airhelp的团队则是技术出身,思考和解决问题都是通过技术手段。

第二,很多同行都只专注做自己国家的市场,可帮乘客代理的索赔案件有限。“我们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点,所以我们才在包括英国、德国、荷兰、意大利、西班牙、波兰、瑞典、挪威等的17个国家用14种语言开展我们的业务,不管乘客去哪里,我们都可以帮他索赔到底”,Nicolas Michaelsen显得颇为自豪。

不过,不是所有的航班延误都能索赔,例如天气或安全因素导致的航班延误,航空公司可以不负责任。

野心勃勃计划打入中国市场

据Airhelp德国和中国区经理李姝慧调查发现,中国出境游市场发展迅猛,2014年中国游客人数就已经超过了原本分析师预计到2020年会出国旅游的人数。2014年时中国出国游的人数超过1亿,其中超过1千万的人去欧洲度假。依照9%的飞机晚点率、平均每人450欧元的赔偿估算的话,中国市场价值4亿1千万欧元。

中国航空索赔市场这块肥肉,野心勃勃的Airhelp自然不会放过。不过,这块肥肉并不那么容易吃得到。

Nicolas Michaelsen意识到,进入这个全新的市场将困难重重。他认为,Airhelp进入中国市场最大的挑战是提升人们的维权意识。

“中国人一般比较能吃苦,不像美国人那么爱抱怨,看到什么不爽就会投诉索赔。我们给老百姓一个可以抱怨索赔的机会,只要交给AirHelp解决,坐等收钱就好了”, Nicolas Michaelsen说。

其次,中国的文化差异也使他们面临的另一大挑战。这包括两个方面,首先,国家与国家的差别。举例来说,微信在欧洲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但是在中国的地位无可厚非,所以,Airhelp也会主要依赖微信平台来推广自己的产品。其次,作为一个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庞大的国家,中国不同地区文化习俗上的区别也不容忽视。

Nicolas Michaelsen告诉记者,“比如欧洲,丹麦和西班牙地域虽然相近,但是风土人情上却有着很大的不同。中国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特色,就好像东北人豪爽,四川人火辣,我们在准备市场推广时,也会考虑到地区之间的不同”。

尽管困难重重,Nicolas Michaelsen表示,他对中国和全球的航空索赔产业未来的发展非常看好。

“现在每年有7亿5千万的人搭乘飞机,其中有810万的乘客会因航班取消或晚点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他们的总索赔金额高达64亿美金”,他说。

航空公司 旅游科技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7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