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硅谷疯狂投资是对是错,Uber将成终极验证

腾讯科技 2016-04-25 08:47:32

假如Uber在巨额亏损的压力下轰然倒塌,那么过去八年的风险投资将会被盖棺定论为异想天开的巨大浪费和实验。

2014年12月17日,Ubers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百度总部参加百度Uber战略合作及投资协议签约仪式时向参会者致意。

Uber是过去八年硅谷风险投资是否值得的终极试验。

目前Uber估值600亿美元,该公司为私人持有。除高管及少数投资人外,其他人并无清楚其账目的真实情况。

假设某一天,Uber取得了巨大成功,公司市值惊人——比如说与目前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Facebook相当——那么眼下十亿美元创业公司的“独角兽”时代总体而言取得了成功。

假如Uber在巨额亏损的压力下轰然倒塌,那么过去八年的风险投资将会被盖棺定论为异想天开的巨大浪费和实验。

这周几位著名风险投资人发表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文章,Uber对于独角兽时代的重要意义变得清晰起来。

讨论主要集中于创业公司应该拿多少投资,多少算太多,如果获巨额投资的公司还没有实现流动性时投资环境已经急转直下,将会怎样。

有待Uber验证 

讨论由风投公司Greylock的西蒙·罗斯曼(Simon Rothman)引发,他写了一篇名为《Uber因何取胜》(Why Uber Won)的文章。

他认为,Uber聪明地利用了借钱超级容易的时机,借入了大量资金——股权投资超过90亿美元,贷款16亿美元——并利用这笔钱一次性买下了一整套东西。

Uber收买了司机,给他们每小时工资保障。有了司机替它开车之后,Uber收买了乘客,给他们大幅优惠并进行疯狂营销。这就形成了良性循环——更多的司机意味着乘客能更快上车,于是更多的乘客会选择Uber,于是更多的司机会注册成为Uber司机,以此类推。

罗斯曼认为,这就是Uber后来居上、统治美国拼车市场的原因——其实Lyft才是第一个从事拼车业务的公司。

Lyft首席执行官、联合创始人洛根·格林(Logan Green),他在Uber之前开创了拼车商业模式。

从彭博社报道的最近泄露的财务文件来看,目前Uber在美国的每单打车都贡献着营业利润(未计算纳税和员工期权补偿这样的企业开支),Uber在世界各地采取着同样的战术,但亏损依然巨大。

罗斯曼及其公司Greylock并未投资Uber。

处境危险的独角兽们

接着,风投公司Benchmark的比尔·格利(Bill Gurley)围绕目前硅谷的投资环境撰写了一篇较长篇幅但值得一读的评论文章,题目为《所有人都危险了》(dangerous for all involved)。这篇文章提炼了过去一年随着创业公司估值暴涨大量投资人发表的言论。

格利认为,许多创业公司是在自欺欺人,以自己不配、也明知无法兑现的估值拿钱。这些高估值的驱动力来自于创始人自身——掌管着一家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多么光彩!——以及早期风险投资人,他们不希望看到自己投资的公司估值下滑,因为这样会导致之后的融资困难。

这不只是格利的学术观点。他表示,这会让硅谷食物链中的所有人一损俱损。

假设有一家估值已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但以从实际客户取得的实际收入来看,距离覆盖营业成本还相去甚远。

这家公司没法上市,因为账目过于难看,个人投资者不会愿意冒险。早期轮的投资人不会再投后续融资轮,因为那时已经曝光过度、估值偏高,如果这家公司破产,那么风险投资的钱也会跟着一起泡汤。

比尔·格利。其公司Benchmark早在Uber估值6000万美元时投资了Uber。

因此,这家独角兽公司想要以之前的估值融资只剩下一条路,就是从狡猾老练的投资人那里拿钱——格利将他们称为“鲨鱼”——这些人会给出“肮脏”的条款清单,逼你做出各种让步。

基本上,这些后来的投资人只会在得到保证“他们排在所有先前投资人前面拿到报酬,而且是拿到全部投资价值”的情况下,才会同意投资。如果发生了这样的情况,那么其他拥有这家创业公司股份的每一个人——创始人,有期权的员工,早期VC投资人,以及把钱给VC投资的有限合伙人(LP)——都会被洗劫一空。(这篇文章的内容远不止这么多;你可以花15分钟阅读一下全文。)

格利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许多陷入困境的独角兽创业公司,其中包括Theranos和Zenefits。但他没有提到最大的那只独角兽:Uber。

格利供职的公司Benchmark在2011年领投了Uber的A轮融资。当时Uber估值6000万美元。

Pando网站记者莎拉·拉奇(Sarah Lacy)指出,格利的这封公开信可以解读为,他在表达对于自己之前的投资纸面价值翻了1000倍的极度沮丧。

然而Uber还在继续融资,并没有近期上市的计划。这笔钱被冻结了,不属于短期投资。

谁说得对?

另一位风险投资人(应要求隐去姓名)去年跟我讲过一个有意思的观点。我们当时在讨论互联网泡沫以及Webvan和Pets.com破产时蒸发掉的那么多钱。

他说,没错,是浪费了许多钱。但当时破产的所有创业公司浪费掉的钱,与当时成立的一家公司现在的市值一比相形见绌:这家公司就是谷歌(现在的Alphabet),目前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

谷歌公司成立初期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另外还有成立于互联网时代初期的亚马逊,目前市值接近3000亿美元,以及其他成立于互联网泡沫边缘时期的公司,如Salesforce(市值超过500亿美元)和雅虎(市值约300亿美元,即便其中大部分来自成立数年后对阿里巴巴精明抑或是幸运的投资),互联网时代对于投资人总体而言是一个巨大成功。

只不过取决于你投资的对象,以及你入场和抽身的时机。

未来几年里,大量估值过高的独角兽和他们的投资人将会陷入格利所说的窘境之中,许多人会因此血本无归。

问题在于,Uber会是其中之一吗?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