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旅游升温 航企竞逐澳洲

一财网 陈姗姗 2016-12-26 14:11:25 English

由于政策利好和澳洲游的升温,各大航空公司纷纷加快开辟直飞澳洲各城市的新航线速度,澳洲航空市场竞争迅速升温。

北半球入冬之时,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开始进入了阳光灿烂的夏天,与逐渐上升的温度同步的,是中国的航空公司开辟中澳航线的速度。

12月中旬,南方航空一架空客A330客机降落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机场,首条从广州到南澳的直飞航线正式开通,几天后,东方航空上海直飞布里斯班的航线也紧随其后,差不多一个月前,公司刚刚开通了北京-杭州-悉尼以及昆明-悉尼两条到澳洲的新航线。

整个2016年,中国的航空公司都在不约而同的开辟到澳洲各大城市的航点,中澳之间的航线数量和开航城市,相比十年前已有大幅度增加。

中澳上空的拼争,也是中国航司开拓国际航空市场的缩影。根据中国民航局发布的最新数据,中澳航线已成为仅次于中美的第二大远程国际航空运输市场。2015年,中澳航空客运流量达240万人次,同比增长13.5%,预计2016年双方航空客运人数将达300万人次。

南航的探索

对国内拥有最大飞机数量和航线网络的南航来说,澳大利亚是其最早开通航线的国际市场之一,早在2000年12月就开通了广州到悉尼和墨尔本的航线。

2009年开始,南航在澳洲地区的运力投入大幅提速。2010年开通广州—布里斯班航线,2011年开通广州—珀斯航线,2013年开通凯恩斯航线,今年1月份又开通深圳—悉尼航线。南航旗下的厦门航空也从2015年底开始陆续开通了3条澳大利亚航线。

目前,南航的澳大利亚航线已由2009年的2条增加到9条(包括厦航的3条),覆盖澳大利亚五个州的主要城市,航班量也由每周20班增长至每周132班(不含厦航112班),占中国往返澳洲市场份额达30%以上。

在澳洲运力投入的激增并不是偶然,背后是南航战略转型的推进。2009年,打造澳洲中转产品,被确定为南航战略转型的突破口。因为从中国到澳洲,从广州中转是最顺的,全国各地到北京和上海中转去澳洲,比从广州中转要多两个小时。

于是,举全公司之力向澳洲中转,成为南航战略转型的一个具体口号。这个口号的具体要求就是,南航在全国各地的每个营业点,都要有意识卖广州中转到澳洲的票,也就是形成合力卖全网络的票。公司的航线时刻调整也开始围绕这一目标来配置,以形成全国各地到广州后,尽可能在2到4小时内就可以有航班转去澳洲。

为了能够让旅客下机后更高效便捷地登上下一个航班,南航的管理团队多次亲身体验中转流程,打通海关边检,实现了全国经广州中转的“一票到底”业务(行李可以从出发地直接到目的地而不用在广州再提取一次),甚至还与广州白云机场管理方协商,打通候机楼的一面墙体,以缩短乘客在机场内的中转行程。

目前,南航已经为澳洲中转搭起了一个全国的网,国内经广州中转到大洋洲的旅客从2010年的14.5万人次增长到2015年的50万人次,南航也成为中澳之间的最大航空承运人。

竞争者涌入

看中澳洲市场的不仅仅是南航,尤其从去年开始,国内的航空公司开辟赴澳航线的热情愈发高涨。

2010年前,中国只有三座城市(北京、广州和上海)有前往澳大利亚的航班,到2014年增长至6座,2015年又有5条中澳间的新航线开通,目前共有7家我国的航空公司运营澳大利亚航线,并且越来越多从二三线城市始发。

比如东航就陆续开通了上海、北京、南京、杭州、昆明直飞到澳洲的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凯恩斯的航线,海航则陆续开通长沙、西安直飞悉尼、墨尔本的航线,同是海航系的首都航空开通了沈阳—青岛—墨尔本,香港航空则开通从香港至凯恩斯与黄金海岸的独飞航线。


来源民航资源网

旅客需求的刺激是中澳航线竞争日益白热化的首要动力。自2010年开始,中国入境澳大利亚的游客每年以平均18%的速度递增。2015年赴澳中国旅客达到102.4万人次,同比增长21.4%。2016年前九个月我国旅客入境澳大利亚91.75万人次,同比增加19.52%。而随着澳洲对中国十年签证的放开,预计到2020年赴澳中国游客人数将比2015年翻一番,达到200万人,中国将成为未来澳洲旅游市场的最大增长点。

低油价和政府补贴也是重要的催化剂。目前很多中国的地方政府对推动航空公司“走出去”开辟国际远程航线表现积极,航空公司在开通的前1~3年,一般都可以从地方政府获得数量不等的“航线补助”,尤其是长沙、西安、青岛等二三线城市,一些洲际远程航线每班最多能补贴150万元。

就在几天前,中澳两国就大幅扩大航权安排又达成一致,往返中澳之间的航班数量和乘客人数将不再受到限制,对此,民航业内人士罗之瑜就预计,赴澳航线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尤其是运营二线城市赴澳航线的航空公司,势必借助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利用价格的杠杆吸引更多旅客。

火拼背后

事实上,竞争的压力已经显现。罗之瑜就指出,2016年上半年中澳航空市场客运量达到123.69万人次,同比增加36.44%,同期中澳间航空市场座位投放157.17万个,同比增加43.89%,航空公司延续着2015年下半年以来的状态,对中澳市场的投放增幅超过旅客增长,这也导致2016年上半年中澳航空市场客座率表现不如2015年同期。(2016年上半年平均客座率78.69%,2015年全年平均客座率82.3%。)

同时下滑的还有中澳之间的航线价格。记者查阅各大网站发现,尽管已经到了旺季,含税两三千人民币的澳洲航线机票价格屡见不鲜,很多业内感叹,中澳航线的机票价格已经贴着地皮飞了。

“有低油价和部分政府补贴的支撑,现在这个票价应该还是能保本,可是今年以来油价稳步上升,未来如果进一步上涨,我们的洲际航线还能赚多少钱?三年的补贴到期后,还能飞下去的航线又有多少?”民航业内专家林智杰对记者指出,除了三大航外,大部分公司的国际业务都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在国际市场上的品牌影响力和市场营销能力也相对较弱,一旦国际航空市场结束超常增长,航空公司们准备好了吗?

对于中澳航线市场竞争的白热化和竞争对手在二三线城市的分流,南航选择专注做好广州枢纽。南方航空总经理谭万庚对记者透露,南航在澳洲的拓展策略,是在加密悉尼墨尔本传统优势航线的同时,挖掘别家没有开辟的新航点,此外还要利用第六航权开拓“广州之路”,使澳洲经广州枢纽与欧美、日韩、中东、东南亚等地的双向衔接更顺畅。

在最初启动转型战略时,南航瞄准的重点主要是国内转国际的中转业务,但随后公司发现,澳洲和欧洲之间也有着巨大的客流量,由于两地路途遥远,必须在某个中转点经停“跳跃“,这就是著名的“袋鼠航线”的由来。

多年来,包括新加坡航空、香港国泰航空、澳洲航空、阿联酋航空、英国航空等20多家航空公司都在争抢“袋鼠航线”上的客源,形成了新加坡、中国香港等老牌枢纽和迪拜、多哈、阿布扎比等新兴枢纽。

而处于欧洲与大洋洲中间的广州,与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的绕航率相等,飞行时间均衡,同样是个很好的中转点,于是在2012年8月,南航正式推出了连接欧、亚、澳洲的“广州之路”(Canton Route),公司要与更多国际航空巨头们正面竞争,不仅吸引欧美,东南亚客人从广州中转到澳洲,还要吸引澳洲客人从广州中转到欧美和东南亚。

“这就对南航的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此我们招聘了澳籍、荷兰籍、法籍等外国乘务员,专门与国外旅客进行沟通交流,对中国乘务员也更加重视英语和红酒等的培训,还要深入当地主流社会做市场,比如与澳洲旅游局,悉尼文化节、墨尔本文化节,墨尔本澳式足球俱乐部等深度合作,联合推广品牌,”谭万庚告诉记者。

如今,通过广州中转到澳洲的欧美和东南亚及国内旅客,已经占到整个飞机的40%以上,2015年以来,尽管西安、武汉等二三线城市至澳大利亚直飞航线陆续开通,北上广以外的城市赴澳客流占比逐步增加,北京与上海赴澳客流占比逐步下降,广州的赴澳客流占比依然在上升,也从侧面说明南航在澳洲的市场策略没有白费,吸引到了更多的中转旅客。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