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在东亚市场四处受阻 似乎应更加审慎地挑选战场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租车 > 正文

Uber在东亚市场四处受阻 似乎应更加审慎地挑选战场

来源:界面新闻 韩宏 2017-01-18 14:38:43

Uber在中国、日本、韩国都遭遇了不顺。鉴于Uber正在东南亚、印度和拉美打着烧钱大战,Uber似乎应该更加审慎地挑选战场,从而决定哪些地区值得停留。

2016年8月,Uber从中国大陆市场退出,此事件也成为了这家明星叫车服务公司迄今为止在全球布局中最大的失利。然而,在东亚其他地区,Uber同样面临着挑战,严苛的法律管控以及不友好的市场条件,都可能严重阻碍Uber的业务拓展。

Uber最近一次困局出现在台湾地区。自从2013年以来,Uber就一直在台湾开展业务。在与政府进行了一轮长达数月的博弈后,台湾交通部门于12月27日通过了一项法规修正案,以“非法出租车运营商”的名义对Uber和司机处以极其高额的罚款。

这一法令以奖金的方式鼓励普通人向警方举报揭发Uber司机。视违法情节轻重,那些使用Uber软件接客的司机将被处以最低10万新台币最高2500万新台币的罚金。据Uber官方表示,这是Uber进入全球市场以来面临的最高额罚金。法令还规定,那些向警方举报非法Uber司机的路人可以根据罚金数量获得一定的报酬——这事实上就是在鼓励公众通过检举司机来获得奖金。

针对Uber的罚款自2014年以来就开始实施,但当时的罚款金额并没有那么高——每例违法行为的最高罚款为15万新台币。不过,这些相对较低的罚金也积少成多,花费了Uber一大笔钱。据台湾新闻网站聚焦台湾(Focus Taiwan)报道,台湾交通部门已经向Uber征收了共计6286万新台币的罚款。通常,Uber会将罚款分摊到每一个司机的头上。但如果政府部门在短时内向Uber征收更高额的罚款,分摊的罚金将变得更高,最终将导致Uber退出台湾或者立刻撤回部分的业务。

一如往常,Uber试图寻求公众的支持来纾解当前的法律困局。就在法令呈送进行签批之前,Uber向用户群发了一封邮件,要求他们写信给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

与此同时,Uber用户也感受到了禁令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影响,因为司机们担心被举报纷纷关闭了他们的应用程序。

自从禁令在#台北实行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打一辆Uber的车是多么得难。谢谢你,出租垄断。———Holly Harrington韓荷麗(@taispy)2017年1月9日

据Uber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周五,Uber与台湾交通部门举行了一次会议,但双方未能就Uber合法运营达成结论性的协议。如果说Uber还有一线生机,那完全是因为目前由蔡英文领导的台湾地区政府正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这项征收高额罚款的修正案在由民进党占据多数席位的立法院获得通过,民进党被认为与台湾出租车联盟有着紧密联系。但蔡英文曾口头承诺要支持初创公司和科技企业发展,并宣布将在台湾实施所谓的“亚洲硅谷”(Asia’s Silicon Valley)的经济政策。与Uber进行和解很可能损害蔡英文在党内的核心地位,但却会提升她在台湾商界和科技界的形象。

“如果政府让新兴科技公司进入市场变得尤为艰难,这样的环境可能会让参与建设‘亚洲硅谷’计划的投资者和商业伙伴感到失望,”华盛顿智库全球台湾研究所(Global Taiwan Institute)研究主管梅丽莎·纽科姆(Melissa Newcomb)表示,“台湾是否能协调、确保监管改革的有序开展,并在此基础上使整个行业面目一新,这对于台湾硅谷计划实施和台湾经济结构调整来说将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退出东亚

失去在台湾地区运营UberX业务的权利与撤出中国大陆市场所失去的机会不可同日而语,但这也已经成为Uber在东亚市场发展受阻的又一标志性事件。

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Uber在韩国和日本的用户量远没有美国、欧洲以及其他地区那么多。

在首尔,地方法规仍在持续制约着公司的发展。2015年3月,韩国政府依法起诉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Uber也因此暂时性关闭了韩国区的业务,但在同年11月又重新开始营业。目前,Uber在韩国提供三种租车服务——UberBlack,这是一种豪华专车服务,价格通常是出租车的1.5倍;UberAssist,这是一种为残障人士以及年老者定制的租车服务;以及UberTaxi,提供已有市内出租车的叫车服务。但官方依然禁止Uber在韩国运营期招牌的私人车叫车服务——UberX。

Uber在韩国还面临着激烈的竞争。2015年,韩国最受欢迎的聊天软件KakaoTalk发布了KakaoTaxi,与Uber提供的服务大致相同,也能让使用者打到合规的市内出租。这款聊天软件的超高导流让这项服务大获成功——KakaoTalk公司表示在韩国有超过26万名司机在使用这一功能。

“Kakao凭借其超高的市场占有率——几乎所有韩国人都在使用——打败了Uber,”首尔风险投资公司Sparklabs的合伙人Eugene Kim说,“我并不认为Uber在韩国拥有那么高的品牌影响力。”

在日本,政府也在全国范围内禁止开展私人打车业务,这也导致Uber在东京关停了UberX业务,仅提供豪华车和出租车服务。尽管Uber在日本没有遭遇初创科技公司的挑战,但诚如东京500 Startups的风险投资分析师詹姆斯·赖尼表示,日本充足的市内出租车以及超级便利的地铁网络让Uber的日本之旅注定是一场“漫长而艰辛的战斗”。

“除了一些高峰时段……在东京绝大多数地方打出租车还是很容易的,”他说,“我本人很喜欢Uber,但我认为绝大多数东京人对现状并没有太多不满,因此不会想着尝试新东西。”

如果Uber退出台湾地区或者最终关停UberX,那么香港和澳门地区就成了它在东亚的唯二希望。尽管Uber在这两座城市提供低价的私人租车服务,但是当地政府对Uber却根本算不上友好。在中国香港,Uber被要求剥离出租车和面包车服务。去年10月,5名司机因为无证驾驶商用车辆遭到当局的犯罪起诉。在中国澳门,Uber被处以1亿澳元的罚金,几乎被逼得从市场中退出。Uber是出了名的硬干派,但是鉴于它正在东南亚、印度和拉美打着烧钱大战,Uber似乎应该更加审慎地挑选战场,从而决定哪些地区值得停留。

Uber 地面交通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