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的麻烦还没结束,Uber二月还要加推Uber TAXI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租车 > 正文

在台湾的麻烦还没结束,Uber二月还要加推Uber TAXI

来源:好奇心日报 陈莉雅 2017-01-24 10:32:41

因为登记的营业项目纷争,Uber在台湾备受的士业诟病。然而,在争议尚未落幕的情形之下,随即宣布将在今年二月推出所谓的 “UberTAXI” 服务,用户不仅可以用Uber,还能打当地的的士。

Uber 在台湾的争议非一朝一夕。具体来说,他们所面临的困境来自三个面向——政府、当地的士业者以及消费者。其中的士业者认定 Uber 在台湾属非法经营且瓜分市场,使得双方的大战从没停止过。

实际上,Uber 从一落地就引发了争议,原因在于 Uber 在台湾的公司所登记的营业项目与过去认知有落差。

在台湾,一般的士业者所属的类别为运输业者,然而 Uber 认定自己所提供的是媒合平台,因此,在登记项目上是选择资讯管理类别,此属性使得他们得以避开其余运输业者所需遵守的法规——《公路法》。再加上 Uber 的交易行为都是在海外发生,这使得他们也能够摆脱税务的相关问题。

无论是定位,或是税务问题都被相关的主管单位认定为违法,且的士业者又时常走上街头抗议 Uber 以此种方式进入市场,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争。

根据公路总局的说明,截至去年止,主管单位对 Uber 的开罚金额总计 9207.8万元(台币),而Uber 已缴 6825.6万元(台币)。此外,今年 1 月 6 日《公路法》修正案正式施行,这个修正案甚至被外界称为” Uber 条款”,根据法规,可对 Uber 公司最低开罚 100 万元(台币),若累犯 6 次以上或半年内累犯 3 次以上,还可罚到 2500 万元(台币)。

也就是说,只要 Uber 尚未解决法律正当性,每多营业一天,都可能会被增加罚款。

然而,Uber 在罚款争议尚未落幕的情形之下,随即宣布将在今年二月推出所谓的 “UberTAXI” 服务。意即,未来消费者在使用 Uber App 时,将会多一个当地的士业者的选项。Uber 台湾总经理顾立楷对此表示:“UberTAXI 展现了车辆分享经济和计程车(注:台湾人称呼的士的说法)可以在台湾这样健全、蓬勃且多样化的市场中共存”。

尽管表面上看起来 Uber 似乎是对的士业者伸出友谊的双手,但部分的士业者依然不领情。这次 “ UberTAXI ” 所合作的业者,也并非台湾所有的士业者,尚未合作的业者曾在台湾媒体上抨击 Uber 只是”用合法掩护非法。”

不过 Uber 目前需要烦恼的,不仅是来自的士业者的抨击,反倒是消费者的质疑。 起先,Uber 之所以受到台湾消费者的喜爱,很大一部份原因在于与”小黄”的比较之后的选择,(台湾消费者给当地的士业者取了个昵称为”小黄”)。部分消费者认为小黄不仅在收费上高价,且服务品质并不是特别优良,因此当 Uber 来台之后,转向支持 Uber 。

如今,Uber 与小黄的合作,反倒让一些消费者认为是两面不讨好,毕竟对于原先因为不想搭乘小黄而选择 Uber 的消费者来说,这样只是多此一举。但依然有些消费者反向认为,如果小黄能纳入 Uber App 的评分机制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也就是说,消费者对于 Uber 与政府或小黄是如何角力,其实并不在意,他们更在意的还是整个消费的体验。

根据 Uber 去年八月所称,在台湾与 Uber 合作的司机超过万名,用户也超过百万,但随着 Uber 在台湾的争议随之提高,无论是司机或消费者,都可能对此产生存疑。

更重要的是,Uber 进入台湾的三年多以来,是否已达到了普及的程度,也是个未知数,至少当你问身边的长辈们,平常是否会第一选择搭乘 Uber 而非小黄,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或许对于 Uber 来说,UberTAXI 除了能消弭与小黄之间的纷争之外,在市场的影响力依然不及小黄的情况之下,或许也能藉此扩大市场。

回到 UberTAXI 本身,若撇除一些计费方式、抽成等业者方面的事,消费者虽然能够选择的项目变多了,但这始终让人产生一个根本的疑问——既然我都使用 Uber App 了,为何我还会在上头选择搭小黄呢?

Uber 台湾旅游业 网约车 出租车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