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游市场竞争激烈 盈利模式尚在探索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在线旅游 > 正文

亲子游市场竞争激烈 盈利模式尚在探索

来源:新京报 郑艺佳 张雪松 2017-06-21 10:30:31

数据显示,2016年亲子游市场规模达到556亿,整个亲子游及其周边产业的市场规模将有望达到万亿。旅游企业如何快速抢占市场成为当务之急。

随着政策利好以及多方势力入局,亲子游市场竞争愈发激烈。近年,“二胎”政策的放开给国内亲子游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红利。据觅思投资策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亲子游市场规模达到556亿,在经历了2014-2016年亲子游的市场启动期后,2017-2019年迎来了高速发展期。另有数据指出,整个亲子游及其周边产业的市场规模将有望达到万亿。

亲子游庞大的市场吸引了众多参与者。据艾瑞咨询资料显示,国内亲子游于2005年初见规模,但直到2013年亲子类综艺节目的热播才引发热潮。此前携程方面曾向媒体表示,亲子游已成为暑期最重要的旅游主题和出游群体,但亲子游产品在整个市场仍然处于粗放的初级阶段。在此背景下,旅游企业如何快速抢占市场成为当务之急。

携程等在线旅企亲子品牌集中爆发

面对即将来到的暑期,各旅游企业亲子游品牌战略也迎来了集中爆发。5月,携程景酒事业部正式宣布推出亲子游品牌“臻亲子”,主打“酒店+景点”亲子套餐产品。携程游学负责人张洁表示:“酒店升级、旅行团人数、导游服务等因素都会影响亲子游产品的购买。而在实际运作中我们发现,亲子游客选择入住5星酒店、选择私家小团的比例更高。”作为亲子出游的刚需,“酒店+景点”打包产品成为超过7成家庭的首选。而从标品切入,显然也有助于降低入局难度。

2015年,同程旅游发布亲子游品牌“快乐童心”,今年6月8日,同程旅游进一步加码亲子游,推出“同程好妈妈”,聚焦于定制亲子共读绘本和亲子旅游线路。同程旅游创始人吴剑表示:“在前往亲子目的地或者前往目的地过程中间,加入互动参与的元素,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同在6月,驴妈妈宣布将对旗下亲子游品牌“驴悦亲子”进行升级,将原本以周边度假为主的亲子游产品线,向一日游、国内游和出境游等全品类度假延展。此外,相关产品更是由去年的800条大幅增加至5000余条。

在线旅企青睐周边游

尽管各在线旅行社纷纷推出了新的亲子游品牌战略,但与传统旅行社的亲子游产品相对比,不难发现二者仍然存在较大差异。相对于旅行社周边游、国内中长线乃至境外的多品类布局,目前携程的“臻亲子”与同程的“快乐童心”均以周边游为主;而“驴悦亲子”也仅于不久前宣布扩充品类;虽然途牛旗下的“瓜果亲子游”已包括周边、邮轮、境外等多产品,但在查询途牛标注有“瓜果亲子游”关键字的产品后,境外线路在其中的占比约为10%左右。“因为亲子游是周边游的一种主要品类,二者关系十分密切。”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彦锋表示,“周边游是高频消费,与城市周边度假是连接在一起的。周边游很多都体现为度假游和家庭游,以前的观光游远远没有周边游的品质高。”

对此吴剑直言:“海外亲子游现在不是OTA主力方。”据了解,对于在线旅行社而言,购买频次和可控性成为亲子游产品的考量要素之一。因此相对于集中在暑期的中长线亲子游产品,覆盖全年的周边游成为优选。“快乐童心现在90%还是周边游的产品,10%是国内和海外产品。做海外的链条特别长,还是以跟团和自助为主。国内专业的亲子游主要时间还是在暑期,但暑期在全年当中份额偏小。”吴剑表示,“而周边大部分场景还是周末游,在周末游中间增加亲子元素更容易操作。此外,在周边我们的亲子自营产品会偏多,因为我们自己可以控制目的地、酒店、景区。”

长线出境游是传统旅行社的强项

然而,长线游依然是在线旅行社不得不抓的市场。据《中国亲子游消费者大数据报告》指出,儿童在10岁以上的阶段出游频次最少,年平均出游2次,且集中于长线游和夏令营;周边游则集中于10岁以下。但单次出游人均消费却在随着孩子年龄增长而逐渐增加,由幼儿阶段的400元增加到少年阶段的1500元。

据调查,传统旅行社的亲子游产品更多倾向于全品类。在本届旅博会上,“亲子”成为各旅行社产品曝光度最高的关键词之一。比如,凯撒旅游针对暑假,推出了包括欧洲、美洲、澳新、日本、东南亚海岛以及国内游等多地线路,消费者可以选择参团游、半自助游、家庭定制等出行方式。“亲子是我们主题旅游板块中的重点内容。”凯撒旅游相关负责人表示,“当下的亲子游,家长更加青睐体验式出行,因此需要将游玩与探索新知进行合理搭配。以家庭为单位,集认知、教育、体验、亲情、休闲于一体,在旅途中潜移默化,寓教于乐。”

“欧洲等长线产品的购买频次相对周边游会低一些,暑假的时候亲子游产品最集中。”众信旅游直客营销中心总经理王振玥介绍,“但现在亲子游出游人群的年龄在逐渐走低,越来越多的家长在孩子3岁之前就会带孩子出去玩,以全年常规类的产品实现错峰出行,通过拼假实现4-5天的行程。”

此外,中国国旅还推出了房车产品。据中国国旅旅游度假部总经理孙立群介绍,中国国旅开发了三条云南的房车旅行线路。“亲子游一般是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其实非常适合房车旅行。目前政策也在提倡房车旅行,但现在国内旅行社拥有房车的集团应该还不多。”

“越是短途的产品,标准化的程度就越高。”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每一家旅游企业的优势资源不一样,主打产品也不一样。众信这些旅行社是老牌旅游批发商,出境游是他们的强项。境外的地面接待与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对OTA来说操作难度高一些,门槛也高一些。对于OTA而言,他们可能更看好周边市场,量比较大。”

互动

携程游学负责人张洁:增加家长和孩子的互动。携程主题游平台就有一些户外亲子的产品,类似于爸爸去哪儿,会设置一些有趣的任务,比如说亲子一起搭建帐篷,野炊等。

参与

凯撒旅游相关负责人:带着孩子去旅行已经逐渐成为中国家庭最主要的出游方式,很多家长平常少有时间陪伴孩子,希望通过共同的旅行加强了解,增进情感。亲子游最核心的是参与,是“亲子互动”,家长需要参与到孩子的活动与成长过程,双方在互动中进一步加深理解。那么就需要我们旅游机构进行产品的差异化设计,在活动安排,行程设置上,契合家长与孩子共同出游的需求。

体验

同程旅游创始人吴剑:周边游我们自己会做得更多一点,国内我们会组织一些夏令营,海外也有一些游学项目,在跟合作机构一起做。我们希望“快乐童心”能够成为我们在亲子游品牌中的“体验型产品”, 在前往亲子目的地或者前往目的地过程中间,加入互动参与的元素。什么样的产品用户最喜欢,我们就会继续做什么样的产品。

现状

成本高,盈利难 高要求限制亲子游产品的利润空间

尽管普遍认为家长对价格因素并不是非常敏感,但仍有家长反映,暑期旅游花费相较于平时贵了不少:“同样的一条线路,亲子游比普通的贵了快2000元。”

据携程发布的《2017暑期出境游价格指数报告》,部分暑期热门旅游目的地平均价格指数环比均出现上涨。例如美国东海岸,在暑期平均价格约1.1万元,环比上涨了23%;而亲子跟团、自由行、定制游等行程,平均每张订单费用为10056元,比普通成人出行的订单均价高出了15%以上。

尽管订单均价更高,但盈利空间有多大,仍有疑问。在咨询部分旅行社相关从业者后,新京报记者得到的回答是“与普通旅游产品差不多”,而原因便在于对服务和质量更高的要求,令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暑假旅游产品的价格和平常产品相比,会有15%-20%的价格上浮。原因一个是上游资源采购成本的增加,比如机票、酒店需求增大导致供需不平衡,进而使得资源紧缺。还有一个原因是在暑期亲子游中,因为家庭通常会去体验各种项目,比如迪士尼乐园。但在平常的产品中,这些项目是游客自选的,属于游客自费,所以亲子游中这些门票成本都被打包进产品里了。”

此外,亲子游对服务质量的更高要求也限制了旅游产品的利润空间。“比如我们的部分亲子产品会提供海洋馆、植物园夜间的特色活动,这些都是我们不断跟上游资源谈下来的合作,人数没有办法走大团,只能下调,这也会导致成本上涨。”该名业内人士表示,“包括从产品经理到设计人员的成本,还有导师制度等等,一方面是采购的成本没有太大差异,另一方面是更高的操作成本和要求。”

亲子游更应该被看成是教育行业

相较于旅行社,在线旅行社得益于平台属性拥有更轻的模式,但在亲子游自营产品盈利上仍在探索。据介绍,同程旅游目前20%的亲子游产品为自营,其余80%均由合作伙伴提供,但自营产品尚未考虑盈利问题。“目前20%自营产品都是由我们同程自己的团队设计的,但并没有把它作为完全盈利的方向,需要一定的探索时间的。”吴剑表示,“这是平台化OTA主要的特点,大量的产品还是以别人在我们平台售卖为主。至于未来自营的比例会占到多少,到目前为止没有确定,因为我觉得还是看同程这个平台更适合去做什么样的角色,因为这个市场才刚刚开始。”

此外,儿童场景教育平台麦淘亲子也试图通过自营产品和平台产品佣金来盈利。据了解,2016年麦淘亲子已在旺季实现盈亏平衡。但与OTA不同的是,麦淘亲子却在摆脱“OTA化”。麦淘亲子创建于2014年,原名“麦淘亲子游”。然而在2016年6月,品牌名称却去掉了“游”,变为“麦淘亲子”。麦淘亲子创始人谢震更曾明确表示:“亲子游更应该被看成是教育行业,而非旅游行业。”

趋势

亲子游“教育”属性是突围把手 加入教育属性避免同质化

眼下,旅游的教育属性正越来越得到重视。在亲子游市场中除却同类产品,企业还要面对来自游学的竞争。在选择暑期旅游产品时,也有不少家长在亲子游与游学或研学旅行之间犹豫。有家长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曾多次购买游学产品。

游学与亲子游的矛盾来源于高度重合的消费群体。据华泰证券数据,国内知名中学在游学的市场份额占比已达到65%,相当于在源头握住了消费者。然而若按前文报告所指出的少年阶段出游频次计算,那么在家庭选择游学后,留给亲子游,尤其是长线旅游的出游机会便并不算多。

为进一步抓住市场,包括携程、众信等在内的多家企业,均通过入股或推出了相关产品进军游学领域,而同时在亲子游产品中,教育属性也正在不断加强。“好的亲子游产品其实是要同时满足大人和孩子的需求,不能让大人围着孩子转,失去了出游乐趣,也不能忽略了孩子。”张洁表示,“在满足双方需求同时,还要安排亲子互动,这就需要旅行社提供乘以两倍的服务。”

亲子游产品同质化已成为老生常谈的问题,在杨彦锋看来,突破这一瓶颈的方法仍在于内容。“有好的内容和好的活动,寓教于乐的产品才更容易受到欢迎。”杨彦锋表示,“否则亲子游和一般的旅游活动差不多,比较容易复制。因此好的内容、有竞争力的活动设计和逐步专业化的产品,会逐渐变成竞争力和门槛的一部分。”而亲子游自带的教育属性,正成为各企业突围的抓手。

要找到能传达给妈妈的渠道

麦淘亲子更名一事便足以看出“教育”对于亲子游的重要性。为加强教育属性,同程已推出“同程好妈妈”,而这也是同程众创培育的项目之一。

“在前往亲子目的地或者前往目的地过程中间,加入互动参与的元素,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但我们认为这和目前国家提出来的研学还是有一点区别的。”吴剑表示,“我们希望能从教育理念上给我们拓展一些思路。除了亲子阅读绘本馆‘好妈妈’,我们也做了安亲教育,是托教形式的,但是也和旅游做了结合,一边是旅游体验馆,一边是教育的培训班,希望两者能够做一些嫁接。”此外,携程在2014年投资了世纪明德;驴妈妈强调亲子游中教育的附加价值;众信也与心理咨询机构合作,为家长提出教育建议。

但相对于游学可以与B端直接合作获得客源,亲子游在这一方面便稍显弱势。“在游学领域与B端合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亲子游的产品品类比较多,与研学旅游中教育占更重要属性的情况不同。”杨彦锋表示。

因此,在打上“教育”标签后,亲子游产品的传播方式更显重要。刘思敏表示:“渠道必须得找准,对于家长,特别是妈妈,首先要找到能够送达妈妈的渠道。第二是要有创意,让家长觉得产品优质。第三要让家长认为产品确实能够促进家长和孩子的感情。价格反而不是最重要的,在家长看来,只要产品好,价格其实没有太大关系。”

亲子游 携程 同程旅游 驴妈妈 凯撒旅游
2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广州磊 2017-06-21 14:10

    世纪明德这类才是实力派

    0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