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C用新商业模式重塑航空分销 最新进展如何?

航旅IT圈 解开颜 2017-06-22 11:33:39

NDC是未来航空分销的必然趋势,那么它在全球航空业中进展如何?

本人始终认为NDC是未来航空分销的必然趋势,至少三个原因:

首先,NDC是国际航协对自己进行的革命,在老标准和老商业模式使用了40多年以后,IATA终于发现航空业已经跟不上时代,因而顺应潮流提出了新标准和新商业模式。这样,NDC所担负的职责就不仅仅是更新数据通讯标准,还要用新的商业模式重塑航空分销:就好像EDIFACT数据标准塑造了当时的航空商业模式那样,NDC标准必然塑造未来的航空分销模式。不过当IATA发现NDC只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在新模式下所有的中性服务看起来不再那么必要;甚至由于在线支付和实时结算的出现而不再需要中性结算,航空公司有可能完全抛开所有的中性服务而自行其是,有点为时已晚。

其次,在互联网及后互联网时代(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航空公司的真正诉求是对销售以及产品定价权的控制。在老分销模式之下,航空公司为了实现分销和自身生存,只能把这两个权力交出去。但是互联网时代已经彻底改变了主客之间的形式,借助加速发展的各类技术,航空公司完全有能力拿回这两个权力,并能更好地活下去。

第三,NDC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使航空公司能够借助统一的“航空产品电商中台管理系统”,实现对产品、渠道、客户的精细化管理,进而实现个性化搜索、动态打包、动态定价以及精准营销等目前无法企及的强大营销能力。

种种迹象表明,以上这些判断正在逐渐变为现实,以下列举几个近期全球航空业中NDC的最新进展,并配合评述进行说明。

阿联酋航空公司借助NDC API强势进入中国市场

根据Tnooz 6月15日的消息,阿联酋航空公司(EK)通过其Emirates Online B2B接口(由Farelogix提供的IATA NDC认证Level 2的NDC API及解决方案)与中国电商巨擎阿里巴巴下属的飞猪旅游下属的国际机票平台实现了对接,简单说EK在飞猪上开了旗舰店。这与早先汉莎航空集团通过NDC API在携程开店的模式有两处不同:

首先EK通过NDC API为飞猪提供全内容,包括以富媒体方式(全方位图片)展示的付费选座产品及对应的动态打包功能;

第二,本次对接集成了阿里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功能“支付宝”,使用户的购买体验更加顺畅。

EK与Farelogix间的合作已经持续了数年,EK目前已经能使用NDC API在第三方渠道上销售其全部产品和内容(如上述的付费选座产品),并为第三方渠道提供了订单管理能力(借助NDC中的Order management模块)。这次与Alipay无缝对接还解决了实时支付、结算与拆账的问题,基本打通了销售的全过程。Farelogix NDC解决方案的目标是让航空公司完全控制全内容产品的分销(与航空业传统分销的意思不同,这里的分销是指把产品销售出去,渠道包括直接销售和代理销售)。

点评:

EK在飞猪上开全内容旗舰店,对于国内电商用户来说是个重大利好,因为从两个角度分析,EK都能提供更低的产品价格和更优质的全流程服务。首先由于航油成本,通常国内航空公司运营成本中30——40%属航油成本,但EK航油成本极低,因而能在相同的OD航线上(如国内始发往返欧洲、非洲、南美及北美东岸)提供比国内航空公司更低的价格与更好的服务;

其次EK的收益管理应用水平也高于国内普遍水平,其客源地不仅是中国,因此可效仿韩国航空公司的做法,在国内投放极低的产品价格。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国内航空公司普遍在飞猪上开了旗舰店,这次EK加入后国内广大电商用户就可利用飞猪平台进行比价,择优购买。相对而言,国内航空公司从国内始发往返欧洲、非洲、南美及北美东岸航线上的客户需求必然会受此影响而出现下降。此外,国内航空公司设立的政策壁垒也因之被完全击穿。

英航、汉莎与众TMC密集签约

上月汉莎航空集团(旗下4家航空公司)与两家TMC(Click Travel及Portman Clarity)签署了直连销售协议,以帮助这两家TMC节省每单16欧元的分销成本费(DCC)。直连通过国际航协的NDC标准实现,此前汉莎集团与两家TMC都已具备NDC API处理能力。自5月1日开始,两家TMC都能收到来自汉莎航空集团的“差异化产品内容”,例如独享折扣以及客户定制的产品打包。汉莎说“为了适应快速变化的客户需求,未来我们会继续扩展差异化Offer的内容”。英国TMC联盟之一GTMC称“旅行社与航空公司直连能提供更加顺畅、高效的用户体验”。汉莎表示他们正在与其他TMC谈判,因此近期会签约更多的TMC渠道。

此外,上月HRG和Concur与英航签约,决定通过NDC标准实现对接。BA通过其NDC API向第三方销售渠道提供航班搜索(Shoppping)、预订和出票功能,以及在已有订单上取消、退款或者再购买付费座位的功能。另有消息称,Concur也已与汉莎航空集团签署了使用汉莎NDC API的协议。Concur说,目前与航空供应商的连接有三种,包括NDC、GDS提供的品牌运价及其实现航空公司直连的TripLink平台。HRG的CIO Bill说,“我们非常荣幸成为与BA NDC对接的第一家主要TMC,我们与我们的客户对未来的变化已经做好准备——变化正在发生,相信借助NDC与更多航空公司对接,我们能进一步巩固在全球TMC市场上的领先份额。”

点评:

TMC通过NDC标准与航空公司实现直连非常关键。因为一方面TMC能够更高效、更实时、更准确地通过NDC方式获取航空公司的产品内容,同时获取成本更低;另一方面TMC不仅销售机票,还需要打包销售航空附加服务、酒店及机场接送等产品,而NDC提供了二次打包能力,在未来可方便TMC使用。

汉莎航空集团向GDS收取行李分销费

近期汉莎航空集团(旗下汉莎、奥地利与瑞士三家航空公司)宣布推出“基础经济舱”产品,该产品的票价中不含免费行李额。旅客可以花钱购买“首件行李”,而在6月13日汉莎将三家航空公司“基础经济舱”的首件行李价格提高了9欧元,从12欧元涨到21欧元。在此基础上,如果客户从GDS购买行李,则还要加收4欧元的分销成本费,即首件价格为25欧元。汉莎航空集团说,该收费是向着“由航空公司分销模型提供个性化与差异化Offer”方向的又一次迈进。早前汉莎集团已引入差异化预订流程收费,包括2015年在逾重行李、付费选座、重订座以及取消等服务上收取的“基础费”。这次增加的收费也说明汉莎集团打造的“航空公司分销模型”正在逐步完善。

点评:

2015年汉莎向GDS收取16欧元的机票分销费,这次又进一步收取行李分销费,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

第一,不管这一年多来汉莎从GDS收了多少钱,从汉莎乐此不疲的劲头儿看肯定从中尝到了大甜头,也就是这样做在经济上是完全可行的;

第二,之前外界担心汉莎离开了GDS能不能撑下去,现在答案也逐渐明朗,说明航空公司离开GDS分销不仅能活下去,还能活得不错。当然,这其中IATA NDC标准及其推崇的新型商务模式居功至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