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旅游、丽江旅游年中业绩下滑 传统旅企转型为何如此艰难?

每日旅游新闻 郑艺佳 王真真 2017-08-10 10:09:07

以西安旅游和丽江旅游为代表的传统旅企面对市场消费需要的转型升级,必须要抓住时机,多业态、多盈利点,成为了它们共同的选择。

2017年中到来,各大企业纷纷公布业绩快报。其中,西安旅游和丽江旅游的业绩数据却不尽如人意。随着旅游市场消费需求的转型升级,各旅游企业也必须得抓住机遇迎合市场。在此背景下,多业态、多盈利点,成为了西安旅游和丽江旅游共同的选择。

作为旅游类上市公司,近来西安旅游与丽江旅游却出现了各自的烦恼。一是西安旅游再度并购重组失败,广告传媒类企业二度挥别西安旅游。二是今年上半年云南旅游市场铁腕整顿,丽江旅游因旅行社政策变动而业绩下滑。但无论是西安旅游还是丽江旅游,转型升级都已经成为当前的主旋律。


图 / 新京报记者王远征

7月底,停牌两个月的西安旅游正式宣布终止之前进行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这是过去一年里,西安旅游第二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失败。同样是陕西地域的旅游企业,挂牌不足半年的陕西旅游于7月中旬宣布冲刺IPO。至此,作为陕西省的两大国资委下属知名旅游企业,都在资本环境诉求下,寻求企业转型、改革的新出路。

西安旅游

转型欲速不达,重大资产重组再次失败

传统主业增长乏力,理财收入成顶梁柱

7月23日晚,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与畅达天下的并购事项终止。早在今年5月,西安旅游因筹划重大事项而停牌,其后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同样,去年7月西安旅游拟以11亿元收购西安三人行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三个月后,西安旅游宣布因交易双方就估值等条款存在争议终止收购。

一年内,连续两次发起重大资产重组并购,且交易对象均为能够快速提升业绩的广告传媒类公司。对于如此迫切的市场动作,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王兴斌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主业上增长乏力,缺乏核心盈利资产,再加上近几年市场与主营业务亏损等的压力,不得不寻找新的增长点。

事实上,就目前的营收状况和市场发展前景而言,转型确实已成为西安旅游不得不做的选择。西安旅游以经营旅行社和酒店为主营业务。但自2011年以来,西安旅游的总营收就开始止步不前。随着在线旅游市场竞争的挤压以及非标准住宿进入,旅行社业务增长迟缓且利润空间较小,酒店业务规模难以做大。

西安旅游财报显示,2014年,西安旅游净利亏损2000万元。2015年,如果扣除拆迁款,实际经营中亏损高达4000多万。2016年,西安旅游营收8亿元,利润为1071万元,其中,旅行社业务占全部营收的9成以上,毛利率却极低,无法为公司带来利润。此外,西安旅游发布的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也显示,西安旅游预计2017年1-6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0万元至-600万元,同比变动-316.13%至-262.10%。

相较其主业,理财收入成为了西安旅游利润表中的顶梁柱。资料显示,西安旅游2016年通过理财获得的投资收益为4148.16万元,占利润总额的251.78%。此外,西安旅游在2016年还依靠卖地获得了2400万元的补偿费用。最终,西安旅游实现了净利润1071万元。但是如果除去土地补偿、理财收益的部分,主营业务收入并不会有多好看。

选择广告传媒公司,难以提升自身价值

西安旅游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并购的交易对象均为广告传媒类公司,他们认为,数字营销广告能为公司的旅游业务带来整合协同效应,成为公司发展互联网业务的一个突破口,带动业务发展。

在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看来,作为一家老牌上市公司,之所以选择广告传媒类公司进行重组并购对象,很大原因是看重传媒类企业的竞争能力及较好的增长前景,希望借助传媒类企业可快速提升西安旅游本身的利润表现。

但杨彦锋也指出,虽然如畅达传媒等在高铁传媒方面拥有一定的垄断性,但是传媒类企业发展也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利润和现金流表现虽好,但在持久性上还需要看其门槛和“护城河”是否够高。此外,从企业的整合并购效应来看,西安旅游与该类公司的并购,地域重合度以及产业相关性不足等,两次整合效应均不强。

王兴斌则认为,从西安旅游与广告传媒类公司进行重组的动作中,可以看出其意欲在文创产业布局的思路。但他认为,要做文创产业,光靠传媒类企业是走不远的,“传媒只是一种宣传工具,本身没有强有力的文化创意人才、资源优势等,再加上重组对象均为西北部地区企业,对提升西安旅游自身的决定性吸引力以及帮助并不会太大。”

特色小镇,下一个转型的方向?

在近几年的财报中,西安旅游曾多次表示公司正在拓宽思路、转型提升,开创多业态的经营格局。从去年6月到今年6月,西安旅游先后与杭州赛石园林以及浙江蓝城签署框架协议,共同在西安合作开发集文化、旅游、颐养等于一体的服务产业特色小镇项目。西安旅游称,签署该协议有利于公司业务的转型升级和战略目标的实现,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和业绩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杨彦锋指出,特色小镇建设或许能成为西安旅游谋求转型的新方式。在当前一带一路政策支持下,国资旅游企业的发展背景,都为西安旅游的小镇项目在本地市场的发展创造一定的条件。但在华侨城入主西安旅游另外两家旅游名牌企业曲江文旅、西安饮食,又投资2380亿元在西安开发文旅项目之后,西安旅游的“小镇”之路未必如料想中顺畅。

“当然,华侨城在西安市场布局,对西安旅游而言并非都是坏事。西安旅游依靠优势业务招牌、国资资源等,在涉足小镇开发的合作方面拥有非常有利的条件。”杨彦锋还指出,“华侨城在西安进行项目合作开发,肯定会与国资体系的企业进行一些合作。”西安旅游如果抓住这种合作机会,联合进行小镇的开发,其转型升级概率将会加大。“毕竟,特色小镇项目开发还是比较适合上市公司、国资背景的企业进行操作。”

陕西旅游

半年内挂牌新三板、冲刺IPO

对比西安旅游“饮鸩止渴”的业务发展模式,陕西旅游从经营业务到业绩似乎都不用太着急进行重组改革或者转型。今年4月,这家陕西省国资委控股的旅游企业,与陕西省旅游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合并为陕西旅游文化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其主营业务由旅游规划设计及管理变更为旅游演艺、旅游索道及客运、旅游餐饮等为核心的旅游产业运营;且持有长恨歌演艺100%的股权、唐乐宫100%的股权、太华索道51%的股权以及景区管理公司100%的股权。

陕西旅游2016年年报显示,陕西旅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4.55亿元,同比增长4.43%,实现净利润1.33亿元,同比增长6.15%。其中,2.74亿元的旅游索道及客运分成收入主要来自子公司陕西太华旅游索道公路有限公司;1.21亿元的旅游演艺主要来自大型实景历史舞剧《长恨歌》的演出,这2家子公司在报告期内合计贡献营收3.95亿元,营业收入占总体营收的87.47%。

业绩增长较为稳定的陕西旅游,在短短不足半年的时间里,先后挂牌新三板、冲刺IPO,对于如此加速度的资本诉求,有行业分析师认为,除了确实想要冲刺IPO以外,或许也与华侨城入驻西安参与地方国企与央企的改革有某些关联。

王兴斌认为,不论是西安旅游的这种市管国有企业,还是陕西旅游这种省管国有企业,在政府主导下将一些旅游相关资源进行捆绑,并不是市场竞争与市场兼并的结果,而是行政命令的结果,这种行政命令形成的资源捆绑并不一定有利于企业的发展,改革重组是许多国有企业都需要面对的问题,特别是陕西等西北地区的国企。

由于云南旅游市场的大力整治,丽江旅游2017年上半年的业绩并不尽如人意。营收、净利润的双双下滑,也给团队游占据较大比重的云南旅游市场敲响警钟。随着市场的发展,丽江旅游开始将目光放在传统观光游之外的休闲度假和特种旅游上。但自然景区天生较差的复制能力,给丽江旅游带来了一出难题。

丽江旅游

上半年业绩下滑 自然景区转型难

印象丽江上半年营收下滑幅度最大

日前,丽江旅游发布2017年半年度业绩快报。公告显示,丽江旅游2017年上半年总营收3.2亿元,同比下滑11.36%;净利润9908.7万元,同比下滑14.64%。在各项主营业务中,提供旅游配套服务的龙德公司,成为丽江旅游唯一增长的业务。

据公告,占据丽江旅游营收半壁江山的索道业务游客接待数量下滑8.22%;和府酒店公司亏损1548.73万元。印象文艺演出成为丽江旅游2017年上半年营收下滑幅度最大的业务,降幅达到33.72%,营收为5417.09万元。

丽江旅游方面称,2017年上半年云南省相关部门开展了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因旅行社相关政策的调整,引发短期旅游市场的波动,团队游市场的下降态势较为明显,对公司第二季度经营业务产生了一定影响。4月15日,被称为云南史上“最严”的旅游市场整治措施《云南省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措施》正式实施,涉及旅行社管理、导游管理、景区景点管理等七个方面。在重拳整治下,丽江旅游也不得不面对云南旅游市场的“阵痛”。此前,丽江旅游曾宣布未来将重点在大众观光市场、休闲度假和生态特种旅游三个市场上扩展业务,试图通过挖掘细分市场,借助高端化、特色化应对市场竞争。

团队游规模缩水,令索道和演艺业务受创

长期以来,团队游在云南旅游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对于包括丽江旅游在内的各企业而言也是如此。据丽江旅游2016年年报显示,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达到27.41%,其中四家为旅行社。丽江旅游方面也承认,旅行社是公司重要的销售渠道,对公司的业务发展有较大影响。丽江旅游在旅行社方面也进行了相应布局:2016年,丽江旅游新设立的龙途旅行社实现营业收入1023.63万元,净利润为27.07万元。而另一参股旅行社白鹿旅行社,2016年亏损47.12万元。与丽江旅游同在云南的云南旅游,2016年旅行社板块营收为1.1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合计的7.54%,高于景区板块的5.22%。

“云南远离主要的客源市场,拉动旅游市场的主要方法是团队游。”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张辉表示,“团队游以超低价吸引游客,再通过自费项目获取盈利,但最近低价团受到整治,团队规模出现下降。”

其后果直接反映在了丽江旅游2017年上半年的业绩中,客源依赖团队游客的索道业务和演艺业务受创。中信证券曾指出,丽江旅游的三条索道中,云杉坪的团队客源占比一度达到80%,而占比最低的雪山索道也在60%-65%左右。另外,在2016年年报中,丽江旅游便表示演艺业务业绩下滑,原因在于演艺市场竞争加剧,并且旅行社由于市场变化而调整产品线路。

据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透露,目前团队游客市场回暖。但据半年报,仍足以看出团队游市场的波动对丽江旅游的影响力。丽江旅游显然需要在团队与散客之间找到平衡点,“一方面,是散客要下工夫。另一方面,游戏规则会变,团队游的商业模式也面临转型,但需要时间。”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表示。

布局休闲度假领域 景区复制力弱

据了解,国内自然景区类上市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较为类似,目前丽江旅游已依托于景区,开展了演艺、酒店、餐饮、商业文化街、旅游配套服务、旅游观光车等多个业态。国金证券分析指出,丽江旅游主业增速乏力,未来将依托新项目实现转型,将利用其资金、资源以及营销优势来不断布局丽江、香格里拉以及泸沽湖三地的项目,同时进行跨区域企业的兼并收购,进一步实现公司经营业务的多元化。有业内人士表示,景区类上市公司应尽量做成全国性的品牌,而非地方性。但对于丽江旅游而言,这并非易事。华创证券研究所高级分析师王薇娜表示,“自然景区转型较难,其特点是品牌力强,复制能力弱。”

另外一家企业云南旅游也在拓宽上下游产业,包括布局旅游地产、交通运输、会议酒店、旅行社、园艺物业等,甚至试水婚庆业务。“真正稀缺的是一线景区的核心资产,如门票和主要交通接驳,多在2007年旅游法修订前上市,如黄山、峨眉山。”王薇娜表示,“云南旅游主业增长空间有限,后续还要看华侨城在当地的具体投资发展状况而定。”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