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安:休闲度假将来是我们主体的生活方式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出入境及目的地 > 正文

魏小安:休闲度假将来是我们主体的生活方式

来源: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 魏小安 2018-03-02 16:49:32

魏小安认为,人们对于休闲度假已经有了观念上的变化,将来休闲度假就是我们主体的生活方式,休闲度假产业是对应未来的产业。

2018年2月3日,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当选第三届理事会会长并发表演讲。以下是魏小安的会议演讲实录。

大产业,大发展

一、历史与未来

第一,八年的变化。这八年如果讲休闲度假产业的发展在中国的变化,地覆天翻。首先就是大市场。现在基本上休闲度假已经变成刚性需求了,所谓刚性需求就是离不开了,而且变成一种社会风气,变成一种社会舆论。当年我们研究国际上的旅游,有时候还觉得奇怪,老外要不出去度个假,他觉得没面子。实际上现在我们也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所以大市场是推动发展的根本。

第二,观念的大变化。我记得很清楚,大概就是在八年以前我讲休闲度假,人家给我递上来一个条子,那个条子说什么?魏老师,党中央要求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你在这儿大讲休闲度假,到底什么意思?我把这个条念了一遍,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我跟着问了一个问题,我们谋发展、搞建设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让老百姓过好日子嘛,怎么老百姓要过好日子,老是会有人运气呢,我就想不明白这一点。这种思维方式我不赞成,这种思维方式还有点“文革”遗风。这也就是八年以前的事情。再比如说有一次我见到一个市长,这个市就说,搞旅游我举双手赞成,百分之百支持,搞休闲不行。我说为什么?他说搞旅游是外需进来,会拉动我的GDP增长。休闲是挖掘我的内需,这有什么意义?后来我说市长,你这个观点大错特错,我还是这句话,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就是让老百姓提高生活品质嘛。这些年以来,这些话都没有了。

这不光是观念的变化,包括各类政策、体系方方面面的变化。国务院专门出台了《国民旅游休闲发展纲要》,然后一系列的文件里都说到了。这两年更是这样,这两年不光是国务院的文件,包括各个部门的文件,没有文件不谈旅游。给我的感觉,现在都有点重视的过分了。因为我们好像很难把休闲度假产业的希望,寄托在可以挽救我们的国民经济,这个责任太重了,我们也用不着背这样的责任,但是我说一条,最终这是一个大未来。很自然,现在大家还觉得休闲度假是一种偶然,或者说是个短期的生活方式。我的看法,将来休闲度假就是我们主体的生活方式。

我曾经预测过,也讲过若干次了,五年之内带薪休假全面落实。国务院会派出督导组督导各地带薪休假的落实,就像这两年的环境督导一样。原因何在?很简单,下一步就业的压力会急剧膨胀。人工智能社会化发展,会排挤大量的劳动力,多余劳动力怎么办?我们没有别的招。而且新增加的就业岗位肯定和排挤出来的劳动力不匹配,那我们就一招,多休假。那时候休假会变成国家战略问题。十年以后,我们很可能四天工作制,这个没有什么可惊讶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到那个时候,休闲度假的生活就是国民的常态生活。很自然,如果说四天工作制,这个产业就应该变成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

我预测20年之后,每周四日工作制,每天工作四小时。也就是说我们一周168个小时,工作时间只有16个小时,那时候工作机会的珍贵,工作时间的珍惜,谁能有个班上一上大家会非常羡慕,太幸福了,就像现在谁出去休假,大家会说他很幸福。就是这么一个概念。这是我预测的未来。这个预测不过分。因为科学技术的进步是指数型的增长,是加速度的发展,怎么估计都不过分。就像我们20年以前我们无法估计到今天一样。20年以前的情况历历在目,我们怎么能够想到今天呢?同样今天我们能够想到未来的10年、20年吗?

所以,这个产业是对应未来的产业,大的现实的市场需求,各个方面的观念和政策的变化一定会带来体制性的变化,对应大未来,这就是我们这个协会的发展前景,也是我们发展的背景。

二、工作导向

我们的工作怎么导向?我说四个大。

第一个大,傍“大款”,带行业。协会刚刚成立的时候,发现在休闲度假领域很少有“大款”,旅游领域已经有一些“大款”。所以那时候也有点瓜菜代,现在不是瓜菜代了,现在旅游领域没有一个不做休闲度假的事。但是我们傍“大款”的目的是什么?是带行业。同时还有一个方面叫帮“大款”。

因为这几年我看一些项目,真的是看的有点发晕。项目都是几百亿投资。都是民营企业的投资商自己硬碰硬的往里砸钱。我就称之为砸钱项目,规模极大。这些项目我都到现场考察了,都和老板讨论过,我问有什么风险?老板说没有任何风险,就是这句话。市场经济哪有没有风险的项目?所以这个项目我有点看不懂。但是我不相信人家民营企业家硬碰硬拿自己的钱往里砸,他就脑子发热,他就没判断?只不过我们用传统的思维可能理解不了,但是我不管能不能理解,风险我是看到了。所以像这样的企业,如果有风险的时候我们就有义务帮一把。所以我说这个方面叫帮“大款”。

再一个方面,大款不光是资本,包括大的智慧、大的IP。像猪八戒网站发展到这个程度没有想到,猪八戒网站现在也是“大款”。但是这个“大款”不完全是资金的概念,是一个大网络的概念。比如刚才马总说的这个,他的项目现在三个,我有一次跟一个人谈马总这个项目,那个人很不屑一顾,他有做成的项目吗?有做成的项目跟我来说话,没有做成的项目就是故事。但是IP打头,高密集创意,密集度很高的人脉资源的整合和品牌的整合,项目就做起来了。轻资产、网络化、高成长,这是最典型的上市公司项目。当然那是下一步,现在的关键是把项目做好,把IP做出来。我问马总,第一个项目什么时候能投产?我就等着你投产。投产一个项目,样板就出来了,示范作用就起来了,推广起来很容易。但是像这样的企业,这样的运作方式,这是传统企业做不到的。

这就要求什么?要求我们通过这样的傍大款来带动行业。所以第一,汇聚资源。第二,拉动发展。第三,传播经验。这就是我说的第一个意思。这个意思要求我们对行业保持敏感性。作为一个协会,不是简单的做点服务性的工作,我们有引领的任务。

第二,说大话、鼓实劲。我们一定要说大话。刚才我说的那番话就叫大话,但是大话鼓的是实劲。所以本协会有一个优势,就是研究领先。我们在研究方面应该说在行业里带头,也始终是处在前沿的位置。当然这和会长有直接关系,我就是研究出身,但我又是干实事出身,所以我们说大话要鼓实劲。

再一个方面就是咨询。应该说这些年做了不少这样的工作,但是现在做的还不够。因为主要负担都集中在本老汉头上了。博伟是秘书长,是行业的新锐专家。同样他在行业中也有很高的知名度。我们本身就是一个专家团队。研究和咨询是我们的主要服务方式,所以我在这儿提要求,提一个什么要求?就是大家不要客气,你们有什么想法直截了当提出来,我们能帮的百分之百的帮。在座的这些会员单位我基本上都跑了,也基本上都给大家做过咨询,这些咨询有些是持续性的。

这不是我们付出,是什么?是一个相互交流。这种相互交流,对我来说最大的一个好处,这是一种调研方式。比如说刚才听大家的情况,对我来说,也开阔了视野,也丰富了思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引领,因为我们有我们的平台,也有我们的一些出版物,通过这些东西来引领这个行业,这就是说大话、鼓实劲。

第三个大,叫做大事、立平台。刚才大家都盛赞中国休闲度假大会,今年中国休闲度假大会还要继续搞。我们这次想确定一个比较完整的、比较合理的模式,三个板块,形成2018中国休闲度假大会。

第一个板块是一个博览会。这个博览会,规模尽可能把它做的大。第二个是峰会。峰会把它办好,这个我们很有把握,很有信心。第三个,同时在这个城市做一个市民休闲节。这三个板块构造出一个完整的2018休闲度假大会。有了成功模式,那我们就一步一步这么滚动,滚动到第三届或者第四届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国际化。因为中国市场这么大,中国现在的动静全世界都会关注。所以考虑国际化的时候,那就有可能有比如说意大利展团、日本展团、西班牙展团,乃至美国展团等等过来。这样就把它从中国的一个大的IP变成一个国际性的,甚至世界的IP。想法是这么一个想法。但是最根本的是要立个平台。我们不是为办会而办会,是要立一个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都有机会来表现,在这个平台上面都有机会来交易,这是根本的。

这里面涉及到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活动平台。我刚才说的这个基本上就是一个活动平台。第二个叫标准平台。全国休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出台了21个国家标准,还有几个国家标准已经立项了,现在正在制定、审查,正在走程序。这个标准平台是大家一个很重要的机会,聪明的人一下就能够反应过来,比如说赛石园林的郭总,第一次跟他谈标准的事,他非常兴奋。因为我就是到赛石考察两次,就感觉全国这样的项目太多了,完全可以做一个国家标准,先发展,后规范。这个标准国家标准委员会很支持,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立项,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这个标准出来,就是我们的发展机会。所以我们要研究新题目。

比如说今天上午跟首旅集团的刘毅总裁,他就说奥特莱斯这套事是休闲的事,不能只看成是商业的事。我说已经立了一个项,也初步制定了一个文本,叫国家商贸休闲区。因为现在有些在申请什么3A级景区,这个东西不对路子。什么脑袋戴什么帽子,可是国家商贸休闲区就是一个好的帽子。类似这样的东西,比如像我们和华清宫合作的演艺标准,现在变成国家标准委都觉得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变成一个样板,这就是协会、标委会和企业合作,我们就会做出比较好的内容,就能起到引领作用。也希望大家能够借助这个平台,所以我一再强调,你们有什么需求不必客气,你们提,提完了之后,咱们琢磨琢磨能不能出点新题目。我这个人有一条,这个事情只要上轨道了,我就没兴趣了,但是新题目我就非常有兴趣。因为新题目是给我们行业开拓新路,新的路开拓出来了,就可以好好研究研究了。我想就是一条把大家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才能够在我们的行业中更起作用。比如说马总这个星剧场,是个新模式。要是有三家出来就可以考虑做一个标准。如果有一个国家标准,你是起草单位,拿这个标准在手里,大家都明白。现在叫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平台,三流企业做产品,这是很自然的。那我们为什么不瞄着一流走?机会很多,题目也很多。有时候我们习惯性的是,国家出了一个标准,我们跟着这个标准走。我从来不这么想,我从来的想法就是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创造标准。因为有平台,现成的都可以用。

第四个大,叫成大局、谋发展。简单的说就是顶天立地。顶天出思路,立地落项目。说句老实话,像我们这些年的做法,这么丰富的东西,可以顶顶天嘛,甚至有可能给领导专门做汇报之类的。段强董事长说过一句话,他现在是中国旅游协会的会长。我听这句话当时很有振聋发聩的感觉,协会是什么?协会叫社会化企业,没有董事长,没有投资商,用不着考虑分红,但是必须按企业化运作。协会这么好的平台,要靠收会费来生存,这是我们的耻辱。我真有振聋发聩的感觉。因为他说的是什么?说的是国际化模式,当然在中国还不能完全做到。

但是,我们通过服务行业、服务企业,来谋取相应的收入,这是完全正常的。同样一个道理,我们用不着研究分红,分给谁?可是我们不能变成企业的负担,更不存在用什么行政力量,甚至是权力化的东西来谋求我们的利益,这是不可能的,这也不是我们的追求。所以成大事、谋发展,反正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大事,工作人员跟我谈协会的具体事,我说不要问我,我也不管,我也不问。比如说今天这个会,我就知道今天要让我来开会,但是希望把这个会开好。开好的目的是什么?给大家鼓劲。不光是鼓劲,还得画道。还得研究下一步需要做什么。我希望各位副会长单位,包括理事单位,大家都能够想一想。不需要想你给协会做什么贡献,但是需要想一想在这个平台上能做什么事。我觉得需要想这个事,这个平台是大家的,是公共的。

另外一个方面,是给年轻人搭平台,我是老同志了,很多人就不懂,老追着问,魏老师你现在到底图什么?我觉得第一,帮帮朋友。第二,给年轻人搭个平台。第三,为行业的未来使把力,就行了。但是这次协会的人事格局变了,这样的话,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思路,我充分尊重。而且我觉得年轻人的优秀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想。我们老同志原来还这点不放心,那点不放心,有什么不放心的。老经验没有多大用处了,顶多就上台戳一戳,表示有大咖在这儿呢,无非也就这个。但我希望什么?我们能用思路、理念,我们能用一个一个具体事情来引领这个行业。

有句唐诗在叫“弄潮儿在涛头立”,弄潮儿没有谁规定多大岁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立在涛头上。所以顶天出思路,立地落项目。我也希望将来大家能够和协会一块合作,多做一些项目性的事,这样把我们各个方面的优势整合到一起。

最后说一个意思,三个中国。协会如果谈发展战略,第一个叫中国服务。我们已经开了三次中国服务发展论坛,第一次在北京,第二次在西安,第三次在泰山,也都分别发布了宣言,文集编写了两部。我想第一轮开五届,所以中国服务是我们下一步必须要倡导的,有可能我们把它一届一届开下去。现在有很多人都打中国服务的牌子。但我们是起源,我们是正根,我最怕的是李鬼出来把李逵给干倒了。

第二个叫中国品质。这就是十九大那句话,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了,对美好生活的新需求,就需要中国品质。而且我们的副会长单位,我们的理事单位,实际上已经创造了一系列的精品项目,就把我们的精品项目好好总结总结。比如编一本书,《中国休闲精品汇集》,我这儿暂时用这么一个名字,把我们自己这些东西汇集一下就够了,那就会非常优秀。像华清宫、无锡灵山,这是全国精品的样板之样板。把我们的精品项目汇集整理,这就代表了中国品质。

第三,中国生活。最终是创造了新的生活方式。而且不是即将创造,是正在创造,将来会成为中国的生活主流。因为我们现在还说休闲占我们的三分之一,将来就是二分之一,再将来就是十分之九,我们十分之九的时间都在休闲度假,这不是主流嘛。毫无疑问我们的这种生活,就是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需求,这里不仅是数量的需求,也包括品质的需求。

中国服务、中国品质、中国生活,这三个题目我们分别研究如何把它细化,如何变成项目,如何变成活动,我们来推动。国家旅游局今年提的主流口号叫优质旅游。这个优质旅游,只是个愿景,我更看重的是均质旅游,就是发展的均质化程度有多高,这是根本。因为中国地域差异、季节差异、气候差异、经济差异、文化差异等等差异很大。但也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提高均质化水平。再一个方面,打出一批样板来,把这三个中国连在一起往下推,也会变成一个系列工程。这也是我们协会长远追求的一个目标。

饭一口一口的吃,路一步一步的走,不管理念如何高大上,最终还是一个一个的往下落。我相信通过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傍大款、帮大款,这是协会的组织建设问题。说大话、鼓实劲,这是一个思想建设问题。做大事、立平台这是全面建设的推动。最终成大局、谋发展,我希望在下一届,这四个大能够看到若干效果。寄希望于年轻人,也寄希望于大家,本老汉敲敲边鼓就够了,让我太累我也顶不住,但是不累也不可能。

度假休闲 魏小安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