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乡见闻:非典型旅游小镇之死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出入境及目的地 > 正文

雪乡见闻:非典型旅游小镇之死

来源:大象公会 刘喜 2019-02-26 08:39:24

从冷清的度假村、老旧的滑雪场和对来客磨刀霍霍的态度来看,这些一度红火的旅游小镇正在走向不可避免的命运。

2019年春节,我和家人们来到了同时背负「冰雪王国」和「宰客」盛名的雪乡。

传说中的纯白世界,是不是也像传说中那么宰客?丑闻爆发后,雪乡的自救是否有所起色?对这些问题,行前我们就已充满好奇。

但这趟旅途最让人惊讶的不是雪乡,而是行程中的另一个景点、去往雪乡的必经之地——亚布力。

和声名尚存、人来人往的雪乡相比,亚布力一片死气沉沉,宛如行将就木。在我这个普通外地游客看来,亚布力似乎是整个东北旅游开发的缩影——纯白世界的背后,是融雪一般不可挽回的命运。

雪乡见闻

雪乡曾经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不知名景点。据驴友回忆,直到2012年冬季,这里的游客数量都不过万人,就算春节价格翻倍,每人每天吃住全包也只要花200元左右。

2013年,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在这里收官。这期节目在摄制之初并不被看好,广告费相当低廉,其开播的爆红,给雪乡带来了远远超出预想的收益。

雪乡声名大噪,成千上万的游客涌了进来。

但广告投机的成功不可复刻。五年后,一连串「雪乡宰客」事件成为当年的舆论热点。昂贵物价、黑心导游和混乱的景区管理,成为雪乡新的代名词。

此行之前,我们的心情忐忑,毕竟听说这里的一碗泡面都要60块,一家三口需要准备两万块钱才能游完全程。

好在,实地体验表明,事情并没有那么夸张。

春节旺季的住宿当然并不便宜,我们的房间带卫生间,可住六到八人,一晚上的价格大约2700元,人均330到450元之间。虽然住宿条件一般,但价格也没有贵到令人发指,在春节档期并不算天价。


携程上我们的房间

物价似乎也已经平抑——沿路小摊贩售卖的商品大多数都有标价,可乐5块钱一瓶,马迭尔雪糕8到15元一个,人均70的自助火锅店可以吃到不限量供应的牛羊肉,也并没有看到60块钱一盒的方便面。行政管制的效果在这里体现的非常明显。

不过雪乡依然可以于无声处惊人,比如不用明码标价的烟花爆竹。兴致勃勃的去询价,得知最便宜的小小一盒也要卖400元,最贵的「缤纷之夜」售价700元。

这个价格吓坏了许多和我们一样的围观群众,热闹的大街上,只有这个小摊位冷冷清清。

结果可想而知。这个除夕之夜雪乡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放烟花。

和景区内的消费相比,周边景点的门票也不便宜,标价基本都在百元以上。

景区的基础设施却和价格不太相符。一个多小时的雪地穿越之旅,没有解说、甚至没有商店,供游客参观的东北土炕房里也没有一丝热气,把我们一群南方人冻得够呛。

雪地穿越结束后,导游热情的邀请我乘坐他的雪地摩托登上东北富士山·大秃顶子山。我搓着冻僵的脸、剁着冻僵的脚,不得不婉拒了。

不过,虽然条件有限又被负面新闻缠身,雪乡来往的游客依然不算少。

晚上八点,秧歌的音乐响了起来,演员们穿着单薄的衣裳、在零下二十度的低温中伴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卖力舞蹈,围观群众纷纷掏出相机……


满洲之夜

这一切虽然算不上多好,但和全国遍地的「不值得去第二次」的旅游目的地相比,倒也差不了哪去。

此行中真正震惊我们的是第二天去的亚布力,和热闹熙攘的雪韵大街相比,一百公里外的亚布力宛如一座「死城」。

死城亚布力

在哈尔滨的旅行团线路中,「雪乡」和「亚布力」常常被绑在一起。和这几年大火的雪乡不同,成名于90年代的亚布力似乎已经被大部分游客遗忘。

这里曾经闻名全国。1996年亚洲冬季运动会在这里召开,一战成名后,黑龙江政府用极大的税收和土地优惠招商引资。

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源接下了这个盘,在这里建设了第一个度假村,并且开始举办每年一次的亚布力论坛。冯仑、潘石屹、陈东升等92派大佬,都是亚布力论坛的常驻成员。

据官网介绍,这里是中国企业家年会的永久会址,也「是国内最大的竞技滑雪和旅游滑雪兼有的综合性滑雪场,是目前我国硬件最强、规模最大、雪道最多最全、训练场馆完善、娱乐设施配套、接待设施档次最高、基础设施完善的滑雪旅游度假区」。

然而,我们所见到的亚布力,却和这些光鲜亮丽的名词相距甚远。从雪乡去往亚布力,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顺畅无比,基本上没车。

进入亚布力,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住宅楼。小高层、联排、独栋,密密麻麻的住宅楼沉默的在车窗中飞快后退。

但这片广袤的住宅区却维持着一片死寂。明明是春节旺季,却到处都看不到人——人行道空空荡荡,餐馆和商铺也大多都关门大吉。只有一个气球人,在寒风中孤零零的抽搐着。


我们入住的木屋别墅区,在逗留的几天里,这片庞大的别墅区基本不见人影,很怀疑这里的入住数量会超过10户

这个地方叫「青云小镇」,2010年开始大规模集中开发,项目总投资超过8亿元。房地产是开发商回笼资金的重要手段,这里的木屋别墅卖2000到5000元一平。

但所谓的木屋别墅,质量甚至比不过雪乡的通铺电炕。外表体面的木屋不仅隔音极差,居然还漏水——二楼洗澡,水会从地板漏到一楼客厅。

唯一有人气的是滑雪场。这片并不大的区域,密集的分布着七家大型滑雪场,据说还有数家小型雪场,各个山头都有大王。

我们去的滑雪场还算有名,但雪具大厅的外部已经破败不堪,看上去和「硬件最强」的宣传语相隔甚远。内部却人声鼎沸,排雪服的队伍从场馆这头排到了那头,进展缓慢,完全过载。

价格差比雪乡更大——标价300元的雪卡,司机给我们的价格是90元一人,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的猫腻。

就是这样一个死寂凋敝的小城,却超越了雪乡,在宰客方面让人大开眼界。

漏水的木屋别墅,一天房租要7000多元。当地小餐厅的一顿「亚布力特产」也价格不菲:198元的小鸡炖蘑菇,88元的锅包肉,搭配20元一盘的米饭。


小店外景和点菜单

随后,我们又吃到了价格高达580块的铁锅炖鱼和380块的铁锅烧鹅。

嫌贵不吃也不行——附近几公里,只有这一家餐厅开门营业。

这个小镇,正在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榨干远方来客的钱包。

冰雪小镇之死

亚布力的黄金年代在上个世纪。

当时虽然还没有「冰雪旅游」和「特色小镇」的说法,但亚布力无疑是中国最早一批做冰雪旅游的特色小镇。为了发展旅游业,黑龙江政府积极招商引资,当年田源在亚布力拿下的拿那块地,价格「和白送差不多」。

对于东北老工业基地来说,旅游业就像传统工业逐渐凋敝后的救命稻草。亚布力、雪乡,都是以旅游业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计划中的一环。

然而,冰天雪地到底能不能变成金山银山?亚布力论坛成员、继田源后在亚布力经营度假村的毛振华显然不这么认为。

2018年,和雪乡宰客事件一同火起来的还有他在亚布力雪地中录下的视频。他控诉亚布力管委会非法侵占23万平方米土地,并表示自己八年来在亚布力一年投资一亿,却没有回报。

除了行政管理混乱,毛振华的困境也折射出东北冰雪旅游的发展困境。

冰雪旅游开发成本巨大。场内设施建设和维护都需要巨大资金,仅仅一条高级索道就大概需要投入一亿元。之外,配套的雪具大厅和宾馆酒店都需要持续供热,又平添一大笔建设成本。

为了供热而建的锅炉房,又加剧积雪融化。亚布力遭受的生态破坏就很明显,十年前大雪可以没过膝盖的地方,今年的雪甚至无法掩盖路边的花坛。

积雪融化后,雪场为了继续运营,只能不断加大人工造雪的力度。亚布力曾经是不需要人工造雪的天然雪场,到现在已拥有30多台造雪机用于人工造雪,每台机器每小时就要耗电3000多度。

这还不算在极寒环境下,每年融雪、封冻的季节变化,给路面、建筑、露天设备保养带来的巨大困难和成本。

所有这些成本加起来,让滑雪场开发的成本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但这个成本巨大的生意,盈利周期却很长:较早进入滑雪行业的万龙,在连续亏损十一年后终于实现盈利,但盈利规模不到雪场营业额的10%。

盈利如此艰难,滑雪场要靠什么来实现周转?

十几年来,开发商们倒也早已探索出了可行之路:房地产。这也正是我们在亚布力看到那么多住宅区的原因。

为了迅速赚钱、实现周转,占了亚布力山头的各个投资商纷纷开发房地产。他们将这片地方开发的非常彻底,整个区域内遍布的全是滑雪场、宾馆,还有住宅区。

以旅游项目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早已成为全国旅游小镇开发的惯常套路。尤其大中城市纷纷实施限购后,前些年旅游小镇房产开发的风头更盛极一时。

然而房地产的冬天很快降临,这么多房子真的卖得出去吗?

前几年,没有人会怀疑。然而,在经济增速放缓、「消费降级」成为流行词的今天,有多少人会买度假区的房子,甚至有多少人会花大价钱来滑雪,都成为了问题。

泡沫经济巅峰的日本,也曾全国流行滑雪热,滑雪一度是与高尔夫并列的中产阶级运动。去年夏天的一则消息曾引起过中国舆论的注意:

在日本滑雪胜地新潟县,有一套1980年代后期建成的75平的度假公馆,当时售价为7500万日元(约450万人民币)且被迅速抢光,如今售价5万日元却无人接盘。

相比日本,中国人对冰雪运动从始至终就没有过多大热情。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8)》,2017-2018冰雪季中国冰雪旅游人均停留2.8天,消费1675元。

《滑雪旅游消费者大数据》的调研表明,受访者的人均滑雪旅游消费大多数在500元以内,「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很难想象如此低廉的消费,能够支撑起成本巨大的滑雪产业。然而,有限的旅游资源早已经被开发殆尽的亚布力,还在大举建设夏季游乐项目、建设熊猫馆、夜间亮化工程。

这里也在尽力张开双臂,拥抱可能的新投资者。尽管用力的方式让人有点心惊。


亚布力曾经的招商引资标语

旅游业对地方经济发展的回报并不高。根据亚布力所在的尚志市2016年的公开数据,该年度全区生产总值2198795万元,旅游业的业务收入仅占7%左右。

然而,并不多好看的数字,完全没有阻挡这座产业面临结构性困难的东北城市,以及无数陷入类似困境的城市,为了发展旅游业而举债大搞基建的豪情。


山西大同是另一个经济面临结构性困难后,大规模举债投资旅游基建的案例,思路为「将文化旅游作为产业转型龙头」,尽管毁誉参半,但债务风险依旧,经济增长仍为山西倒数第二

从冷清的度假村、老旧的滑雪场和对来客磨刀霍霍的态度来看,这些一度红火的小镇正在走向不可避免的命运。

然而,还有越来越多的旅游小镇和产业转型地区,正兴高采烈地沿着亚布力的老路继续前进。

雪乡 目的地旅游
2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游客 2019-02-27 09:21

    经营管理应该学习日本的TOMAMU度假村,同样是雪乡,一个是冰雪王国的童话世界,一个即将变成死城,不得不说理念、经营思路太重要。然而我大东北不具有这种能力

    0
  • 游客(手机) 2019-02-27 07:02

    雪乡的领导们从一开始就全盘交给乌镇来管理,就没这些问题了,又赚钱又省心,每年还能到ITB BERLIN,ITB ASIA,ITB CHINA,旅讯峰会上参观交流下,这样的生活多好。

    0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