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司机与用户正在“围剿”易到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租车 > 正文

员工、司机与用户正在“围剿”易到

来源:凤凰科技 孙洪 2019-03-28 11:00:50

眼下的易到,正在面对的是从未有过的资金危机,而裁员这一断臂方法,很难给其自身带来本质上的改变。

在经历过打折甩卖、在家办公、提现跳票、CEO辞职等等一系列负面消息后,易到又在日前拉开了裁员的序幕。然而,易到的危局仍未结束。

3月26日,易到大裁员的消息又一次将这家网约车平台送上了舆论头条。据36氪报道,易到通知员工办理解除劳动合同的手续,涉及人员达三四百人,只有负责运营和研发的团队幸存。

对此,凤凰网科技向易到及大股东韬蕴资本方面了解情况,韬蕴并未对裁员此做出回应,不过,韬蕴透露易到接下来将在运营方式上做出一系列调整。截止发稿前,易到方面暂未对此事做出任何回应。

凤凰网科技独家获悉,实际上易到的裁员序幕从两三周以前就开始了。据多位易到员工向凤凰网科技透露,易到在两三周以前就陆续通知不同部门的员工到公司办理解除劳动合同的手续。

不过,凤凰网科技从多个信源处了解到,截止目前,易到的裁员仍在继续,几乎波及公司所有部门,其中除研发、产品运营和财务部门外,其他部门全数被裁,而前述三个部门也正在进行减员调整。

也就是说,曾经的网约车鼻祖,在这个3月经历了一系列波折后,仅剩百人左右,可以说是断臂求生之举。但是,接下来他们要面临的盈利任务,很可能会成为另一个难题。

裁员进行时

易到的资金压力,实际上从2017年初就开始显现,而此前韬蕴资本发布的一份股份股份转让公告,彻底将易到的财务现状公之于众。而外界也第一次真真切切看到易到身上所背负的数十亿债务和资金缺口,当时的韬蕴资本甚至要以一半的价格抛掉所持有的易到股份。

然而,剧情的发展并没有像韬蕴资本预想的方向发展,转让消息公布后并没有有意向的资方出现。易到的状况却在时间的推移中,一点一点恶化,2月开始,易到开始停发绩效奖金,员工在家办公。

令很多员工没有想到的是,在家办公只是一个前奏,真正的风暴正在向他们袭来。

3月25日,易到主体东方车云发布了一封内部信,称要调整部门职能与编制,同时,放弃烧钱,放弃一切不必要、不直接作用于平台生存的成本支出,放弃向股东、投资人要钱,成为第一家赚钱的网约车平台。

这封内部信,将已经持续了数日的易到裁员风暴推到了公众面前。

凤凰网科技获悉,易到的裁员大约从3周前就开始了,并非是内部信公布的时间。更准确地说,在内部信发出之后,易到已经将技术、市场、渠道等多个职能部门和业务的人员全部裁掉,而目前仍有员工在岗的仅剩研发、运营、财务和人力等这几个部门。

据一位易到员工刘明告诉凤凰网科技,实际上易到裁员已经进行了大概三周,总部的同事在家办公期间突然收到公司通知到公司解约。“当时还在处理手上的工作,突然收到通知,一脸懵。”该员工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太突然了。

第二天,刘明就到久违的公司签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据了解,易到给被裁员工提供了N+1赔偿方案,承诺公司会在6月30日给到员工赔偿金。他说,他愿意相信公司。

不过,并不是所有员工都能平和的接受被裁事实,尤其是有大部分被裁员工对于公司给出的赔偿和此前拖欠的工资仍有很多疑问。

另一位易到员工李平告诉凤凰网科技:“公司只针对解除合同给出了N+1,但协议中对于此前拖欠的3-4个月工资、社保补缴、年假折合薪资等部分,均没有体现在协议当中,这些不明确的条款,都存在争议。”

据了解,很多员工已经尝试与公司沟通协议内容,但人力说目前公司给的方式就是现有的协议,没有别的方式,而且协议上所以的内容不能调整。

“在易到公布2月起停发绩效工资的时候,实际上基本工资在1月就没有发放,社保也存在延迟缴纳的情况。”上述员工李平进一步透露,更严重的是,公司竟然在去年11月(2018年)就断缴了员工的住房公积金。

对于易到拖欠员工工资、断缴公积金、拖缴社保等情况,易到公司和大股东韬蕴资本都未给出明确的说法。

一位易到外地运营员工对凤凰网科技说道:“北京的同事还算好的,还有个正式通知,外地员工仅仅收到一封邮件,甚至有的人只收到一条钉钉消息,就被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连自己签字都不用。”

最后一根稻草?

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裁员是现阶段易到必须要做出的动作之一。他透露,易到有员工500多人,此次裁员约八成。以此推算,这次裁员将涉及到约400人。

也就是说,易到裁员实际很可能就是大股东韬蕴资本的决定。不过,韬蕴资本内部总监级人士对凤凰网科技否认了这一说法,指出易到的决定均有易到决策层做出。

不过,据凤凰网科技了解,易到目前核心管理层或决策层除了大股东方面,并没有其他具有实际话语权的人。3月中旬,凤凰网科技从一位接近易到核心的消息人士处获悉,易到CEO巩振兵将离职,原因可能是没有通过董事会考核。不过,凤凰网科技今日从一位易到员工处了解到,巩振兵是自己提出的离职。

无论如何,易到约八成的裁员情况属实,而且仍在继续。据凤凰网科技了解,必要部门的人员也将作出减员调整,具体人数尚未确定,但内部已然人心惶惶。

对于易到裁员,不同员工有不同看法。其中就有能够理解公司决定的,也有在理解基础上要求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人。

刘明对凤凰网科技表示:“我自己理解,其一是公司目前的业务和眼下的工作,不需要这么多人来做,其二也是断臂求生,只保留必要的部门继续维持易到的运营。”但他也说道,除了与公司和平分手,给公司保留最后的体面,他也希望公司对拖欠工资和停缴的公积金有个说法。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大部分员工对于公司的协议和说法并不接受。据介绍,包括他在内的差不多200名员工拒绝签字,并且已经开始组团着手维权,对工资、社保和公积金要求给出明确说法。

这部分员工对于公司承诺的6月30日兑现赔偿说法,抱有很大的疑问。3月27日上午,凤凰网科技了解到,目前已经有易到员工到劳动局了解情况,并且有人在开始寻求律师帮助。

“从去年11月,易到一直拖延司机提现,一开始说是技术故障,今年2月才承认资金问题,对司机出尔反尔,说6月给我们赔偿,要我们怎么相信?”李平说道。

在“仲裁团”里的一位易到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大家虽然在准备维权,但内心还有另一层顾虑,集体仲裁会不会成为压死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公司宣布破产倒闭,大家的损失可能更大。”

诸多的顾虑和想法,这几天一直萦绕在想要维权的这200多人的脑海里。他们纠结,是否真的要与昔日的雇主对簿公堂,如果不维权,他们自身的权益又要怎么实现……

员工之外的更多问题

有人认为,易到此次断臂等否求生,取决于后面是否会有新的资方进来,给易到输血。

但现实的情况是,易到在2018年5月接触过顺丰王卫,后来又与恒大有过沟通,此后都没有下文。据一位接近韬蕴资本的消息人士对凤凰网科技称,易到那两次与潜在资方的接触,原本都是有一定意向的,但最终都在交易方案上出现分歧。

然而,最终的方案没能谈成的原因就存在很多种可能了,比如当时的估值多少、资金进入的方式、核心控制权等等。

直到2018年下半年,有消息称易到正在寻求新的投资方。但后续有易到员工透露,实际上并非新的投资方,而是韬蕴资本想要将部分股份转让给易到的另一个股东中信银行,此前中信银行已持有易到超过18%股份。只不过,这一消息最后也不了了之。

如今来看,韬蕴资本似乎已经做好了没有接盘侠出现的准备,才有了内部信中提到的停止烧钱、意在盈利这一转变。但根据目前网约车行业普遍现状可以知道的是,网约车远没有到盈利的阶段,即使是行业第一的滴滴,也仍在保持对司机端和乘客端的补贴。对于易到来说,其所占据的市场份额距离盈利有相当长的距离。

更严重的是,易到要面对的问题远不止眼前的员工维权,还包括用户和司机等多个方面。

此前,易到曾经多次延迟了司机提现的日期,而在2月份的提现日期到来之际再次爽约。据凤凰网科技了解,陆陆续续有司机到公司总部维权,而公司近一年时间又连续多次搬家,上一次梦想加空间提出与易到解约后,司机上门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这也是公司要求员工在家办公的原因之一。

屡次爽约后,易到的司机活跃数量越来越少,虽然仍有少数司机接单,但部分司机要求乘客线下付钱。但司机存在平台上的钱,仍然没有具体的提现日期。

另外,充值用户的储值也面临着与司机类似的问题。刘明介绍,易到2018年年底前做过几个月的充返活动,当时仍然有用户在充值。“公司也在对用户退款需求进行处理,但结果跟车主一样,没有着落。”

眼下的易到,正在面对的是从未有过的资金危机,而裁员这一断臂方法,很难给其自身带来本质上的改变。可以说,员工、司机、用户,正在围剿易到。

易到 专车 地面交通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