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万元一趟的极地之旅,都是谁在买单?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出入境及目的地 > 正文

60万元一趟的极地之旅,都是谁在买单?

来源:河豚文旅 王滚滚 2019-04-28 14:42:27

在极地旅行这个命题上,旅游业均看到了市场增长的广阔前景。

“出海的时候可以看到大鲸鱼就在身边,很近很近,特别的惊喜”,回忆起第一次南极之旅,石羊依然难掩兴奋。

70后广告人石羊第一次知道极地旅行的概念,还是四年前刷到的朋友圈,“怎么都有人都能去南极了”,于是,热爱摄影、想亲自看一看帝企鹅的石羊,便在心里种草了南极之旅的行程。

2019年2月,她终于有机会给自己放一个假,在周游南美之后,从智利南部直飞南极的乔治王岛,花费10万块人民币,在南极度过了难忘的一周。

过去几年,如石羊有时间和消费能力的人群更多地踏入到了极地。根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行业协会(IAATO)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就有超过8000人进入南极,以16%的比例开始成为南极第二大客源国。

极地旅行客单价从5万元到60万元不等,这并非奢华旅行方式,而是更多地带有探索性质。石羊看见了大鲸鱼,却没有见到帝企鹅,有极友在南极夜晚宿营时看见漫天星空而美哭了,他们共同的描述是,“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2018年电影《南极之恋》中,赵又廷的职业身份就是带夫妻前往南极举办“圣洁”婚礼。现实中极地旅行呈现出的爆发式增长让传统旅行社、新兴高端定制游以及OTA们共全部下场”竞技“。   

电影中赵又廷遇见了风暴,极地旅行的从业者们也面临着不确定性,提前预定几年后的船位,然后再卖给旅客的产业链模式是最大风险。因此已经有玩家开始向最上游前进,飞猪此前表示称2020年“会自己造一艘船去南极”。

极地游不等于奢华游

从2008年就开始从事极地旅行业务的Sophie记得,她所在的Saga Travel旅行社最开始开展这个条线的业务时,一年只接得到一个团的十几个人的游客。

而到了近两年,尽管极地旅行仅占公司业务营收的5%-10%,但仅他们一家,一年就可以接到近200名中国游客的订单。“极地旅行确实一直在增长,而且增长得特别快。”她向河豚文旅感叹道。

在Sophie的经验里,旅行社的客单价平均在13万左右。相对而言,由于北极的地理范围相对更广泛更易到达,所以客单价要低于南极。对于游客限制更高的极点,北极点客单价在20万左右,南极点则可达到60万上下。    

根据携程发布的《2018-2019中国人南极旅游报告》显示,在携程上预定极地旅行的游客,去南极或南美+南极单人最高花费达到64万元,最低在5万元,人均花费11万元。

携程极地探索频道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极地游差别甚远的客单价,与交通方式、旅行天数和旅行路线有关。据携程报告统计,近9成的中国游客,会选择全程乘坐邮轮越过德雷克海峡巡游南极半岛,价格在5万元-20万元;从智利或阿根廷乘坐小型飞机飞往南极半岛,然后在半岛乘坐邮轮巡游的“空海联运”,价格在12万元-16万元;仅有1%的游客会直接飞往南极点,价格则直逼60万元。

但高昂的价格并不等同于奢华游。已经越来越多像石羊这类中产人群选择极地出游,经过反复考量,她选择的是性价比更高的直飞南极半岛,再乘船进行巡游的路线。

这替她省去了在邮轮上的大量时间,也避免了晕船的不适感。

据她观察,2月份同她一同游览南极的有64名游客,比她年轻的不超过10个,大部分是五六十岁的退休人士。“我们船上最老的有一位92岁的老先生,还上新闻了呢。”

对石羊而言,南极之旅除了令人惊艳的自然风景与动物观赏,她最喜欢的环节,就是游轮上每天晚上准时开始的科学讲座。“每天除了早上和下午会出去登陆一次,到晚上六七点钟还有一次讲座,有每天的总结,冰川融化的过程,动物要如何区分,随队的海洋学家和动物学家就跟讲科普课似的。”

《中国人极地旅游报告》数据显示,南极产品的消费群体主要集中在45岁以上的中老年客群,占总量的58%;北极产品则以90后年轻人为主,19-35岁的人群占比超过一半。    

尽管在多数报告中,极地旅行的客群都被描述为“时间自由、财富自由、阅历丰富”,属于旅游行业中“金字塔尖”的人群。

但在Sophie看来并非如此,极地旅游跟个人财富没有必然联系,“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消费趋向,而不是他有多少钱”。

Sophie在南极邮轮上碰到过节衣缩食很久的普通人,对方表示就是为了来感受另一个大自然,“它真的不是奢华旅游,有没有探索精神才是最重要的”,有很多年轻人成为极友或许就只为看一眼南极夜晚的星空。

极地之旅,为何价高却不赚钱?

尽管已经入行11年了,但做极地旅行的生意,还是时常让Sophie陷入焦虑。“因为我担心卖不出去。”

根据行规,大部分极地旅游公司会提前半年到2年,向国外的邮轮预订一定数量的舱位。规模较大的公司,陆续投入的定金会达到几百万至上千万。

一家旅行机构的领队王伟向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表示,对于由于招不到旅客而导致舱位成本无法收回的风险,基本上没有规避的方式。

“比如北极点的旅行,人均单价是20万左右的,我们包一个整团下来是100舱位,我收客到90左右的时候才面临盈利,之前只能是满足成本。这样对我们的压力就很大,蛮被动的。”目前,有旅行社会通过每艘船少量押20-30舱位的方式来降低一部分的成本风险。

而订金的支出,也跟目的地的不同和预定时间有关,“比如提前一年预订,那可能会让你先支付15%的第一笔订金,过两个月再支付15%,一直到出发前一个月再支付剩余的订金。基本上前期支付的,都不会超过两成或三成。”

在王伟看来,极地旅行行业尽管听上去客单价十分昂贵,但由于它不同于传统旅游,会依靠购物等方式获取利润,而是通过为游客提供专业探险服务,以及配套的餐饮住宿等方式赚取利润,随着探险行业的成本逐年增加,留给旅行社的利润其实非常有限。

由于中国现在没有自己的探险团队,所以极地旅游必须从国外报名。而国外公司会把线路每一个团区的价格放在官网上,于是极地旅游的成本价对于游客来说相对透明。

“他过来找你报名,是因为你比他更专业,所以你可以有佣金的部分,但是不能超出他的预期太多”,王伟对河豚文旅表示。

相比“服务费”的缓慢涨幅,探险行业的成本则在迅猛增长。“就比如船票这一块,基本上每年有8%左右的涨幅。有的目的地更明显一些,比如我们去南极点,2009年开始做的时候,价格是42万,现在已经涨到了65万9了。但随着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的利润率基本上是往下走的。”

风险高,但市场依然广阔

除了舱位流失的风险,极地地区变幻莫测的天气和船况,也为极地旅游增加了许多无法预料的突发状况。     

“我们应对各种各样的风险、故障是最有经验的了,这属于行业特色。”王伟说到。

有一次,王伟带队去北极点,客单价人均20万。然而在旅途还没有结束的时候,船长方面找到旅行社谈话,表示船上有人昏迷需要紧急医疗救助,这就意味着需要整艘船调转船头回到码头,耽误很多人“一生一次”的极地行程。“这种情况下,船上一百来个人,为了一个人折返,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抉择,你需要把情况同步给所有客户,征得他们的同意。”

由于船期固定,邮轮需要在规定时间接载下一拨旅客,所以耽误的旅程都无法弥补。所以,如若遇到类似的情况,旅行公司或面临着游客索赔的纠纷。

而在探讨到行业壁垒的问题时,Sophie和王伟均表示,在旅行行业的壁垒很难建成。“核心竞争力要真说有,可能就是看谁敢砸钱吧。”Sophie笑称。

而以飞猪、携程等OTA平台的入局,3-5万的低客单价,也在初期抢夺了一部分客源。据媒体报道,2017年,飞猪推出了低于行业水平的5万元南极线路,并斥资包下了海达路德2019年船期的2500个舱位;同程旅游则与海达路德游轮2017-2018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凯撒旅游也与夸克邮轮达成战略合作,保持每年10%的航次增长量。60万元一趟的极地之旅,都是谁在买单?

 

“一开始就因为他们特别便宜,那个时候已经出现五、六万的南极产品了,但是我们的产品还十几万,那时候我觉得我们都没办法卖了。”Sophie回忆道。

不同特质的客群都进入到极地旅游中,这令其正在从单纯的探索游变为更丰富的旅行活动。

同程邮轮事业部CEO孙杰曾对媒体表示,同样的极地旅游产品,年轻游客偏好登岛探险、极地徒步、直升机巡航等更刺激的项目,对于中老年人群而言,南北极的文化和深度体验是他们更为看重的附加值。

因此,极地邮轮上经常会举办专家讲座、文化沙龙等,在出发前,也会有专业人士进行安全、环保方面的培训。

旅行社则在寻找差异化服务。从主打精致化小团路线,到同当地高度融合的体验式旅行,对于产业化、规模化打法程度更高的互联网平台,旅行社对于这群“闯入者”流露出不同的情绪。

“一方面有低价,把我有一些原来想跟我走的客人给弄抢走了;但另一方面,OTA入局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了南极,我还在获取新的客人,这其实是件好事。”

无论是线上OTA平台入局“分一杯羹”,还是专业旅行社的持续布局,尽管目前看来盈利艰难,但在极地旅行这个命题上,旅游业均看到了市场增长的广阔前景。随着更多的中国游客增强对极地旅行的认知,再加上老游客的回购,极地旅行正变得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触手可及。

(文中Sophie、王伟均为化名)

南极游 目的地旅游
2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游客(手机) 2019-04-29 07:34

    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0
  • 游客(手机) 2019-04-28 22:44

    一阵风。

    0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