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洁:携程走向国际化的领路人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在线旅游 > 正文

孙洁:携程走向国际化的领路人

来源:交易门 春晓 2019-07-09 09:58:48

作为携程CEO,孙洁在任期内带领携程实现GMV、用户、盈利的高速增长,在国际化的进程中开疆辟土。

听说孙洁6点多的飞机到东京,携程日本合作方负责人大吃一惊。他问身边一位中方工作人员,那我们现在就要派人去接机了吧?同事连忙解释,Jane(孙洁英文名)是明天早上6点到,搭乘最早一班上海飞日本的航班。这一解释,对方更惊讶了。这意味着孙洁可能早上3、4点就得从浦西的家中出发。这也太辛苦了吧?

早飞只是一方面。这位经常出差的携程CEO还有一个坚持。只要是飞亚太地区,比如日本、韩国,她一定要“朝发夕返”,一早到达,无论多晚,当晚都要飞回中国。这样才不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

这已经不是孙洁第一次让日本人大跌眼镜了。多年前还担任携程CFO时,她与梁建章、范敏两位男性高管同行去日本出差。梁建章和范敏进会场时,日本人都彬彬有礼地鞠躬致敬。孙洁进去的时候,对方连她的手都不握。她做了个人介绍后,日本人脸上露出惊讶。原来,他们把低调的孙洁当成了秘书。

睡两三个小时就够了

让西方见证不一样的中国

从携程的CFO一路做到CEO,掌管市值200亿美金、全球第二大的在线旅游公司,孙洁经历了诸多升级和涅槃,却保留着自发的勤奋。今年参加达沃斯论坛时,她对记者说,“别人要睡8小时,我是睡2小时也可以工作,3个小时也能工作。”记者用镜头记录了她的一天。这位身材娇小的上海籍CEO早上5点03分从酒店出发,一路开会、见媒体,忙到晚上12点才回到房间。

携程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孙洁的行程细到安排到分秒,经常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转不停。出国时,她每天见十多位合作伙伴很正常。这位同事是驻外记者出身,当记者的工作时间不规律,强度高、时间长。即便是她,最开始也非常不适应老板的节奏。

除了体力超强,孙洁的自律更让人咂舌。去年她和几位同事飞到阿姆斯特丹开会。凌晨5点飞到。同事们到酒店房间里休憩,孙洁却穿上球鞋,出去跑了十几公里,再开始一天的工作。长跑是孙洁多年的习惯和减压方式。如果周末在上海,她总会去跑十几公里。

经常和孙洁出国的同事有个有趣的观察。比起某些国内老总,身边总跟着三四个助理。孙洁出行非常简单,她不带助理,也不让别人给她拎包、推行李箱。出门在外,饮食更是简单,“中间饿了,就自己掏出来一块巧克力吃一下”。特别忙的时候,“她真的就不吃不喝”。

跟孙洁一起工作久了,携程同事们对老板有了十分复杂的感觉。一起聚会八卦时,大家会玩一个游戏。她们问彼此,如果给你Jane的地位、权力和光环,你愿意去做她的工作吗?

每次结果都一样。所有人面面相觑之后,都坚定地回答:不愿意。

Leader的炼成

每天早上7点过,孙洁和携程创始人、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一前一后到达公司位于上海临空Soho总部的办公室。他俩每天8点前,会开一个短会,快速沟通当天工作和主要决策,再各自进行一天的行程。

“James非常注重数字,我是财务背景,我们在讲好坏黑白、重大决策的分析上都非常一致。”孙洁告诉我。

2019年夏初,我在北京与被携程内部员工称为“大J”(念“大钩”)和“小J”(念“小钩”)的创始人梁建章(James)和CEO孙洁(Jane)共进午餐。梁建章一身轻便的休闲西服,衬衣上绣着一只小猴子。孙洁着浅蓝色的裙装,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这位小时候学习过艺术体操的CEO显得娇小却不失挺拔。

梁建章和孙洁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梁建章15岁就读大学,被媒体惊叹为“计算机天才”。大二时,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孙洁脱颖而出,被美国教授选拔去美国学习。20多年前,这两位上海人第一次在硅谷见面。

孙洁赴美深造的1989年,只有3000名中国留学生在海外深造。为了赚学费,孙洁每周打工20个小时,周五和周六也不例外。那个年代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学习,毕业后能留下来的是凤毛麟角。他们大多把拿绿卡视为己命,满足于安逸的美国中产生活。

梁建章和孙洁显然志不止于此。梁建章1999年辞去硅谷工程师的高薪工作。他回国后,和沈南鹏、范敏、季琦创立携程,用技术革新了十几亿中国人的出行方式。2005年,孙洁受梁建章邀请,接过携程CFO大旗。

孙洁不是携程创始人,却在很早期就展示出了超越“职业经理人”的担当。

在梁建章后来赴美深造、暂离公司管理的6年中,携程低估了技术进步和市场变化,遭遇业绩下滑,份额缩水。加上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携程在美国的股价一路下滑。2013年,担任CFO的孙洁给在斯坦福读博士的梁建章打电话,倡议管理层拿出自己的钱“护盘”。

在北京,孙洁跟我回忆起那次“护盘”的细节:“我记得一度我们公司跌到了分股之前的12块,相当于现在6块钱,员工信心也不足,投资人信心也不足”。孙洁和先生吴炯商量,愿意把自己的钱拿出来护盘,员工买一块钱,管理层借一块钱给他们。回忆那段时间,她形容说“惊心动魄,连续一周都没怎么睡觉”。

孙洁和先生吴炯在硅谷的一次旅行中相遇。认识孙洁后,吴炯成为雅虎公司的46名员工,写了雅虎第一代搜索引擎原型。2000年,吴炯离开雅虎,加入马云,成为了阿里巴巴的第一任CTO。那时阿里巴巴只有20多名员工。为了支持马云,吴炯还卖掉了自己在雅虎的股票。

先生吴炯对早期阿里表现出信心和卓识。身处携程危机中,孙洁也展现了自己作为领袖的担当。她发起的股市“救亡图存”运动得到了梁建章的坚定支持。管理层响应投钱入市后,携程股价迅速得以提升和稳定。

“我心目中的leader最重要的品质是要无私无畏,当别人失去信心的时候,自己要有这个勇气,能够保护公司。”孙洁说。

来看看新中国

孙洁担任CEO后,带领携程在国际化的道路上频频出手。在印度,携程投资被称为“印度携程”的MakeMyTrip,通过与Naspers(该集团为腾讯最大股东)集团换股成为MakeMyTrip最大股东;在欧洲,携程大手笔收购英国旅行搜索网站天巡、Travelfusion;在北美、东南亚和港澳台地区,携程也纷纷通过收购和投资各旅行社,加大、加深布局。

如果说20年前“鼠标+水泥”的革命是携程的第一次创业,6年前的“移动互联+一站式服务”是携程的第二次创业,“国际化”是携程的“第三次创业”。

携程目前的国际业务收入占到集团总营收的30-35%,孙洁希望在5年内把这比例提升到50%。她和梁建章对于这一前景充满信心。在梁建章看来,携程在“产品丰富度、价格、服务水平、工程师的效率”已经超越不少国际竞争对手。他认为只要携程能克服语言、文化障碍,就会有优势超越竞争对手。

“当携程把自己的能力复制到国际市场时,不少对手也在想复制我们,但如果要赛跑,我们能够跑赢他们。”梁建章告诉我。

梁建章和孙洁的自信来自于携程内部愈发稳健的创新步伐。由国际火车票团队自主研发的“TrainPal”在欧洲火车票市场大举成功。这一用算法驱动的“拆票”App成功解决英国用户买票难、买票贵的的痛点。英国一用户单程最高省了493.3英镑。另一位用户6个月下了80个订单,一共省了1950.25英镑。今年TrainPal在进入意大利市场的同时,还将陆续开放欧洲大巴等新业务。

出境游业务高速增长,携程开始为中国的入境游发声。梁建章说,“携程了解中国,也了解海外游客,在入境游上大有可为”。与每年1.5亿人次的出境游相比,中国海外游客入境旅游人数在7000万人次。他希望中国成为外国人首选的旅游或留学目的地。这不仅有经济意义,也是中国软实力崛起的必然结果和见证。

跟我午餐的这个上午,孙洁和梁建章才刚刚跟文旅部的官员见面,讨论怎样推动外国游客来华的入境游。他们建议政府可以推出适合外国人的、中国文化之旅的产品,建立统一的海外宣传标志、口号等,更好吸引外国游客来华。

孙洁和梁建章都酷爱旅游。在梁建章看来,旅游是人类唯一昂贵的精神需求。他在多个场合曾表达,人类历史就是一部创新的历史,旅行和人口是创新的关键。而孙洁认为旅游业的本质就是“促进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迁移与面对面交流”。他们俩领导下的携程,已经不仅仅是一家单纯的OTA,也开始慢慢担当起一些非官方的沟通和桥梁角色。

2019年春节,孙洁带着家人去黎巴嫩。在那里,她看到了许多在战争中失去手臂的孩子,身为母亲的孙洁潸然泪下。她认为携程不能无动于衷。就在我们见面的当日,孙洁代表携程向中东地区的儿童捐赠了第一批义肢和医疗服务。她计划未来邀请难民孩子来中国看看,“让大家看到一个新的中国”。

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想发展旅游业的国家,主动与携程对话。孙洁近年来陪同国家领导人多次出访, 与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法国总统马克龙,智利总统皮涅拉等国际政要深入交流。中国游客出境游意愿强烈,消费能力强,而孙洁领导的携程正是通往中国游客的一扇最重要的门。

大J和小J

2016年,带领携程走出危机的梁建章决定再次退居二线。他把接力棒交给经济危机中和他同仇敌忾、高度自律的孙洁。那时孙洁已经当过CFO、COO和联席主席,对携程的各项业务非常熟悉。

中国互联网公司不乏从CFO转型到CEO的成功案例。新浪的曹国伟,阿里巴巴的张勇,蚂蚁金服的井贤栋等人在担任CEO之前都当过CFO,又都是在企业开疆拓土后的整合关键期勇担CEO重任。阿里的张勇和孙洁一样,被媒体曝出是体力旺盛的“工作狂”。

梁建章为什么会选择孙洁接班?在午餐时,我直接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他。

“她具有女性的敏感细腻,又有男性领导者的果敢跟理性的决策能力。所以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合适的CEO。”他说。

在携程内部,大家习惯了大J和小J迥异的风格。

“大J”是公认的“天才”,脑子转太快,经常让人跟不上,擅长策略性思考。他有一套严格的逻辑体系,极度自信,但也常被员工吐槽缺乏耐心。

一位携程同事在做PPT汇报时,梁建章当众说,“你别老说这些废话,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这位同事说“尴尬得想当场去世”。还有一次,某位同事报告讲了一半,发现梁建章已经不见了。

相比之下,小J的风格却细腻柔和。她在意别人的感受。要批评别人,也会先鼓励。曾有一位晋升失败的同事,难忍委屈,跑进孙洁的办公室哭诉。她的亲和力可见一斑。

孙洁对员工不惜赞美,总会及时鼓励。“她会让下属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是重要的,有意义的。”一位携程员工告诉我。

但孙洁对赞美之词毫不吝惜也引来不同反应。“开始收到‘Good Job’的邮件还比较兴奋,但后来发现老板的赞美似乎是一种习惯。”另一位携程的员工告诉我。

与不少个性更强势的高层比,孙洁的“外圆内方”让她更容易在携程这样一个业务线繁多的机构里推进工作,取得不同部门的理解和支持。在高度自信的理工男梁建章和携程其他同事之间,孙洁的缓冲作用则愈发珍贵。

在采访过程中,我听到这样一个真实案例。2019年4月初,梁建章、孙洁一起参加一个国际业务相关的会议。Trip.com是携程的国际化品牌,是携程出海战略中重要的一步棋。会上有同事提出为Trip.com取一个本地化的名字。这被梁建章当场否决。会场气氛很紧张。

这时坐他身旁的孙洁说,“你看Skyscanner也有个中文名‘天巡’”。梁建章还是不买账,“那是因为英文名不够简单”。孙洁不依不饶说,你看Booking够简单吧,但还有中文名“缤客”。

梁建章被说服了。过一会儿,他提议让同事去研究个好名字。会议气氛就这么暖过来了。

不用强扮男人

从斯坦福大学归来后,梁建章在人口问题上著书立文,为开放多胎制向立法者谏言,甚至不介意与学术权威“正面刚”。他告诉我,中国的低出生率让他焦虑,也成为他深夜执笔的动力。

“什么时候想保持不睡觉,就看看人口数据,就不想睡觉了,马上写一篇文章。”他说。

作为一家市值200多亿美元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中国最大OTA企业的创始人,梁建章说自己能有“写文章”、做学问的奢侈,得归功于搭档孙洁。“我和Jane的能力非常互补,这样的组合,让我能够有时间写东西。”

孙洁把自己和梁建章的关系比喻成“高山流水”。“James高瞻远瞩,他从来不看今年,一看就是5年,人口政策5到10年,入境游5到10年,像高山一样坚挺。”而孙洁说自己作为女性更像是“流水”。

孙洁是中国一线互联网上市企业中第一位女性CEO,也是全球上市线上旅游企业中罕见的女性CEO。从她加入携程的第一天,她就感受到了来自男性主导的商业社会的压力。

除了开篇提到的来自日本人的误会,日常生活中的孙洁也遭遇过不少“忽视”。一次孙洁和先生去加拿大滑雪,遇到一位热情的加拿大人。他问起孙洁她先生的职业,得知吴炯是阿里巴巴前CTO后,他却不继续询问孙洁的职业,找吴炯聊天了。

但孙洁从来没有因为这些经历而让自己变得更像一个男人。她会为叙利亚的难民儿童流泪,她喜欢穿颜色比较鲜艳的套裙,爱佩戴色彩感强烈的丝巾,并不在意别人的评论。

她说,“女性有自己的优势和力量,不用强扮男人”。和先生吴炯在一起时,孙洁更是表现出传统亚洲女性小鸟依人的气质,也会让他帮自己挑衣服、首饰。

或许对这位女性CEO来说,更有意思的是媒体不讨论她什么。

作为携程CEO,孙洁在任期内带领携程实现GMV、用户、盈利的高速增长,在国际化的进程中开疆辟土。她展现出优秀的谈判和国际社交才能。随着中国不断崛起,孙洁代表携程发起了与世界政要和意见领袖积极而极具开拓性的对话。

如果换作一名男性CEO,这些成绩或许早已被媒体大写特写了。

另一方面,孙洁的同事们尊重她,却并不完全理解她。他们眼里的孙洁似乎太过“勤奋”。没人见过孙洁累瘫、发火或失控的时刻。她似乎随时都是一丝不苟、精力充沛的状态。遇到活动间隙有几分钟休息时间,孙洁却抓紧时间看书或看资料。

我让她的同事拼命回忆孙洁有没有累趴下的时候。一位同事想了半天,说这么多年,只有一次出国回来,孙洁说自己好像感冒了,请她帮忙去买个感冒药。过了两个小时,吃了药的孙洁又活蹦乱跳了。

“她不是一个愿意把脆弱面表现给别人看的人,她觉得很怕给别人带来麻烦。”另一位同事告诉我。

众多媒体用“北大高材生”、“女强人”、“美女CEO高能人生”做标题报道她,孙洁身边的人似乎更渴望看到老板“更脆弱”的那面。他们很想抓到这位中午吃沙拉、放假时跑马拉松的CEO累塌的时候。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我问了多位携程的工作人员:孙洁这么勤奋、谦虚,一丝不苟,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使命

孙洁的勤奋、谦逊和一丝不苟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似乎所有接触孙洁的人最初都有这个疑问。但相处时间越久,他们的疑问和期待小J“破功”的执念,随着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自律和勤奋被瓦解。

一位携程的员工这么回复我:如果一个生性懒惰喜欢肥宅生活的人,某一天对自己说,余生要与自己天性作对,开始自律勤奋。并且真的这辈子都做到了。请问,这是个勤奋还是懒惰的人?

某些问题,只有时间可以回答。另一些问题,时间可以给我们线索。

孙洁从小生活在上海黄浦区的鸽子笼老房子里,父母都是工程师。孙洁从小受到的家训,是一定要“勤奋”、“全力以赴”。

孙洁从12岁起就离家住校。在美国求学时,她父母工资只有100块。孙洁除了担任助教,还在周末去餐厅打工、刷盘子,为了3美金的时薪连续工作12个小时。“那时要非常努力,才能够赚出一个学期的学费”。当然学习也不能懈怠。她每天早上6点就出发去学校。骑7公里自行车,抢占第一排的位子。

幸运的是,美国人鲍德温教授夫妇邀请孙洁住在自家,不索取分文,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孙洁。

心怀感激的孙洁告诉鲍德温教授夫妇,等他们老了,自己会好好照顾他们。教授却说,不需要,但将来你看到有像你这样勤奋好学的孩子,希望你能帮助他们。

2018年3月,孙洁回到佛罗里达大学,她以鲍德温教授夫妇的名义创立了奖学金。而鲍德温教授夫妇,也坐在仪式的观众席里。孙洁用自己的努力,兑现了学生时代的承诺。

在携程,孙洁常说的一句话是“钱是省出来的”。节俭是财务工作者的本能,也是她底层价值观的映射。

她对自己严格要求,出门不带太多人、出差时“朝发夕返”的目的也是帮公司节流。她待人谦卑,在电梯里会主动读陌生同事的名牌,从餐厅离开时,她会发自内心地跟服务员说“你辛苦了”。童心焕发时,她会跟同事一起去买冰淇淋吃。

作为市值200亿美元公司的CEO,孙洁着装得体而正式,但衣服和包包上看不到任何logo,有一次还连续两天“穿同样的衣服”出现在媒体上。事实上,那两场活动隔了好几天,只是媒体发布正好连续发布。外出参加活动时,助理也不会专门留出时间给她化妆。

携程创始人之一季琦总结过他见过的各个行业佼佼者的共性。首要二条是:第一,执着、专注、心无旁骛;第二,不重名利、超然物外。

正如季琦总结的一样,这位低调的CEO活在执着和超然中,也活在了一个有趣的悖论里。

她不是自带粉丝的话题人物,也不是高呼女权主义的铁娘子。她身上有传统亚洲女性的低调节俭——孙洁常告诉身边的小朋友们“吃苦是福”,也有现代女性的独立自主。从财务的角度看,孙洁和吴炯早已自由了几辈子,但她却每天愈发拼命地工作。

不少人心中嘀咕,这位早就可以躺着享福的CEO,为什么还在“负重前行”?到底是什么力量驱动着她?这个问题,我问过不少携程的同事。午餐快结束时,我也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孙洁。

“我们这一代人很幸运。我的祖母很聪明,但遇上中国抗日战争。我妈妈是化学工程师,但遇上了文革。我读书的时候,文革结束了。我上大学之后,就改革开放了。我在美国读完书,互联网起来了。美国的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中国的互联网起来了”。

在孙洁看来,是时代成就了个体,而非相反。个人在社会中总是渺小的,包括她自己。孙洁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为一连串的“幸运”。她说:“我很感激这个时代。唯一的方法是努力工作去回馈,使携程成为中国和世界的桥梁。这是我的使命和召唤。”

携程 孙洁 OTA 入境游
3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老王 2019-07-09 11:28

    去年ITB CHINA,我无意中看到孙洁一个人在一个展览商的柜台内面带微笑和满是谦虚的和一位境外旅游局展览人员积极的沟通听取对方的看法,当时感到和那些身边“被簇拥着的省市文旅领导们”有天然的人格差异,优劣立知。

    4
  • 老王 2019-07-09 11:24

    为数不多的几次正面接触,对文章中的描述感同身受,兼具东方隐忍与西方平等,男性的果断与女性的柔美,十分难得的“有人性”的企业家。

    1
  • 游客 2019-07-09 16:05

    孙总多次提到TrainPal这个小老虎,不知道这只小老虎啥时候才长大?

    0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