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国内OTA为何仍无法破解入境游市场低迷?

航旅IT圈 iPayLinks 2019-12-10 11:56:58

如何在低迷入境游困境中寻求突破?

根据世界旅游组织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跨境游总人次为14亿,同比增长5.5%;而其中中国公民出境游人次占比超过10%,达1.4972亿,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14.7%,蝉联全球最大的出境旅游客源国,出境游消费总额超1200亿美元。

而来自中国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却显示,在2018年我国共接待的1.4亿人次入境游游客中,除去港澳台同胞入境中国大陆游的部分,我国实际接待外国游客的数量仅为3000万人次。然而,跟我国面积差不多的美国一年接待国际游客的人次却达到7600万左右,是中国的2倍多;邻国日本的入境游人次也在2018年突破了3000万大关,而6年前日本的年度入境游客数量还不足千万。

近几年,携程、同程等国内OTA巨头纷纷表现出对入境游市场的积极开拓意愿,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更是在各大峰会论坛屡次提出要大力推动入境游发展的决心。同时携程也一直在布局入境游市场,Trip.com面对海外提供十几种语言服务,希望能够满足不同国家游客的需求。

面对国内OTA对于入境游产业的积极推进,我国近年来的入境游增长速度却持续低迷,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1.签证问题

中国签证办理手续繁琐,便利性在世界国家排名中位列倒数,除了一些宗教国家,中国可能是世界上签证友好性最低的国家之一了。而反观距离中国不远的印度和泰国,在本身签证政策就友好的基础上,还在不断地简化落地签办理流程与价格。这些因素对于有计划出行亚洲的游客来说,无疑会夺走很多流量。

2.旅行团之“坑”

许多通过旅行社报团出游中国的境外游客,实际都无法获得特别优质的游玩体验。必须参加自费景点、各种必去购物商店、中途离团必须额外付费……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和Google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入境游游客行为与态度分析报告》显示(以下简称《报告》),入境游客的人均来华消费为1.8~2.4万元,平均天数是11~12天。结合中国各地的实际消费水平,不难看出这其中有多少消费是中了旅行社与景点的套路。

3.自助游:旅游服务不完善

现在越来越多的来华游客开始选择自助游,但比起日韩、印度、泰国等“竞争对手”,中国的旅游服务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二三线城市的语言配置依旧处于不完善状态,旅游产品之陈旧就连国内游客都无法获得顺畅的体验。此外,我国不少景区门票都需要身份证+短信确认,这等于直接把一大部分海外游客拒之门外。

4.支付难

除了旅游服务的体验,对于入境游客来说,消费支付体验是否顺畅也同样重要。可以说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无现金”时代,我们直接跳过“刷卡时代”进入了手机支付。晚饭后打车去下一个目的地玩耍、在路边的特色小吃点一份夜宵、甚至路过水果摊买一根香蕉都可以用手机支付解决,但对于习惯信用卡支付的海外游客来说反而带来了诸多不便。

如何在低迷入境游困境中寻求突破?

目前中国入境游对GDP的贡献占比仅为0.3%,对比一般国家的1%~3%,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而除了必不可少的政策推动与基础建设完善之外,我国在线旅游平台在其中更是大有可为。

《报告》显示,入境游客寻找目的地时通常会使用三个以上的媒介渠道,其中短视频网站、比价网站、在线预订网站的使用比例更是逐年上升。OTA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产物,把握利用这些流量进行更好地宣传、交互,所获得的流量也许可以达到指数级上升。

未来几年我国入境游客的客源地除了日韩、欧美、等传统市场,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落实,印度、东南亚国家等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新兴市场的比例也必将上升。我国OTA能否在这些市场打破Expedia、Booking、Airbnb等平台的国际游垄断局面,抢占版图,也是一个值得重点关注的趋势。

支付方面,近期腾讯宣布已与国际头部卡组织探讨合作,支持国际信用卡绑定微信支付;支付宝也对外公开称,游客在内地可使用海外手机号注册支付宝国际版,并支持充值使用。与此同时,iPayLinks等跨境资金清结算平台也与国内各大在线航旅企业展开合作,从海外游客顺畅付款、交易风控管理到资金归集与下发,帮助企业进行资金全链路的打造。

一直以来,中国凭借着地大物博的广袤与千年古国的文化输出,在世界范围有着极强的吸引力。在国际旅游业发展迅猛的当下,我们更要在把握好现有优势的同时不断完善服务、关注市场需求,打造属于自己的定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老王

入境游的第一曲线在1980前后到2008年,长达近三十年的时间,入境游伴随外部如欧美日韩经济高速发展,内部如改革开放和大量外企在中国的呼风唤雨的红利几乎是疯狂的高速增长,不夸张的说,在那个时代的中国各行业里傲视群雄。但是失速点出现在2008年奥运会,之后如同断崖般的下跌,知道现在仍然没有看出谷底在哪里。 入境游的三要素中“供需连”中的需和连都已经发生非常重大变化,但供应侧却犹如井底之蛙鼠目寸光,产品陈旧,服务下滑,能服务欧美日韩的人才早已流失,所以入境游的第二曲线肯定不再是曾经的主流市场如欧美日韩澳新,而是新兴市场,低端市场。 2018年2018年来华外国游客人数实际上只有3054万人次。这个数据甚至比小小的泰国和日本的入境旅游人数都要少。我国的入境游至少还有1000亿—2000亿美元的增长空间,但问题是,破局点在哪里?

2019-12-16
回复
1
游客:

回复 老王 :语言是制约外国人来华旅游的最大障碍

2020-01-16

老王

跟上人口众多的周边国家如印尼,马来西亚,印度,菲律宾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新兴市场的出境游发展比一直盯着遥远的大鼻子市场更重要。

2019-12-10
回复
0
游客(手机):

回复 老王:全球看出入境对任何一个国家出入境都是类似的,如果是扫盲客人和ota没关系,如果是重度垂直和细分的客人,和ota也没关系。和ota有关系的是重度自由行客人,重度自由行客人有把ota当成整个出行需求的标准化产品提供商。标准的毛利就很低。随着tmc的蓬勃发展ota的总量是不是回下来?终究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2019-12-11

游客(手机)

这篇和上周钱海发的那篇类似

2019-12-10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