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近两年再出发,恐龙园的“内忧外患”上市路

新京报 郑艺佳 2019-12-13 08:38:25

有分析指出,目前恐龙园的发展正陷入一个“怪圈”。

继上一次IPO失败时隔不到两年,恐龙园近日再次宣布进入上市辅导期。在恐龙园执着于上市的背后,一方面是园区数量不足难以保证业绩稳定,却受困于融资渠道有限、资金不足,反过来导致扩张受限;另一方面是长三角地区“庞然大物”式的主题公园不断涌现,令恐龙园不得不面临在业绩尚佳时上市的压力。在经历了近两年“改头换面”式的变化后,恐龙园是否解决了当时被发审委质疑的问题?

恐龙园上市为何“屡败屡战”?

12月10日,恐龙园文化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恐龙园”)发布关于接受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的提示性公告。据公告,恐龙园已于10月18日向证监会江苏监管局提交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并获受理,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日为2019年10月21日。

目前,恐龙园已进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阶段。继2018年3月首发申请未能通过后,不到两年内,恐龙园再次谋划上市。频频尝试上市背后,有分析指出,目前恐龙园的发展正陷入一个“怪圈”。

曾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恐龙园的收入稳定性不足,且单个园区发展活力不够,如果上市,股东利益存在风险。然而恐龙园却明确表示,资金不足已影响了园区新项目建设、异地扩张和创新业务拓展。园区数量少难以保证盈利和未来发展,资金问题又限制园区数量增长,在此背景下,上市成为了打破这一“怪圈”的契机。

除了资金,另一个同样现实的问题或许成为了恐龙园上市“屡败屡战”的外因。

恐龙园的核心主题公园项目中华恐龙园位于常州,地处江苏省南部、长江下游“金三角”中心。这样的地理位置,让中华恐龙园拥有长三角地区经济、人口、交通、气候等红利的同时,也令中华恐龙园直接身处全国主题公园市场“厮杀”最激烈的地带。

2016年,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开业,总投资340亿元,近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第八大主题园区“疯狂动物城”正式开工;2018年,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和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开业,总投资分别为50亿元和35亿元;2019年,无锡融创文旅城开业,总投资400亿元;2022年前,复星旅文旗下太仓复游城主要业态计划全面试营业,总投资数百亿元;2023年,上海乐高乐园主题度假区将开业,总投资100亿元……

纷至沓来的竞争对手、动辄上百亿的项目投资,给截至今年6月30日总资产仅13.29亿元的恐龙园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目前长三角地区主题公园的市场环境下,即使是上海迪士尼也不得不加速扩建,保持新鲜感。恐龙园的业绩还能保持增长,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现在新建主题公园的投资和规模越来越大,业态越来越复杂,随着未来新的项目不断开业,恐龙园恐怕很难保持如今的增长态势。所以,恐龙园需要趁现在业绩表现还不错的时候,尽快上市,获取更多的资金扩建项目。”

上市失败后,恐龙园用近两年时间“改头换面”

为争取上市,恐龙园在近两年的时间内做出的转变甚至可以用“改头换面”来形容。

2018年5月,恐龙园同时发布两条对外投资公告,一条为出资设立控股子公司常州恐龙人模块文旅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模块文旅公司”),意在进一步发展恐龙园的创新型模块文旅产品“恐龙人俱乐部”家庭娱乐中心等业务;另一条为恐龙园拟与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控股子公司,其中恐龙园出资255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1%。

2018年7月,恐龙园宣布更名,由原本的“常州恐龙园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恐龙园文化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随后,恐龙园宣布拟以720万元收购常州环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如今位于恐龙园园区附近的恐龙人俱乐部酒店,正是其所属品牌。

2018年9月,恐龙园为促进模块文旅业务的发展,由模块文旅公司与北京永一格国际展览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上海模块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模块龙”),拟在上海开展文化科普、探索体验、展览展示及相关服务。模块文旅公司出资40万元,出资比例为40%。

进入2019年,恐龙园步履不停。1月,恐龙园大股东龙城旅游控股集团(简称“龙控集团”)与中信旅游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合作内容包括联合开发主题公园项目,共同打造“小模块”主题娱乐产品,寻找合适的文旅项目开发全域旅游等。

今年3月,恐龙园宣布模块文旅公司拟以0元收购模块龙剩余60%的股权;4月,模块文旅公司拟对模块龙进行增资,将模块龙的注册资本由100万元增至600万元;9月,恐龙园宣布中信旅游集团以8880万元现金认购恐龙园1110万股股票。中信旅游集团成为恐龙园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3%。

短期偿债能力存疑,发审委提出的“老问题”仍在

在经历复杂的调整后,恐龙园正如计划一样,由单一主题公园投资运营商向文化旅游产业“投资运营商和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转型。据官网信息,恐龙园的文旅产业链现已包括文旅投资、管理咨询、规划设计、文化科技等七大块业务。此次重新谋划上市,恐龙园能否如愿?

恐龙园此前IPO失败的原因之一,被外界归结于盈利能力。梳理恐龙园近年年报,自2016年的滑坡后,恐龙园的营收和净利润一改颓势迎来连续增长。2018年,恐龙园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3.04%和19.56%;2019年上半年,恐龙园的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分别达到20.41%和21.06%,甚至高于部分上市主题公园企业。

不过,在业绩回归正向增长后,恐龙园仍有部分被发审委提及的问题尚未解决。例如据2019年半年报,恐龙园的流动资产期末余额为1.97亿元,流动负债期末余额为3.83亿元,流动负债高于流动资产,短期偿债能力有待商榷。类似的问题,让恐龙园上市之路依然前途未卜。

另一方面,模块文旅战略的发展,成为恐龙园付出成本较少的选择。不过,当前模块文旅公司仍在起步阶段。2019年上半年,模块文旅公司归属于少数股东的损益为-49万元。此外,在业内人士看来,中信旅游集团的入股对恐龙园自身的帮助也相对有限。“8880万元的投资,对主题公园的建设而言并不算多。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恐龙园走轻资产路线是正确的选择,但自身品牌实力仍有待加强。对于恐龙园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仍是守好自己在长三角地区的一亩三分地。”周鸣岐表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