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宿业:这是一次大考,不是一场大病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酒店 > 正文

住宿业:这是一次大考,不是一场大病

来源:住见 Stoppy 2020-02-05 15:14:36

存量时代,拼的是实力。

最近,微信里关于新冠肺炎的讨论,安静了一些,说是因为言论的管控,莫不如说是经历了口罩、CDC、红会、双黄连等过度的喧嚣之后,人们对这个话题热情的渐褪,或是说,疲倦。

微信群里各种酒店互助群的信息提醒嘀嘀响个不停,以前是竞争对手的,现在也抱起团来,共同想怎么降税、降租、延期还贷。

对于新冠病毒漫天的信息,管它对错,多少印证了互联网技术进步和信息的扁平化。我想,当全社会都成为市场监督员时,社会必定是向好发展的。

然而,对于住宿业,有人说,这次我们确实生了一场大病。我想,与其说是一场大病,不如是一次大考。因为,大病可以靠药物;大考,只能靠自己。

随便叨叨下关于这次大考的想法,仅代表个人。

一、影响必将深远

有人说,别担心,只是短期影响。有人说,曾经的多个数据显示,住宿业经历冲击后,五一、十一会明显回温,疫情控制到一定程度就会触底反弹。也有人说,挺过去,就是春天。

最后那句,我同意。可是,有多少,能挺到春天。

首先,住宿业供过于求,已到存量时代。

2003年,非典蔓延。当时中国酒店集团共有110家,星级酒店9751家;客房99.28万间,床位188.77万张。酒店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广东。

如今,根据盈蝶咨询统计,2018年中国已开酒店48万余家,1816万多间客房。全国连锁品牌、地方连锁品牌、单体、民宿遍地开花,已下沉到5线城市。其中,经济型连锁酒店36万家,占绝对大头。整体酒店数量规模大约是2003年的50倍。

供给过剩,需求疲弱。然而,2019年酒店的开店数量却没有放缓,去年约有1000家新酒店开业,新增客房量约13.8万。狼越来越多,肉就那么点。于是,有很多连肉汤都喝不到的狼被活活饿死,出现了如民宿倒闭潮的景象。

其次,伴随经济下行,行业进入寒冬。

有人说,住宿业是经济的晴雨表。自2017年起,锦江、华住、首旅如家三大酒店集团RevPAR增速逐步放缓,2019年整体盈利能力严重下滑。以下三大集团的相关数据基本可以代表行业的整体状况。


2017-2019Q3 锦江、华住、首旅如家RevPAR增速(开业一年半以上)

这里认为,经济下行对住宿业里一头一尾的高端酒店和非标准化单体酒店影响会更为严重。一方面,高端酒店运营成本偏高,资产效率相对较低;另一方面,单体酒店民宿过度依赖渠道流量,缺乏自身会员体系。在经济下行、出租率下滑的情况下,两端酒店的压力会明显上升。

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曾说,中国酒店如今55%的平均出租率本就正好卡在盈亏的嗓子眼上。那是在疫情之前。

此次疫情下,投资、贸易、消费三驾马车均受不同程度影响。被WHO认定为疫区,就意味着出口的产品将接受更严格的检疫,甚至有些商品可能被勒令禁止;而餐饮、旅游、影视、教育等,但凡和人口流动聚集相关的,影响显而易见。

短期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那住宿业跟旅游出行直接相关,又怎能轻易摆脱寒冬。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住宿业严重依赖快速滚动的现金流。

酒店都有很大一块固定成本,含折旧、摊销、房租、人工、能耗等。因此,每天收上来的房费,对酒店来讲就像人体里源源不断的血液,在组织里不停流动,供给着整个身体所需的能量和氧气。

“像我们这样的酒店餐饮行业,一个月没有现金流,一年的利润就没了;两个月没有现金流,连去年做的也白搭;三个月还是这样子,即使我们能撑得住,那已经是遍地尸体了”,宁波青藤酒店集团张宁象董事长说。

据经济学家任泽平统计,这个春节(7天),中国旅游市场至少冻结了5000亿。1月底交运行业出行人次同比减少约7成。从除夕前一天起,大部分酒店就开始忙于处理各渠道订单的退改。而酒店和用户的交易往往是受限于时间的一次性交易,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用户选择的当然基本都是全额退款。

同时,受地方政府限制,许多酒店被要求暂停营业,可以开业的时间需等另行通知。至今,大部分地区仍没有动静。如青藤酒店所在的宁波市,80%的酒店都已经歇业了。

风口没有了,拼的是实力。疫情,只不过是催化剂。

所以,这是一次大考。

二、如何应对大考

其实,国内住宿业快速扩张遗留下来的经营管理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关于如何应对,我着实不敢说自己有多好的见地,只能试着讲些自己的想法。

1. 现金为王

争取各方援助,尽量向上游延长账期,向下游缩短账期和转移库存。

首先,善用政策红利。近日,央行预告2月3日开展1.2万亿公开市场逆回购资金投放,确保流动性充足供应。基于此次疫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多地已下调企业贷款利率,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规模。

因此,若对酒店的长期经营有信心,利用好金融杠杆,争取税收政策等福利,保证账上的现金流。尽可能不要停业,因为我们知道重走爬坡期会有多艰难,一定要先活下去。

其次,酒店业拥有庞大的上下游产业链。除了如家具家居,易耗品,食品等供应商,还有装修公司,洗涤厂,OTA等各种服务的上下游合作方。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向上游延长账期,向下游缩短账期和转移库存。比如,用可销售的房间间夜来抵扣每天需支付的布草洗涤费用或是旅行社收取的服务费,适当转移库存和压力。

2. 降本增效

果断优化,降成本,保RevPAR。

酒店降成本的方法有很多,如降低物资成本,降低能源成本,还有最粗暴快速的就是人员结构优化,降低人工成本了。其实酒店从业人员平均薪资不高,全国全行业倒数第二,2017年平均月收入仅3,615元,但属人力密集型行业。

那有没有办法用更少的优秀的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质量?有。通过激励机制,通过智能化。这一点,华住就做得很好。据统计,2018年,人房比0.17,人工成本率0.165。

关于如何提升RevPAR,或现在说,保住RevPAR,是最让人头疼的。

一方面,我个人建议尽量拓展销售渠道,保证入住率。有客源,才会有现金。因此,无论线上的OTA、公众号、小红书网红推荐,还是线下的旅行社、上下游合作方,尽可能去尝试。多条腿走路,并用系统提高渠道管理效率。

另一方面,保证入住客户的同时,创造产生收入的可能性。亚朵酒店集团称,其20%的收入来自于“第四空间”。在“第四空间”里,亚朵主要扮演品牌服务商和运营商的角色,只做平台。换个角度想,这也是在提升坪效,即在有限的酒店空间里,是否我们也可以打造成为一个用户喜爱信赖的平台,提升副收。

当然,疫情期间,也请关怀你的用户们,或是提供一些福利。他们选择过你,也更有可能成为你未来的忠实会员。

总之,用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行事果断,相信会得到最好的结果。

3.练内功

存量时代,拼的是实力。

这个期间,更应关注自身结构的改革和调整,在空间利用,人员效率,运营管理等方面,都制定出明确的优化目标,做好长久战的准备。

疫情之后,用户对酒店品质的要求会更加严格,练好内功,提升用户满意度的同时,也可以借机搭建会员体系,逐步优化客源结构。

群里,仍众说纷纭,有人说2月底疫情就会得到有效控制,对酒店业影响不会超三个月;也有人说,影响至少半年。

酒店业的朋友们,我们经历了非典,经历了2013年的限“三公消费”,也经历过无数因政治、环境、大事件产生的一次次冲击。

这次,我们都是赴考人。希望,待考成归来,我们共享春天。

中国住宿业 武汉疫情
1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老王 2020-02-05 19:12

    未来十年真的是比过去十年更困难吗? 经历过8090年代尤其是80年代末通货膨胀岁月的人应该不会觉得太恐怖,那个岁月我们几乎十年十五年没涨过工资但同时人民币还在不断贬值。我们要生存,要买房,还要花时间学习,但为什么那个时代我们不觉得困难呢,反而觉得比过去过的要好呢? 今天的问题,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情绪宣泄,换句话说,是今天的我们变得更加贪婪所造成的,因为欲望,因为攀比,因为不断的要超越一些目标。 其实,我们当今社会无论从物质消费还是精神消费还是信息获取,都比90年代好的不能再好了的时代。 另外,一直有个问题要问问酒店行业,过去这二十年来,你到底赚的是流动性价值还是内生价值?如果赚的是流动性,恭喜你做对了,且大部分人都赚到了。但未来十年二十年你觉得还能赚到这笔钱吗?

    1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