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机票代理商的“至暗时刻”:疫情下,月亏损超500万元

天下网商 倪轶容 2020-02-08 09:59:03

疫情下,曹志敏的公司日均退改订单高达1万单,最忙碌的一天,达到了3万单,是平时的几百倍。

曹志敏没想到,年前已经在资金上做好充足准备的自己,这个春节竟然会“沦落”到向朋友借钱,而且要在2天内,借一大笔钱。

曹志敏是北京正橹航空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从事机票代理业务,公司在行业内排名靠前。以往,春节都是机票销售的旺季,一个月能赚近百万元。今年却大不一样:受疫情影响,退改订单汹涌而来,不但钱赚不到了,各种额外支出加起来,一个月还要净亏500万元。

不仅是曹志敏这样的机票代理商,疫情之下,整个旅游行业都处在半歇业状态,哀鸿遍野。1月27日起,境内外跟团游和“机票+酒店”半自助旅游服务被叫停;此外,相关部门决定,1月24日之前已购买的火车、客车、船票和机票,退票可免手续费。自此,飞猪、携程等旅行平台迎来了一大波退票潮。

此刻,“抱团取暖”让曹志敏深感慰藉。以飞猪为例,平台第一时间处理了大量客人情绪安抚和新措施解释工作,还在2天内重建了退票系统。在曹志敏看来,这一切,都帮商家顶住了压力。

创业于2003年的曹志敏毫不怀疑,“非典”之后,旅游行业快速复苏的情景,同样会在这次疫情之后上演。这也让他即使身处至暗时刻,却心怀希望。

“老板,我们快要没钱了!”

曹志敏自称是个“习惯于做好准备的人”。今年也不例外,春节之前,他就为公司注入了一大笔资金。没想到,1月21日那天,财务打电话过来,口气挺慌张:“老板,我们快要没钱了!”

曹志敏大吃一惊,仔细一问,意识到前往武汉的乘客,在大量退票;而从1月21日起,退改订单达到了高峰,不仅武汉,前往全国各地的乘客纷纷开始退票。平时,公司一天大约要处理200-300单退改,但当时,日均退改订单高达1万单,最忙碌的一天,达到了3万单,是平时的几百倍。

“几乎崩溃了。”曹志敏这句话,不仅形容他自己,也形容当时公司的状态。临近春节,全公司160多号人,只有大约1/3“留守”,当时都是一个人当至少三个人用,忙得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其中,一位值班负责人连续工作了30个小时,累到不行。

出于无奈,曹志敏不得不召唤那些已经回家的员工紧急加班。其中,一些员工身边没有电脑,只好去网吧工作,为此,曹志敏还临时购买了一批手提电脑发给他们。最后,160多号人叫回来了130多个,但每个人还是在满负荷工作。

更糟糕的是,因为国家规定,退票免手续费,而客人的机票申请,要提交航空公司审核之后,才能返还。这样一来,公司就不得不垫付一大笔钱,先退给客户,这就产生了资金窟窿。

创业十多年来,曹志敏不是没借过钱,但通常有着充分准备。像今天这样,要在2天时间内借一大笔钱的情况,他还真没遇到过。而临近春节,几乎没人手里有充裕的资金,这一度让曹志敏心急如焚,天天晚上要把自己灌醉了才能入睡。

不知打了多少电话,求了多少人,曹志敏才从7、8个朋友手里筹集了2000万元——但要填上那个“黑洞”,还远远不够。

在“至暗时刻”等待春天

本来,春节期间是机票代理商的“黄金销售期”,但如今,不但钱赚不到,算上各种额外支出,还要净亏一大笔。曹志敏算了一笔帐,员工加班工资、融资成本……这样加起来,一个月要亏损500万元。而如果疫情到二月底还没有完全被击退,那么他还将以每个月几百万元的规模,继续亏损下去。

目前,曹志敏已经听到不少同行倒闭,或者撑不住的消息了。这让他确信,目前正身处“至暗时刻”。不过,来自行业内的理解和善意,却让他感到温暖。

曹志敏提到,作为飞猪商家,正在他为海量退票头疼不已时,飞猪主动提出,将为平台商家减少损失,恢复生产,提供尽可能的支持。而此前,飞猪已经承担了了大量安抚客人,解释新措施的工作,并在“退票免手续费”政策发布之后,在两天内完成退票系统的重建,方便用户自助退订,减轻商家压力。

此外,一些航空公司也积极配合。目前,正橹航服处理的飞猪平台免费退票订单中,国内机票退款已成功到账比例约40%,国际机票约35%。

如今的一切,都让曹志敏回想起自己在“非典”时期的遭遇。

2003年,23岁的曹志敏还在一家机票打理公司打工,骑着自行车,在北京满大街地送机票。可是,受“非典”影响,原本蒸蒸日上的公司业务,一下就坠入谷底,半年来,几乎完全没有生意。当时,公司裁掉了近一半员工,剩下的也人心惶惶。3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的曹志敏心灰意冷,于是选择辞职创业。

令他意外的是,当年6月之后,“非典”的影响完全消失,旅游市场迎来了强劲的复苏。“那些被压抑许久的需求,一下爆发了出来。”曹志敏说。而此前,经过“非典”时期的洗牌,不少老牌机票代理退出市场,原本的“垄断”格局被打破,曹志敏这样的创业者反而拥有了更多机会。

就是在那段时间,曹志敏迎来了事业的第一个黄金期。仅直销业务,好的时候,一天就能做几十单,公司成了华北地区排名靠前的机票代理。

而同样在2003年,“非典”结束仅一两个月,携程的业务量就大幅度反弹,甚至超过了“非典”前的水平。当年12月,携程在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钟。

有过这样的经历,曹志敏的心头,希望要比恐惧更多一些。“我等待着疫情过去,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老王

回想2003当年正是经济高速发展的黄金岁月,需要到外面去跑的基本都是5060后为主的商务人士,有钱人,纯刚需,拦都拦不住,那是为了挣大钱为了生意去拼了命的。那个年代全国航空公司飞机加起来不过600架,还没高铁没迪士尼没自驾游没出境游。 订票主要是在代理人柜台或者电话订,OTA那时候业务量相对旅行社也很小,不过恢复起来肯定超级快。 时过境迁,现在一半旅游是休闲度假,其实没那么刚需了,碰上风吹草动的就马上取消了,加上出境游决策周期长,费用高,这次要是恢复起来就慢一些。

2020-02-08
2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