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疫情阴霾下的旅游业 :停摆危机下,逆风前行

钛媒体 高梦阳 2020-02-10 10:44:44

包括航司、代理商、在线旅游平台在内的整个旅游行业现金流吃紧,接下来的1到3个月将是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

春运原本是国人出行的高峰,回乡流、外出度假流叠加,数十亿人次出行,已经成为近几年中国春运热热闹闹的的主旋律。

这是一个5000亿向上的大市场。但一切都被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节奏。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假期,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15亿人次,同比增长7.6%;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同比增长8.2%。2019年前三季度,国内旅游人次同比增长8.8%。 

旅游业界按照这一增速,预计今年春节旅游人次将达4.5亿,占全国总人口近32%。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旅游、酒店业首遭重创。

首先是春运客流整体,不论是回乡还是返程,交通总流量与去年春运同期相比下降近80%。

除了客运,旅游业也几近”停滞“。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于1月24日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

此外,疫情也影响出国游。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尽管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一再强调,世卫组织不赞成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

但连日来,多国航空公司取消了与中国多地的直航往返航班,有多个中国人出境游目的地国家针对中国旅客修改了入境管理政策。其中不乏热门旅游地。 

这意味着国内旅游市场在出境游、入境游、跟团游、酒店等多个细分赛道的停摆。已经有旅游业者向钛媒体感慨“新年的第一天就集体失业了”。

“疫情让整个旅游行业陷入了停滞,影响会持续多久,难以预期。”已经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2020年的上半年行业数据将”惨不忍睹“。但对于大部分旅游商家来说,一个更加急迫的问题是,继续承担成本做好退订服务、帮助旅客规划行程,还是力求自保、通过裁员等方式及时止损?

退订潮来袭:一线业务员压力爆表,企业现金流吃紧

毫不夸张的说,疫情最先波及的就是各大旅游平台的客服。面对来势汹汹的退订潮,客服们都进入了超负荷状态。

仅拿上海来说,新型肺炎疫情发生以后,上海的旅行社第一时间取消了国际和国内游。至1月31日17时,11378个国内及出境旅游团组(队)被取消,涉及游客200728名。

已经连续8年春运加班的携程南通酒店客服金军,原本打算带着同为携程客服的妻子王娜娜回家过年,今年,二人本打算回南通如皋跟亲戚聚一聚,爷爷奶奶亲戚都在等18个月大的孙子回家。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改变了这一切,金军不得不与妻子带着孩子回到岗位加班。

“所有的订单瞬间变成退单”,金军说道。

疫情爆发后,国家铁路、民航、文旅等管理部门从1月23日开始,短短一周内时间相继推出11条新政,也让旅客的需求井喷,光他每天就要处理240通客人呼入电话。

仅截至1月30日,光携程客服收到的春节旅游订单退改量就有数百万单。

“举个简单的例子,若有200人做日常工作,突发情况增长到需300人,那可以用加班解决,但当增至需600人时,再怎么加班也解决不了,我们现在就是这样。”

携程酒店服务运营负责人陈纹告诉钛媒体,自2008年从业至今,像今年这样的持续高峰紧急状况,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目前,包括飞猪、携程、马蜂窝、去哪儿等多个平台的相关业务负责人对钛媒体表示,退改来电从1月21日(大年二十七)开始爆发,近一周来保持持续的高位并达到去年同期的10倍,直到自1月31日,各品类来电量才首次呈现下降趋势。

蜂拥而至的退订单量瞬间加大了客服的压力,但免费退票的过程,也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

以机票为例,退票业务本来非常少量,忽然之间成了退改大头,对航司和旅行平台的处理流程和能力都造成巨大的挑战。

一方面,是退款时间长。

“你可以想想一下,航司花几个月的时间卖出去大量的春运机票,相当比例都这几天内集中提交退款申请,这些票要航空公司逐一审核,一般还有一审二审,这个时间不会短的。不管哪个渠道,你提出退票申请后,航空公司都要进行审核,才可能把钱还给你或者你的代理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钛媒体。

另一方面,由于疫情,旅客申请的都是“非自愿退票”,且免去了退票手续费,这与原来的“非自愿退票”审核流程相悖。各平台、航司系统需要紧急更新,造成了大量退款订单的积压。

据钛媒体了解,目前,全球航空公司主要使用GDS(全球机票分销系统),在这一系统中,机票的自愿退票是可做到系统自动解决,很快就能到账。但与非自愿退票相比,自愿退票,航司会按机票类型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若选择非自愿退票,尽管航司可能把退票手续费降为0。但在通常情况下,非自愿退票只有在病退、航班变化等现象中出现,且航空公司有非常严格的审核、流程和机制。

因此,“免费退票”意味着许多代理商,特别是大型代理商要在航司回款前先垫付。去哪儿网CEO陈刚日前就透露春节期间已经垫资10亿,而马蜂窝也为消费者退款垫资超5亿元。

退订潮之下,航司、代理商、酒店、在线旅游平台乃至整个行业的现金流都吃紧。

但这些旅游人还来不及计算损失,因为还有众多的旅客由于疫情被滞留在外地。

焦虑之中更紧急的任务:帮数以万计的旅客回家

除了还未发生的“出游”被强行暂停外,如何回家,成为“尚在途中”的旅客最头疼的事。

根据携程、驴妈妈、同程、途牛、飞猪、马蜂窝等平台数据显示,目前预订春节出游的旅客中54%是亲子游,80后带孩子出行最流行。这场突发疫情,让很多家庭都被困在了外地,如何帮助他们回家,是旅游平台更紧急的任务。

携程特别加大了保障通过改签、转机等方式尽力协助游客顺利回国。从各个出境目的地看,周边地区的短线基本上之前都已经回程,主要有困难的是欧洲、美洲、中东这些长线。

以美洲为例,加拿大航空1月29日宣布停飞1月30日-2月29日往来中国的直航航班。携程有一个加拿大9日跟团游回程,原计划搭乘加航1月31日从温哥华返回上海。领队和地接第一时间赶到机场柜台协调,但加航柜台不同意给团队保护改签,最后旅游团客人购买散客票,回来计划通过旅游保险理赔。

而携程一个欧洲团本应搭乘国航从意大利米兰在2月1日晚回国,因当天班次取消,导致改班延期到第二天乘坐国航从慕尼黑回来,行程延长一天。携程临时找了车把客人从米兰送到慕尼黑,安排客人当地入住,预计中午搭乘飞机回国。

更令人揪心的是,在今年的春节出游旅客中还有一群“特殊”的群体。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在春节前一段时间出行或在国内外旅游的武汉人,都因1月23日后的“封城”、以及各地的限制难以踏上回家的归途。

如何让500万“流浪”的武汉人安全回家,成为了更大的难题。

1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考虑到近日湖北特别是武汉中国公民在海外遇到的实际困难,中国政府决定尽快派包机把他们直接接回武汉。近日国内外航空公司已经陆续执行了日本、泰国、新加坡等至武汉的航班,运送境外滞留旅客回国。

除了官方救助,民间力量也在帮助漂泊在外的武汉同胞寻找安身之地。    

钛媒体从携程旅游渠道事业部CEO张力处了解到,遍布全国一二线城市、甚至下沉到县城的7000家携程旅游门店员工,携程门店、携程向导自发组建一个个信息互助群,帮助武汉客人求信息、求住宿、求回家攻略。“每个店的员工多是本地人,他们深谙当地交通住宿信息,有丰富的旅游人脉和社会资源”。

“我们认识朋友多一些,在特殊时刻恰好派上用场。”武汉光谷步行街携程门店的邹雯告诉钛媒体,在发现很多武汉客人在外地无法回家、很多酒店直接拒绝武汉人入住后,干脆直接建立多个异地群,发动人脉广泛联系各地旅游同行,拯救即将“露宿街头”的武汉游客。

行业停摆危机下,有人逆风前行

与屏幕背后的旅游客服不同,当前形势下,酒店业开门就意味着亏损。但在疫情的最前沿,仍然有不少酒店人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武汉这座1400万人口的都市。

封城后的武汉,机动车禁行管理,市内公共交通停滞,导致很多医护人员上下班的交通也受到了影响。

与大部分受疫情、退订潮影响而选择停业的武汉酒店不同,悦东方酒店的老板肖雅星在1月24日当天就决定将旗下的4家酒店免费开放给周边医院的医护人员。

当天,肖雅星与武汉部分酒店业主自发的组织了“武汉医护酒店支援群”,成立了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并征集不带中央空调的酒店自愿为武汉地区各大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住宿。

在肖雅星发出倡议后,支援群6个小时后就已达到500人的人数上限,很快就有85家酒店消毒完毕,并免费支援医护人员。

由于是自发组建的民间组织,“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起初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这也给肖雅星与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带来了不少麻烦。

1月27日,仙桃的一家企业为“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捐赠了一批口罩、防护服等物资,由肖雅星团队的志愿者负责运输。但由于由于道路禁行,而且进出武汉需要通行证明,这批物资被卡在了半路上。肖雅星无奈的表示物资车辆进入需要医院专门的接收函,但是很多医院并不愿意开具这份文件。  

不过,肖雅星的倡议还是得到了全行业的响应,包括飞猪、携程、 美团等在线旅游平台,以及首旅如家、亚朵、华住、铂涛、途家、爱彼迎等住宿品牌纷纷跟进。同时,环球旅讯、闻旅等行业媒体也向全行业呼吁。因此,联盟的酒店招募很顺利,覆盖包括武汉市洪山区、武昌区、汉口区、蔡甸区等在内的11个区域。

从1月23日开始,共有武汉地区的271家酒店(其他城市约47家)参与到这场爱心活动中。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1月30日晚9点,联盟合计为6056位医护人员提供了超过4万个间夜的住宿。

但光靠民间力量,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还是没能坚持下来。

1月31日,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宣布159家单体酒店、民宿、公寓和小型连锁酒店将不再接待医护人员和客人,并在1月31日18点前清空房间,做好消毒工作的准备。

而其余112家连锁酒店中,除50家已经满房的酒店外,其余62家酒店将继续为医护人员提供住宿服务。亚朵、首旅如家等连锁酒店也相应政府的征召,为外地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提供服务。 

钛媒体了解到,连日来的超负荷服务也让多数酒店的人员已经极度疲惫,同时酒店的物资和卫生状况亦达到极限,这使得酒店的运营和服务处于极大的风险中。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遭遇挑战是多方面的。

由于入住医护人员不断增长,新的问题出现了:酒店工作人员的防护物资与消毒资源紧缺,很多单体酒店由于规模小、经营和防护成本高,无法长期维持运转;部分酒店员工由于担心被传染选择辞职;甚至有谣言称部分酒店接待了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一些酒店业主进而担心日后的生意受到影响。

武汉医护酒店支援联盟的发起人之一环球旅讯创始人李超告诉钛媒体,联盟开始运作以来,众多的酒店业主为此投入了不菲的人力和资金等资源,估算的水电费和布草等消耗超过250万,这还不包括房租和人力成本。

武汉怡尚花园酒店的业主周清慧在接受环球旅讯采访时算了一笔账。据她透露,酒店一共有99间房,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空调,3个晚上接待了50多位医护人员,大概用去了130个间夜;接待医护人员一天的成本是6500元。而如果是以往的春节,每天的入住率在80%左右,原来刨除成本,每天的净收入大概在5000-7000元之间。

疫情蔓延了不到20天,旅游人就已经疲于奔命。

冲击之下,全行业抱团取暖

当疫情来袭,在承担了巨大风险与压力的前提下,旅游人仍然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与担当,但损失与创伤也是实实在在的,甚至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曾发表文章表示,与其他行业相比,流行性传染病对旅游行业的影响范围最广、冲击最严重。

以2003年非典疫情为参考,根据公开数据,2003年4月下旬到5月份,受非典疫情影响全国11615家旅行社总体上处于歇业状态; 8880家星级饭店的平均客房出租率不到 20%;1062家A级旅游区(点)的游客接待数量和营业收入同比下降80%以上;中国旅游车船协会105家会员单位的接待人数和营运收入同比下降90%。

而经过17年的发展,今的旅游市场与17年前的非典时期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如今,旅游经济对国民经济的综合贡献度已达到12%。光旅行社这个细分赛道为例,根据公开数据,截止2019年9月30日,中国旅行社总数就有38433家。

尽管目前还不能估算各个商家的损失,但对比非典时期的数据,这次疫情对行业的伤害或许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采访中,闻旅总编辑周海涛向钛媒体表示,行业停摆意味着,很多商家都丧失了现金流,此外还需要承担巨大的资金压力,包括订单取消所产生的损失费问题、企业间的应收账款风险、人力成本,以及店租成本。 

“正常情况下门店一线员工的人力成本每月要6000元左右,10万员工,每月就是6个亿!这是个庞大的数字!假如疫情持续6个月,也就是36个亿!加盟商和我们合起来都负担不起。”日前,华住创始人季琦发布了关于疫情的第二封内部信,信中季琦强调,在当前形势下侥幸心态和盲目乐观都要不得。

客观来说,季琦的判断如今也是整个行业的对疫情的认知。在采访中,陈刚就透露,目前包括航司、代理商、在线旅游平台等整个行业的现金流都吃紧,接下来的1到3个月将是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

全行业已经开始抱团取暖。

目前,携程、飞猪、去哪儿、同程艺龙、马蜂窝等平台型企业已经在疫情蔓延后,陆续升级了疫情退改保障措施,并且专门启动危机应急保障金,试图尽可能的减少消费者的损失,并扶持平台的供应商。

据悉,携程已经推出退改供应商政策,开始接受供应商损失预报。同时携程正积极准备材料,向国家相关部门争取,希望国家能在疫情之后能够出台针对旅游行业的优惠政策,帮助旅企渡过难关。

而在酒店行业,品牌方与加盟商、员工之间行业互助更为普遍。

“有些门店由于种种原因暂时关店;许多门店出租率很低,经营性亏损。在整个疫情期间,可以肯定的是:整个连锁的门店效益将会极差”。季琦表示,面对疫情,华住不会通过裁员和减薪来应对危机。

目前,包括首旅如家、锦江、华住、亚朵在内已经有多个连锁酒店品牌宣布针对实施加盟管理费减免政策。

不过,在钛媒体看来,大平台与大的品牌方实际上也在“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在国家相关扶持政策出台前,除了行业互助,旅游业的商家尤其是腰部与底层的商家,要想熬过这段至暗时刻,更重要的是自救,熬到“报复性繁荣”的那一刻:非典过后,全国出现了报复性的旅行和消费,各家酒店的生意空前的好。季琦认为,这次出现同样的报复性繁荣是大概率事件。

要想自救,首先要做的在于现金流管理的优化,这也是此次疫情为行业商家敲响的警钟;其次,如何在尽可能不裁员的前提下与员工共渡难关绝不为了短期商业利益,杀鸡取卵;第三,要尽可能的修炼内功,寻找业务上新的突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老王

最近看到好几位行业大佬或者著名专家开直播开课程对疫情做应对指点,我听了,讲的都很好也都对,但有个略带遗憾的点,那就是,深层次的老问题没给一下子捅破:中国旅游业三十年压根没经历过什么大坎坷! 你说非典? 呵呵,我觉得不算。后面我和大家说为什么非典不算大坎坷。 大坎坷、大麻烦、大鸿沟才能激发企业、激发领导者们或者从上到下,或者自下而上,或者从内到外的,真正的危机感、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精神。 各位想想乔布斯的苹果,发展历史上遇到的几次大危机,那种壮士断腕、锲而不舍的精神是不是成就后来苹果辉煌的巨大动力?还有Intel英特尔的挥刀自宫,华为的命运多舛和不断进取… 对比下,咱们中国的旅游业,大部分企业尤其是传统景区、旅行社和一部分星级酒店,商业模式几十年没变过的那种陈旧,行业集中度低,人效也不高,仍然过着靠天吃饭的,甚至向政府伸手要钱的日子,缺少的不仅仅是技术进步,更是需要借助这次疫情的机会,来一次大脑刷新了。 有些景区和旅行社的朋友近些年对自己的产业比较悲观,疫情以来就更加六神无主了。我反而觉得更大的危机来没有到来,那是无形的市场的大手,把没有核心竞争力的腰部企业继续向下面拽。 而对于另一部分企业来说,危机过后不仅会带来反思与刷新,还可以让我们比平日更清楚地更聚焦的看到市场的变化,看到真正的需求,意识到新战场在哪里?新玩家有哪些?这是我们很多人的肉眼现在还没看到。 这也正常,你要知道,所有真正的创新无一例外都是从一开始就是在边缘地带产生的。 旅游业一直缺少具有远大目标的企业家,如果都是只会天天看报表看财务数据不思考战略和创新的人,我看这个行业自己是会灭亡的,只是别怪是疫情造成的。

2020-02-10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