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将于Q3迎经营恢复期,业者应“看多中国”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旅游分销商 > 正文

旅游业将于Q3迎经营恢复期,业者应“看多中国”

来源:新京报 郑艺佳 2020-02-10 16:26:55

“剩”者为王,凡是在这次疫情中留下来的企业,一定都是脱胎换骨的企业,一定都是具备一定竞争力的企业。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为2020年的旅游业带来了一次迫不得已的大考。

疫情阴霾下,有人恪守岗位应对纷至沓来的游客咨询,有人转而奔赴各地运送医疗物资,有人留守客房接待一线医护人员……尽管行业遭遇疫情重创,但旅游人却未曾有片刻停止,助力抗疫的同时,更多的人在思考旅游业的前路,尚游汇文旅董事长钟晖也是其中一员。作为文旅行业的一员老将,经历过非典的钟晖坚信,如今的旅游业已今非昔比,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一定强于过去。在国家强大的整体实力面前,旅游业者应“看多中国”。

受访人:钟晖,尚游汇文旅董事长,从事旅游行业经营管理20余年,《北京市旅行社行业法制体系建设规划》项目课题组长。

钟晖观点:

1、这次疫情期间,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文旅行业的快速反应机制、行业协同机制的缺位。

2、例如包机,很多二三线的批发商,单这一项损失就在500万元左右,这对中型企业来说是很可怕的。

3、可否出台措施,让旅游企业可以选择某银行,让企业所有的交易都走这家银行的账户,然后以营业额定一个比例,做流动资金贷款。保险起见,还可以找一位连带责任人。

4、“剩”者为王,凡是在这次疫情中留下来的企业,一定都是脱胎换骨的企业,一定都是具备一定竞争力的企业。

疫情反映出行业协同机制的缺位,腰部企业最受冲击

新京报:疫情发生以来,旅游业受到极大影响。关于此,你最直观的经历或感受是什么?

钟晖:一方面,文旅行业治理结构的深层次问题需要进一步得到改善。这次疫情期间,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文旅行业的快速反应机制、行业协同机制的缺位。比如在应对措施上,OTA很快就宣布了,然后行业、企业各自为政,一天一个消息。这便反映出了行业协同机制和保障机制的缺位。

其次,疫情是一个全社会的问题,也是对年轻的文旅企业管理者、创业者们的一次重大考验。但从当前情况看来,他们仍然缺乏应对经验,有些陷入了人云亦云的境地,甚至有企业借机过度营销、抑或“卖惨”。

新京报:在你看来,目前旅游业受冲击最大的是哪个领域?

钟晖:腰部旅游企业,也就是所谓的中型企业受冲击是比较大的,尤其是批发商、包机商。我此前做了一些调研,首先OTA得益于其平台模式,损失可以向上下游释放;大型旅游集团抗风险能力强;单个零售终端的营业额损失几十万算多的,实在经营不下去可以转让,主要问题在于有没有人接盘。

然而,一般中型的旅游企业年营业额约为几亿元,他们是大型平台和零售终端产品与服务的供给者,比一年几百万的小型门店大上不少,要养百余名员工。疫情发生后,这些企业一边需要给前端退款,另一边后端预压的资金,例如境外采购的门票、机票等,这些款项通常是拿不回来的或只能拿回一部分,这些损失是很大的,并且全都只能自己扛。在抗击新冠肺炎期间,这些企业的员工也成为最忙碌的一群人。例如包机,据我了解,很多二三线的批发商,单这一项损失就在500万元左右,这对中型企业来说是很可怕的。

建议推动流动资金贷款,加大政府采购力度

新京报:疫情暴发后,中小型旅游企业面对的最主要的困境是什么?

钟晖:一是信心提振,二是现金流。尤其是现金流,一定要给他们资金支持,让他们能活下来,这是一件比较大的事。

新京报:在你看来,外界应该给予中小型旅游企业怎样的支持?

钟晖:首先是解决现金流的问题。一直以来,银行贷款都需要不动产等各类资产进行抵押,但中小型旅游企业通常没有足够的资产可以抵押。所以我呼吁,可否出台措施,让旅游企业可以选择某银行,让企业所有的交易都走这家银行的账户,然后以营业额定一个比例,做流动资金贷款。保险起见,还可以找一位连带责任人。我建议通过这种方式,来帮助中小型企业渡过难关。

第二,加大政府采购力度以及补贴企业营销费用。加大政府采购力度,例如将主题教育、团建、会议会展等组织工作交给旅行社来做,我觉得这点是非常重要的。政府未来应该在招投标体系中更多地看到这些企业,尤其是在疫情中发挥出了正能量的旅行社。另一方面,政府,尤其是旅游目的地的政府,可以给旅游行业拿出一部分营销补贴,支持疫情结束后当地旅游产业的宣传推广。也包括发挥各级行业协会的作用。

目前,政策上也为旅游产业给予了各种各样的支持,例如退质保金、减免房租、延期交社保等,我觉得这些都非常好,切实帮助到了企业。我们一定要多倾听中小微企业的声音,因为旅游行业经营主体分散的现状尚未改变。

积极自救,为疫情过后的旅游消费爆发做好准备

新京报:这段时间内,中小型旅游企业自身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应对困境?

钟晖:首先,任何一家企业,如果自身的业务模型、内控流程、商业模式等都不足以支撑其抵御外部风险,那这样的企业肯定是会被淘汰的,所以最重要的措施还是要自救,例如成本费用的展期、稳定核心骨干员工、强客户维护等。

以稳定核心骨干员工为例,企业要充分调动骨干员工的积极性,来参与企业的运营管理。让骨干员工发挥稳定作用,这也是企业治理结构的重要部分。这次疫情对于好的企业来说,的确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所以要变被动为主动,既要强调思想统一、又要强调方式方法,积极自救,这就是中小企业现在要做的工作。

新京报:根据你的预测,这次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将持续多长时间?旅游企业应做好怎样的准备?

钟晖:对于未来的预期,我比较乐观。我经历过非典,我印象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从不让组团到恢复组团了。当时非典解禁后的第二天,我组织的一个秦皇岛两日游的旅行团,大概两个小时内就收到了200人报名。所以,游客外出旅游的心情是抑制不住的,只是被延后。我认为在2、3个月内就会进入运营恢复期,第三季度将迎来经营恢复期,届时将会迎来一次旅游消费的爆发。

所以在运营恢复期内,企业一定要积极参与。现在市场需求和消费意愿被疫情所抑制,那么关键就在于未来的预期客户和预期收入,企业能不能很好地抓住,这就要求企业在这段时间内勤修内功。

市场格局:大灾大疫后往往是大整合

新京报:在你看来,此次疫情结束后,国内旅游市场格局将出现怎样的变化?

钟晖:一定会有深层次的变化,首先是行业集中度的提升,大灾大疫后往往是大整合。第二,零售终端的产业互联网化加剧。经过这次疫情,很多门店和小微定制游团队都会意识到提高效率,从专注线下提升到提升线上能力,线下线上运营客户。第三,产业政策也会发生调整。第四,平台和供应链间的关系也会引发更多思考,例如是否需要在行业协同机制下形成更良性的关系。第五,新兴旅游方式的出现,人们对品质生活的渴望,催生旅游无界创新融合。“剩”者为王,凡是在这次疫情中留下来的企业,一定都是脱胎换骨的企业,一定都是具备一定竞争力的企业。

新京报:在疫情结束后,部分缺乏互联网能力的线下门店,是否会更多地选择加入OTA的麾下?

钟晖:有这种可能,但也有可能干脆不干了,或者选择第三条路,即非标混业经营。为什么卖旅游的门店一定是旅行社的门店?卖体育用品的,难道不能卖体育赛事吗?这次疫情其实为一些二、三线的单体区域渠道商敲响了警钟。

这些区域型的渠道商通常规模不大,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后,会加速拥抱产业互联网,对他的门店进行线上线下融合的改造,通过完备供应链体系实现私域流量变现。如果能做到这样,其实结果是不错的。

旅行社 文旅 武汉疫情
3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游客 2020-02-21 03:34

    流动资金贷款,银行才不会愿意呢?凭什么帮旅行社?旅行社连做夜壶的资格都没有,一直是政府严管的对象。中型企业向上不是OTA的对手,向下常欺负小社,这一次算中型旅行社运气不好了。能活就活,不行就退出市场。专做零负团的就是这些中型旅行社,他们倒闭了,小社和OTA活得更好。

    0
  • 老王 2020-02-11 08:30

    某日开会问外行业的朋友,“顺口说出几个旅行社的名字…”, “#%**^,携程,途牛,算吗?我们办公楼附近就这两个…”

    0
  • 老王 2020-02-10 21:09

    ,这段三十年的时期也正是中国旅游业从零到有,经历了不断加速超车但鲜有刹车的时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迅速成为出境游第一大国,绝对算个奇迹了,然而,冷静下来思考,这些年的高速发展,部分原因是一双非市场的手所导致的井喷,比如出境游从2008年以后的连续十年的井喷,还有很多房地产泡沫与非市场化的行为的作用力造成的存量过剩,诸如高星级酒店的严重过剩,景区和人造主题乐园大兴土木但是盈利能力很弱,诸多奇怪的现象。

    0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