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懵的旅游业出路在何方?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在线旅游 > 正文

被打懵的旅游业出路在何方?

来源:AI财经社 刘雪儿 2020-02-13 08:53:33

后续的周末游是个机会,暑期游也很关键,提前练好内功,疫后一定能掀起一个旅游旺季。

新冠病毒的蝴蝶效应正在显现,餐饮业、电影业、制造业、地产业……最冰点则落在旅游业,这个最需要人们出门放飞自我的领域上。

这个鼠年,对于旅游业来说太难了。不仅春节期间,按照往年算5000多亿元的收入没有了,业内人士估计每停摆一天的损失超170亿元。而每家旅游公司近段时间来,处理最多的事是扑面而来的退订潮,企业的现金流遭受着考验。

眼下,每个旅游创业者都在经历生死之考,有人痛哭一晚找不到路;有人为了节省开支不得不暂时停业;有人放弃旅游,顺势转攻线上教育;有人想要修补内功;有人在细分市场挖掘机会,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活着。

1 找不到办法,哭了一晚上

皇包车创始人孟磊

我们是为中国出境游用户提供中文接送机、包车游、定制游的平台,成立已经有五年了。由于我们在武汉有100人的销售和客服团队,1月21日就关注到疫情的问题了。

当时,考虑员工等的安全性,就让全公司400多人放假,只留不到1/3的人值班。我们想的还是太乐观了,1月24日文旅部出台文件,暂停了团队游和机酒产品,我们就懵了。文件出台2小时内,退单电话被打爆,赶紧远程给员工装系统干活,一直忙到初三。

算下来,春节期间我们销售额损失了几千万元,订单退了70%多。

与国内供应商不同,海外供应商比较难沟通,他们不受国内政策的限制。虽然我们签的10多万导游多是个体,也很无辜,但客人要求全部退款,不退就天天投诉我们。没办法,我们两天垫了上千万元。

初三晚上退单的高峰结束,我简直要崩溃了,一整夜没睡,从晚上12点多一直哭,哭到初四早上,然后买张票就回北京上班了。

那一夜,我特别无助,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如果一件事通过努力就能解决,那努力就好了,但现在努力没用,特别沮丧。员工、供应商、客户,每个人都无辜,都有道理,你夹在中间怎么解决?

现在订单就在那挂着,和供应商的协商进入僵持阶段。难受的是,我们的现金流并不充裕,成立五年才刚盈利,原本想着今年能实现盈利上的大幅增长,不曾想遇疫情,春节期间原本大几千万元的预收款跌到了几百万元。

不得已,和员工沟通完后,让一部分待岗,一部分在岗但调薪,把400多人每月的人力成本降到几百万元,加上房租、服务器、社保公积金等,月开支仍旧近千万元,好在现金储备还能支撑。

眼下,我一方面要组织生产,安抚客户;另一方面也要关怀员工。武汉有被隔离的小伙伴,我每天和他们视频,一个个聊天,担心他们心理出问题。2月5日,和一位因春节值班被困武汉的员工视频,他在出租屋独自呆了半个月,坐牢一样,刚毕业的小孩能不崩溃吗?我说你一定要加油,每天几件事,第一必须穿衣服;第二吃饭时和爸妈视频,哪怕吃泡面;第三约其他同事组团打游戏,不要一个人打。

我觉得,疫情不会持续多久,服务行业里餐饮业会最先恢复,人总得吃饭。预计武汉外区域到3月初,线下餐饮会恢复,境内游五一恢复,境外游因受政策因素影响,估计要到八九月,甚至更迟。

我们也在找钱,跟银行聊,他们在意有无抵押资产和营收情况。跟VC聊,问题是他们投的300家企业,有200家受影响,你告诉我应该救谁。特别大的企业有银行给钱,特别小的熬一熬过去,最尴尬的是我们这种中型企业,希望有奇迹出现吧,希望国家、银行、相关机构能关注到我们这类企业,帮我们渡过难关。

2 2月停业,发最低工资

一起去旅行创始人陈作智

我们一起去旅行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专注做国内周边游,及目的地散拼一日游的旅游服务商。对于这次的疫情,我们早就知道了。武汉封城前两周,我们就在做数据分析,当时根据传播系数判断,疫情不会持续很久,不会引起太多恐慌。

形势急转而下是武汉封城以后的事,第一天就有人开始取消订单了,第二天取消的订单高达90%,第三天几乎没有新订单。

这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春节是旅游行业的旺季。具体到我们身上,春节所在的一季度营收能有七八千万元左右,占全年营收的40%,上半年能赚多少钱全靠这三个月。可是武汉封城后,收入几乎变为0。酒店板块初一到初四每天的订单额只有3万元,是往年同期的零头,只有3%-5%,落地散拼组团等业务几乎没订单。

原来一季度我们有千万元左右的毛利润和几百万元的净利润,现在不仅增长没有了,还挖了个坑变成亏损,这一定会影响我们今年的业务发展和布局。不过,幸运的是,我们风控做得比较好,没有做高风险的旅游批发和囤货,因此损失相对较小。

看到形势如此严峻,我们判断2月肯定没戏,于是初四就通知2月全部停业,保证员工社保,按当地最低标准发放工资,每人每月大概2000元左右,广州一千八九,成都、三亚、常州可能一千七八。这样下来,我们200多人的人工成本能从100万压缩到小几十万元。

疫情是不可抗力,面对现状,公司不这样做,就撑不下去。这时必须采取自救措施,将成本降到最低,停业依法只用发基本工资,有纠纷到法庭上能站得住脚。我们不主张在家办公,这不科学,成本更高。对此,绝大部分员工还是理解的,只有两三个人不满要离职。

眼下,我们正与分公司所在的政府、旅行社协会沟通,争取减免房租、税收等,目前所有分公司的房租每个月总共5万元,所有开支每个月几十万元,和以前大概200万元相比,压缩了不少。

问题是疫情不知道会持续多久?现在看,3月我们有可能会继续停业。从我们的现金储备看,撑两三个月没问题。

根据非湖北地区的数据看,我预计拐点会出现在2月20日,到2月底3月初全国业务能逐步重新开张。我认为,此后旅游业会有爆发式增长,大家都憋得不行了,国内旅游业务预计在3月中旬和4月能恢复,五一会是个高潮,我们在为二季度做准备。但由于之后没有太多假期,周末游、周边游可能是个好产品,我们会多做一些这方面的库存采购。

虽然有些旅游公司针对疫情做所谓的创新业务,但我觉得一次灾难不会彻底改变行业轨迹,我们还是跟着游客需求走,打呆账步步为营。

3 不看旅游数据,一门心思转线上教育

麦淘亲子创始人谢震

我们有教育和游学两大块业务,都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本来寒假是仅次于暑假的高峰,现在除了20%~30%放假初期已出行的,剩余的70%全部取消了。我们几千万元的营收规模最近下降了70%-80%,爱咋地咋地,我都不想看数据,看了也只是干着急。

现在,我们资金还算充裕,有融资,轻模式,也不太烧钱,尽管现金流受到冲击,撑个两三年还没问题。不过,心里也慌,占大头的旅游老是没业务,人才也留不住,天天闲着,收入肯定降低,毕竟这行的待遇主要和佣金、奖金挂钩。

现在我们旅游部门的士气很低落,尽管去年下半年业务不错,但现在退单这么多,相当于下半年几乎白干了,还要加班处理很多退单和投诉,收入减少,工作量增加,甚至年三十还有被客户骂哭的。

面对现状,我们只能尽力安抚,联系班车,补贴费用鼓励打车和拼车,来保障大家的通勤安全。

与旅游团队相比,教育团队的氛围好些,一门心思转线上。我们有“麦淘实验室”儿童科学教育品牌,本来线下活动做得不错,现在看上海等地的学校2月底前不开学,线下培训一律停止,消费者都在往线上转移,我们也得跟上趋势。

这次疫情对在线教育的影响是正面的,就像非典对电商一样。一方面,教育是刚需,不像旅游可以推到暑假,没有哪个家长2月会让小孩在家天天玩;另一方面,相比线下,线上教育本身就有省时、高效、低成本的优点,以前最大的敌人是用户习惯,家长不愿小孩过多接触电子产品,现在一个半月的隔离时间足够长,可以让这个习惯改变并延续下来。

教育我们做的是素质教育,不是学科辅导,教育是读万卷书,旅游是行万里路,我们三四年来两块业务都做,服务的是同一类客户,可以降低获客成本。另外,旅游季节性太强,集中在寒暑假,教育业务可以做很好的补充。

看湖北外的疫情数据,传染性高但致死率低,我判断疫情应该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公司管理以前是边开车边换轮胎,现在正好乘机暂时停车保养一下。要说业务什么时候恢复,线上转型能否成功,我心里也没底,唯一好的是现金储备比较多,如果只能发三个月工资,我现在肯定慌得不得了。

4 小企业好翻身,中间商损失惨重

寻路记创始人陈旭

我们是定位中高端的小型旅行社平台,主要做广东地区的中高端民宿和度假酒店,有近10万会员,平均客单价1000元,还入股了2家民宿,负责其线上运营。

本来春节、暑假、国庆是旅游业的三大旺季,加上今年过年天气好,不少人选择来比海南性价比更高的广东过年。可是1月20日钟南山确认“人传人”后,开始陆续有改单,到武汉封城和文旅部发规定后,每天都有几百单取消,接着行业进入速冻模式,年后累计不到10单。

除了需求端的退改,供给端也出了问题。广东很多地区一刀切,比如广州把民宿和度假酒店都关了,邻近的惠州稍微灵活一些,可能考虑到旅游对经济的贡献,允许他们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营业,不过伴随防控升级现在也关停了。

往年,我们春节期间有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的利润,今年几乎没有了。我们有十多个员工,工资加房租大概10万元/月,还有不太受影响的电商业务,加上已有的现金储备,支撑三个月没问题。如果三个月后还这样,我也要考虑裁员或采取调整措施。

为什么我们的损失不是特别大,第一规模小,第二是流量型公司,模式轻,没有重资产包袱。很多人说大连锁餐饮店都不行,小的就更不行。我认为,恰恰相反,规模越大越受影响,它们靠规模效应赚钱,加上房租和人力成本,成本会因疫情飙升,而小企业成本低,好翻身。

具体来说,人力密集型、靠现金流运营的旅游公司就很危险,第一批是酒店,第二批是旅行社,第三批是包机商、包房商等中间商,他们提前拿下机票位、房间再分销,现在销不出去损失惨重。考虑到2019年经济不太好,对旅游业有影响,春节我们就没控房,不然现在都是沉没成本。像携程那样的大平台其实受影响并不大,反而是中间规模的比较麻烦。

我判断疫情差不多三个月结束,到时候旅游业会迎来爆发式增长,这段时间就让大家好好学习,看看旅游指南比如《孤独星球》这种结构性的书,继续学习抖音、小红书等流量运营手段。3月上班后,先恢复电商业务,再做些五一、暑假产品的规划。乐观一点,还能赶上清明和五一的旺季。

危机会诞生新的细分机会

巅峰智业创始人刘锋

文旅部两个文件出台后,旅游业就基本停摆了。一个是1月20日叫停各景点和场馆等,一个是1月24日要求旅行社和在线旅游企业暂停团队游、“机票+酒店”产品。尤其是疫情爆发后,给人很大的心理冲击,对未来没有信心。

我们公司主要做文旅项目,有七八百人,每个月人力成本近1000万元,运营成本100多万元,包括80万元房租。现在主要是现金流受影响,但我们能撑到五六月,如果到时候还不好转,就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了,必须开源节流,比如降低人力成本、争取减免房租等。

这不是我第一次经历,非典时期我们就被打懵了,全体三四十人放假回家,三个月发一半工资,后来很快复苏。那时体量小,全年收入几百万元,现在是两三亿元,规模大受损也更大。

在我看来,疫情对旅游业不同领域的影响会有差别。在国内游上,一二季度影响比较大,如果疫情在第二季度内还不好转,情况会更糟糕。在入境游上,各国停航和世卫组织(WHO)的意见,导致入境游基本停顿,预计比出境游恢复滞后3-6个月,尤其对WHO意见敏感的欧美市场,可能要到2021年恢复。出境游也会受重创,尤其邻近的亚太地区旅游业受损较重。

当然,这次疫情也像大浪淘沙,会筛出谁会游泳(好产品),谁仅有救生圈(政策、资金),或者两个都没有的。我刚从巴厘岛回来,乌布的蝴蝶园、咖啡种植园、猴子森林公园给人印象很深,投入不大,体验很好。与之相比,国内不少项目和景区都追求高大上,大投入、大面积、重资产,但体验并不好,缺乏优质项目。一旦危机来了,这些都会吃不消。

从需求端看,消费体验变得散客化、个性化,对应的产品和服务也应当细分化、多元化、专业化,而目前供给侧匹配度不高。所以这次疫情是危机也是机遇,有可能诞生新的细分市场机会,比如研学游、亲子游、户外运动旅游、线上旅游、在线教育等。

就眼下来看,这次疫情耽误的上班时间较长,估计清明、五一大家很难有多余假期,所以后续的周末游是个机会,暑期游也很关键,提前练好内功,疫后一定能掀起一个旅游旺季。

皇包车 麦淘亲子 一起去旅行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