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上半年国内酒店市场景气指数跌至-116,创历史新低

CHAT资讯 浩华管理顾问公司 2020-02-25 10:38:44

在各个客源市场中,酒店业者仅对国内商务的复苏前景较为乐观。

本报告是浩华管理顾问公司结合了第十九次中国酒店市场景气调查与新冠肺炎疫情酒店业影响专项调查所进行的研究分析。因此在本报告中,我们将以疫情未爆发时市场对2020年上半年的预测情况作为基准进行对比分析,以便更清晰地呈现出疫情对中国各地区酒店业者市场预期的影响。本次调查共收到来自全国28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685份有效问卷。

本次专项调查涵盖的五个问题旨在了解在疫情影响下,市场对于疫情影响周期及程度的预测,以及对住宿率、平均房价和总收入水平在2020年上半年发展的预期。为了更好地对中国各地区及城市的酒店市场进行分析和比较,我们用特定的景气指数模型把受访者的反馈情况进行量化并以指数的形式呈现,以便更加直观地反映出受访者对酒店市场的预期。

本次调查的第三至第五项问题所呈现的景气指数反映了市场对整体业绩表现的期望值。该指数范围从-150至+150,“-150”表示市场对预期业绩表现非常悲观,“0”表示业绩预期持中立态度,“+150”则表示市场的预期值十分乐观。在此次调查中,各受访酒店以2019年的实际业绩为基准对本年市场业绩进行预期比较,并对未来各类需求的复苏程度进行了展望。

综合景气指数遭遇断崖式下跌

在2020年1月初进行的2020上半年酒店市场景气调查中,在未受疫情的影响下,中国酒店市场的景气指数为-8,较去年下半年提升24个指数点,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可见尽管酒店从业者对市场未来发展仍持谨慎保守态度,但信心提振程度明显。从历史趋势上看,景气指数自2013年下半年跌入谷底后缓慢波动上升,持续正向发展,在2017至2018年达到平稳小高峰状态。然而进入2019年,景气指数一路下滑,于2019年下半年达到6年以来的历史低点。

在国际形势愈加复杂多变、中美关系不确定性持续增强、国内经济增速下行趋势明显的宏观环境下,酒店从业者对业绩预期缺乏信心。然而需要指出的是,在疫情爆发之前,市场信心在2020年初出现反弹回暖,说明相比2019年下半年,市场预期悲观程度出现缓解。这主要是由于宏观经济发展告别高速前进周期,将会长期处于平缓的发展周期内,酒店从业者也逐步适应环境转变,并积极寻求新的转型措施以应对这一阶段经济发展特点,以刺激业绩水平的提升。

但受1月下旬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在2月初进行的疫情专项调研中,市场的景气指数大幅下跌至-116,到达历史谷底。以景气指数最低值为-150而言,疫情对市场信心的冲击之大不言而喻。主要由于此次疫情随着春运由湖北快速扩散至全国,在严格的防控措施之下,各地的出行需求受明显抑制,尤其旅游业遭受重创。

2020年春节假期,文化和旅游系统将工作重点调整为“停组团、关景区、防疫情”。因而相对应的,疫情期间各类住宿需求迅速萎缩,大部分地区酒店近乎停摆。同时疫情的持续周期及发展前景尚不明朗,预计短期内无法迅速恢复,因此极大地负面影响了业者对2020年上半年业绩的预期。

将一月初的景气值与去年同期相比,西南、西北、华东、东北景气指数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虽然除华北及西南地区外,其余景气指数仍为负值,但是市场预期悲观程度有所缓解。且西南地区景气指数一扫“阴霾”,转负为正,市场呈现积极预期。但片刻的缓解在此次疫情的打击下,各地区景气指数无一例外地跌至-110以下,且地区之间指数相似,预期均遭受重创。

主要城市景气指数趋同,均遭重创

以各一线城市的景气指数趋势来看,在未受疫情影响下,仅有北京及广州的指数上升至正数。北京由于2019年“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的举办、世园会的开幕以及国庆活动带动了商务和旅游需求增长,同时新增供给较少,因而在经历过2019年宏观环境波动拐点之后,北京酒店业者对2020年市场发展信心小幅提升,预期转向积极。而广州相比深圳,经济上更为依靠内生市场,受国际环境影响相对较弱,相比全国整体持续信心不足的形势,广州从业者对业绩增长维持谨慎偏积极的态度。然而,在受到疫情冲击下,各城市指数纷纷下跌。北京、上海、广州及深圳的指数无明显差异,而三亚的景气指数跌至-125,居一线市场最低水平。尽管三亚疫情严重程度不及其余四个一线城市,但由于三亚更依赖于全国性旅游客源,往年的春节旅游旺季因疫情进入冰冻期,将不可避免对上半年的整体业绩产生巨大冲击,也让原本持续低迷的三亚旅游市场雪上加霜。

同样地,从各主要二线城市的景气指数可以看出,大多城市在疫情未发生前对2020年上半年业绩缺乏信心,仅西安景气指数为1,居二线城市首位。相较于2019年下半年的悲观态度,西安旅游及产业仍显示出良好的成长潜力让酒店从业者得以对市场发展重拾信心。在疫情爆发之后,各大二线城市的市场预期景气指数亦大幅下跌,集中于-115至-119的区间。通过各城市之间相似的景气指数可以看出,本次疫情对市场信心的打击是全国性的,各地区及各层级城市市场无一幸免,且大部分酒店业者悲观的程度类似,认为2020年上半年业绩与去年同期相比将有断崖式的下跌。

疫情影响下的酒店市场前景预测

半数受访者认为疫情影响将持续三个月,逾九成人士预估疫情影响将在半年内结束

就疫情对酒店业经营业绩的影响周期而言,仅有1%的受访者认为将持续1个月;8%的受访者认为将持续2个月的时长;而50%的受访者认为疫情影响时长为3个月;此外,分别有33%、7%及1%的受访者认为影响周期将持续4-6个月、6-12个月及12个月以上。总体而言,逾九成的受访者表示影响周期将不超过半年。

对比2003年非典的持续时长,从2002年12月第一例确诊案例到4月疫情的集中爆发,疫情于2003年7月基本控制,共持续了近八个月。而新冠肺炎于2019年12月开始陆续出现患者,到1月下旬集中爆发,以大多数受访者认为自春节起疫情将持续3-6个月的预测来看,新冠肺炎对酒店业绩的影响预计将于5月至8月期间结束,因此预计新冠疫情将主要施压于上半年的酒店业绩。

近七成受访者认为此次疫情,对酒店业绩的影响将比非典疫情严重

16%的受访者表示未曾经历过2003年非典,因此难以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进行对比及预测。除此以外,68%的受访者认为此次新冠肺炎对酒店业绩造成的影响将较非典更为严重。而14%的受访者认为二者影响基本相当,仅有2%的受访者预计影响将更为缓和。

截止报告撰写期间,新冠肺炎累积确诊病例已远超过非典共计5000多名的感染病例。由于新冠肺炎潜伏期长、传染性强,加之近年交通连通性的不断提升使新冠疫情较非典而言,传播速度更快及影响范围更大,目前病例数量仍不断攀升,全国各地严格控制人口流动。同时,中国目前庞大的经济量级已远非非典时期可比,即便疫情得到控制后,市场或需更长的时间实现业绩恢复,这些都是受访者认为此次疫情将比非典影响更为严重的原因。

绝大多数受访者对整体市场住宿率及总收入指标,持明显悲观态度,但对平均房价的预期较为缓和

住宿率:就整体市场住宿率而言,市场反馈普遍非常悲观。逾71%的受访酒店认为2020年上半年的住宿率业绩与2019年同期相比将变得非常糟糕;27%的受访酒店认为住宿率将比上一年更差;1%的酒店表示住宿率将不变;仅有约0.4%的受访者认为酒店住宿率将变得更好甚至非常好。

平均房价:对比住宿率和总收入预期,市场对平均房价预期稍显积极。约39%的受访酒店认为平均房价将大幅低于2019年;约42%的受访酒店认为酒店平均房价将更低;仅有约19%的受访酒店认为2020年的平均房价水平将不变或有所提升,其中认为有所提升的比例为2%。

总收入:对住宿率以及对平均房价的消极预期使得受访酒店对2020年酒店的总收入态度悲观。近67%的受访酒店表示本年度上半年酒店总收入将非常疲软;31%的酒店预计将变得更差;仅有约1%的酒店表示总收入将与上一年持平甚至有所提升。

区域分析:总体而言,受疫情影响全国范围内大部分酒店业者对各项指标在2020年上半年的表现持悲观态度。各地区的消极程度趋一致。其中华中/华南区域(包含广东、广西、海南、河南、江西、湖南及湖北七个省份)作为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区域,该区域的酒店业者对三项指标的发展均持最为消极的态度,总景气指数为-118,其中对市场住宿率水平的预测景气指数低至-132。

绝大多数受访者对自身酒店各项,指标预期表现均将低于2019年同期

住宿率:对于自身酒店的业绩,97%受访者预测酒店住宿率在2020年上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下跌,其中约78%的受访者认为住宿率跌幅将超过15%,11%认为跌幅在10%至15%之间,分别有6%和1%的受访者认为下跌范围在5%至10%、0%至5%之间。仅有3%的受访酒店认为2020年上半年酒店的住宿率将与去年同期持平甚至更好。从不同区域的住宿率景气指数来看,西北地区酒店业者对酒店自身住宿率预期最为消极。其原因或为西北片区的产业相较薄弱,商务相关需求不及其余区域强劲,而在下一题中,商务需求预计为疫情过后复苏最快的需求类型,因此西北区域对住宿率水平的信心较为低迷。

平均房价:与对整体市场预期一致,对比住宿率和总收入,各酒店对自身酒店平均房价预期稍积极。将近87%的受访者认为平均房价将有所下跌,其中有37%的酒店业者认为跌幅将超过15%,约19%认为跌幅在10%至15%之间,分别有18%和12%的受访者认为下跌范围在5%至10%、0%至5%之间。7%的受访者预计平均房价将与去年持平。其余6%的受访者预计平均房价将有不同程度增长,其中4%的受访者认为增幅在0%至5%之间。纵观不同地区平均房价预测,西南地区对于自身平均房价的悲观情绪更甚。

总收入:对住宿率以及对平均房价的消极预期使得受访酒店对自身酒店在2020年上半年的总收入持悲观态度。97%的受访者预期酒店总收入将会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近78%受访者认为跌幅超过15%。约11%认为跌幅在10%至15%之间,分别有7%及1%的受访者认为下跌范围在5%至10%、0%至5%之间。不足1%的受访者认为酒店总收入将与2019年持平;仅有约2.5%受访者认为酒店总收入将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

对国内商务需求的恢复前景较为乐观,但对国际各类需求的恢复态势普遍消极

最后是关于各受访酒店对主要需求市场——商务、旅游散客、旅游团队和会议(会议、奖励旅游、大型会议和展览)在疫情过后复苏程度的见解。

在各个客源市场中,酒店业者仅对国内商务的复苏前景较为乐观。从数据上来看,40%的受访酒店认为疫情结束后国内商务客源市场的恢复程度较好或非常突出,其中认为恢复程度非常突出的占12%。除国内商务需求外,受访者对其余客源需求的恢复程度缺乏信心。其中预计恢复程度稍好的是旅游需求,近34%的受访者认为国内旅游散客市场恢复程度将较好或非常突出。其次,分别有32%及26%的受访者认为会议需求及国内旅游团队的恢复程度较好或非常突出。从指数上看,市场普遍认为旅游散客需求及会议需求的恢复程度将优于旅游团队的恢复程度。

与国内需求市场比较,受访酒店对于国际客源市场需求的恢复普遍秉持十分消极的态度。对于国际商务、国际旅游散客和国际旅游团需求,七成的受访者预期恢复程度较差甚至非常糟糕。目前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认定下,国际客源需求受到疫情冲击,相较国内需求需更长的恢复周期。从指数上看,国际需求恢复程度指数普遍比国内需求低约50个指数点。

非典对酒店业绩影响回顾性研究

在报告的最后一部分,我们纳入2002年至2004年间浩华发布的《中国饭店业务统计》数据,分析非典对酒店业绩的影响,以史为镜,为中国酒店业者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预判提供借鉴。

从2002年至2004年间全国五星级酒店业绩指标历史表现图可以看出,在非典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2003年,酒店入住率从2002年的69%跌至57%,下跌18个百分点,但在2004年迅速回升至67%。而平均房价则未受疫情影响,保持较好的上升势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8%,主要得益于期间中国处于经济上行阶段,经济的快速发展推动房价的攀升。因此,综合入住率及平均房价表现,2003年在非典影响下五星级酒店的平均每间房收益同比减少了12%,而总收入也受到相应影响,同比减少11%。

而在非典的“重灾区”——北京,五星级酒店的业绩也经历同样的趋势。但由于北京实施严格的隔离措施及疫情对出行需求的严重影响,当年北京的国内旅游接待人数同比减少24%,国际旅游接待人数减少40%,致使住宿率从2002年的71%下跌至49%,跌幅达22个百分点。但平均房价同样不降反升,增长率达到6%。因此综合而言,2003年的平均每间房收益同比下降27%,而总收入同比减少29%。尽管如此,2003年非典结束后,2004年北京五星级酒店业绩迅速回升,平均每间房收益及总收入均优于非典未爆发的2002年。     

考虑到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范围为全国,且各地区封锁程度较非典更甚,酒店各业绩指标中,住宿率下滑首当其冲。加之近年来在全球经济下行、国内经济增速减缓的环境下,平均房价处于增长滞缓的态势,此次疫情或如第二题中多数人预测一般,对酒店业绩产生较非典更为严重的影响。但尽管2003年遭受非典重创,2004年酒店业绩迅速恢复到与疫情发生前相当的业绩水平、甚至实现一定增长,说明疫情造成的短期影响一旦结束,业绩恢复速度较快。

结 语

在本次的景气报告中,由于受到“黑天鹅事件”——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们在常规景气调查的基础上增加了针对疫情影响的专项景气调查。2020年1月初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景气指数(-8)相比2019下半年(-32)实现了较为积极的提升,市场的消极程度得到较大缓解。但在1月下旬疫情集中爆发后,市场的景气指数断崖式下跌至-116,为历史最低值,且各区域、各层级城市的悲观程度相似。在对市场及自身酒店业绩的预测上,绝大部分地区酒店从业者认为住宿率及总收入较去年将变得更差甚至非常糟糕,但对平均房价的预期相较缓和。分区域来看,华中/华南区域市场由于受疫情影响最重,预期最为消极。

在疫情的影响周期的预测上,一半的受访者认为疫情影响将持续三个月的时长,逾九成预估疫情影响将在半年内结束。将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响与非典疫情进行对比,近七成受访者认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酒店业绩的影响将比非典疫情更加严重。同时,在非典对酒店业绩的影响研究中,可以看出疫情对酒店业绩最为直接的影响是造成住宿率的大幅下滑,随之致使总收入的下跌,与受访者关于疫情对业绩指标造成影响的预判相一致。

尽管此次疫情对信心的摧毁是全国性的,但我们相信旅游业、住宿业具有良好的韧性,一旦疫情的短期影响结束,业绩恢复指日可待。同时危机之下亦孕育生机,在疫情的冲击下,智能化、“无接触服务”等趋势显现。此外,酒店应积极探索与其他业态的融合,摆脱固有营利模式的限制,化被动为主动,在大环境变化时更为灵活地产生营运收入。在受疫情影响的业绩低迷期间,酒店更应蓄势待发,把握“长假”之后受抑需求集中爆发的“小阳春” 。相信否极泰来,未来可期!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