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签证龙头倒下,旅游业的复苏要比非典时更难

螺旋实验室 AKA杜超 2020-03-03 10:08:47

百程退场,可能只是个开始。

四年才有一次的2月29日,很多人忙着在网络上打卡留念,期待着下一个四年能够有更多的惊喜。但是对于百程旅行网的员工来说,可能这个日子还要被赋予更多的特殊意义。

2月29日,旅游业界流传出一份来自百程旅行网的《关于公司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的通知》,根据通知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百程资金不能维持公司继续运转。股东会决定关闭公司并启动清算准备。

在善后处理上,百程要求员工在3月9日16:00点前完成公司财产归还等事宜和手续。并提前做好自谋出路的准备。

如果按照四年这个特殊周期来计算的话,四年前的百程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不仅获“紫禁杯”集体奖,被业内媒体评为”10大在线旅行商”、“金牌签证服务商”,还拿下了“高新技术企业”证书。

再往前倒退一点,百程还曾获得阿里巴巴牵头的B轮融资,并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疫情对于旅游业的冲击不言而喻,但对于有着阿里加持的百程旅行网来说,它的突然关闭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不过从百程旅行网过往的财务数据来看,这家头顶阿里系光环的旅游平台已经连续亏损多年,2015年,净亏损3935.19万元;2016年净亏损4510.81万元;2017年,净亏损2795.45万元;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1285.64万元。

疫情虽然不是核心原因,但却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百程的倒台。

根据分析机构的预测,2020年春节出游人次将突破4.5亿,较2019年春节增加8%,约为5550亿元的市场规模。

但是伴随着疫情的爆发,这些预期中的营收数据都已经成为泡影。

虽然还未有具体的数据能够展现出这次疫情对于旅游业的冲击到底有多大,但是通过一些其他角度还是能够窥探一二。

首先是出行人数的下降,据交通部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节黄金周期间,全国出行人数仅为1.52亿人次,对比去年的4.21亿人次,大降63.9%。

其次是旅行平台退单量的激增,来自于携程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30日,平台收到的退改诉求总量达数百万个,相较日常增长近10倍。其中除夕当天迎来退改最高峰,百万级的退改诉求涌来平台。

如此巨大的营收冲击,使得旅游业的每一家上下游企业都难以独善其身,多年一直未能摆脱亏损阴影的百程自然也不例外。

回顾2003年的旅游行业,由于受到非典疫情的影响,当年的国内出游客流同比下滑13%,整体旅游业的收入增速降低了28%。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旅游业在2003年的整体数据,很大一部分贡献是出现在疫情结束后的下半年,人们对于旅游产品的报复性消费心理被激发,使得旅游业得以出现强势反弹。

当时的游客流增速一路呈现高速增长态势,并在次年的年中到达高峰,甚至在此后的十几年间,都未出现强劲的增速高点。

但是回归到这次的新冠疫情,恐怕难以再重现当年非典阴影消除后强劲的反弹势头。

北京旅游学会副会长、北京交通大学现代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张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旅游业即使出现反弹,力度也不能和2003年“非典”之后的反弹相提并论。

张辉认为:“目前,中国家庭的负债率较高,还贷的需求是刚性的,而旅游消费是弹性的,在负债面前必然要被压缩”。

张辉更进一步的预测是:“旅游的人数不少,但是钱花得少,旅游人均消费会大大下降;参加‘一日游’的人可能不少,但住宿旅游者的人次会大大下降。因此,疫情结束后,旅游业的反弹力度不会很大,因为反弹说的不是人数,而是旅游经济的收益。”

而从一些数据层面,也确实能够证明张辉院长所言非虚。

早在2018年,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就表示:“以家庭债务/家庭可支配收入测算,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高达110.9%,已经超越美国。”

而在非典发生的2003年,由于国内的房市尚未呈现出走高的态势,多数居民买房并不需要背负过多的负债,使得家庭整体的负债率处于一个较低的状态。

但是在近10年来,居民的消费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在买房买车等消费上,使得更多家庭背负了过高的杠杆。

根据2019年前瞻产业研究院援引的易观数据显示,我国在线旅游用户人群中,80后90后人群占据绝对主力,其中80后占到了43%,90后则占到了18.8%。

而这些旅游主力人群的人均负债,也并不乐观,2019年苏宁金融研究院抽取了苏宁金融400万个1980-1999年出生的贷款申请人作为分析样本,从多种征信数据维度来比较80后和90后的真实负债情况。

根据分析分析数据推算的结论显示,80后的人均欠款金额达到21.98万元,90后的人均欠款金额为10.45万元。

而在平均月还款金额上,80后的贷款每月应还款金额为0.63万元,90后的贷款每月应还款金额为0.28万元。

和居民负债率走高形成对比的,是近些年来居民储蓄率的下降,2003年的居民储蓄率尚为56.8%,近些年来已经滑落到了45%左右。

加之此次疫情爆发的节点恰逢春节假期,年前的一波集中消费已经使得家庭的可支配收入降低,而受到停工停产的影响,预期收入也呈现出了短期下滑态势。

诸多因素综合下来,确实难以让外界对于疫情过后旅游业的反弹幅度产生太多的期待。

进入到21世纪以来,在一些重大社会突发事件结束之后,都会出现旅游业的一个小高峰,比如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汶川地震。

经历过生死的较量,更多人都在感慨人生无常,萌生出及时行乐的思想,但是在短暂的狂欢之后,国民和市场都会逐渐回归理智。

当生活的刚性苟且难以卸下时,就必须卸下一些弹性的诗和远方。

而当旅行者放下出游的念想时,那么对于旅行平台来说,现金流层面的困境就已经要摆上台面了。

百程旅行网的倒下,对于更多尚在痛苦期煎熬的旅游从业者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但是更坏的消息是,百程退场,可能只是个开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