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票价格堪比大巴,疫情或致航空业损失千亿?

新京报 张泽炎 2020-03-04 09:33:24

低飞机利用率和客座率、高航班取消率,正在炙烤着航司业绩。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能坐上比大巴还便宜的机票,即使这样,乘客还寥寥无几,我的座位前面、后面、旁边都没有人。”3月1日从上海抵达重庆的乘客小深(化名)感慨道。

据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从2月底开始,50元至100元的“白菜价”机票已经持续供应。2月26日,从上海出发飞往重庆最低49元;而3月2日,低价持续,最低仅需要59元。

“白菜价”机票的背后,是新冠疫情暴发后航空业正经历着大考的现状。低飞机利用率和客座率、高航班取消率,正在炙烤着航司业绩。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邱连中运用飞友科技AirSavvi提供的数据估算,中国民航2月份收入损失达到近370亿,3月份行业预计的收入损失会在350亿左右。如果疫情延伸到4-5月份,那么行业的收入损失总额有可能接近1000亿。

白菜价频现:最低机票价59元,价格堪比大巴

3月2日,新京报记者自携程获悉,3月2日至3月15日,上海至重庆单程机票最低价格均在百元以下,其中3月2日至3月10日最低价格在60元上下,折扣低至0.3折,最高票价也打5.5折。

热门旅游航线的机票价格也不过百元。携程数据显示,3月2日至3月15日,上海至三亚单程机票最低价格为79元,折扣为0.4折,其中3月2日至3月9日最高票价折扣也仅为1折至1.5折,直至3月10日后出现最高票价折扣上升至4.2折。

白菜价机票已经持续多日。据新京报记者监测,此前2月25日,多地机票价格已经最低至低于百元。例如,2月26日,从上海飞重庆票价仅为49元,从上海飞哈尔滨仅需99元,折扣幅度分别为0.3折和0.5折。

携程方面对记者表示,通过携程平台数据观察,目前部分机票折扣力度非常大。以上海飞重庆为例,2月29日,最低出现了0.3折的机票价格(春秋航空),仅为49元/张。2月29日-3月15日之间,整体最便宜的机票价格,都低于或等于100元/张。

广州至成都同样出现了白菜价机票。2月29日,仍有0.7折的深航折扣机票,仅为110元/张。从2月29日,一直持续到3月31日,最低的机票价格,普遍在200元/张上下。

携程表示,最近出行的人群中,主要还是返程复工的旅客居多,其次为有硬商务出行需求的旅客。

携程从携程旅客的整体预订数据分析发现,2月28日至3月1日,用户的出行总量相比2月25日至27日这3天明显增长。根据数据,从人员输入强度看,近期预计迁入前五的地区分别是:广东、上海、浙江、北京、江苏。

航空公司恢复航线进行时

在复工复产的大背景下,多家航司已经宣布恢复航线计划。

3月2日,新京报记者自海南航空获悉,海南航空现已恢复3月1日-7日2000班航班,此前该航司已经恢复450余个航班;深圳航空于近日宣布批量恢复近2000个航班;2月20日,东方航空表示,近期经过市场研判,计划于2月底至3月陆续恢复执行国内、国际部分航线。

实际执行情况如何?据飞友科技AirSavvi数据,截至3月1日10:00,全国计划航班1.69万架次,预计执行航班8393架次,取消8514架次。国际航班方面,当日计划航班4396架次,预计执行航班1501架次。2月29日,全国累计取消航班8531架次,取消比例较前一日小幅回升。

民航业内专家林智杰对记者表示,“白菜票价”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是目前春运返程客流已逐步启动,特别是中央号召尽快复工,之前在隔离的时候其实票价对出行的刺激是有限的。随着逐步复工复产,大量航班恢复,利用票价可以引导旅客出行,这是市场复苏的一个表现。

其次,林智杰认为,目前客流单向性比较明显。例如,上海到成都八十块钱,大城市出来的人少;但是去大城市上班的客流还是有一些的,成都到上海大概八九百块钱,所以与单向性的客流有关系。

此外,林智杰表示,不同的航空公司有不同的策略。目前最便宜的机票主要是中、小型的公司,可能跟航司的销售政策和现金流也有一定的关系。

内地市场拐点已到?专家:为时尚早

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邱连中运用飞友科技AirSavvi提供的中国航空公司分地区实际投放的2019年与2020年每日航班数据作调整后相比较,做成CARDI(即新冠疫情影响航空公司运营的实时动态指标),来定量分析疫情的影响及实时观测曲线的变动。

邱连中指出,内地市场是唯一触底开始反弹的市场。这是否意味着内地市场的拐点已到?

他认为做这个结论为时尚早。 “因为从2月19日开始的反弹是复工返程的小高潮造成的,这个窗口比较短,随着复工窗口的关闭,曲线也有可能再次下滑;第二个判断是随着复工和经济逐渐活跃,对航空的需求有所增长,反弹的曲线不继续上升,但也不下降,变成一条徘徊线;第三种判断就是随着疫情的减退和经济的持续上升,内地市场的曲线持续上升,那就意味着拐点真正到了。”

邱连中分析认为,保守估算,中国民航2月份收入损失达到近370亿,3月份行业预计的收入损失会在350亿左右。如果疫情延伸到4月至5月份,那么行业的收入损失总额有可能接近1000亿。

数据是如何估算出来的?邱连中表示,根据国航、南航和东航三大航空公司2018年的年报中估算的分地区每个座位的平均单位收入(内地668元;国际1573元;港澳台地区781元),乘以削减的座位数,可以得出收入的损失。

在低谷期2月份,内地市场每天损失的收入接近12亿元(人民币,下同),而国际市场每天损失收入3亿多元,全国每天损失收入15个亿。

邱连中认为,以上的收入损失估算是根据三大航2018年财报的历史数据推算的,比较保守。从2018年到2020年的两年中票价应当有所上升,每个座位的单位收入是低估的;其次只计算了因座位数量的变化造成的收入损失,没有将座位的利用率(即载客率)降低造成的损失计算进去。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