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班总运力同比下降5%,全球民航业至暗时刻将至?

航空透视 Andy Xiong 2020-03-09 09:05:28

目前来看,亚太地区仅有日本及东南亚航司受这场疫情中的冲击较低。

如果说今年1月-2月,新冠疫情对民航业的影响主要在中国内地,疫情发展到3月,随着韩国、伊朗尤其是意大利的疫情爆发,种种迹象表明,世界各国民航业都似乎将难逃这场疫情的冲击。

2020年2月 ,全球民航定期航班的总运力(Scheduled Airline Capacity)已经较之去年同期出现了5%的同比下降,三月份该数据下降幅度更是将进一步扩大。


图中数据来源:OAG

总体来说,根据现有的数据观察,3月下的世界民航市场可能呈现以下几个趋势:

对中国航司,是在控制疫情与保障经济矛盾中,温和恢复的关键一月;

对于亚太其他国家及地区航司,至暗时刻仍未到来;

对于欧美航司,则是疫情影响真正开始的时期。

中国内地:运量出现拐点,温和恢复中

首先说个好消息,得益于政府疫情控制下,各地鼓励复工生产的号召,自2020年2月24日起,中国内地的航司运营座位数,终于在一个月后出现了恢复的迹象。

超过290万的运力重新回到国内市场,其中三大航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南航新增68万运力,东航新增56万运力。这种运力的回归,极大方便了群众返程复工,恢复生产的进度,也是与国家政策导向相一致。


中国自疫情爆发以来的定期航班运力周变化表。在2月下旬,新增座位数已极大增加。(来源:OAG)

但运力的恢复并不代表实际乘客人数的增长,由于大量运力的新增,导致航运价格的进一步下降,于是乎这两天就会出现深圳-成都5元白菜价机票这样的事件发生。

只能说这种运力的提升,如果没有政府的经济补贴,考虑到运营成本,可能对航司实际运营的状况比飞机停飞更为严重,也就是我们所俗称的“不飞亏,开起来亏的更严重”。

3月3日,民航局同财政部下发了《关于通航企业疫情防控期间资金支持政策的通知》,缓解在运力提升下,航司的亏损加剧,我觉得该政策正是局方对这个问题的一种回应。


从航空业总量缩减数值来看,中国内地仍是全球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数据来源:OAG)

虽然出现了运力的温和恢复,但要看到这种恢复是在1月份受疫情影响,断崖式的下降的基数下产生的(2月24日的国内运力水平较之一个月前下降了近2/3)。因此这种温和的恢复,还需要持谨慎乐观的态度看待。

毕竟,目前复工潮对疫情防控的影响和变化还需要经过时间考验。就国内航空业而言,虽然初见春意,但寒冬仍未过去。

亚太其他地区:冲击逐步加大,仍未到“至暗时刻”

对于亚太其他地区而言,受内地需求的下降,自疫情爆发以来多国和地区就开始呈现持续的运力下降,虽然受影响程度不及中国内地严重,但韩国疫情的扩散是导致影响在近期降幅升级最为明显的因素。

更重要的是这种下降幅度正出现逐渐加大的迹象。在过去的一周内,台湾地区、香港地区以及韩国的航空运力都出现了20%的同比降幅。


除中国内地外,亚太主要航司的运力周变化情况(数据来源:OAG)

在各地区的航空数据表现中,从受影响程度而言,港澳地区的航司其实比内地航司更为严重。香港整体运力从1月20日的84万人下降至目前的24万,降幅高达七成。澳门也表现出相似的现象。

作为香港龙头的国泰航空,在过去的一周内就削减了26.5%的运力。目前,该航司11万左右的周运力仅相当于疫情爆发前水平的四分之一。

在没有强大后盾的政策关怀和照顾下,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港澳台航司们在这场疫情中,可谓损失最为惨重。这也就不难理解近期香港多家航司裁员、放无薪假等降成本措施所引起的员工不满。


对比其他国家及地区,日本航空业在这场疫情中保持艰难的稳定(数据来源:OAG)

再看韩国的数据,本国疫情的爆发,各国对韩国始发人员的入境管制措施升级,给韩国航司造成的冲击正在加速上升。

原本,自中国疫情在1月爆发开始,韩国整体运量截止至2月10日仅下降20万左右(降幅11.5%)。

但2月截止至目前,韩国运量已经降至112万(较疫情前下降38%),单看过去一周就录得21%的周降幅。目前,大韩航空的整体运力已经下降至疫情爆发前的一半左右,而且这种下降趋势并未有任何转变的迹象。

目前来看,亚太地区仅有日本及东南亚航司受这场疫情中的冲击较低。像日本航空、全日空及新加坡航空基本较之1月20日疫情爆发前,仅下降了10%左右的运力。这也算是整个亚太地区唯一令人欣慰的现象。

欧洲和北美:疫情影响正开始显现


即使目前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截止至3月2日,航班缩减规模仅为2.6%

欧洲和北美航司目前基本没受到疫情的任何冲击,各国的整体运力较之疫情爆发前还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这也和西方在年初holiday season结束后,航空业正常的季节性波动一致。

即使是目前疫情爆发下的意大利,在目前的数据上也仅录得2.6%的周运力降幅。由于这种数据上的变化有着一定的滞后性,在未来的几周内,应该会有更为清晰的判断。

随着意大利疫情的升级,西方社会对疫情的关注和警惕都在明显升级。昨日纽约所爆发的新病例就有近期米兰旅游的接触史,而且欧美各地的本地社区传播案例正在增加。

就连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都坦言,这次疫情不是是否会在美国爆发,而是何时爆发。

近日,美国多家航司已经对外宣布,基于疫情的变化,旅客可以无条件取消未来未出行航班。这势必将对美国各航司的整体经营造成影响。全世界最为重要的跨大西洋黄金航线,纽约-伦敦航线也爆出正在削减运力。这种出行需求的下降已经不仅仅是受本国实际疫情的影响,人们对出行心态上的变化更为重要。难怪川普就在今天紧急召集全美7大航空的掌门人召开会议。

上周,美国股市迎来了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周降幅,这既有股市连创新高调整的技术需要,也一定程度反映出市场对疫情在本国爆发的忧虑。各国降息刺激经济大幕的开启,也算是疫情全球化与经济全球化的一种联动。

一点思考

2020年注定是全球航空业自911事件之后最为艰难的一年。目前的态势,这场原本只在中国内地的疫情阻击战正演变成一场各国都在参与的全面战争。

全球航空业如何共同应对这场公共卫生危机,转危为机,中国航司如何在“后疫情”时代生存与发展,政府如何制定更加科学合理的行业政策,是时候开始考虑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