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将航空业推至“危机地带”

金融时报 2020-03-09 10:24:13

航空客运需求大幅下降,使航空公司被迫削减航班。

空客(Airbus)正在重新评估其3周前刚刚发布的2020年交付目标。近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欧洲、美国乃至全球的蔓延正在将航空业推入危机模式。

上周末,航空客运需求大幅下降,迫使全球各地的航空公司冻结招聘,并大幅削减航班数量,包括利润丰厚的跨大西洋航线。航空公司同业公会——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将于周四大幅上调其对疫情给全球航空公司造成销售损失的估测。就在12天前,该机构估计此次疫情将造成近300亿美元的损失,主要源于进出中国航班减少。

航空数据咨询公司Ascend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球航空运力已下降2.8%。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去年底预测,2020年全球航空运力将增长4.7%。

在这一背景下,空客不会是唯一一家将要重新评估今年业绩指引的公司。航空航天业高管纷纷表示,他们每天都在关注事态发展。空客尚未决定削减交付目标,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多家航空公司正在尝试推迟收货。(空客)很可能不得不在3月底前重新评估业绩指引。”分析人士表示,延迟交付对波音(Boeing)的冲击可能因波音737 Max在两起致命坠机事故后停飞一年而减轻。空客拒绝置评。

两名业内人士透露,一些航空公司还在寻求暂缓支付租赁费用。

空客重新评估业绩指引,以及各航空公司——从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到瑞安航空(Ryanair)等——本周大幅削减航班的举措,显示出航空业的危机加剧得有多快。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皮尔斯(Brian Pearce)称:“各航空公司正处于危机地带。上周末,事态进展急剧加速。”

他还表示:“这比非典(SARS)时期严重得多。非典期间,航空业2009年的收入下降了16%,那时的情况看起来更像一场全球金融危机。现在我们还没到那个地步,但这将取决于各国政府能否成功控制住欧洲的疫情。”

周一,英国航空取消了3月16日至3月28日期间飞往意大利、德国,以及最关键的美国等国的400多个航班。这种削减跨大西洋航线的航班的决定极不寻常,也是此次疫情影响不断加深的一个标志。Vertical Research航空业分析师罗布•斯托拉德(Rob Stallard)表示,上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还是在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期间。

瑞安航空将3月17日至4月8日期间飞往意大利的短途航班削减了多达25%,汉莎航空(Lufthansa)和易捷航空(easyJet)上周晚些时候也削减了运力。

维珍航空(Virgin Atlantic)的消息人士表示,该公司的客户需求相比2019年3月下降了40%。这一迹象表明,人们的担忧不只影响欧洲范围内的短途航班,还打击了对跨大西洋航线的需求。未来几天,维珍航空很可能成为最新一家加强紧急控制成本措施、以保持未来资产负债表平衡的航空公司。

一些欧洲航空公司的高管淡化了新冠病毒可能对航空需求造成重大和长期损害的担忧。

欧洲最大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的行政总裁迈克尔•奥利里(Michael O'Leary)周二在布鲁塞尔的一场行业会议上表示:“人们眼下对旅行的短期恐慌将很快消失。这种恐慌情绪将在未来两到三周消失。”

他还表示:“家庭将在复活节学校放假期间继续出行吗?是的,他们会的,除非有什么意外事件发生。”

英国航空的母公司国际航空集团(IAG)的首席执行官威利•沃尔什(Willie Walsh)表示,此次疫情不同于9/11恐怖袭击。“9/11显然是一起跨大西洋事件。它意味着对跨大西洋(航线)的需求大幅下降,但在美国重新开放空域后,需求恢复得相当快。”

他也预计需求下滑很快会减缓。“如果情况遵循我们在亚洲看到的走势,可以预计需求将在几周内企稳。”

航空咨询公司Ascend by Cirium全球主管罗布•莫里斯(Rob Morris)表示,尽管航空公司持谨慎乐观态度,但它们似乎正进入“求生模式”。他表示:“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持低调、通过尽可能削减航班来降低成本,通过与租赁公司谈判来寻求降低资本成本,享受由此带来的较低燃油价格,然后确保在危机结束时……你还在运营。”

汇丰航空业分析师安德鲁•洛本贝格(Andrew Lobbenberg)周二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根据基本的假设情形,欧洲上市航空公司可能在2020年遭遇利润下滑,降幅可能从法航-荷兰航空集团(Air France-KLM)的87%到Wizz Air的23%不等。

易捷航空首席执行官约翰•伦德格伦(Johan Lundgren)表示,航空业遭受的打击将取决于各国在遏制新冠疫情方面有多成功。他表示:“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市场正在企稳,然后我们可以看到,这将对航班预订产生非常短期的影响。”然而,他警告称,如果未能控制住疫情,形势将变得更具挑战性。

2月13日,空客表示,假设“没有出现重大干扰,包括来自新冠肺炎疫情的干扰”,预计今年将交付大约880架商用飞机。然而,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目前正在与航空公司客户(其中很多是中国公司)讨论可能推迟交货的问题。一位行业高管表示,中国航空公司仍受到旅行限制,很多航空公司无法前来接收飞机。

“重要问题是这个情况的时间,”一位航空业高管表示,“它会到多深,底部在哪里?接下来的复苏曲线会有多么陡直?”

“但目前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与航空公司的对话正在进行,但尚未讨论大规模的重大变革。”

很多航空业高管仍坚守2020年最初几周制定的目标。一位高管表示,2003年非典(Sars)疫情的经验表明,一旦最糟糕的时期过去,需求将很快——在6到7个月内——复苏。

“接下来的两个月非常重要,”他补充称。

新冠肺炎疫情在亚洲以外地区蔓延,也在影响阿联酋航空(Emirates)和卡塔尔航空(Qatar Airways)等所谓的“超级枢纽”航空公司。这些航空公司的增长战略主要基于把远东城市与中东、非洲、欧洲和美洲连接起来。

迪拜的阿联酋航空周二表示,已向员工提供自愿无薪休假。目前,阿联酋航空削减了飞往受疫情影响目的地的航班,并看到一些市场的需求出现放缓。该公司的一些员工指出,阿联酋航空网络的情况喜忧参半,飞往亚洲和欧洲的航线仍显示出旺盛的需求。“但这是一个安静的时期,”一名飞行员表示,“复活节假期开始将是一个考验。”

全球航空公司都在冻结招聘和投资,这是一种紧急措施,目的是保护盈利能力。航空业分析师表示,一些实力较弱的航空公司正面临破产风险。

洛本贝格表示:“航空公司必须找到平衡,一方面是采取措施,在这段时期保护自己,另一方面是做好准备,在需求恢复的时候加以利用。”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航班管家 王磊

国内航班量仍然处于低位运行的状态。 1、疫情处于攻坚阶段,出于安全原因,虽然复工复产但不是全员。 2、复工却没有人流 特别是没有商旅人流,这点从京沪航线航班量和客座率就可以看出来,各地针对外地人的隔离政策不尽相同,本质上还是限制出行。 3、仍然存在病毒传播的恐惧心理,一个公司只要发现一例,就会面临大量员工被隔离甚至重新停产的危险。

2020-03-09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