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意大利:待业中的导游 他们还好吗?

澎湃新闻 朱喆 2020-03-13 15:06:13

根据意大利商业联合会的估计,未来三月,疫情导致的旅游业的损失将达70亿欧元。

新冠疫情在意大利爆发后,各地封锁严重打击了经济。根据意大利商业联合会的估计,未来三月,疫情导致的旅游业的损失将达70亿欧元。

对于一些依靠旅游产业带动经济的城市而言,目前的情况已经让人崩溃。3月11日,南部旅游名城巴里市市长安东尼奥·迪卡罗在现场直播的采访中数次哽咽,他去是市中心视察店铺是否按规定关门,边走边说:“这些年来,我们做出了许多牺牲,才能使城市得以生机勃勃,吸引了这么多游客……但我们相信,我们必须有信心,我们将会成功”。

无疑,导游是旅游产业中最受打击的群体之一。根据3月10日意大利媒体agensir的报道,据统计,目前至少有2万名具有职业资质的导游,他们也是纳税人,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自雇人士。他们处于自负盈亏,没有统一的社会保障的状态,旅游业的瘫痪直接让他们也陷入了困境。

澎湃新闻-私家地理找到两位导游,听听他们从寒冬以来,各自在罗马、米兰的遭遇和此时的感想感言。

“60后”资深前辈傅瀞:失去了50个团的我,去跑龙套当了临时演员

来自宝岛台湾的傅瀞自1987年大学毕业后就从事国际出境游领队工作,2002年,她和闺蜜到欧洲旅游,遇到了现在的另一半,一年后随意大利丈夫定居罗马。2006年,女儿出生,她决定专心在罗马当地陪和导游,通过公司、网络等接洽业务。为游客热情讲解中的傅瀞 傅瀞 图

作为业界资深前辈,傅瀞见证了中国出境游的发展。比如游客人数的增长,1998年出境游刚开始,她接待的都是官方访问团。转折点是2008年,组团旅游的客人开始出现,随后游客数量逐年增长。

2017年前,游客高峰是寒暑假、春节假、十一黄金周,用她的话说,那时导游们的状态是忙到“脚丫子朝天”,人还是不够。2019年开始,传统的淡旺季概念已经被旅行社的营销所打破,她告诉记者,“促销价就意味着旺季”。另外,她观察到客群的变化,“夕阳红”老人团数量已经超过了寒暑假家庭、教师出境游。

她说自己是经历过2003年“非典”萧条的“老人”,面对这次打击,内心还是从容不迫的。1月底,意大利航空公司暂停了中国航线,她原本二、三月预定好的50多个团的导览工作取消了40个。2月中意大利北部疫情快速蔓延,剩下的10几个团很快一个都不剩了。“好惨是不是?” 面对傅瀞的问题,记者沉默了。“你知道比我们更惨的是谁吗?是小偷!”,她说完和记者一起哈哈大笑。

因为乐观,所以积极。她知道哪怕疫情过去,旅业复苏也得再等一阵,至少半年的“坐吃山空”,所以她得谋谋出路。

她看到一个中国电影剧组招募通告。剧组回不去,只能在当地拍杀青戏,得把罗马拍成中国城市的样子,需要很多路人。于是,她和老朋友们就去“跑龙套”,她得意地说,“我接了个平常都轮不到我这老人家的活,算是‘事业第二春’!”

随着意大利确诊人数不断攀高,她也仔细审视了当地一路抗疫以来的情况。

“我们中国人已经有了一套封城隔离感染的经验在先,意大利也自知是旅游大国,肯定逃不过。1月底其实就开始注意防范和准备了,一直关注着中国的应对方法,存着敬畏、不惊的生活方式学会勤洗手、戴口罩,不与人近距离接触”,她恳切地说,“但说真的,意大利人有积极配合的,也有完全不在乎的”。

3月8日,意大利北部14个城市宣布封锁是一个强信号,让很多人清醒了。她记得从那天开始,家附近的超市开始有人流管制,挑选蔬果一律得戴手套,排队结账时有人盯著拿尺,确保彼此距离必须超过一公尺。意大利超市门口张贴安全告知 namnewsnetwork 图

罗马“封城”后,她和女儿上了一次街,发现罗马地铁站空荡荡的,竞技场出现警察管制,市中心街上仍有很多人没有戴口罩。母女还逛了一下药店,口罩已售罄,消毒水尚有库存,但售价翻倍。

对于现状,她感慨:“意大利,自求多福吧!”

傅瀞计划之后乖乖呆在家里,继续精进业务。采访中,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健康最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质朴有力,还是一句很适合用来鼓励彷徨、迷茫、失落的后辈的话。

“90后”创业新人杉子:之前是我们给国内捐物资,现在轮到我囤口罩了

来自辽宁铁岭的杉子,性格爽朗,做事麻利,干了几年导游后,1年前和朋友在米兰开了个地接社,主要接待商务和自由行的游客,多为定制主题游。“10个人左右的小公司,所以我算是老板,但也是员工”,他开诚布公地讲。

米兰是时尚之都,每年都会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展会,例如时装周,国际家具展览会等,他遇到了越来越多对目的地的历史文化、人文特色感兴趣的客人。“我发现很多人已经告别了简单的‘打卡’,会更多合理安排时间,不再盲目购物,中国人对旅行的品质越来越讲究”,杉子说,“业内也普遍发现,中国游客的整体素质越来越高,原来我也遇到过不听讲解,喜欢大声喧哗的客人,但现在更多人都愿意了解景点的历史和风土人情”。

通常情况下,每年4月到10月是他最忙的时候,但2020年的开局,已经让他不知道旺季会到何时再来。这位创业新人正面临一场残酷的考验。

他告诉记者2个数字。“2成”和“22%”。

前者是他们公司今年春节档成行的订单数比例。他记得大约从1月20日起,就开始接到退订和延迟旅行的通知。“网络语说的‘凉凉’,大概是就是我那时汇总订单时的心情”,杉子的语气仍很无奈。因为经营公司,他还要面对22%的增值税,这一心头难事让他沉默了许久。

“当地的旅游协会有召集大家做点什么事吗?”记者问,“哦!对!我们春节时候给国内寄了点物资!”,杉子声音一下子高了些。当地的旅游协会为国内筹集了几批医用口罩,还有一部分护目镜和防护服,主要送往当时疫情第二严重的温州地区,他们公司捐了3箱的医用口罩。

他给记者发了米兰大教堂在疫情爆发前后的对比图,原本熙熙攘攘的大教堂广场现在的游客也寥寥无几。

“谁会想到,如今我在这里囤粮囤口罩”,杉子叹了口气,说:“我们当地很多导游都选择在家。我给同事做些线上培训。什么事都赶不上变化,我能做的就是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尽量不与外界产生任何接触,等待疫情过去吧”。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