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没有3.0,也没有未来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酒店 > 正文

OYO没有3.0,也没有未来

来源:锌财经 西湖君 2020-03-16 10:53:59

事实上,在得罪业主、投资方后,留给OYO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曾经估值达百亿美金的OYO,正迎来国内的至暗时刻。

根据媒体的报道,OYO正在发起一轮大裁员。公司中国区域11个大区合并为7个,原先48个Hub(辖区中心)也将缩减为30个。OYO中国的高管已经大规模离职,7名早期参与创建OYO中国团队的 VP/SVP 已离职五位,后期加入的CXO离职了三位。相较于2019年11月时的9800多名员工,如今只剩下2700多人,国内裁员7000多人。

事实上,在陷入1.0模式盈利难之后,OYO曾经推出2.0模式,借由保底收益+分成的模式,实现对酒店和定价权的强管控,打捞出来了一批分成可观的酒店。但29元一晚的促销价,根本无法掩盖酒店的成本。随着保底收益无法兑现,2.0模式激发了一大批酒店主和OYO的矛盾。随着疫情的延续,更让OYO的困境雪上加霜。

除此之外,OYO管理混乱、派系斗争不断也被摆上台面。而投资方软银更是给OYO设下了最后的期限,在3与31日之前逐步淘汰不盈利的业务。留给OYO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裁员频起

事实上,裁员一直是OYO的关键词。

早在2019年6月,OYO就被曝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根据此前锌财经此前的报道,数千名一线的运营、商务团队被裁,裁员比例高达一半。

而随着20亿美金续命钱的到账,OYO的困境才得以缓解。而根据官方的消息,当时20亿美金的投资来自印度最重大的由创始人领投的管理层收购。但值得玩味的是,当时的投资究竟是“投资”还是“战略性回购”很难界定。

而根据OYO的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OYO已经覆盖中国338个城市,酒店数量超过1.9万家,客房数超过78万间。

而时隔8个月之后,裁员潮甚至愈演愈烈。根据媒体的报道,OYO计划中国市场裁减60%员工。作为核心部门,EGM(新型增长市场)部整体被裁,波及1700多名员工,拖欠的绩效工资高达400多万。而在3月5日,被裁员工为了讨要薪资,甚至上演了一场直播讨薪。

而高管也陆续出走。根据此前媒体的梳理,从2019年7月开始,包括付小明、张伽豪、韩锋、张宏志等核心高管就陆续离职。其中王贺、罗珊珊为早期创始高管,付小明、伍小翠为后期加入的CXO。

一位刚离职的高管甚至表示,“各部门裁员比例近50%,技术团队达到60%”。值得一提的是,OYO的酒店数量已经从之前的近2万家,下滑到仅剩400家左右,与此同时入住率跌至10%上下。

亏损噩梦

大规模裁员的背后,是OYO连年亏损的窘境。

今年2月份,OYO公布了2019年全年财报。数据显示,相较于2018年,19年OYO收入增长了4倍。但同样醒目的是还有亏损,从5200万美元变成了3.35亿美元,足足扩大了6倍,仅仅中国市场的亏损就高达1.97亿美元,占比64%。

严重亏损,引发了OYO在全球市场业务的大规模萎缩。根据外媒1月份的报道,OYO印度大本营1万名员工裁员12%,美国市场也同时裁员三分之一。而目前国内疫情的延续,更让其酒店业务的恢复看起来遥遥无期。

OYO亏损不止,甚至引发了持股46%的软银担忧。

2015年,软银首次向OYO投资1亿美元,三年后软银联合其他投资公司共同注资10亿美元,也正是这个大手笔让OYO彻底出圈。从那时起,OYO跨出印度市场,杀入包括中国、美国、印尼、英国在内的海外市场。以中国为例,截至2019年6月OYO官宣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单体连锁酒店,客房数达到了50万间。而此时,距离其进入中国市场尚不足2年。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如今的OYO,却面临着软银的“逼宫”。

印度媒体Inc42援引消息称,软银已经要求OYO在今年3月31日之前砍掉未能盈利的合同或业务;在2020年7月之前,各项辅助扩展业务EBITDA也需实现盈利。

而根据印度媒体Inc42的报道,OYO计划将于2022-2023年在美国上市。可是摆在OYO眼前的是必须及时止损。

盈利之难1.0

事实上进入中国三年来,OYO依旧没有摸索出合适的业务模式。

早期进入国内市场时,OYO推出1.0版本的轻资产加盟模式。OYO收取酒店的加盟费以及抽成。而前期为了推广,OYO地推员工夸张宣传保证根本完不成的营收。

根据此前锌财经的报道,为了推广原本一家店年赚100万,BD会直接向业主保证,加盟OYO后可年赚150万,而且在一两个月内就会看见成效。但事实上在签约一两个月后,很多业主发现根本达不到BD承诺的指标时,往往会拒付佣金。

与此同时,根据锌财经的报道,由于前期是手动录入订单到OYO的PMS酒店管理系统,来自线下的订单根本无法被监管,这给了业主“造假”的空间。接受锌财经采访时,受访对象甚至表示“有次业主当着我的面,直接对前台说只需要录入多少个订单,超过就不用录了”。

补贴+低佣金的形式,引发了1.0版本持续烧钱。原OYO总部直营部门(OM)的市场经理陆瑞(化)对锌财经表示,“算上人力、补贴、营销,以及所有费用,OYO每月至少要亏1.5亿到2亿人民币左右,加盟店收取的抽佣费,就算按6%的比例,撑死一年收入三四亿,根本没有任何利润。”

于是在“千人裁员”后,2019年6月1日OYO更迭出2.0版本。据时任OYO首席收益官朱磊的介绍,2.0计划是将此前支付加盟费、简单抽成,转变为保底营收加利益分成的模式,与业主共担风险、共享收益。

没有3.0

而在2.0模式下,保底收益会根据酒店过往的收入来协商。根据媒体的报道,如果没有达到保底收益,OYO会补齐剩下的费用,再按10%分成,超过MG 的部分,分成比例甚至高达50%。比如保底收益是100万,若只达到90万,则剩下的10万由OYO补齐,再从100万中抽成。如此一来,对业主绝对是旱涝保收。

补贴之下,收效显著。7月19日,朱磊宣布2.0模式签约酒店超过1500家,总房间数超过5万,而酒店平均入住率也上升到80%。

但矛盾也很快显现,OYO的强管理模式激化了业主的矛盾。

根据媒体的报道,业主加盟2.0的前提是,只能使用OYO的PMS(酒店管理)系统;OYO对酒店有独立、安全的定价权,任何预订价格都要按照OYO规定的价格进行定价,并且房款需由OYO代收。

而为了淡季提高酒店房屋的入住率,OYO单方面将价格下调至29、39元一晚的白菜价甩卖。甚至有媒体报道,在2.0模式下酒店的日平均房价不到70元,OYO官方渠道的价格甚至跌到了50元。

摊掉房租、水电、人力、洗涤布草等费用之后,业主亏损已经势在必行。而在让业主成为“冤大头”之后,OYO似乎也没有打算老实地补贴业主的保底收益。根据此前锌财经的报道,“如果签约的2.0酒店在15天内没有达到预期的保底金额,OYO将直接单方面解约”。

根据媒体的报道,2019年9月OYO统计的上线大于3天的2551家2.0签约酒店中,不达标的有1561家,未达到保底金额的酒店超过六成。

除此之外,OYO内部还存在诸多内斗。根据此前锌财经的报道,由于不少员工来自大厂,因此OYO内部门派林立,有“阿里系”、“神州租车系”、“摩拜系”以及“滴滴系”等,这也使得指令的执行效率也被大打折扣。

此前,有媒体曾称,OYO的“终极目标”是将所有流量引人到自身平台,把自己打造酒店界的OTA。如今看来,无论是流量和业主的信任,OYO都没有引来。

但事实上,在得罪业主、投资方后,留给OYO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全球疫情的延续,更加速了OYO的消亡。

OYO 单体酒店
1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 游客 2020-03-16 13:06

    We didn't know who was swimming naked until the tide went out

    1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