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发债、客机改货机,东航积极自救

出行一客 陈亮 2020-04-03 08:38:13

政府也在救援航空公司。中国民航局称,疫情防控期间,中央财政对国际定期客运航班以及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部署执行重大运输飞行任务给予资金支持的政策。

东方航空的业绩在2019年止跌回升。 

3月31日晚间,东方航空发布年报,2019年东方航空营业总收入为1208.6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5.16%。2018年下滑的利润总额、净利润均实现同比上涨,分别为43.02亿元和31.95亿元。

调整、发债、客机改货机,东航积极自救
2019年东方航空营业总收入为1208.6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5.16%

受经济放缓、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以及欧洲大罢工的影响,全球航空业增速放缓。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航空客运需求同比增长4.2%,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客运需求年均增长率首次低于5.5%。 

旅客周转量是运送旅客人数与运送距离的乘积,既反映运输的数量,又反映运输的距离,能全面地反映运输的成果。 

疫情之下旅行需求被抑制,大量航班停飞导致现金流紧张。民航业一直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一家外国航空公司的中层告诉出行一客,航空公司一旦没有票款收入,加上高负债,极有可能破产。 

2019年期末,东方航空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3.5亿元。低于南方航空的18.49亿元和中国国航的89.35亿元。

3月31日,IATA在全球媒体沟通会上指出,2020年第二季度(即日起至2020年6月30日止),航空公司的现金流支出将高达610亿美元,季度净亏损为390亿美元。航空公司或将陷入“烧钱”模式。 

2019年花钱多了

2019年,东方航空全年实现安全飞行239.4万小时,同比增长8.5%;运输旅客1.3亿人次,同比增长7.5%;实现旅客总周转量2217.8亿客公里,同比增长10.1%。 

一系列增长的背后,东方航空在关键指标上出现了下滑。客运人公里收益下滑2.97%,为0.522元人民币。其中国内航线、国际航线、地区航线均出现下滑。 

在全球货运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东方航空货邮吨公里收益下滑8.07%,达1.288元人民币。国内航线、国际航线、地区航线全线下滑。 

收益在下滑,但运营成本在走高。东方航空2019年继续扩充机队,合计引进了44架飞机,退出1架飞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东方航空共运营734架飞机,其中客机723架。 

客机中还有14架B737 MAX 8飞机。14架中有2架是自有,12架是通过融资租赁方式引进。自2019年3月起,东方航空暂停运行B737 MAX 8飞机。 

普华永道航空业务服务首席顾问刘浩然告诉出行一客,飞机虽然可以停飞,但航空公司仍要支付租金等。 

随着东方航空运营规模进一步扩大,航油、薪酬、起降等主要成本项同比增加。其中航油成本是最大的运营成本,占总成本的三成。

调整、发债、客机改货机,东航积极自救
航油、薪酬、起降等主要成本项同比增加,其中航油成本是最大的运营成本,占总成本的三成

2019年,东方航空飞机燃油成本为341.9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2%。2019年平均油价同比下降4.94%,东方航空燃油成本上涨主要来自加油量的增加。2019年东方航空加油量同比增长6.80%,增加航油成本 22.89 亿元。 

仅次于航油成本的就是职工薪酬,占总成本的18.42%。2019年东方航空员工数为81136人,较2018年多了4000多人。人数增多的同时,飞行小时数增长,导致飞行小时费增长。 

机场起降费和餐食及供应品费用相较于2018年增长10.35%和8.39%,主要是飞机起降架次及旅客运输量增加等所致。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数,前者同比下滑61.67%,后者同比上涨72.41%。

得益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长,2019年东方航空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实现净增长,达13.5亿元。

国际货运或是重要的救命稻草

2019年留下的13.5亿元也不能稳定地捏在手中。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量航班取消,中国民航局要求各航空公司针对一定期限内的旅客实行免费退改签服务。 

“免费退票政策实行以来,截至目前,国内外航空公司共办理免费退票2000万张,涉及票面总金额超过200亿元。”这是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李健在2月15日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给出的数据。 

航空公司相当一部分的现金收入来自于票款。消费者预先支付的票款等于是给航空公司的无息借款。大规模的退票导致航空公司陷入流行性危机。 

与此同时,2019年东方航空资产负债率提高了0.19个百分点。流动比率为0.25,速冻比率为0.12,虽较2018年有所提升,但偿债能力仍需提高。 

东方航空也没有坐以待毙。2020年东方航空按计划要引进46架飞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东方航空正在和供应商协商调整飞机引进进度。 

东方航空表示,将根据外部环境和市场情况的变化以及公司运力规划适时调整飞机引进和退出计划。 

发债也是东方航空自救的手段。自2020年1月16起,东方航空和母公司东航集团累计发债超200亿元,票面利率处于低位水平。 

政府也在救援航空公司。中国民航局称,疫情防控期间,中央财政对国际定期客运航班以及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部署执行重大运输飞行任务给予资金支持的政策。 

截至2020年3月25日,东方航空累计执行疫情防疫专项包机154班,运送医护人员15937人次,运送疫情防控应急物资3634.54吨;东方航空还运送防疫医疗专家组和物资援助意大利、捷克等国。

国际定期客运航班民航局也给予补助。根据政策,中国民航局和财政部对疫情期间不停航和复航的国际航班给予奖励。奖励标准分成两档:共飞航班每座公里0.0176元,独飞航班每座公里0.0528元。 

以上海浦东=伦敦希斯罗为例,IATA公布的信息显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到伦敦希斯罗机场的直飞距离为9204公里。航空公司用载客量约300人左右的A330宽体机执飞,那么这条航线有两家及以上的航空公司执飞的话,航空公司将获得约10万元人民币奖励。如果单一航司执飞,那么该航司被奖励约30万元人民币。

目前东方航空仍保留20条国际航线。随着全球疫情扩展和加重,航空货邮运输需求愈发强烈。客机改货机,也将成为航空公司自救的重要选择。 

国际航协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Alexandre de Juniac)表示,在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冲击下,旅行和旅游业几乎停摆。航空公司需要保有一定量的营运资金维持业务直至危机结束。加拿大、哥伦比亚和尼德兰允许航空公司提供代金券替代现金退款。

航空公司获得至关重要的喘息时间后,可以继续运营。此举亦有助于维持航空运力,这对于当前至关重要的货物运输,以及复苏阶段和未来,全球旅客与经济体所依赖的空中大动脉的连通性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