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邮轮,何以为家?

新京报 郑艺佳 2020-04-13 08:26:33

截至4月6日,全球仅有7艘成员邮轮正在航行,约占协会成员邮轮总数的2.5%。

在这一场波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邮轮正身处一场“性命攸关”的大考。据国际邮轮协会消息,截至4月6日,全球仅有7艘成员邮轮正在航行,约占协会成员邮轮总数的2.5%。

钻石公主号引爆全球关注

3月25日,在日本横滨停靠了51天的钻石公主号终于缓缓驶离港口。这艘沉默的钢铁巨轮,曾满载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在祝福和喜悦中出发,如今只留下一个牵动全球人心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8日,钻石公主号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12例。

钻石公主号这艘载重11.6万吨,长290.4米、高62.5米的豪华邮轮,是公主邮轮旗下仅有的两艘钻石级邮轮之一,由三菱重工建造于日本长崎。在迄今已历时16年的航行生涯中,钻石公主号并非一帆风顺,例如曾于2008年、2016年暴发的诺如病毒感染。不过,如此次一般引发全球关注的疫情,对于钻石公主号而言仍是头一遭。

1月20日,钻石公主号自横滨出发。若按计划,邮轮将于1月25日抵达中国香港,并接着向越南岘港、河内等地航行,最终于2月4日返回横滨。整个行程共计15天16晚,是一条典型的长航线。

尽管长航线是邮轮的核心产品,但对于习惯了短航线的中国内地游客而言,却仍是个较为新鲜的概念,也成为各邮轮公司下一步加码的重点。2020年,公主邮轮旗下的蓝宝石公主号便原本计划推出5条长航线,而长航线的一大特点就是面向全球同时出售。

换言之,游客可以在这段旅程中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同舟”,体验不同文化的交流和碰撞,是长航线的主要卖点之一,钻石公主号也不例外。疫情暴发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消息称,船上有中国内地人员22人,以及260名香港乘客、5名澳门乘客和20名中国台湾乘客。

一切变故始于一位中国香港乘客的确诊。据公告,该名乘客于2020年1月23日发病,就在钻石公主号出发三天后。而在那时的邮轮上,这种病毒还鲜为人知。2月3日晚,钻石公主号结束行程回到横滨,迎接它的是严阵以待的日本厚生劳动省。2月5日一早,船长广播告知全体乘客已有10人确诊,钻石公主号将被隔离14天。

自此,钻石公主号的相关确诊病例不断攀升,同时疫情也波及至全球邮轮。2月3日,因相关乘客被确诊新冠肺炎,广东疾控中心公告寻找1月19日搭乘“星梦邮轮·世界梦号”的乘客。3月4日,公主邮轮麾下另一艘邮轮至尊公主号被曝涉及疫情,一位死亡病例曾于2月10日-2月21日间搭乘该艘邮轮并出现症状。3月15日,歌诗达炫目号(Costa Luminosa)三名乘客确诊……

海上邮轮,无处停靠

还有一批邮轮因疫情影响而难以靠岸,威士特丹号是其中代表。

威士特丹号是荷美邮轮麾下的“Vista级”邮轮,名字代表指南针的西方,排水量约8万吨,可容纳1900余名乘客和约800名船员。历时2个月,威士特丹号跨越太平洋、途经多个城市,最终于2019年11月抵达了新加坡。在接下来的小半年时间里,它将迎来热闹的东亚航季,新加坡、上海和横滨等地都将成为其母港。然而,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却令它迷失了方向。

1月16日,威士特丹号按计划从新加坡出发前往中国香港,随后从香港出发,预定2月15日在上海结束行程。

彼时,荷美邮轮已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一事并做出了决策。1月28日,荷美邮轮宣布将此次航行终点由中国上海改为日本横滨。即便目的地发生变动,荷美邮轮却依然坚持运行这条航线。于是在2月1日,威士特丹号载有乘客和船员共计2257人,从香港出发了。

这趟旅程平稳的表面很快被打破。2月2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宣布,禁止过去两周内直接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和澳门地区的任何人入境。这其中自然包括了方才从香港出发的威士特丹号。

据Safety at sea报道,威士特丹号被拒绝进入马尼拉的原因,正是其2月1日在香港接载的800名旅客。

因无法在马尼拉停靠,出师不利的威士特丹号不得不提前一日到达了中国台湾。然而,尽管得以在高雄停泊,威士特丹号却也无法再奔赴基隆。于是2月5日,威士特丹号跳过基隆,出发前往日本。紧接着,日本方面迅速传来消息:威士特丹号被禁止在日本港口停靠。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目的地石垣、那霸、冲绳、长崎和福冈(博多),威士特丹号都无法前往。在此背景下,荷美邮轮向美国关岛求助,但依然无果。

无港可归的威士特丹号继续漂泊。2月7日,韩国也宣布拒绝威士特丹号进入釜山港。至此,威士特丹号本次航行几乎所有口岸都无法停靠。

在荷美邮轮束手无策之际,泰国向威士特丹号抛出了橄榄枝,但随后又被否认。最终,在海上漂泊11天后,威士特丹号终于获准前往柬埔寨西哈努克港。2月14日,威士特丹号的乘客总算回到了久违的陆地。

经历一系列波折后,荷美邮轮终于决定取消威士特丹号2月29日开始的新航线,并于2月20日进一步取消了该船接下来的四次行程。但直到3月30日,荷美邮轮才宣布暂停全球邮轮业务30天。

同属于荷美邮轮旗下的赞丹号和鹿特丹号也遇到了一样的问题。3月7日,赞丹号自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随后便因疫情取消了12个停靠的港口,最终于4月2日获准于佛罗里达州下船。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至少已有10艘邮轮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拒绝或取消停靠。

股价大跌,邮轮公司困境求生

疫情蔓延下,停航成为了各邮轮公司必然的选择。目前,皇家加勒比游轮、嘉年华邮轮等邮轮公司或集团已纷纷宣布停航,而公布的恢复运营时间多集中于5月。据国际邮轮协会消息,截至4月6日,仅有7艘成员邮轮正在航行,约占成员邮轮总数的2.5%。停航之际,各邮轮企业也纷纷推出优惠政策,以期赶上疫情恢复的第一班车。

与此同时,邮轮公司股价也迎来“雪崩”。自1月17日以来,嘉年华邮轮、皇家加勒比游轮和挪威邮轮股价便一路下跌。截至4月9日,嘉年华邮轮收盘价12.42美元/股,较1月17日收盘价下跌75.8%;皇家加勒比游轮收盘价报40.22美元/股,较1月17日收盘价下跌70%;挪威邮轮收盘价报13.11美元/股,较1月17日收盘价下跌78%。还有邮轮公司因疫情冲击而率先举起“白旗”。3月2日,日本神户夜光邮轮公司宣布向地方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为应对当下困境,嘉年华邮轮和皇家加勒比游轮均于日前宣布融资计划展开自救。近日,一家投资基金宣布收购嘉年华邮轮8.2%的股份,嘉年华邮轮股价随之迎来上涨。

除了眼下的生存危机,对于业内而言,更担心的是未来邮轮因此次疫情而被“妖魔化”。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邮轮防疫确实比陆地聚集性场所防疫更加困难,但有此次经历后,邮轮的安全防疫措施只会进一步升级,业内以及大众都需要对行业恢复抱有信心。

目前,皇家加勒比推出了包括客房每日2次全面清洁、增添洗手和消毒设施、船上关键区域最多可每30分钟消毒一次等一系列防疫举措。在通风方面,船上空气可通过通风空调系统实现不在客房之间循环。此外,船上还设立有足够的隔离区域,通过负压控制防止隔离区空气流通至走廊,并在隔离区安装了HEPA高效过滤系统以过滤病毒。MSC地中海邮轮等公司也先后推出了各自的防疫措施。

据报道,钻石公主号将于5月16日重启旅游航线。然而,邮轮行业面临的挑战仍然是长期的。有机构分析师指出,此次疫情对邮轮产生的影响是与过去难以相比拟的。疫情影响的不是一艘船而是整个行业,加之舆论发酵,可能导致长期需求下降。但也有观点认为行业不应过分悲观。Instinet分析师Harry Curtis表示,当前邮轮消费需求只是被削弱,但并未消失,恢复时间仍将取决于部分邮轮业自身无法控制的因素,例如港口何时重新开放、各国旅行限制何时取消等等。而在恢复航行后,邮轮票价可能会降低25%-3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