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中资航企拟收购澳洲维珍航空

澳洲财经见闻 2020-04-20 14:34:08

知情人士表示,南航、东航和国航都在就可能收购澳大利亚维珍航空进行最后的谈判。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航空业受到严重冲击。很多航空企业被迫大量取消航班,不少员工被停职。日前,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的一个空乘人员,在抵达新西兰南岛城市达尼丁时向乘客们哽咽告别。

这位维珍澳大利亚公司空乘人员在广播中说:最后我必须说,这很有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飞行,在可预见的未来,这肯定是最后一次,作为空乘人员,我们一直把天空称为我们的家,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回到地球。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维珍航空准备在3月30日至6月14日期间,暂停所有国际航班,同时削减90%的国内航班运力,并让80%的员工休假。公司还表示,对许多员工来说,无薪休假将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再没有资金注入,该航空公司将面临破产危机,“灾难性后果”也将来临。目前维珍航空的股票已经停止交易,并希望得到澳大利亚14亿澳元的援助,以避免倒闭。

维珍航空方面表示,如果公司倒闭,将会带来灾难性后果。而联邦内阁对政府应如何拯救它仍存在意见分歧。可以说,这家陷入困境的航空公司正与联邦政府玩“懦夫博弈”游戏,分析人士称,政府不可能拿纳税人的钱给它开一张“空白支票”。有报道称,澳洲政府虽然坚持认为,澳洲航空业中必须有两家相互竞争的大航空公司,但其中不一定包括维珍,因为维珍在新冠疫情危机之前就已负债较高。

焦灼之中,传来中国国有航空公司考虑收购维珍航空的消息。

综合《每日邮报》和《信使邮报》报道,在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为陷入困境的维珍澳大利亚航空纾困后,中国国有航空公司正考虑收购陷入困境的维珍澳大利亚航空。

与此同时,昆士兰政府针对维珍航空发起了救援行动,提供2亿澳元用于救助维珍航空,相信这将吸引其他州挺身而出,支持该国第二家航空公司。

知情人士在采访中表示,中国南方航空(China Southern Airlines)、中国东方航空(China East Airlines)和中国国际航空(Air China)都在就可能收购维珍澳大利亚航空进行最后的谈判。但尚未提交正式报价。

中国航空公司的做法可能会证明莫里森政府的呼吁是正确的,即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应该找到一个市场主导的解决方案来解决其现金问题,而不是依赖纳税人的“空白支票”。

维珍澳大利亚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这些报道出炉之际,昆士兰州政府正在采取行动,计划为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提供2亿澳元的支持,前提是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总部仍留在昆士兰州,维持其昆士兰总部的5500名员工。

另外,本月16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已经宣布,计划向澳大利亚陷入困境的航空业注入急需的现金。这笔资金将使澳航和澳大利亚维珍航空,保持最少的国内和区域航线飞行。这项耗资1.65亿澳元的计划, 将承担飞往所有首府城市和11个地区中心的部分航班的费用。这些安排将至少持续八周,届时政府将再对其进行审查。

4月14日,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已经要求澳交所将其股票停牌7天,并透露正在进行秘密谈判,以避免该公司倒闭。

目前,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已经暂停了除一条国内航线外的所有航线,裁减了8000名员工。

一直以来,维珍澳大利亚航空都希望联邦政府拿出14亿澳元来拯救他们免于破产,但这笔钱一直没有到位。据悉,内阁在如何或是否应该拯救航空公司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并担心如果纳税人介入,可能会让其他投资者望而却步。

现如今,中国航司的收购意向很有可能得以拯救维珍航空于水深火热之中,并免于维珍航空破产进入自愿托管状态。

据悉,如果维珍被托管,澳大利亚人拥有的数百万Velocity积分和飞行积分将会被清零。不过,中国航司的收购可能需要获得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的批准,才能达成解决方案。

由此一来,政府对待维珍潜在外国买家的态度就至关重要。在中澳关系进入“敏感期”的节点上,这笔交易能否被澳洲政府“公平”考量呢?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鉴于维持两家国内航空公司正常运营的重要性,莫里森政府不会阻碍外国“白衣骑士”拯救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

一位高级政府消息人士透露,财政部长乔希·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将对计划收购维珍的任何外国投资申请持积极态度。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三周前,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将触发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审查的外国投资申请门槛降至0澳元,这意味着所有投标都必须与国家利益进行一并权衡,且每笔交易都最终需要由他本人进行审查。

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应对人们的担忧,即在冠状病毒引发的经济低迷期间,中国资本将抢购陷入困境的澳大利亚公司和资产。

政府消息人士强调,如果有任何迹象表明,政府愿意考虑救助这家陷入困境的航空公司,都将吓坏私人投资者,降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

维珍澳大利亚90%的股权由五家公司控制,它们分别是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ways)、中企海航集团(HNA)和南山航空(Nanshan),第五家公司是维珍集团。而这些股东都已经排除向这家惯常亏损公司注入更多现金的可能性。作为维珍融资方的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和BGH资本(BGH Capital)正试图在其他潜在投资中寻找“白衣骑士”。

但周五,两家公司都没有回复媒体的置评请求。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有关这些出价的谈判尚未传递至维珍内部。一位高级公司消息人士表示,就该航空公司所知,目前没有任何报价被摆在谈判桌上,并仍有信心说服政府向其提供14亿澳元贷款。

据悉,除了政府支持和“白衣骑士”之外,维珍还有一种生存方式是获取行业养老金基金的注资,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已将交通工人工会(Transport Workers Union)基金列为潜在候选人。

但是TWU的全国秘书迈克尔·凯恩排除了这个“离奇”的选择,他认为这“是对分散风险等基本养老金原则的嘲弄”。

他说:“在这场危机之后,养老金在澳大利亚工业资本重组中肯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在黑天鹅事件期间要求一家养老基金救助整个航空公司是鲁莽的。

“养老基金不能也不会以这种方式集中风险。拯救一家公司不是个人养老金基金的职责。实际上,这将是鲁莽的。”

他说:“如果总理对这个概念是认真的,那他应该听听他自己的监管机构[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对此的看法。”

APRA拒绝置评。

维珍航空现有的中资股东南山和海航集团均未回复媒体的置评请求。同时有消息人士称,两家航空公司都不太可能同意向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注入更多资本,以维持航空公司的运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游客(手机)

都不太可能呀,国航绝对不添乱,南航自身难保,东航…我就不知道了。

2020-04-20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