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业复工剪影:28个外卖订单与消失的亿元场地费

经济观察网 程璐洋 2020-04-20 16:50:58

外卖究竟是酒店特殊时期的“聊胜于无”,还是真的能为其打开新模式?

4月10日下午,徐玮正在朋友圈发布自家酒店的折扣信息。突然,新闻弹出,“4月12日起,进京人员入住酒店,应持有7日内经当地核酸检测呈阴性的健康证明,且全国健康通行码或北京健康宝认证为’未见异常’状态,同时要按要求登记在京联系人,接受酒店健康管理”。

徐玮把这条消息转发到了工作群,什么话都没说。但同时,写了一半的朋友圈也没心情发了。

2020年的春节假期,对徐玮来说格外漫长,直到现在,他工作的酒店还未开门营业。

“销售靠业绩赚钱。从春节到现在都没开门,每个月就一千多的最低工资”,不开工的日子,他只能靠在朋友圈发优惠券维持工作,“折扣越来越低,现在已经打到6折,但没几个人买,因为我们是商务酒店,基本是差旅人群入住,个人很少买券,企业资金也紧张”。

相比客房,徐玮更喜欢来自会议场地预定的收入。“四五月份是北京的会议旺季。往年这时候,都是公关公司来找我,排队预定场地”,目前几乎所有线下会展停摆,“会议室开着也用不上,所以干脆不开门,省点电费”。

复工不难复住难

新规之下,徐玮更加不确定自家酒店何时能开门。不过,对那些已经开门复工的酒店来说,日子也并不好过。

冯老板在云南大理有两家精品酒店,随着周边部分景区的开放,这两家店在3月初先后恢复营业。“开门迎客,现在门是开了,客没有啊”,冯老板无奈,“都说酒店复工率80%-90%。复工不难,关键现在开门了没人来玩来住。”

他算着两家门店的账,“拿生意好点的那家算吧,现在入住率能有30%,唉,其实没有,也就20%左右”,但成本却很难减少,房租和前期装修成本均摊到一个月20多万元,人工、水电、布草等加起来8万多元,在砍掉宣传与营销费用后,单店单月总支出近30万元。

“27间房,上周末只有4间入住,还几乎是半价”,冯老板说,“指望五一吧,云南的天气暖和,希望旅游的人能多些。”

不过,距离五一假期还有两周,入住预定并不乐观,冯老板打算给部分员工放假,自己和家人维持服务,“再这样下去,手里的资金撑不过今年了。”

消失的收入

4月15日,中国对外贸易中心(集团)确定腾讯成为第127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技术服务商,这届于6月中下旬举办的会议,将成为中国首次完全以网络形式举办的广交会。

腾讯云发布的这个“好消息”,对广大酒店从业者而言,却是一个噩耗,越来越多的会展转战线上,实体酒店的会展收入将会消失。同时,婚宴酒席等业务也充满不确定性。

一位会展场地供应商告诉经济观察网,北京5月初的婚宴酒席目前全部延期到7月,届时能否举办还要看情况。

婚宴、会议、企业活动等业务收入大概占酒店营收的半壁江山。

会议场地预订平台会小二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第一季度,全国会议大量取消或延期,根据其平台会议预订数据,今年1月20日-2月29日这样的全年会议淡季,仅在北京市朝阳CBD就有560万的场地预订金额被取消。同期,全国范围内的场地预订取消金额近亿元。

面对疫情的影响,国际酒店集团纷纷采取行动,缩减开支。

万豪集团通过高管团队降薪50%、给员工放无薪假等方式,减少约1.4亿美元支出,并计划削减2020年预算;洲际酒店宣布采取降薪等措施节省1.5亿美元成本;凯悦酒店集团宣布撤回此前公布的2020年前瞻性指引,包括今年经调整后盈利介于7.6亿至7.8亿美元的预测,并表示由于疫情不断演变,目前难以评估对其财务的影响。

开源

一边“节流”,另一边,酒店业也在努力“开源”。

外卖,成为不少星级酒店的新选择。

多位在北京国贸地区工作的白领表示,疫情期间可以通过外卖平台,点到附近的嘉里餐厅等酒店提供的外卖,每份套餐售价在40-60元。

“首先是卫生,星级酒店标准有保证,疫情时期这很重要;另外,菜品品质和包装上档次,现在的价格也在预算内”,作为行政人员的Coco通常需要为公司领导订餐,她如此解释自己下单星级酒店外卖的原因。

北京嘉里大酒店的嘉味餐厅工作人员告诉经济观察网,2月才开始上线外卖业务,“但之后会继续下去”。

同时,上海、成都等城市的星级酒店也开通了外卖业务。香格里拉大酒店的牛腩煲便可以在外卖平台下单。

成都香格里拉大酒店区域总经理垢哲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信外卖会是酒店餐饮的新获客模式,但主要的消费场景仍然会在线下(包括餐饮,也包括客房)。外卖平台的消费者比以往线下消费者更趋于年轻化,这部分消费者对其品牌认知相对没有那么强,希望以外卖平台为枢纽赢得年轻消费者的信赖和认可,从而将其转化为酒店场景式消费的顾客。

外卖究竟是酒店特殊时期的“聊胜于无”,还是真的能为其打开新模式?

“特别时期的特别对策”,华美酒店顾问首席知识官赵焕焱认为,酒店餐饮从来无法与社会餐饮竞争,因为社会餐饮成本低,大企业还有规模化生产的中心厨房。而高端酒店设立餐厅是因为酒店等级评定的规定,和适应高端客人的需求。目前,客房没有业务的情况下,也许餐饮是做人气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星级酒店外卖的月售单量为两位数,最低的一家门店月售只有28单。

没有生意的时候能干嘛?修炼内功呗,桂林的一位酒店从业者说。随着疫情防控的常态化,酒店行业需要思考的是,后疫情时代该如何发展?

疫情带来的卫生与社交习惯,使顾客享受服务的同时,更希望“无接触”或“少接触”,这也会加速酒店智能化的进度。

面对疫情,华住集团旗下5700多家酒店推行“无接触服务”,通过自助入住、机器人送物、零秒退房、华住会远程办理入住等方式,尽可能减少人际面对面接触,和客人在公区的逗留时间,降低病毒传播和交叉感染风险。

另外,在杭州的西溪园区开业一年多的阿里未来酒店,在疫情期间也靠无人化智能服务再受关注。

“之前都忙着赚钱”,正如一位酒店从业者所说,“现在停下来也好,有时间转型和思考。”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