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的全球邮轮复苏之路,中国能否率先扬帆?

红星新闻 李彬彬 2020-04-23 13:57:11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表示,中国邮轮市场或将在全球率先复苏。

据央视新闻4月22日报道,停靠日本长崎港的大型邮轮“歌诗达大西洋”号因一名外国籍船员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当地医疗机构又于21日对船员中的57名密切接触者进行了核酸检测,并发现33人感染,截至目前,该邮轮总计已有34人确诊。

毫无疑问,这个消息又为邮轮业的复苏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从有口皆碑的“海上五星级酒店”,到让人闻之色变的“漂浮的病毒培养皿”,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升级,邮轮业被重重敲下速冻键。

而邮轮产业从零起步的中国,目前已成长为全球最大的邮轮新兴市场、全球第二大的邮轮客源国,并逐渐演进出邮轮母港。

据不完全统计,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旗下的海洋光谱号、海洋量子号和海洋航行者号,歌诗达邮轮旗下的威尼斯号、赛琳娜号、大西洋号,星梦邮轮的世界梦号和探索梦号,MSC地中海邮轮的荣耀号,以及嘉年华旗下公主邮轮公司的蓝宝石公主号,都先后在中国母港开辟航线。

那么,随着中国疫情形势的好转,这些以中国为母港运营的国际邮轮,如今的状态如何?离复航又还有多远?

从短期维修到聚集感染:一次难以预期的滞留

2月22日,停泊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乘客分批下船进入第四天,日本厚生劳动相加藤胜信在当日的记者会上透露,发现已下船乘客中漏检23人,并诚恳道歉。

而就在同一天,日本三菱重工却喜不自胜地宣布了一个“捡漏”的好消息:长崎造船所香烧工厂首次接获了豪华邮轮维修工作——负责86000总吨豪华邮轮“歌诗达大西洋”号的外板涂装和设备维护。

据国际船舶网报道,“大西洋”号原本计划在上海修理,然而由于疫情原因,歌诗达邮轮公司更改了计划。同样因为疫情无法利用中国的修船厂和泊位,“大西洋”号两艘姐妹船“威尼斯”号和“赛琳娜”号最终也转投长崎港,前后脚驶入了香烧工厂船坞。

事实上,三菱重工的香烧工厂此前也曾是豪华邮轮的“产房”,比如“钻石公主”号邮轮正是诞生于此。不过,由于两度无法按时交付造成巨额亏损,香烧工厂最终决定退出邮轮建造市场,转而重整业务,作为长崎造船所的一部分,努力向大型邮轮维修基地“转型”。

三菱重工表示,虽然这笔“首单”的维修工作规模不大,但“离规划目标又迈出了关键一步”,公司希望能够继续接获更多邮轮维修合同、积累实绩,逐步获得邮轮公司的信任,以此接获更大规模的订单。

显然,尽管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节奏,但作为近年来全球旅游业发展最快的板块,邮轮这个“漂浮在水上的黄金产业”依然是被广泛看好的经济增长极。

然而,演变为“全球性大流行病”的新冠肺炎,也充分展现出“狡猾难缠”的一面。比如,歌诗达旗下这三艘邮轮原本的维修耗时都在一周左右,但随着病毒迅速在全球范围内“攻城略地”,短期靠港维修变形为一场不可预期的长时间滞留——直到眼下,“歌诗达大西洋”号又现聚集感染。

海上漂流:那些港口之外的徘徊

也许,被打败的预判还不止于此。

3月下旬,“歌诗达威尼斯”号率先驶出长崎港,向中国广东海域进发。当时,不少邮轮发烧友们认为这是一个“积极信号”:随着中国疫情形势好转,“威尼斯”号或许正在为复航“热身”。

1月26日,“歌诗达威尼斯”号结束越南之旅后返回深圳蛇口母港,因船上有多人出现发热症状,深圳多部门联动应急处置。

然而,在广东海域外漂流两周,“威尼斯”号始终未被获批进入中国境内。

4月13日,“威尼斯”号掉头驶回长崎,然而这一次,“客户”的身份却迟迟没能敲开大门。根据中国港口网船舶跟踪,自4月18日抵达附近海域至今,“威尼斯”号就开始在长崎港外原地打转,密匝匝的轨迹数据仿佛一圈又一圈焦灼的脚印。

而依然飘在海上的邮轮远不止一艘,它们正努力寻找可栖身的港湾,以期尽早结束漂流。

4月初,澳大利亚新州警方发起了“和平时期最大规模的海上行动”,将5艘“滞留”悉尼港的邮轮驱离澳大利亚海域,其中包括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的“海洋光谱”号。而原本,这艘被临时部署到南半球的邮轮,是为了犒劳澳洲山火中的英雄们——在2月底及3月初,为消防员们提供两次免费的豪华邮轮四日游。

据新南威尔士州警局官网,“经过数天的协调”,当地时间4月3日下午4:30分,“海洋光谱”号驶入悉尼港,在一名海上飞行员的指导下,锚定在亚索尔湾(Athol Bay)进行物资补给,包括燃料、食品和医疗用品。此后,“海洋光谱”号便踏上了终点未知的漫漫“回程”路。

而它的姐妹船“海洋量子”号,4月初在韩国靠港完成补给物资后,始终在中国附近海域徘徊。一位邮轮行业相关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该邮轮目前“等待获准停靠上海”。

星梦邮轮的“探索梦”号则“滞留”在马来西亚兰卡威附近。4月9日,该邮轮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发了一条伤感的朋友圈:“4月9日,本来是探索梦从悉尼载誉归来开启天津首航的日子,她本来计划自今天起,满载久别的中国‘邮’客征程星辰大海,而此时,探索梦及其船员正静静沐浴在兰卡威的落日余晖中。”

成功靠泊者:用升级填充“空窗期”

表面上看,邮轮似乎突然成了难以接手的“烫山芋”,而从根源上说,一切都源于它的“特殊属性”,用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副总经理叶欣梁的话说,“邮轮旅游涉及国际邮轮公司、邮轮母港和访问港当地政府、船籍注册国、乘客国籍国等多个相关方。稍有不慎,便会造成疫情的失控。”

正因为如此,随着疫情蔓延,全球多国相继出台“封邮令”,不断有邮轮被拒绝入港或被迫改航。与“漂泊无依”相比,可以“锚定”港口,似乎也成了一种幸运。

1月29日,星旅邮轮旗下的“鼓浪屿”号靠泊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结束航程,出发运营被无限期搁置。原本前往境外港口进行物资补给的计划被打乱,船上680名中外籍船员的物资供应也难以为继。

在此后的两个多月里,靠着上海宝山海关总计39批次的“定点投喂”,这艘“孤独邮轮”才得以“保持体力”,最终在4月3日驶向舟山港进行硬件升级。据悉,此次装修会扩大免税店的面积,增加套房用餐区,以及升级船上的排风/新风系统,静待邮轮经济重启。

再比如星梦邮轮旗下的“世界梦”号,早在3月初,便开始从容“远航”,经苏伊士运河穿英吉利海峡,于3月底抵达荷兰。很快,此行的目的就被邮轮发烧友们提前“曝光”——现身鹿特丹瓦尔港区(Waalhaven)船坞的“世界梦”号已完成“改装”。

该ins博主还热情洋溢地介绍道:“‘世界梦’从船身上移除了它的中文名字,有传言称它将被部署到欧洲和美国,你想搭乘这条梦幻的美丽邮轮一起开启新航程吗?”

复航之路多艰:“邮轮和公司都挣扎得很”

显然,邮轮业的停摆不仅对企业及相关产业造成了打击,也令不少喜爱邮轮的游客沮丧不已。供需两端,都浮动着“早日解封”的期待。

4月20日,在线邮轮市场网站Cruise Compete总裁艾莉森表示,在过去45天内,邮轮的预订量(出行日期在2021年)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40%。她说,这其中只有11%的预订量来自被迫取消2020年旅行的人。

而稍早前,瑞士银行业巨头瑞银集团(UBS)在对邮轮业的分析报告中也指出,“预订量仍然显示出邮轮行业令人惊讶的弹性和韧劲。人们仍在预订邮轮,并渴望在疫情结束后再次启航。”

那么,作为全球最大邮轮新兴市场、全球第二大邮轮客源国的中国,在疫情形势明显好转之后,能否迎来“报复性消费”呢?

尽管在携程等OTA网站上,邮轮航线预定暂时已取消,但各大邮轮公司网页上,似乎正酝酿着一波出游热潮:一些预定航线用醒目的红字备注“只剩少量舱位”;各类优惠中,不少会特别注明7月中旬至8月中旬的暑期航次不在优惠范围内。

对于航线预定的具体情况,虽然各大邮轮公司讳莫如深,但一位从事邮轮票务代运营的公司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现在关于复航、复航后能有多少人上船,都属于比较敏感的问题,邮轮公司会说一些宣传性的文字,所以(真实的)答案会惹船公司不高兴,所以我会尽量不谈那些可能会和船公司相左的答案。”

此外,预定航线的信息波动,也透出几分不确定。以“歌诗达威尼斯”号为例,4月21日,其官网的预订页面中,它最早将于5月初开启“深圳~岘港~深圳”的航线;4月22日,最早的可预订航线又变成6月初的“深圳~冲绳~深圳”。另一家邮轮公司的市场部工作人员也委婉地告诉红星新闻,“现在瞬息万变,我们所有的筹备也是要依托疫情的发展情况。”

“邮轮和公司目前是什么际遇,我个人觉得不要提了,因为都挣扎得很。”一位行业从业者对红星新闻感叹。

危中之机:中国邮轮市场或将率先复苏

但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表示,中国邮轮市场或将在全球率先复苏。

据全球邮轮业新闻网站Seatrade Cruise News报道,美国嘉年华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阿诺德·唐纳德近日表示,“随着疫情在中国境内消退,那里的社交活动正在恢复,率先重启市场是合乎逻辑的。”而就在不久前,香港云顶邮轮集团也信心满满地表示,“一旦内地港口开放,我们将立即恢复运营,届时如果日本等目的地国依然拒绝邮轮入境,云顶将尽力取得在内地航行和无目的地航行的许可。”

当然,没人能准确预测邮轮业会具体在何时、从何地重新启航,而恢复后的运营也很可能无法复刻疫情前的布局。“复航后,大概率会改成2晚的海上巡航航次,而且,只要周边国家不清零,应该就不会再开往周边国家了。”前述邮轮票务代理公司CEO告诉红星新闻。

此外,疫情期间被反复讨论的邮轮空气循环系统、载客率、卫生安全等等细节,也许都将在未来刷新标准。皇家加勒比游轮亚洲区主席刘淄楠用“史无前例”来形容此次疫情对邮轮业的冲击,但他同时表示,“此次疫情将加速邮轮业继续升级、演变”,而此时,把“冰封期”转化为“闭关修炼期”,或许正是危中之机。

“邮轮的公共卫生安全风险管控体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如何管控风险,将是疫情之后邮轮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从邮轮的设计制造、运营管理、船票销售,包括邮轮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要思考这个问题。”上海市宝山区委书记、上海国际邮轮经济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汪泓教授表示,“邮轮旅游仍然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旅游方式,仍具备很大潜力,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