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邦国际被申请破产清算,子公司腾付通将上演“卖身救母”?

华夏时报 杨仕省 陈奇 2020-04-27 11:07:23

同样在腾邦国际出现命运转折的2019年,子公司腾付通也被曝出在开展信用卡代还业务涉嫌拉人头式传销的负面消息。

“屋漏偏逢连夜雨”,流年不利,资金吃紧,深圳持牌支付机构腾付通及其A股上市母公司腾邦国际双双陷入了麻烦的漩涡。

4月21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于2020年4月17日收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粤03破申105号《通知书》,债权人中信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据腾邦国际披露的信息,公司与中信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于2018年7月17日签订《综合授信合同》及补充协议,综合授信人民币3亿元,期限自2018年7月17日起至2019年7月4日止。合同签订后,申请人合计向公司发放14笔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3亿元。截至公告日,贷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和罚息均未归还。

腾邦国际对此表示,公司已于收到通知的当日向法院提交异议书,正积极与债权人进行沟通。

针对双方沟通的最新进展以及目前公司所面临的资金困境,《华夏时报》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多次联系腾邦国际与腾付通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得任何回复。

事实上,去年开始腾邦国际便麻烦缠身,子公司腾付通也是屡遭诉讼。今年以来,新冠疫情冲击下,主营业务为航旅的腾邦国际更加艰难,根据4月9日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500万元至7000万元,上年同期则盈利2070.97万元。

如何摆脱困境?有投资者建议腾邦国际可以变卖优质资产来纾解资金困境,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持牌支付公司腾付通将被易主?

受疫情影响腾邦国际现金流承压

成立于1998年的腾邦国际最初做国内机票业务代理,后通过资产收购完成业务扩张,最终于2011年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目前,公司主要业务涵盖出境旅游、机票分销、旅游金融服务三大业务板块。

刚刚过去的2019年,称得上腾邦国际的命运转折之年,公司在这一年首次遭遇业绩亏损。公开数据显示,腾邦国际2019年取得营业收入33.69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48.86亿元同比下降31.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79亿元,较去年的1.68亿元同比下降-1041.36%。

对于亏损的原因,腾邦国际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是报告期内受到金融去杠杆以及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公司融资受限,资金流动性紧张,导致公司旅游业务和机票代理业务遇到较大困难,出现业务亏损。同时,因经营环境的变化,根据谨慎性原则,公司对部分投资和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也导致亏损金额较大。

2020年开年,新冠肺炎疫情汹汹来袭,以商旅为主业的腾邦国际首当其冲。4月9日晚间,腾邦国际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0年1月至3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500万-7000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金额约2071万元。

腾邦国际在报告中也指出,公司业绩变动原因主要是受宏观经济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公司的机票代理和旅游业务受到严重冲击,致使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

业绩亏损是一方面,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则暴露了腾邦国际现金流承压的困局,关于这一点在公司回复证监会的问询函中可见端倪。

4月1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向腾邦国际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长期拖欠员工工资及离职补偿金的情形。

在后续的回复中,腾邦国际坦承:“2019 年下半年以来,公司流动性遇到严重困难,业务也受到极大影响,资金周转紧张,再加上较多银行账户也遭到冻结,导致未能及时足额发放员工工资,存在 2-3 个月的延迟。”

违规推行信用卡代还软件 子公司腾付通诉讼缠身

据腾付通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09年,为腾邦国际旗下全资子公司,依托集团资源,腾付通为商旅、网上零售、网游、彩票、基金保险等多个行业提供互联网、移动终端支付服务。同时,在支付平台的基础上,公司根据行业特性推出对帐结算、账户管理等综合性解决方案。

另据央行官网显示,腾付通于2011年获颁《支付业务许可证》,批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相关支付业务。2016年12月,腾付通顺利通过支付牌照续展。

不过,同样在腾邦国际出现命运转折的2019年,子公司腾付通也被曝出在开展信用卡代还业务涉嫌拉人头式传销的负面消息。相关媒体报道称,腾付通推出的一款名为“腾旅通”的APP采用层级代理和分润模式,通过发展下线、拉人头的方式获得客源。

据了解,腾旅通采用分享3人实名注册可以自动升级VIP或者可以付费88元成为VIP,并赠送成为A1服务商的方式吸引客户。而VI服务商团队等级从A1-A8共8级,服务商等级不同,还款、分润、收款的费率也不同。此外,在成为服务商后,可以从发展的团队成员业绩中获得佣金。

除了推广模式涉嫌传销之外,这款支持刷卡提现、养卡提额等功能的信用卡代还软件也因违反了中国银联的规定,被业内人士认为是“顶风作案”。

2019年11月,中国银联发布《关于开展收单机构信用卡违规代还专项规范工作的通知》,要求相关涉事机构立即关停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

此后,“腾旅通”APP改头换面,变成了一款名为“飞鹿”的APP继续进行推广,两款软件的推广规则与奖励模式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腾付通似乎已经停止了对旗下这款信用卡代还软件的推广工作。在相关苹果、华为等手机应用商城,记者搜索“腾旅通”与“飞鹿”,均无对应的结果。

虽然已是浪子回头,但并不意味着腾付通就此全身而退,原因在于有很多“腾旅通”或“飞鹿”的代理商因无法按承诺退回代理费而对腾付通发起投诉。

在聚投诉平台上,一条关于腾付通“信用卡违规代还软件退代理费”的投诉获得了34条联名投诉,投诉发起人白先生称:“自己于2019年5月21日加盟注册成为腾旅通代理,用建设银行网银转账支付4800元代理费,代理期间一直有推广指导人员在微信群里发各种证明公司正规合法合规的证明,这直接导致了很多人加盟注册并使用信用卡代还软件,该公司利用违规软件谎称合法合规诱导客户花代理费加盟费,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严重的网络营销欺诈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身背大量投诉之外,腾付通还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两度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天眼查信息显示,4月8日,腾付通被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2584元;4月16日,腾付通再次被列入“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5489元。

投资人建议变卖资产 腾付通能顺利转手吗?

现金流紧张的情况如何缓解?大量负债通过怎样的方式归还?腾邦国际并未回复记者发出的采访问题。

不过,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有投资人还是向公司提出了建议,即变卖包括土地和支付牌照在内的优质资产。对于这类问题,腾邦国际方面多未直接回应,只是表示“具体信息可关注公司公告。”

虽然腾付通在去年陷入了违规发行信用卡代还软件以及涉嫌传销的风波,但《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自2011年获颁支付牌照以来,腾付通从未收到影响牌照续展的监管罚单。不得不说,这在第三方支付行业严监管的大环境下,显得颇为难能可贵。

同时,自2016年央行停发新的支付牌照以来,第三方支付牌照市场进入存量时代,具备“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等关键业务资质的支付牌照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如果腾邦国际最终决定变卖腾付通,交易得到的资金能否缓解目前所面临的困境?一名熟悉支付牌照交易市场的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单单具备全国性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资质,交易价格可达4亿元左右,腾付通的牌照同时具备互联网支付业务资质,总的来看,最终的交易价格达到6亿元没有问题。”

腾付通身价不菲,出售这部分资产似乎可以有效纾解资金困境,但接下来面临的又一个问题在于腾邦国际债务缠身、股权被质押,同时在子公司也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情况下,相关交易能否顺利达成?

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齐岩冰对此表示:“由于法院尚未正式受理腾邦国际的破产案,原则上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暂时不受此申请的影响。但如果腾付通处于涉法执行程序,其相应资产的出售应当取得受案法院的同意并在法院的组织下进行。”

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法院最终是否受理腾邦国际的破产案,这一被摆到台面上的重大债务违约事件已经对腾邦的股票交易价格构成一定影响,投资人利益也受到损害。

“对于腾邦公司而言,当前最明智的选择,并非提出异议拖延时间,而是尽快同中信银行达成和解,或清偿债务,以使公司股票避免被停牌甚至终止上市的风险。”齐岩冰补充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