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航空破产影响1.6万名工人,澳旅游业或将承压

经济参考报 杨敬忠 王梓乔 2020-05-07 14:32:05

维珍航空已经成为疫情中艰难度日的国际航空业的一个缩影。

新冠肺炎疫情令各国航空运输业面临空前挑战。日前,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澳大利亚(以下简称“维珍澳洲”)宣布进入具有破产保护性质的自愿托管程序,约1.6万名员工及供应链工人将受到影响。业内专家认为,澳国际航运业复苏仍需数月时间,中国市场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据澳大利亚澳洲航空集团和维珍澳洲官网显示,两家航空公司现均已停飞所有商业国际航班,仅在联邦政府资助下保留部分国际货运航班运送物资和少量客运航班接境外居民归国,并分别保留40%货运和10%客运国内航班运力。

金融服务公司德勤在被任命为维珍澳洲托管人后,在一份提交给澳洲联邦政府的文件中披露,维珍澳洲共拖欠1万多名债权人近70亿澳元(1澳元约合0.6美元)的债务,而维珍4月14日在澳证券交易所停牌前市值仅有7.26亿澳元。

悉尼大学交通和物流学院教授里科·默克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维珍澳洲在疫情中遭遇失败的自身原因主要有三个:繁琐的董事会结构、复杂的机队构成以及缺乏盈利能力。长期亏损运营早已使维珍不堪重负,新冠肺炎疫情终于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里科表示,如果维珍澳洲重组失败,新运营商将进入市场和澳航分庭抗礼,从长期角度看,仍有可期前景。这主要是因为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是盈利丰厚的黄金三角飞行线路,澳主要航线多往返于经济发达城市,且没有地面交通工具竞争,航运处于需求大于供给的局面。

据澳媒报道,维珍澳洲此前曾请求联邦政府为其提供14亿澳元贷款,但遭到拒绝。澳政府认为维珍澳洲90%的股份由海外投资者持有,为其提供纾困金不符合国家利益。此外,政府鼓励企业通过市场经济自主脱困,担心为其提供援助会令其他企业纷纷效仿。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奥尼尔表示,维珍一旦倒闭,澳旅游业将承受巨大压力,机票价格将暴涨,区域航线和部分旅行线路或也将被切断。

乔尔·埃利森是一名在维珍航空工作了10年的行李搬运工,由于航班锐减,自3月以来停职在家。乔尔告诉记者:“我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我的妻子是一家零售店的销售经理,她也在疫情中失去了工作。我们全家现在只能依靠政府失业补助金生活,但这对于巨大的家庭开销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此外,与航空业相关的酒店、货运、餐饮、旅游等行业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昆士兰州北部的曼特拉麦凯酒店是一家为维珍航空机组提供服务的酒店供应商,酒店发言人瑞安·肖说:“受疫情影响,公司营业额已锐减9成,更糟糕的是,维珍还有十万澳元账单没有支付,为其提供服务的供应商澳境内有数千家,我们都是无担保的债权人,维珍一旦破产,我们无法得到任何赔偿。”

里科教授指出,由于客运量大幅下降,航空公司现金流面临巨大压力,即使当前国际原油价格处于历史最低点,航空公司可以对冲大量的燃料需求,但也要预支许多固定成本。

维珍航空已经成为疫情中艰难度日的国际航空业的一个缩影。

谈到航空市场何时复苏,里科认为,尽管中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但美国和欧盟地区尚未走出困境,航运业复苏仍需要数月时间。国际航线恢复运营关键在中国市场,中国客源和物流需求的复苏进程将直接决定国际航空业复苏的程度和速度。中澳两国只有在旅游、贸易、航运上紧密合作才能迅速重启经济。此外,国际间还应加强协作,共同完善在国际航运中追踪和检测新冠病毒的有效机制。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