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坡景区“破产”了吗?

中国旅游报 王新兵 2020-06-23 13:59:12

近期,野三坡景区不仅因“负面新闻”屡登热搜,更深陷借贷旋涡。

6月19日,河北野三坡景区投资方河北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野三坡旅投)“破产”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业内震荡。如果消息属实,野三坡景区将是今年5月以来继河南养子沟4A级景区和河北狼牙山4A级景区之后第三家破产的高等级景区,也是国内第二家破产的5A级景区。不过,时隔一天即有媒体披露野三坡景区并非“破产”而是“重整”,且此次重整不会影响野三坡旅游发展。

那么,野三坡景区究竟“破产”了没有?近两年,等级景区接连破产,资本该背这个“锅”吗?近日,本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求证。

尚未破产清算 仍有机会翻盘

野三坡,这家诞生于1986年的国有重点景区已经破产了吗?尚未。那它确定不会破产吗?也不尽然。

记者在“冀0623破1号受理债权人直接提出的重整申请—民事裁定书”中获悉,今年5月27日,申请人涞水县安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水建工)以被申请人野三坡旅投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河北省涞水县法院申请对野三坡旅投进行重整。该院于5月28日通知了野三坡旅投,对方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异议。

经该院调查,被申请人现有总资产13亿余元,其目前金融负债7亿多元、到期应支付的金融租赁借款、短期借款、应付工程款等累计2亿余元,共计9亿多元。《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依照本法规定清理债务。企业法人有前款规定情形,或者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进行重整。该院认为,申请人安水建工具有申请资格,被申请人野三坡旅投现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目前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依照《企业破产法》相关规定,裁定受理申请人安水建工对被申请人野三坡旅投的重整申请。

对此,野三坡景区管委会通过媒体公开回应称,野三坡旅投自2013年成立以来,承担了多项重大任务,并完成了多个休闲娱乐项目的整合收购和升级改造,但由于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和资源整合收购投入过大,投入资金主要靠银行和金融租赁融资,虽然景区门票收入保持稳定增长,但财务费用、折旧费用、维护费用占比较大,加之近8个月来受旅游淡季和疫情的影响,野三坡旅投没有营业收入,导致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此外,景区管委会方面还表示,野三坡旅投总资产达21亿余元,资产远大于负债,目前的资金困境只是暂时的,此次重整不会对野三坡旅游产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那么,景区方面答复的“重整”与此前盛传的“破产”是否一回事?记者咨询了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院长助理、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杨洪浦。

他介绍,《企业破产法》中主要规定了三大制度:重整、和解以及破产清算。广义上说重整制度是企业破产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破产程序的一种。从狭义上说,重整并不等同于通俗意义上的“破产”,它是企业避免走向破产清算的一次重要机会。重整是针对可能或已经出现破产原因但还有拯救希望的企业,在司法机关的主持和监督下,通过对企业债权债务关系的梳理,对企业运营的整理规制,对各利益相关方的权益调整,最终达到使企业走出困境,恢复活力的目的。“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必然会促使旅游行业‘重新洗牌’,而通过重整焕发活力的企业很有可能会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从而迎来更大的发展,我们应该看到重整背后的积极意义。”。

此次重整是否会影响游客的利益?杨洪浦表示,企业重整期间的经营管理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企业继续自主经营,二是由破产管理人接管企业的运营,三是破产管理人委托第三方运营管理企业。《企业破产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在重整期间,经债务人申请,人民法院批准,债务人可以在管理人的监督下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如果野三坡旅投选择此种模式,那么即便它进行重整,也不会影响游客的相关利益。

 近年提速发展 暴露管理缺陷

公开资料显示,野三坡景区1986年对外开放以来,打造了百里峡、拒马河、龙门天关、白草畔、鱼谷洞等景区,先后获得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景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农村旅游先进典型、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等十余项荣誉。2013年,野三坡旅投由涞水县政府批准组建,属国有独资公司,负责野三坡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管理。2013年—2015年,野三坡旅投承担了7·21特大暴雨灾后重建工作,获得“美丽中国”十佳旅游景区、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等荣誉,组织举办了多项世界级赛事活动,景区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进一步提升。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2016年被媒体称为“国企改革落实之年”,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40多个国企改革专项文件和配套文件,当年新增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数同比增长45.6%,改革取得积极进展。也是在这一年,野三坡旅投的股东发生了变化:2016年2月,涞水荣盛康旅投资有限公司入股野三坡旅投,持股比例48.98%,野三坡旅投由国有独资公司变为国有控股公司。

2016年之后,野三坡旅投继续转型升级、深化改革,承担了河北省首届旅游发展大会重点项目建设、野三坡5A级精品景区建设等重大任务,收购、整合了涞水县聚缘谷旅游有限公司、保定市泰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涞水野三坡火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完成了几个主要景点的休闲娱乐项目的升级改造,实现了景区统一规划、统一保护、统一开发、统一建设、统一运营、统一管理。

不过,景区在加速发展、取得成绩的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

2015年,有媒体曝光野三坡核心景区出现违建别墅群。报道称,2003年山水醉别墅群以野三坡旅游度假村的名义开始筹建,建设时因没有取得规划、建筑施工许可证,被野三坡景区管委会勒令停工。然而,施工单位对此置若罔闻,继续违规建设,景区管委会虽知情却没有进一步干预,甚至批准建设,让开发商拿到了土地使用证,土地用途也由旅游用地改为住宅用地。媒体曝光后,当地相关部门表示此事件在处理中确实存在执法软弱、管理不严的情况,将依法核查处理。然而,直到今年,该事件才有了实质性进展。4月21日,野三坡景区管委会发布公告称将拆除山水醉等一批违建别墅,还景区“绿水青山”。

近两年,游客对野三坡景区管理运营方面的“微词”也有所增加,在一些OTA平台的网友留言中,记者翻到多条抱怨景区“票价高、联票不划算”“人造景点痕迹重”“服务有待提升”等内容,这似乎也从侧面反映出景区在管理方面出了一些问题。

近期,野三坡景区不仅因“负面新闻”屡登热搜,更深陷借贷旋涡,此次“重整”对其来说或许是“涅槃”。

杨洪浦认为,旅游景区(企业)进入重整程序,说明已经陷入困境,但重整不是企业的“末日”,可以理解为企业摆脱困境、焕发生机的契机。重整对企业的积极意义有以下几点:

第一,阻却司法执行,保障企业经营。《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分别规定:当企业的破产申请被法院受理后,企业财产上的各类保全措施应当解除,司法执行程序应当中止。在破产管理人接管企业财产前,企业已经开始而尚未终结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或者仲裁应当中止。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保障企业在重整期间的运营不受民事执行程序的影响,使企业在重整期间保持良性运转。

第二,重整计划达成并经法院批准后对全体债权人具有强制约束力,所有企业债务依法按照重整计划分类处理,任何债权人不得要求企业另行对其清偿。

第三,重整可以对企业出资人和各利益相关方的权益进行调整,丰富企业偿债资金获得渠道,优化企业股权结构,规范企业公司治理体系。如重整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为企业注入资金或优质资产;原公司股东如果想保留其股权或控股权, 可以进一步向企业提供更多的偿债资金;债权人可以选择以债转股的方式,作为企业股东与企业共谋发展。

第四,企业重整期间可以继续经营,企业员工可以继续上岗工作并获得劳动报酬和享受社会保险,有利于保障劳动者权益和维护社会稳定。

野三坡景区或许正是出于此番考虑,“博弈”之下才选择了这条路。

升级运管方式 拓展融资途径

近几年,国内多家4A级、5A级等级景区破产或濒临破产:2017年,河南洛阳5A级景区龙潭大峡谷因资不抵债导致景区申请破产;2018年,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南京水魔方因最大股东抽调资金转投其他项目,景区陷入债务危机,进行重整;2019年,山东威海大乳山4A级景区因无法偿还到期债务,被当地法院裁定破产;2020年,河南栾川养子沟4A级景区、河北保定狼牙山4A级景区均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陷入危机……上述景区为何落得如此境地?如果未来疫情防控呈常态化趋势,景区该如何成功突围?

资本是把双刃剑,关键在于怎么用。杨洪浦说,旅游景区是重资产型经营项目,资金需求量大,需要通过资本实现建设和发展。但因为投资期限长、回报慢,因此景区管理者应当格外重视自身的资产配置和资金使用情况,不要盲目扩张,切忌“大举债、大基建”。此外,景区应当充分尊重旅游行业的发展规律,一方面做到以“文”促“旅”,以“文旅融合”为契机,深挖景区文化价值,改变传统景区“重开发建设,轻文化挖掘”的弊端,通过对传统文化、技艺的深度发掘、梳理、展示等轻资产配置项目,提升旅游景区的价值内涵,增强旅游吸引力;另一方面,景区要做到以“法”兴“旅”,依法完善企业治理体系,规范企业经营管理,严格规范关联企业间的关联交易,杜绝利益输送和违法违规担保。同时,景区应当打破传统的融资理念,变寻找“资金投资者”为“价值投资者”,采取合作共赢、协同发展的理念,寻找真正认同企业发展方向的长期合作伙伴,与企业共谋发展,将有效规避很多融资风险。

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副院长、副教授杨德进认为,部分景区破产的根本原因在于景区的管理运营方式老旧,面对疫情等突发状况的抗风险能力不足,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又加剧了以上问题的暴露。

首先,国内大多景区对门票经济依赖过重,依靠“游客量持续上升”来实现“景区永续繁荣”的发展方式已经过时。景区固有的游客量发生波动乃至衰减,不仅仅是疫情所致,龙潭大峡谷等景区在疫情暴发前已经陷入危机的例子便可以说明这一点。建议景区转变思路、升级管理,走低容量、优体验、高品质、多元化的发展道路。

其次,景区缺少风险管理的思维和应对体系,导致景区在面临困境时无法及时有效应对。可以说,国内大多数景区都存在缺乏项目管理风险、投资风险、安全风险、技术风险,以及自然风险或人为风险的问题,对各类风险识别不准、对后续影响缺乏判断,以至于一旦发生疫情、资金链断裂等突发事件,景区立即陷入困境。建议景区管理者重视风险管理,培养专业人才,加强应对各类风险的能力。

最后,部分景区体制机制改革不够彻底,政企不分、事企不分、权责不明、产权模糊、多头管理等问题长期制约景区发展。建议景区厘清内部关系,建立健全相关制度,使自身得以健康发展。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