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酒店二股东3450万股遭冻结,内部改革进程或再添波折

财联社 李丹昱 2020-06-30 15:03:59

“混改是政府和上市公司一致的方向,若混改生变,华天酒店能卖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

在连续售卖资产避免被ST后,华天酒店的混改进程遭遇了不确定性。6月28日晚,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华信恒源持有的3450万股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冻结股份占后者持股比例的12.92%,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3.39%。

值得一提的是,华信恒源是华天酒店混改进程中最早进入的资本方之一。2015年,该公司宣布启动混改后不久,华信恒源则全额认购3亿股,以16.53亿元的价格获得其29.44%的股权。

酒店产权网高级合伙人冯少辉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来看,华信恒源股权被冻结对混改的影响还较为有限,如果未到实施强制执行阶段,其仍然持有投票权,“混改是政府和上市公司一致的方向,若混改生变,华天酒店能卖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

内部改革进程缓慢

此次被司法冻结股权的华信恒源,被业内看作是华天酒店混改带头人,其背后主要控制人向军不断推动后者的改革。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向军方面和大股东在华天酒店的战略方向上始终有分歧,大股东非常强势,双方矛盾有些不可调和,在改革方案上也出现矛盾。”

从近期公告来看,华天酒店高层已进行多次人事调整。2017年上任的董事长蒋利亚于今年辞职,董事会选举董事杨国平接任董事长职务;此外,今年以来,董事李征兵、独立董事周志宏等亦相继辞职。

“新任董事长杨国平与向军此前曾有过合作,此番人事变动或将促使华天酒店改革走向正轨。”一位投资人向财联社记者指出。而星硕酒店管理分析师袁学娅则认为,“个人对华天酒店改革进程的影响有限,从近年上市公司的业绩来看,即使有政府和资本的支持,业绩也并未实现提升。”

该公司财报显示,其2015年-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为负,分别为-2.03亿元、-2.84亿元、-6.46亿元、-3.45亿元和-2.57亿元;2020年一季度,其总营收为6675万元,同比下滑70.28%,净利润亏损1.35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78.27%。

“自2014年底启动混改以来,该公司始终未能摆脱亏损阴影。对于已到暮年的华天酒店而言,改革进程非常缓慢,借助当前的危机进行改革是最佳时机,如再拖延,注册制改革以后,‘壳’价值也有限了。”冯少辉说。

据了解,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华天酒店旗下多数酒店处于半停摆状态,近日逐渐全面复工。今年3月,其实际控制人湖南省国资委将所持公司控股股东华天集团90%股权,无偿划转给湖南兴湘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兴湘集团”),划转完成后,后者成为华天酒店间接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湖南省国资委。

冯少辉向财联社记者透露,兴湘集团旗下也运营部分湖南省内酒店,符合湖南省国企混改的主基调,“无论大股东权益是否发生变化,注入资本保住上市公司地位才是主要的。”

兴湘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其在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中被确定为湖南省属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服务湖南国企改革发展、转型升级和省属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调整。目前,通过国有产权划转和托管等方式,该公司重组整合多家企业,接收了湖南省国资委划转的22户省属监管企业部分国有股权。

从华天酒店2020年一季报来看,划转完成后,兴湘集团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约为32.4%,华信恒源持股比例为26.20%,二者相差约6%。

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兴湘集团虽然背景雄厚,但整体持股比例不多。对华天酒店而言,主要的帮助应该是资金支持或后续担保等。”上述投资人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据了解,资金链紧张仍是华天酒店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2020年一季报显示,其短期借款约为16.7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另有数据显示,其债务压力长期存在,并导致财务费用居高不下。2016年-2019年,该公司利息支出分别约为2.73亿元、2.72亿元、2.58亿元和2.34亿元。

财联社记者致电华天酒店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疫情期间业绩压力肯定存在,但华天酒店融资渠道通畅,短期负债属正常。

“华信恒源入股参与混改时,曾有人认为是资本进场,但近年来的数据并未体现这一点,其多数持股已处于质押状态。”袁学娅向财联社记者指出。数据显示,华信恒源持有华天酒店股份累计被质押206760000股,占其所持股份的77.44%,占后者总股本的20.29%。

此外,为避免被ST,华天酒店通过出售湖北华天大酒店有限公司100%股权,实现2019年扭亏为盈。据悉,该资产挂牌出售以来,一直没有意向方,最后由湖南兴湘并购重组股权投资基金以6.08亿元价格成交,并于2019年12月31日对外公告。此前,该公司还连续出售了紫东阁华天大酒店(湖南)有限公司100%股权、湖南华天光电惯导技术有限公司52%股权、益阳银城华天大酒店整体资产、北京世纪华天酒店管理有限公司51%股权等资产。

“即使已提出多个混改方案,但华天酒店一直在衰退,这说明华天老的不是品牌,而是核心管理成员,如果改革再无法推进,真的已经没有什么资产可卖了。”冯少辉坦言。

6月28日,华天酒店旗下全资子公司潇湘华天大酒店以银行存款方式收到减免房产税523.84万元。该公司也坦承,政府补助与公司日常经营业务相关,但不具备可持续性。

冯少辉认为,政府补助和出售资产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华天酒店的出路只有两个,一是改革后,通过注入新资金在酒店市场进行并购,扩大中端市场的市场份额,通过并购扩张海外市场业务,提高资产收益率和成长性;或是提升非酒店业务,减少酒店主业收入,全面转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