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社之死

南风窗 2020-07-12 20:33:09

中国近4万家旅行社,不是已经死了退出了,就是只剩下一口气,在等死的路上。

旅游业涉及我国就业人口的10%,直接和间接就业7987万人,无数的家庭和个人的生计面临危机。

中国近4万家旅行社,不是已经死了退出了,就是只剩下一口气,在等死的路上。

而这一次“史上最惨打击”,他们自救不了。

直接进了ICU :旅行社复工不复产,订单为0

“其他行业最多也就是缺个胳膊少个腿,我的行业不一样,直接进了ICU。”近日在马云校长的湖畔大学上,一位旅行社企业的创始人这样吐槽和自嘲。

全国中小企业复工率达到91%,餐饮商户线上复工率达99.8%,全国生活服务企业复工率超80%……各行各业恢复正轨,作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行业之一,旅行社成为“复工复产特困户”。 

从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下发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到7月上旬,旅行社行业已经在待业状态熬了5个半月。


旅行社门店一再推迟的复工时间通知

齐鲁晚报近日报道,济南某旅行社解放路门店值班人员贾丽(化名)说,过去的端午节假期,门店没有一个订单,而复工后的营业额仅有2000多元。“这些钱都不够交水电费的。”贾丽指着旁边的空调说,自己平时值班只会开着风扇。

“刚过去的这个端午节,跟我们旅行社没有关系。”济南某大型旅行社市场经理无奈地说,端午假期出现了业务为“0”的情况。

根据官方数据,端午3天假期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4880.9万人次,同比恢复50.9%;实现旅游收入122.8亿元,同比恢复31.2%。也就是说,旅游业在端午损失了五成的人数和七成的收入。如果具体到旅行社,那么恢复比例会远远不如,就像这种业务为“0”颗粒无收的。

对于旅行社而言,从复工到复产的距离到底有多远?没订单就没收入,一切无从谈起。在最近四川卫视的调查报道中,四川省旅行社协会会长王兆学表示,目前游行社的经营还没有完全的解冻,所以旅行社实质性的复产实际上是遥遥无期,有句话叫“复工不复产”,就说没有生意做。

四川省中国国际旅行社玉林东路网点负责人李清梅说,3月下旬复工至今,由于受疫情影响,除了省内的部分短途线路,大多数线路都暂停了,新订单几乎为“零”。“我现在没得办法,就做点冰粉把门店支撑到,房租都不够,但是我要传递给我的客人一个信号就是我还在。”

在热门目的地做接待业务的旅行社也是如此。九寨沟国际旅行社副总经理高莹说,去年基本上每一天大概都有两三百的接待量,从今年开始的这个接待量几乎每天都是为零。

根据文旅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国旅行社总数为38943家。2019年度全国旅行社营业收入6621.76亿元,营业利润30.06亿元。这里面有出境社、国内社、入境社,有组团、接待、批发、零售等不同类别。

业内人士介绍,估计目前国内旅行社大部分处于待业或者复工不复产的状态,实际复工或复产率可能只有三成,有持续订单的旅行社比例极低,交易额恢复的比例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线下门店也是如此,目前全国各地的旅行社门店大部分依然是关闭状态,即使开业但订单和收入极少,关门退租的不断出现。

上市公司已经提供了惨烈的预期。以途牛为例,第一季度净收入为1.74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61.9%,净亏损2.052亿元。预计二季度净营收同比下降86%至96%。也就是九成收入没了。

四十多名员工现在只剩十多个人了

没有订单怎么办,还能坚持多久?省内游生意能支撑下去吗?

据媒体报道,成都市和顺假日国际旅行社做新津千亩荷塘一日游,一共收了三个团,每人78元,包含车费、餐费、保险费和导游费。虽然现在每客只有不到3块钱的毛利润,但疫情之下,出境游、入境游、国内游几乎停摆,周边游能有一单是一单。

“内蒙古地区旅行社以接待外地游客为主,到目前为止大家只能复工不能复产,没有任何外地团队来内蒙古,也不允许我们接待,旅行社每个月费用支出很大,半年没有收入,造成大部分从业者面临失业,而且经营者也陷入经营困难。”在人民网的“领导留言板”,有人这样给自治区主席留言。

山东携程百事通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吕中力也表示,如今只有省内游可以开展,“但是省内游单价低,交易额根本上不去。”

业内人士分析,大多数旅行社的主要盈利范围还是来源于国内游和出境游,省内市内游不仅单价低毛利低,而且很大程度不需要通过旅行社,加上疫情下旅游需求不足,旅行社无利可图,甚至亏损经营。

无法复工复产,没有收入,直接带来的是员工就业和稳定问题,不少从业者离开旅游业。

“从1月23日到现在,我们只发过一次工资。”济南某旅行社解放路门店人员贾丽说,与收入下降相比,自己更担心的是被旅行社裁掉。

 “三四月份的时候还有四十多名员工,现在只剩十多个人了。”山东国信国际旅行社董事长张晓国说,为了生存下去,他们租出了将近300平方米的办公室,原本要入驻新办公室的计划也暂时搁置了。像他们这种中型旅行社已经损失了将近上百万元。

四川达州市一家旅行社总经理说,到6月底总共亏损了40多万。为了活下去,旅行社一方面退租办公区减少开支,一方面通过停薪留职的办法把12个员工缩减到4个,这样,一个月下来就能够节约5万元左右的开支。 

有业者分析认为,一般旅行社现金流大,而无固定资产、储备金,能坚持三四个月已属不易。目前旅游业务已中断5多个月,如果再持续下去,许多中小企业将面临倒闭风险,大量的旅游从业者面临失业的风险。有调研显示,80%的被调查导游目前无业务;20%左右做兼职或转行。

部分旅游企业关闭注销。一些线下门店经营者也退出行业。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5月,我国旅游相关的企业一共注销和吊销了3万家。其中5月份注销吊销量最多,达0.9万家,环比4月增长30.6%。

国内明星旅游企业百程旅行网、世界邦旅行网等都因疫情冲击倒闭清算。“盼君珍重,来日方长”,他们就此离开了这个行业,员工各自谋生。

而旅游业在我国,是一个占GDP总量11%的行业;是一个直接和间接就业7987万人,占全国就业总人口10%的行业。这背后是7987万个家庭和无数人的生计和事业。

2019年我国全年旅游总收入6.63万亿元。如果以五一、端午的数据计算,全年旅游业下降50%,那么因此倒闭和失业的企业、从业者数量,受影响的群体,将是一个不可承受的数字。

自救无方 谁来拯救旅行社

除了全国不开放跨省游,还有一些“一刀切”、“土政策”让旅游业举步维艰。虽然国家卫健委发过《通知》要求各地立即纠正在常态化防控措施之外,附加的限制人员流动的不合理措施。但是各地依然有不少“土政策”:过度重复检测核酸、隔离,不接待外地或低风险地区游客,企事业单位和学校不容许外出、出省等等。 

在惨烈的现实面前,很多旅行社在自救上已经没有信心。旅行社行业的寒冬还远未褪去。没有订单,盈利得不到根本得保障,如何保住更多的中小微旅行社和从业人员?

四川省旅行社协会会长王兆学在接受采访时建议,结合疫情的发展趋势,逐步开放一些低风险地区国内组团游,比如说以当地政府为主导,指导旅行社有序地复产。游客出行的心理阴影很大,所以需要政府做一些提振旅游行业恢复信心的动作,能够重塑游客的出行意愿。

此前两会时,全国政协委员、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全国人大代表、无锡灵山文旅集团董事长吴国平等业界人士,也都建议,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一些风险较低的地区可率先恢复跨省游业务,同时有序放开景区游客人数限制,以解旅游业的燃眉之急。

很多旅行社人士认为,在遵守各地防疫要求的情况下,航空、火车、酒店、景区、餐饮等各个领域,都对跨省旅行者正常开放,旅行者可以自己订机票酒店等跨省旅游。而旅行社组织旅游在安全防疫和服务标准上更为严格,相比自助旅游更可控。

医学和防疫专家也对跨省旅游持积极态度。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最近就表示,如果这个地区的风险非常低,是绿码,哪怕是国内跨省旅游,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做好防疫措施,家长在暑假带孩子在国内旅游应该没问题,疫情防控新常态是逐步放开,回归正常生活是明智的策略。

事实上,在6月5日、6月12日,北京市、湖北省都先后公布,在具备健全完备的卫生防御措施情况下,逐步开放境内跨省团队旅游业务,中高风险地区除外。

好消息是,第二波疫情得到了控制,目前全国只有北京存在中高风险地区,截至7月9日,北京已连续4天无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治愈出院人数大幅增加。市政府新闻发言人表示,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进生产生活秩序的全面恢复,帮助企业复工复产,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影响。

7月9日,据媒体报道,张文宏教授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表示,事实上中国疫情已经结束,现在造的药物和疫苗是为未来而造。

处于生死关头的旅游企业和从业者,能活下去等到未来吗?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游客

哎,本人为出境旅游从业者。公司从12月以来一直支撑到现在,整个公司经历了转型裁员,但是自救真的太难了。还是很感谢老板在困难时期还是付给了我们全薪,希望能够撑过去!加油!大家都在苦苦支撑。

2020-07-15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