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中国仅剩三名中国高管,它会成为下⼀个瑞幸吗?

第一财经 陈惠君 陶紫东 2020-07-13 16:46:19

外有旅游寒冬,疫情蔓延,内有高管离职,法律纠纷。

7月7日,印度经济连锁酒店OYO中国团队首席财务官(CFO)李维正式离职。自2020年以来,OYO酒店中国团队已有多位高管离职,其首席运营官(COO)施振康,首席人力资源官(CHO)凌震文,首席发展官(CDO)胡宇沸等人相继离职。

公开资料显示,李维于2018年9月加入OYO中国,曾主导完成了对住宿品牌“千屿”母公司的股权收购。截至目前,OYO中国高管团队目前仅剩CRO朱磊、CSO王平和CTO邹嘉三位中国高管。

OYO成⽴于2013年,是⼀家印度连锁酒店初创公司。2017年11月, OYO进入中国市场,其在短短两年内,覆盖了中国388座城市,签约超过20000家酒店,成为国内最大单品牌酒店,中国第二大管理酒店集团,并位居全球第六。快速扩张是因其开启了其大规模融资与“烧钱”之路。

2018年8 月,OYO获得由软银愿景领投的10亿美元融资,12月,新加坡网约车公司 Grab追加投资1亿美元。2019年2月,滴滴又对其投入1亿美元。 高速融资伴随着高速扩张,来到中国后,OYO避开竞争相对激烈的⼀⼆线 城市,将目光瞄准三线等下沉市场,以低门槛、轻加盟模式迅速占领市 场。据OYO中国官方网站数据显示,截至目前,OYO中国已覆盖338座城市,加盟酒店数量超过1.9万家,客房数达78万间。2019年5月,CFO李维曾对外宣布OYO规模已经超过了华住和如家。

无加盟费,无保证金,免费的店员培训,免费的硬件改造等优惠条件吸引了大量国内小规模单体酒店的加盟,也是其强劲规模化成长的基础。

OYO内部人士曾透露称,OYO有意于2020年三四季度赴美上市。然而在高速扩张的同时,OYO也不断面临着外界对其商业模式的质疑。不计成本、快速扩张——因为有着和瑞幸咖啡类似的发展路径,两家经常被 业内相提并论。

值得⼀提的是,李维曾就职于神州租车,和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前董事长陆正耀都有着“神州系”背景。 这样的相似性还体现在了财报上。今年2月,OYO发布了2019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的财年,OYO全球营收为9.51亿美元,较2018财年的2.11亿美元实现了大幅提升。但与此同时,OYO的亏损也在扩大。与2018财年的5200万美元相⽐,OYO在2019年的综合亏损高达3.35亿美元,整体增长了6倍以上。需要注意的是,在高额亏损中,中国市场的亏损额占到了年度总亏损的64%,而印度市场的亏损额只占据 了14%。

高额的亏损额,显示出OYO中国眼下内忧外患的局面。首先是OYO不断变更的加盟战略。起初,OYO⾛的是“轻加盟”路线,为加盟商提供低价的 室内装修和标识化改造服务。去年5月,OYO发布2.0战略,由公司总部统一调控酒店控价权,以保证加盟商无法逃单。频繁的战略调整为OYO惹来了不少⾮议,随着大批加盟商签约到期,双方之间的解约风波也愈演愈烈。

另⼀方面,OYO曾试图不借助第三方渠道,将客源直接引流至其旗下的 OYO App,因此⼀度遭到中国本⼟在线旅游平台封杀。尽管去年5月OYO 宣布与携程、美团达成合作,但有业内人士爆料称,OYO为此支付了高额的渠道费用。去年6月,OYO中国开启了⼀轮大规模裁员,⼀线团队裁员人数⼏乎接近⼀半,这些频频传来的负面消息预示着OYO的处境并不如外表那样光鲜。

截至2020年1月,OYO酒店业主已组成多个全国维权群,并计划联合向工商总局发起投诉,源于对2019年11月起实施的新规的不满。该新规对加盟酒店的差评率,OTA取消率,PMS系统的使用等等进行了规定,若加盟酒店没有达到相应指标,则会受到罚款。据部分业主表示,“新规运营后,不仅不赚钱,还要向OYO倒贴钱。”

一方面,OYO要求没有达到保底金额的加盟酒店降低保底水平,导致业主收入减少;另一方面,强制性的指标要求,线上经营权和定价权的上交,加剧了OYO与酒店业主的矛盾。

对OYO而⾔,今年的全球新疫情无疑更是雪上加霜。此前,OYO曾承诺将全额退还疫情发⽣时至2020年2月29⽇入住的订单⾦额,并推出了对重灾区酒店业主的60天佣⾦免除措施。这些举措进⼀步扩大了OYO的成本负担。此外,OYO还面临着软银等主要投资者给予的压⼒。由于WeWork、优步等多笔投资遭遇危机,软银也正背负巨额亏损。除OYO外,其他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日子也不好过,华住集团近期表示,其2020年第⼀季度净收入预计下降15%至20%。

有媒体报道指出OYO酒店在2020年3月已经完成约8.07亿美元的融资,该笔融资由OYO创始人李泰熙持有的公司RA Hospitality Holdings和软银愿景基金共同出资。这笔资金有助于暂缓OYO目前的困境,但其前景仍不乐观。

外有旅游寒冬,疫情蔓延,内有高管离职,法律纠纷,OYO酒店在内忧外患的挑战中,如何才能避免成为下一个瑞幸?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游客

从头到尾没看到这家公司存在的意义

2020-07-14
0

游客

比瑞信死的快

2020-07-14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