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巨亏21亿,现金流极度吃紧,赴港二次上市能救华住吗?

BT财经 梓淇 2020-07-20 07:28:02

因为疫情,全球的旅游行业、酒店行业可谓损失惨重,大量公司关门歇业。即便是龙头公司,也是营收和利润大幅度跳水,数字看得让人心惊。

7月16日,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华住酒店集团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酒店运营初步结果,预计二季度公司净营收将同比下降32%至34%,如果不计入德意志酒店集团的收入,则将下降35%至37%。

华住表示,中国的入住率在7月中旬已经恢复到80%以上,第二季度,97%在中国的酒店已经恢复正常运营。

而就在不久前,华住还发布了“巨亏”的一季度财报。

净亏21亿,偿债压力巨大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所有酒店的入住率为39.6%,和去年同期相比足足下降了41个百分点,近乎腰斩。在营酒店的入住率为46.7%,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4%。

所有酒店的单房收入(RevPAR)为75元,和去年同期的178元相比减少了103元,降幅57.87%;在营酒店的RevPAR为88元,和去年同期的178元相比减少90元,降幅50.56%。

华住一季度净收入20.1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5.7%,环比下降30.8%。

其中,来自直营店业务的收入为15亿元人民币,同比去年下降11.1%,相比上一季度下降21.1%;来自特许经营酒店的营收为4.6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0%,与上一季度相比下降50.4%;来自于酒店运营以外的其他业务的营收为3200万元人民币,相比上一季度的5100万元,也是严重缩水。

华住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1亿元(约合3.01亿美元),和去年一季度的净利润1.06亿元相比,净利润足足减少了22亿,同比降幅超过20倍。

而华住2019年全年净利润也就17.6亿人民币,也就是说,2020年一个季度下来,公司2019年全年白干了,还倒赔3亿多。

随着疫情得到有效遏制,华住在国内市场开始回暖,到6月初入住率已经达到74%。第二季度,97%在中国的酒店已经恢复正常运营。

但华住二季度的业绩依然不乐观,由于二季度全球也开始陷入疫情危机,德意志酒店大受影响,已经有85家被临时关闭。

到二季度结束,华住集团直营店的每日平均房价同比下降27.3%至205元,入住率为67.4%,同比下降22.1个百分点;管理加盟店和特许店的每日平均房价同比下降19.8%至181元,入住率为69.1%,同比下降17.2个百分点。

而且鉴于国内复苏情况和海外疫情广泛传播等的不确定性因素,华住称目前无法为2020全年提供有意义的收入预期。

创始人一手打造三家中概股

2005年成立的华住酒店,其前身就是汉庭酒店集团,创始人就是知名创业投资人季琦。

1999年,季琦与梁建章、沈南鹏、范敏共同创建了携程旅行网,是著名的“携程四君子”之一,季琦担任公司总裁,负责开拓市场。


携程“四君子”:从左至右分别为季琦、沈南鹏梁建章、范敏

2002年6月,携程瞄准经济型连锁酒店的巨大市场缺口,与首旅共同投资了如家连锁酒店,季琦由携程总裁变为了如家CEO。

背靠携程庞大的订房网络,加上季琦丰富的行业经验,如家的发展顺风顺水。2003年2月,创立仅8个月的如家荣获“2002年中国饭店业集团20强”称号,打响了品牌。

2003年和2006年,携程与如家先后登陆纳斯达克,季琦也因为亲手缔造了两家中概股公司而声名大噪。

2004年底,因为对如家管理层的诸多决策不满,季琦再次选择离开,并在2005年创办了国内第一家商务型连锁酒店——汉庭酒店连锁,主要面向商务人士和都市白领,价格上略高于一般的经济型酒店。

由于投资回报高于如家,汉庭吸引了很多加盟商,2007年底就开业67家,呈快速扩张之势。

酒店业、旅游业都对外部环境十分敏感,市场有一点风吹草动业绩就会受很大影响。

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后,汉庭遭遇危机,谈好的第二轮投资凉了,资金链断裂,季琦卖掉手中的如家股票来补贴汉庭的资金,用行动安抚投资人;汉庭还利用危机苦练内功,紧抓成本控制、员工培训、IT系统建设。

最终,季琦带着汉庭渡过了危机,并在2010年3月登陆纳斯达克,创造了让三家公司在美上市的奇迹。

2012年底,“汉庭酒店集团”正式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取意“中华住宿”,随后加快了扩张步伐,不断用投资收购的方式扩大自己的中端品牌战线,降低竞争对手带来的威胁:

2014年,华住成为雅高、宜必思等5个品牌的品牌经营和开发商;2017年华住全资收购了桔子水晶酒店集团,一年后又收购国内精品度假酒店品牌花间堂。

2019年,华住总营收达到112亿元,十年间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0.5%。

截至2020年3月31日,华住旗下酒店共有5953家,旗下包括华住、雅高、桔子水晶三大酒店系列19个知名酒店品牌,覆盖从高端到平价、从商务差旅到休闲度假的各个类型,是规模仅次于锦江的第二大酒店管理集团。


华住的品牌矩阵

或加快回港上市为公司补血

这些年,华住还将触角伸向了国际。

2017年,华住向印度OYO公司投资1000万美元;2018年,华住全季酒店首家海外直营店落户新加坡;2019年底,更是花费7亿欧元全资收购了德国第一大本土酒店品牌德意志酒店集团(Deutsche Hospitality),进一步丰富华住在豪华和高端领域的产品线。

今年1月,华住还提出与香港券商华盛证券设立一只金额1亿美金的基金,专门用来收购日本的酒店业务。

2019年底,德意志酒店的RevPAR高达67欧元,本来可以为华住极端源源不断贡献现金流。

没想到因为疫情的发生,德意志酒店的入住率和RevPAR大幅下降,这笔收购不仅没有给华住带来利润,还把净负债水平推到了历史最高位,并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了巨大影响。

2020年第一季度,华住的投资现金流出为52亿元,其中50亿用于支付收购德意志酒店。

截至3月底,华住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余额仅为18亿元,可供公司使用的未动用信贷额度为20亿元,公司债务总额13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1.16%,偿债压力巨大。

在疫情和现金流吃紧的双重因素作用下,华住的海外扩张战略已经严重受阻。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曾传出消息,华住可能今年底回港二次上市,计划集资5至10亿美元,公司正与财务顾问商讨相关事宜。

对此,华住官方表示不对市场猜测进行评论,但不排除发生的可能性。

有分析就认为,华住赴港二次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大。

毕竟回港二次上市是目前中概股比较普遍的动向,华住没有理由置身事外,公司还现金流吃紧并承受着巨大的债务压力,在香港上市可以缓解资金压力。

更何况,华住为了在国内市场突围,提出要将酒店开到三、四线城市,开到小镇上去,未来3至5年内在1000个城市铺设超过1万家门店(主要是加盟店),今年一季度华住就新开296家店。

要实施“千城万店”计划、应对运营成本的上升,公司也需要大笔资金,上市是短期内最可行的途径。

因此人们猜测,在疫情让全球酒店业前景不明的情况下,华住可能会加快二次上市的节奏,业务重心更加贴近中国市场,同时收缩海外扩张的脚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