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酒店及度假村总裁宁奇峰:疫情加速行业洗牌,万达酒店发力中端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 高江虹 王青青 2020-08-20 15:13:50

作为万达酒店板块的主舵手,宁奇峰算是经历过万达发展的高光时刻,也经历过其拆骨自救的低潮时光。

8月18日,宁波万达美华酒店|京东京造大门前,一身蓝色西服的宁奇峰从人群中走出,给醒狮点睛,庆祝旗下第一家IP概念酒店开业。

宁奇峰是万达商管集团首席副总裁兼万达酒店及度假村总裁。与几年前相比,宁奇峰如今清癯许多,鬓角微微发白,反比网络上广泛流传的其个人像更像个儒家学士。

其实在加盟万达集团之前,宁奇峰确实是学者出身,这位同济大学建筑学博士曾在国内多家大学当教授,并于1999年赴香港大学任访问学者。2002年宁奇峰加入万达,先后出任万达商业规划研究院、万达酒店建设公司、万达酒店设计研究院的院长和总经理。2017年7月,万达酒店设计研究院、酒店建设公司与酒店管理公司正式合并,组建了新的万达酒店及度假村,宁奇峰出任万达酒店及度假村总裁。

过去十八年,万达集团历经急速扩张,从国内到海外构建庞大版图,到急速收缩瘦身,旗下相关板块发展亦受不同程度影响。

作为万达酒店板块的主舵手,宁奇峰算是经历过万达发展的高光时刻,也经历过其拆骨自救的低潮时光。鬓角的白发似乎在暗示过去这几年过得并不容易。

2018年年底,万达酒店及度假村明确转型轻资产平台,主攻品牌和管理输出。但这个定位市场能不能认可,其中一个重要的试金石便是万达酒店转型后推出的第一个超中端酒店品牌“万达美华”,文中开头在宁波开业的那家酒店便是万达酒店该品牌的直营店,意图做成品牌旗舰与标杆,投资人也可据此观察品牌的各种细节。

今年突发的疫情,对酒店业和旅游业冲击不小,酒店投资也受一定程度的影响,此时更考究主舵手的定力与能力。8月18日,宁奇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直面犀利挑战,详解市场种种疑问。

疫情是行业更新换代催化剂

《21世纪》:疫情对酒店业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怎么看待疫后旅游业的机会和趋势?

宁奇峰:疫情对旅游业肯定是有影响,并且是长远甚至永久性的改变,并不像SARS,这也是业内达成的一种共识。另一点是影响会慢慢显现出来。

在我看来,疫情只是行业更新换代的催化剂。不是因为疫情来了才有影响,而是疫情来了加速推进了这种变化。对于市场本来就快要淘汰的加速淘汰,空缺的资源可以被重新分配。

《21世纪》:那万达酒店有没有考虑从中寻找并购机会?

宁奇峰:合适的并购对象目前没有,我们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能按照既定的战略好好地发展就非常好了,现在没有这么大的野心去做并购。

《21世纪》:可以了解一下疫情对万达酒店的影响吗?

宁奇峰:2月份3月份肯定是影响最厉害的,然后慢慢逐渐恢复,我们恢复得比较好,应该比整个行业稍微好一些,8月份基本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在一些特别的区域入住情况还超过了去年。

《21世纪》:疫情前后市场已经发生巨变,万达酒店的战略是否也发生调整?

宁奇峰:我们的大战略并没有改变。不过,疫情对我们的发展战略虽然没有产生根本性的变化,却让我们对市场的严酷性有了新的认识,也让我们对管理经营效率提出更高的要求。

比如,这次疫情对家庭的凝聚力的提升,我们会重视亲子度假旅游。所以我们应该要去发掘并满足真实的可持续的市场的需求。目前我们十几个轻资产品牌也在布局中。

此外,我们在运营策略上做出调整,以国内市场为主输出酒店管理模式,努力为业主打造国牌酒店。国际形势和资源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也不放弃海外输出的机会,但不会作为我们的主要发力目标。

多品牌矩阵发力中端市场

《21世纪》:今天开业的酒店是和京东合作的,印象中这是万达第一次做IP概念酒店,你们怎么会选择京东合作?

宁奇峰:我们和京东去年就有合作了,在会员系统方面。在双方合作互动过程中,大家发现契合度比较好,可以一起跨界拓展合作方式,大家的资源可共享,互相促进,让我们的资源效率更高。我们合作把蛋糕做大了,对大家都有利。

《21世纪》:近年来,中端消费群体备受行业关注。多家酒店布局中端市场,万达美华也是切入这块市场的,你们的竞争优势体现在哪里?如何打造自身品牌特色?

宁奇峰:万达美华作为我们近年发力的超中端品牌,面对的是中产阶层的高端人群,这部分人群有品味,对产品品质有比较高的眼光和追求。

万达酒店近年的轻资产转型不仅是指酒店管理的输出,更是我们的一体化酒店项目管理服务的输出。

万达酒店的竞争优势在于其出身业主的身份,更了解业主需求并为其提供最佳的投资收益。此外,我们具有独立的产品研发能力,对产品打磨研发的能力是领先的。加之,在积累高端的管理经验后,我们采用以高打低的模式来争夺超中端市场份额。

《21世纪》:现在有不少国际品牌在国内放开特许经营来扩展中端酒店,万达美华会不会选择这种路径快速扩张?

宁奇峰:如果仅仅是很快地翻牌,这种管理模式对我们来说不太适合。即使是翻牌,我们复杂程度要高很多,基本上是量身定做的。万达主打具有鲜明个性的设计型酒店,所以我们暂时不会选择批量标准化的生产模式。

《21世纪》:刚才您有说过会有十几个品牌储备?可以了解一下这些品牌的情况?

宁奇峰:基本上都是中端之上,目前不会进入到中端以下,因为中端之下跟我们的资源能力是不匹配的。其实目前国内酒店市场像个漏斗,两头大中间小。中端市场里品牌比较少,品质好的也少,但需求刚性,比如亲子游。

中端市场其实可以容纳很多的品牌,因为大家的需求爱好审美差异性很大,所以我们想形成万达中端品牌矩阵,但现在还在酝酿中,还没成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