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旺季已过,民宿回血了吗?

澎湃新闻 朱喆 2020-09-11 09:45:56

人气攀升度假地,想“旺”仍需时日。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跨省游恢复后迎来了疫情之下的第一个暑期旺季。根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7月1日至8月31日,全国铁路暑运累计发送旅客4.56亿人次。民航方面,去哪儿网刚发布《2020年暑期出游报告》显示,2020年暑运62天,民航共承运旅客8000万人次,日均130万。8月份国内旅客量恢复到去年的85%,不少目的地还荣登夏日出游人气榜。那么,民宿业情况如何?是否趁势回暖?

有海景的地方,客似云来

海岛向来是夏日旅行的热门地,人们坐在细软绵密的沙滩上,习习海风吹来,看着阵阵海浪,忘掉烦扰,若有孩子,一家人还能尽享海滨嬉戏的欢乐。因此,占据地理优势的海边民宿,尤其是看得见海的房间总是供不应求。

自跨省游恢复一个月后,三亚照旧位列夏日最火目的地榜单第一。作为中国最知名的传统海滨度假地之一,它持久的魅力带给当地民宿“活下去”的机会和希望。

民宿主Issac在三亚湾与榆亚大道交汇处的海岸小区运营着海景别墅,优越的地理位置让住客从屋顶花园即可观海赏景,开业3年来一直很受欢迎。

他告诉记者,7月5日起,他们接到了大量客户咨询,15日开始,住客纷至沓来。整体上,7月入住率比去年同期更高。四川、北京、上海的客人占比较高。而且和往年有所不同的是,Issac发现,自上半年开始,三亚的客源已呈现年轻化趋势,“以前夏季档,我们都主要服务亲子游家庭,现在年轻人相约聚会出游越来越多了”,他介绍道。

7、8月满房的局面让Issac振奋了不少,他觉得经历了年初的“冰点”,团队仍保持着良好的积极心态,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提升民宿服务上来,利用2、3月业务停滞期,他们对房屋进行维护和保养,严格加强室内消毒卫生。

尽管三亚固有度假胜地传统优势,但在营销上丝毫不能放松。他表示,“我们长期与爱彼迎合作,获得了很多优质客户,而且平台上及时反馈的客人咨询量、浏览量上的数据,以及促销的建议都对我们运营提供了重要参考”。

这段期间,Issac也发现所有住客都更加从容和包容。他感言:“大家都将心比心,知道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大家出来也都来关照我们民宿。所以我们要更细致、更好的服务,不断努力才行!”

在大理双廊经营“别想那只大象美宿馆”的江措措也遇到了和Issac类似的情况。

今年夏天,他在洱海边的海景民宿的客流也比去年同期要好,住客多是北京、广东和四川来的亲子游家庭。

“苍山洱海的宁静和美好可能让大家暂时忘却疫情带来的焦虑和不安,给了人们治愈”,江措措说。8月底,他还见到了来双廊做客的马云,这也成了今夏难忘的小插曲。

尽管他已经接到了国庆黄金周里30%左右的住宿预订,经营民宿已有7年的江措措表示,跨省游逐步恢复的过程中,民宿经者压力仍不小,“暑期档里,很多景区客人多,带动了住宿,但实际上客单价并没提高,甚至有的推出低价策略,我感觉这反映出民宿市场仍不自信,毕竟疫情冲击太大”,他说,“可能我们有过为了洱海保护而关停的经历吧,双廊的民宿经营者可能会相对‘淡定’一些,大家能按自己的节奏来,不太慌乱”。

大理双廊客栈民宿行业协会会长赵一海在采访中介绍了暑期档双廊民宿总体经营的情况。

“整体上,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他说,“4月初大家复工,4、5月我们主要接待省内游,7月中跨省游开放,陆续就有外地游客过来,峰值阶段应该是8月初开始连续20天左右,长三角地区和广东的游客是消费主力,拥有海景的一线客栈比较抢手”。

不过他也指出,协会会员客栈395家,大家都是合作伙伴,旺季时候,协会还会协调一些订单安排,一线客栈无法承接的业务由二线、三线客栈来完成,游客也很理解这些举措。

民宿线上营销方面,去年在大理双廊地区已有小部分民宿主在尝试短视频和直播等,今年受疫情影响,加速了线上营销进程。赵一海发现直播的专业度和最后转换率息息相关,若没有相关人才储备和业务骨干,想从中取得突破也颇具挑战。

另外,赵一海也透露了双廊旅游发展的最新动向,由于洱海保护,未来文旅开放将着力让游客往山上走,山间已有部分民宿和农家乐,社交媒体上也陆续有关双廊东部伙山村中伙山美术馆和农民画社咖啡馆的动态。“双廊经历过18个月的关停和此次疫情,正在不断制造新的热点,未来值得期待”。

如果说三亚和双廊的民宿展现了中国南部海滨的热闹,那么今年夏天,东海之滨情况如何呢?

浙江省宁波市象山民宿经济促进会会长聂文华表示,与去年暑期相比,7、8月象山精品民宿订单量增长。7月初,民宿主要承接一些省内疗休养活动,7月中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出现新发病例,同时跨省游重启,外地游客开始陆续致电民宿咨询当地动态,7月末开始游客接踵而至,8月5日开始连续22天,象山15家海边民宿均满房。和3月复工后一样,越贵、越高端的民宿越火爆,客人主要来自浙江、上海、江苏。

聂文华认为,象山人气旺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原本境外的海滨度假需求转移到了境内,而象山作为长三角南缘的海滨优势又吸引了三省一市的游客,二是得益于天气,今夏台风没有在浙江登陆。

同时他也指出,8月16日以后,民宿接待的亲子游家庭数量下降。“这个现象主要是和孩子读书有关,全国多地教育部门陆续放出通知,要求学生在学校开学之前14天内不离开本地”。

由于不少象山民宿都提供当地特色海鲜餐饮,在全国倡导节约粮食的当下,各民宿主也积极做出改善,8月海鲜品种丰盛,他们在菜品上主打小量多份,业主提前和客人沟通具体菜式安排,从而减少备菜,避免浪费。

和双廊客栈协会一样,象山民宿市场委员会也会根据预订实情,协助安排订单。协会内的民宿主会在微信客流群上相互沟通动态,也与旅行社对接订单情况,一些非海边的度假屋也因此接待了更多客人。面对即将到来的十一黄金周,聂文华透露部分民宿已陆续接到订单,他说:“这将是2020年国内游的重头阶段,究竟会是怎样的局面,我们拭目以待!”

人气攀升度假地,想“旺”仍需时日

除了上述火爆的度假胜地,今年夏天还有一些人气攀升的地方。8月12日,爱彼迎根据后台搜索数据统计公布了综合报告。记者选择其中人气攀升的目的地,如宁波、贵阳和哈尔滨,和几位民宿代表聊了聊。

美旅城市民宿在宁波共有22套城市民宿,该项目负责人郑先生表示,1月至7月,出租率同比去年下降25%,但同比差距每月都在缩小,到8月份已经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他感慨,“我一个月的房租、人工等固定开支在6.5万元,这在疫情暴发后的2月份很艰难,一个月亏损在6万元以上。随着复工复产的逐步开展,每月收入上升,可能预计要到10月份才能完全与去年持平”。

周边城市的年轻情侣、学生成为了他的主要客源,但让郑先生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家温州客人。

一天晚上,客人入住的二室民宿里空调坏了,致电服务人员后,他们很快把电扇和冰块送过去,第二天还及时找人修理好空调。郑先生说:“我们为客人免除了当晚房费,赠送当地水果表示歉意,他们觉得我们处理问题又及时又正确,所以表示不用免除房费,仅仅收下了水果,退房时还赠送了我们礼物,一周后还介绍他的朋友们来住,渐渐地我和这位温州客人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这些温暖的细节也更坚定了他们团队坚持走下去的信念,郑先生觉得自我提升是发展之道。他关注文旅新闻,还广泛阅读设计类的书籍,保持市场和行业的敏感度,同时积极参与爱彼迎房东学院课程,在房东群里交流心得,商议新功能,新妙招,取长补短。

同样运营着多套民宿的付超坦诚地向记者吐露心声,他在哈尔滨有6套民宿,其中一套能看得见松花江江景,又离索菲亚大教堂、中央大街很近的房源,内部装修也很时髦新潮。

然而,今年夏天,他不得不靠调低房价来吸引住客,因为住客以本地学生为主,因而相应的消费能力很有限。“客观说,跨省游恢复了,但大量长三角、广东等华东地区、拥有相对更强消费力的客人没有来到哈尔滨。另外相比疫情前,客人现在订房都是提前1周,也可以看出客人积极性和谨慎度”,他说。

面对挑战,他持续与爱彼迎、携程、途家、木鸟等多个线上平台合作,利用各平台特色和优势铺开客群范围,同时借助小红书,用唯美的照片、短视频和直播等手段进行内容营销,用他的话,一切要“尽力而为”。

对于未来他目前还没有更详细的计划,不过表示仍要坚持并期待,他希望哈尔滨的今年冬日旅游旺季能正常地、顺利地如期而至。

贵阳的小飞不像郑先生和付超要应对多套房源的重负,他的民宿在新天寨区域,房子依山而建,还有个优雅的花园,运营4年来好评如潮,他也成了爱彼迎超赞房东,但疫情之下,他的压力也不小。

从1月到8月的整体订单数来看,今年生意比去年同期差,营业额下降30%-40%,暑期的营业额基本下降50%。曾经他也想过借助社交媒体来推广营销,但担心投入产出比太低,就没有付诸实践。

不过,在一系列不如意中,他还觉得有一丝好运。由于体量比较小,疫情期间,他可以承担一定的亏损,他的房东也比较通情达理,沟通过后同意减免部分房租,减轻了经济负担。他说:“总得往好的方面想,不然就太泄气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