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市值千亿港元了,季琦刷新了自身的存在感?

商业人物 任尚坤 2020-09-24 14:07:05

作为携程、如家、华住三家上市公司缔造者,季琦已经鲜有公开露面。

9月22日,在汉庭酒店登陆美股资本市场十年后,由汉庭更名来的“华住集团”正式在港交所上市。截至今日收盘,华住港股股价升4.71%,报311港元/股,市值999.58亿港元。而就在上市前几个小时,华住遭到沽空机构做空,后者指责其财务造假。

华住紧急回应,称博力达思研究的做空报告没有依据,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误导性结论。尽管汉庭和如家的招牌早挂满全国,但对于华住和曾经的创业教父季琦,公众仍感到有些陌生。

作为携程、如家、华住三家上市公司缔造者,季琦已经鲜有公开露面。他前两年把自己的随笔结集,出了本书。书的内容分天、地、人三部分,讨论了诸多如“生命的意义”等哲学问题。打坐、冥想,这似乎成为企业家季琦现在的一种生活方式。

1

华住是季琦第三次创业,也是他所说的最后一份事业。从季琦所写文字中,你可以发现他是个在商业问题上很少纠结,但在情感上时常矛盾的人。

2016年,首旅集团完成私有化如家的交易。此前正掌舵汉庭的季琦就陷入了巨大矛盾中,他考虑要不要去抢这笔交易,一来如家是他创始的,承载着太多心血,二来如家也是他的竞争对手。可他也知道,如家成立时是得益于与首旅的合资合作才快速发展,对首旅来说,如家同样重要。

这个矛盾让他难受了一阵子。碰巧有个朋友给他引荐了一位方丈,在上海。他胡乱答应了朋友的邀请,去和方丈见面。见面后,他也没跟方丈讲什么事,方丈说“我们打会儿坐吧”。那是季琦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打坐,有二十分钟。这过程里,他想明白了“如家不能抢”,不抢对他并没影响,但如果抢对首旅就影响很大,而且汉庭跟如家也将全面开战。

对如家,季琦确实有种复杂的情感。他曾在这里经历了他称之为“至暗时刻”的危机。2004年底,就在如家离上市越来越近的时候,公司董事会着手引入职业经理人。有董事甚至觉得,草根出身的季琦,在管理公司方面存在缺陷。他们需要一个受过西方教育的人。

元老相继出走。季琦回天乏力,有点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他后来决定离开,再造一家公司。这才有了汉庭。2005年,江苏昆山,第一家汉庭开业。季琦起初想做中档酒店,并没计划进入与如家竞争的赛道,撑了两年,他还是杀回到了经济型酒店市场。

汉庭的早期投资人都是季琦的朋友。2008年金融危机时,他遇到另一个“至暗时刻”。他很好的朋友请他到兴国宾馆吃早餐,告诉他没法再跟投汉庭的二轮融资。“原本投资协议已经签完,没什么意外的话,投资可以顺利进行。当然他有权利不投,但这对我打击很大。”当兄弟在紧要关头和你讲“不行”,季琦用了个词来形容:晴天霹雳。

他最后卖了如家的股票,自己追加了对汉庭的投资。季琦把这些事形成文字,常会用一个词:执中。从他近十年的思想脉络里,你能看到他在努力追求一种平衡,在商业和情感之间找平衡,在设计审美上找平衡。电视访谈节目里,季琦也觉得自己是个充满对立与矛盾的综合体,因为张力太大,有时候需要压一下,在冲突中找平衡。

2015年,季琦卸任华住CEO,2019年又重掌CEO。他还没实现把华住打造成全球第一大酒店集团的目标。他对入世依然积极。他的商业野心始终如创建携程时一样汹涌。

2

在当年被誉为“携程四君子”的创始人中,季琦是成功欲望最强烈的。这个从江苏如东穷困村子里走出的创业者,念初中时曾徒步8公里回家吃午饭,结果母亲说:“家里没吃的,你自己想办法”。学习是唯一通道。他考到了上海交通大学工程力学专业,只因为他记得班主任讲,“毕业后搞工程,少算一点土方,包工头会给很多奖金”。

他一直读到研究生,方向是机器人,用现在的话说,应该算是人工智能。他毕业也没搞工程,去了家国营计算机公司积攒了些人脉,然后又办了个小型技术公司赚了点钱。

1999年,季琦按捺不住了。互联网浪潮让他跃跃欲试。那年他33岁。他想到通过客户关系结识的朋友梁建章。梁建章在甲骨文中国区担任咨询总监,其自幼有“神童”之称,15岁初中没毕业直升复旦大学计算机本科少年班。接着,季琦又想到了号称校友中最有钱的沈南鹏。沈南鹏当时是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总裁,精通财务与资本市场。

他们筹划做个旅游网站,但还少个在实操层面懂旅游业的人。季琦又想到了交大校友范敏。范敏是上海旅行社总经理兼新亚酒店副总,掌握资源,熟悉业务。说服体制内的范敏,季琦采用了软磨硬泡、卡点蹲守等方法。这个战队很快就吸引了风险投资入场。

而作为中国第一家旅游网站的携程,则靠着“扫街发传单”的地推模式崛起,即挨个与商家谈合作,邀请酒店入驻平台,同时在人流量密集的车站、机场等区位撒卡片。4年间,通过携程的出行订票群体激增,线上酒店数量从7万涨到22万家。2003年,携程挂牌纳斯达克。

正当他们高兴的时候,有网友发帖说携程上的酒店价格过高。季琦也在携程后台看到,用户预定量最大的是新亚之星,一家经济型连锁酒店。于是,携程决定由季琦带队,在经济型酒店市场投资。后来季琦团队买下携程股权,从公司独立出来,如家的故事就开始了。

做酒店,季琦会拿着皮尺和计算器去睡友商的酒店,从服务员和大堂经理那儿聊出他想要的信息。关注细节,时刻在算账,这是他的特点。即便请朋友喝酒,他也会详细介绍下酒的牌子、产地,尤其价格。

“老季虽然不抠门儿,但总是强调自己不抠门儿,这就说明还是不够慷慨。”音乐人左小祖咒说季琦跟中国几乎所有商人一个毛病:喜欢吹牛,喜欢画饼,强调品位,强调排场。

季琦的品味也在变化着。最早做如家,他受故宫启发,选择黄色做主色调。这是最强势、极具侵略性与商业化的颜色。等到他设计汉庭时,开始更多选择灰色等中性色彩,器物选择力求简洁圆润。

3

他的个人装束,也在朝这个方向靠拢:短寸头,黑色圆框眼镜,上衣、裤子、鞋子也全是黑色系。外套常穿件中山装,扣子系到最上面那一颗,天气冷会再配条深色围巾。

大学时代,季琦喜欢文学、诗歌,听古典音乐。《西方哲学史》那本书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看了很多尼采、康德等西方哲学家的著作。创业后,他又迷上了中国的王阳明。不过,尽管看上去他在塑造一种不张扬、弱攻击性的形象,但他的凌厉与手腕也仍会时常显现出来。

2017年华住收购桔子酒店,季琦找桔子创始人吴海喝酒,说不知道吴海在携程股权纠纷的事儿,“当时真该拿烟灰缸砸脑袋”。吴海性子直率、仗义、有江湖豪情,喝大了抱头痛哭。“我肯定要买的,不是吴海想不想卖的问题。”季琦没心软,出资竞价总是排头位,“你吴海难过,说在雪地里光着个膀子伤心,我就可怜你了?我不会的”。

包括桔子酒店在内,华住如今已经布局从经济型到中高档共17个酒店品牌。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截至2019年底,以经营酒店客房数量计,华住集团位列中国第二大、全球第九大酒店集团。季琦去年重回华住担纲CEO,目标是国际化。只是连他也没想到,自己踌躇满志刚一上任,就遇到了疫情黑天鹅。

此前两年间华住大举扩张,酒店新增近2000家,资产负债率从44.39%升至91.16%,至2020年3月,总负债544亿元,涨幅近4倍。华住年内到期有息负债有58.5亿元,而其账面现金只有37亿元。

疫情之下,港股收粮。降低华住财务杠杆,对季琦的平衡力也是个考验。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