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琦:没有一个时刻比今天投资酒店更好

澎湃新闻 2020-09-30 09:37:18

季琦在演讲中表示,截至年底,华住的酒店数量将达到7600家。

9月29日,华住在广州举行了2020年华住世界大会。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在演讲中大力“鼓动”酒店投资。季琦认为,未来的5年、10年甚至20年,中国的发展在消费。“我刚才还在鼓动樊纲老师投资酒店。”

季琦指出,未来中国很多产业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季琦坚信,因为交通的发展,住宿的人次会增加。

季琦认为,类似民宿平台Airbnb和印度最大的酒店OYO的模式在中国是行不通的。而通过疫情,整个酒店的盈利状况更加糟糕。“下面这段话不是批评,是自我反省:中国酒店业30年以来是故步自封,论资排辈:高档的看不起抵挡的,国外的看不起国内的。最根本的原因是缺乏创新。自high,使得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来没有发展,使得整个供给侧“堵了”。”季琦指出,15年前,以如家、7天、汉庭等为主导的新一轮创新开始了,然而,充满了投机取巧、资本套现,最后是“一地鸡毛”。季琦强调,“我认为革命的成果没有沉淀下来,没有真正地为用户、为业主做价值创造。”

虽然在季琦看来,目前整个酒店行业的状况看上去很不乐观,尤其在新冠疫情后酒店行业问题百出,但是“没有一个时刻比今天投资酒店更好。”

季琦在演讲中提出了几个酒店投资的建议:“第一,我们今天有资格、有能力、有空间去谈空间的折让。第二,我觉得你们应该租长合同。道理很简单,就是通货膨胀。第三,比锁20年时间更好的就是购买物业。”

季琦认为,全服务酒店可以考虑承包经营、保底经营;情怀民宿“好看、好听、不好做”,不容易挣钱。对于度假酒店,季琦指出,“要做度假酒店、主题乐园,别忘了拿地,做房地产,如果不干这个,千万别做度假酒店。”

季琦认为,度假是增长的,但是风险比商务酒店大得多。“从古到今,从国际到国内,都是商旅客人比度假的多。”

季琦指出,经济型酒店和评价性酒店是压舱石。“因为中国有占比50%,约7亿人群是低收入人群。”

此外,季琦指出,最好不要借钱开酒店,杠杆一定要合理。“我不建议大家借钱、更不建议大家凑钱开酒店。杠杆是会把你急死的。”

季琦称,他曾在华住集团上市的时候想什么事情可以摧毁华住、摧毁住宿业。“我认为第一个是视频会议,不用出差了;第二个是转基因药,有了药就不用睡觉了。不过通过疫情我发现,人性是要见面的。”

季琦表示,在这个行业里看投资看未来,“病毒”是绕不过去的。“新冠疫情、中美对抗,这两个词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

当日,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也在演讲中表示,对中国经济来说,疫情是短期的挑战,长期挑战是中美关系。樊纲指出,40年来世界最大的变化、中美关系中最大的变化,是中国的发展与进步。

樊纲认为,受此影响,美国政府可能会进一步威胁对仍在中国的有产能的美国企业,或者从中国采购的美国企业,进行“制裁”,导致这些企业撤离中国。不过,樊纲指出:“也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入中国。”

事实上,对于华住集团回港二次上市,也和中美关系的考虑有关。

当日,华住集团CFO赵汝泉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今年5月,华住集团的现金流就是正的了,对于负债的还款“绰绰有余”,并且也足够运营。而归回港股上市的最大考虑是安全。

赵汝泉坦言,受今年美国中概股频频出现问题而言,需要给投资人一个出路,当美国“出现问题”的时候,投资人能够将股票转移到香港来做交易。“这样就安全了。”赵汝泉续指,华住还有约9.75亿美元的可转债在美国发行,考虑到中概股如果被制裁了,就无法交易,而在香港上市后,就能在香港发行可转债,将美国的可转债转过来。

此外,赵汝泉还表示,华住主要的市场在中国,也想趁此次回港上市引入一些中国和亚洲的大型基金。

樊纲指出,国内市场是当今世界上增长潜力最大的市场,外国企业都来活力,我们的企业更应该充分利用好国内市场,发挥本土优势。

季琦在演讲中表示,截至年底,华住的酒店数量将达到7600家。“一万家店没有意外的。我们这么快的发展、这么快的速度不是因为季琦能干,是因为我们处在今天中国。人口大、基数低、纵深强,尤其是做消费、服务业,在中国是太好的机会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