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打车国庆博弈:谁能搅动5000亿网约车市场?

锌刻度 陈邓新 许伟 2020-10-05 11:45:37

中国网约车市场规模在2020年或达到5036亿元。

聚合打车不是新鲜事物,却在国庆假期成为互联网巨头博弈的焦点。

据《2020十一长假旅游性价比报告》显示,2020年国庆假期全国有超过1500家景区免费或打折,20多个省市政府发放旅游优惠券,预计8天长假旅游人次可能达到6亿。

而重点是,出游期间打车是刚需之一。

据普华永道预测,中国网约车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达到 5036 亿元,这深深吸引了互联网巨头的注意,近日腾讯下场之后,BAT三巨头悉数切入聚合打车赛道,如此一来聚合打车赛道挤满了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巨头。

巨头们为何重金对垒聚合打车?聚合打车存在的服务质量不可控、安全责任难以完全规避、隐私保护不力等行业痛点都解决了吗?

车多、价格低,聚合打车平台优势尽显

毕业之后就留在北京的李乐,为了日常上班不迟到,都是下载好几个打车软件,出门之前一起用才行,但如此难免会出现叫重的情况,“最恨早起,比早起更恨的是早高峰,周围打不到车,有时候预估15分钟,实际排队半个小时都算轻的,不敢赌一家,只好多试几家。”

直到有一次同事分享了某聚合打车平台,李乐才告别了上述烦恼:“真是太爽了,一键全网叫车非常nice,再也不用为了打到车开好几个APP,一个APP就OK了。”

这次国庆出游,李乐带女朋友到网红城市重庆打卡,对全网叫车又有了新的体会。

聚合打车上有数十家网约车平台,李乐平时主要勾选的是自己熟悉的平台,譬如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然而10月1日在渝中区洪崖洞景区打卡之后,叫车难度陡增。

“多勾了几个平台才叫到了车,接单的是一辆T3,北京好像没有这个牌子。”李乐表示不得不将选择范围扩大,“果然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与李乐不同,贺佳佳青睐聚合打车更多是因为省钱。

定居成都的贺佳佳是一名精致的都市白领,收入不算高但开支可不小,对价格更为敏感。

贺佳佳告诉锌刻度,平时用高德都是因为它补贴力度较大,优惠券特别实在:“我定过闹钟,专门去抢福利,2.99元买5元×5次的一周打车优惠礼包。”

而国庆假日几大主流聚合打车平台还在进一步砸重金吸引用户,围绕出行的各种消费进行亿元级补贴,譬如高德地图推出“十一分10亿”活动、百度地图推出“十一派送2亿”福利等。

贺佳佳表示,这次全家人苏杭游,出行主要依赖网约车,为了省钱完全可以轮流使用这些主流聚合打车平台,“积少成多,总能多省点。”

“五军之战”格局下,巨头各有盘算

随着车多、优惠多的优势逐步体现,聚合模式成为互联网巨头切入网约车腹地的利器。

高德地图率先嗅到了机会,于2017年7月设计了聚合打车模式,其目的是为了多方共赢:消费者叫车更为便捷,资源得到优化配置;第三方网约车获得流量入口,从而拓展发展空间,这点对中小网约车尤为重要;为地图乃至阿里巴巴的生态体系补上出行的重要一环,未来也多了一条流量变现的渠道。

三个月之后,百度地图也下场了。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初衷很好,但消费者的习惯短时间难以改变,导致聚合打车模式前期并不给力,相当长一段时间只有高德、百度两个玩家,之后哈啰出行2018年10月也切入赛道,但市场并没有多大的起色。”

彼时,聚合打车平台似乎并没有被太看重。

然而,随着一系列网约车安全事件的爆发,全面合规化成为必然的选择,如此一来市场准入门槛提高,一大批不合规车辆与司机被淘汰,可庞大的用户需求却并未随之缩减,反而在逐年增长导致供需失衡。

于是,2019年高峰期打车难问题愈发严重,而聚合打车模式迎来春天,在供给侧增加了运力,从而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上述问题。

市场升温,引来了美团、携程与腾讯地图,而各种中小聚合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这么一来网约车发展出现了第二条曲线。

不过,巨头们的侧重点各不相同。

涉足聚合打车,高德地图、百度地图与腾讯地图的目的是完善地图生态体系、提升服务价值链;哈啰出行的目的探索多元化出行应用,从共享单车细分赛道延伸至大出行赛道,寻求更厚的生存土壤;美团的目是补齐本地化生活拼图,从而获得一个稳定的流量新增入口;携程的目的是打通旅游上下游产业链,实现价值最大化。

不但初衷不一,巨头们的打法也有差异。

高德地图与百度地图走的是高补贴之路,不少网友发现享受优惠之后,价格有时甚至比直接在网约车叫车还便宜;腾讯地图走的是联盟之路,与第三方网约车平台合作,以优势互补的形式参与市场角逐;美团、携程、哈啰出行的打法是侧重挖掘各种旗下日活跃用户的出行需求,渴望实现出行需求在生态体系中的内循环,譬如据美团内部数据显示,30%的日活跃用户有出行需求。

三大行业痛点仍待解决

聚合打车高歌猛进,一些弊端也在暴露。

首先,服务质量不可控。

聚合打车本质是中介平台,本身缺乏对第三方网约车的约束力,因此带来一系列打车体验差的问题,譬如预估价格和实际价格不一样、网约车司机故意绕路、客服处理效率低等。

为解决这个痛点,行业力推“先行赔付”,也就是当消费者碰到未乘车扣费、提前计费、未及时结束计费、预估价不准、司机绕路等情况,第三方网约车如果没有及时处理,聚合打车平台将赔付给消费者,消费者不用再跟第三方网约车纠缠下去。

不过,当下“先行赔付”仍未做到全覆盖,譬如高德地图聚合的网约车超过40家,但“先行赔付”涵盖的网约车只有27家。

其次,安全责任难以完全规避。

现阶段,聚合打车在协议中一般约定的是安全保障由第三方网约车负责,这意味着理论上聚合打车平台不需要肩负安全责任,但实际上可能未必如此。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聚合打车平台依然担负监督责任,接入平台的第三方网约车公司是否达到运营要求?是否安全合规?如果出现不合规的情况,消费者有权起诉聚合打车平台。”

而2019年11月11日,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举报的部际联席会议披露:“近期,一些聚合平台出现接入不合规的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司机,以‘聚合’的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经营等新问题。”

会议要求,聚合平台要共同承担起安全保障责任和解决乘客投诉的兜底责任,这意味着聚合平台哪怕有些协议,恐仍难逃避安全责任。

再次,隐私保护有待强化。

之前,有多家媒体报道,一名女网友2020年7月16日晚在使用美团打车之后,遇一名陌生网友不断添加微信骚扰,其认为平台隐私保护不力。

经过调查,美团打车承认问题所在,由于女网友没有没有设置用户名,系统默认将手机号作为了用户名,这意味着平台存在隐私保护不力的情况。

事实上,出行是一个数据富集地,对隐私保护的要求颇高,一不小心就会栽跟头,譬如2018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做出裁决,由于Uber未能充分保护用户和司机的隐私,在未来20年内每两年对其进行一次审计。

木马专家万立夫告诉锌刻度:“个人隐私保护是一项长期的安全工程,必须警钟长鸣,否则会成为行业发展的一个地雷,说不定那天就会引爆,成为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这么来看,聚合平台已成为网约车赛道不可忽视的一股重要力量,化身为互联网巨头的角斗场,在不断摸索的过程中,上述行业痛点或许终会得到解决,而率先克服痛点的公司可能将脱颖而出,成为赛道的领跑者。

希望这一天来的不会太迟。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