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主们的自述:行业稍回暖,赚钱依然难

猎云网 韩文静 2020-10-14 14:28:07

烧钱圈地的模式已经成为过去,懂经营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按下暂停键的民宿行业,在这个小长假迎来了短暂的喘息机会。

随着人们出游意愿的上升,加上中秋国庆黄金周的到来,旅游市场整体回升,民宿行业也逐渐复苏。

文旅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八天长假期间,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同比恢复79%;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同比恢复69.9%。

今年年初,民宿行业遭遇重创,业内甚至一度传出“民宿行业将成为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的言论。如今看来,情况并没有如此悲观,那些熬过了疫情的民宿主们,都摩拳擦掌,想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小长假奋力一搏。

不过,即使是在被寄予厚望的黄金周,民宿行业依然没有迎来太多惊喜,所谓的“反弹”都是一些预料之中的增长。猎云网了解到,有些民宿恢复的情况不错,订单量甚至比去年国庆节的时候还要高,也有些民宿受到瑞丽的疫情影响,经历了订单“预定-取消-再预定”的反复。

多名民宿主告诉猎云网,疫情给民宿行业造成的打击是持续性的,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行业洗牌。烧钱圈地的模式已经成为过去,懂经营才能更好的活下去。以下是他们的讲述。

订单量比去年国庆节还要高,但依然在亏钱

从业5年

地理位置:拉萨

讲述人:六步

在今年的黄金周,我观察到游客出行方式发生了变化。为了避免风险,一方面,部分游客们会从跟团游逐步转变为自驾游、家庭游等方式,另一方面,在出行地点的选择上,他们也会往小众景区、聚集少的环境靠拢。

2015年,我在拉萨城关区的次角林村开了“六步人间”这家民宿,共有四个院子,17间客房,超过3000平米的公共区域,和一个独立的停车场。民宿的地是租的,房子是我们自己盖的,前期投入不少。

成立之后的这几年,六步人间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我们所在的位置很独特,站在民宿的落地窗前,就能远远的看见布达拉宫。

今年游客自驾出行居多,我们的民宿停车方便,加上院落式的设计,很大程度避免了室内聚集,没想到这成为了我们今年吸引游客的一大优势。有客人开着房车过来,在我们的院子里烧烤。

这个黄金周,我们的订单量几乎爆满,入住率达到了80-90%。单单就就国庆节的订单来讲,其实是比去年还要好很多的。

作为旅游旺季,民宿行业在十一期间迎来所谓的“反弹”在我意料之中,我们也不敢太过于乐观,疫情的影响其实一直都在延续,今年的民宿行业并不好过,到现在我们依然是亏损的。

5月下旬我们才开始正式营业,没营业的那几个月一直处于不进只出的状态,每个月的房租和人力费用差不多在五六万,好在我们的现金流能撑几个月。那段时间,我没事就上上下下打理院子,偶尔做做手工皮具,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来,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

复业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刚复业的时候,入住率还不到1成,直到6月中旬入住率才慢慢增加到2-3成,在7月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客人了,7月下旬入住率才开始有所回升。

除了入住率低,低价竞争也是让人苦不堪言。虽然低价竞争是业界常态,但今年更甚。今年客流量很少,在六月份之前,大部分商家都在降价,包括星级酒店,几乎所有住宿行业都在做低价预售。

从年初到现在,我的心态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前几年经营民宿的时候,都是处于一种相对比较舒服的状态,但今年压力一直很大,有时候甚至会冒出不想经营实体的想法。

能撑到现在实属不易,我们也算是挺过了危机,对于民宿主来讲,在面对风险时,现金流和顽强的意志这两点缺一不可,幸运的是,我们熬过来了。

房价和订单量远远不及往年

从业3年

地理位置:昆明

讲述人:陈臣

2018年和3月下旬,我开在昆明的“白日青春”民宿已经陆续开始按规范要求接待客人。

刚开始营业的时候入住率较低,只有10%,这也在我预期之中。即便如此,这个入住率已经是同行里面表现较好的,今年五一劳动节价格压得较低的情况下,我们的生意也并没有很火爆。

六月份开始,入住率逐渐上涨,七月中下旬迎来暑期高峰,基本天天满房,这种情况一直到8月20号左右,暑期结束,后续入住率基本回升到去年水平。

本想着继续维持正常经营,等十一黄金周到来之后再“奋力一搏”,但计划远远赶不上变化。

在九月中旬,云南瑞丽传出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之后,来云南旅游的客源急剧下降。虽然全城做了核酸检测,而且未发现扩散,但依然造成了恐慌,很多连锁酒店和小客栈入住率根本不及往年。

我们也同样收到了波及,昆明离瑞丽很远,大概800公里的距离,相当于从上海到南昌,其实昆明很安全,但依然有客人取消了订单,不过好在人数不多,后来又陆续有人订房,我们的入住率和价格才算勉强达到预期。

到了国庆和中秋,订单量又明显上涨了,从10月2号开始到6号结束,基本每天能保持100%入住率,价格也上涨30%。

即便如此,房价和订单量还是远远不及往年。

在往年,国庆七天假期入住率都能达到100%,并且提前一星期全部预定满房状态,价格也能是日常的3倍以上;但在今年的八天假期里,只有5天价格上涨2倍,入住率达到预期,另外三天基本是日常普通价格,入住率也只有80%不到;并且满房天数也是到当天下午,上门客更多了。

开门营业就能盈利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懂经营才能好好活下去

从业1年

地理位置:大理

讲述人:金宇

在民宿行业我是个名副其实的新人,2019年11月,我在大理投资了一家民宿,本来预计2020年春节前半月开业,但遇到疫情后一直停业,直到今年5月1日才正式营业。

在这期间,大理的房东主动电话沟通疫情影响,为我们减免2个月房租,共渡难关,这让我很感激。

大理很美,洱海也修完了,还有漂亮的环海景观道,古城也是秩序井然,今年7月份,我们民宿在平台上的访客量是三四月份的3倍以上,去年同期也没有这么高。所以我对暑假和十一的客流量还是充满期待的。

我大学本科学的是旅游酒店管理专业,开民宿之前有几年的工作经验,在民宿的运营上比较有信心。在房客不多的那段日子,我们滞留的员工就在店里做清洁和消毒工作,我自己也会对2020年的运营数据做精细化评估计算,想尽可能的降低成本,开源节流,探索一些新的盈利模式。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住宿业同行一片惨烈,0收入是大部分民宿主的现状,少部分注重社群客户运营的主体在网络上进行产品二销能有一定收益。

酒店行业一定要注重社群运营和创造房外收益,规划一定现金流抗风险是非常有必要的。

针对这些思考,我和团队在疫情期间做了一款小程序“方糖”,为住客提供吃住行游娱购一站式服务解决方案,助中小民宿或者酒店实现房外收益,复购率及服务效率提升。目前,项目在大理已有合作酒店客栈200多家。

因为位置比较好,位于城市的核心地段,再加上团队在项目运营上比较有经验,网络营销做的不错,我们的民宿在大理店携程热销榜排第2,今年十一我们民宿入住率基本上都是满房状态,价格也是日常的200%。

但我不认为这是反弹。旅行不是刚需,我觉得旅游市场不会反弹,只是被疫情延误的旅游需求逐步释放而已,即使没有疫情,旅游市场的大环境也在变化,能开门营业就能盈利经营的住宿业也早已一去不复返。硬件好,懂经营,才能好好活下去。

行业有所回暖,主动拓展业务很关键

从业3年

地理位置:郑州

讲述人:徐艺玲

在郑州开民宿有3年的时间了,今年上半年基本上处于完全停滞的状态,面对不可抗力,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硬抗。

想办法开源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客流量较少的时间里,我们在大力拓展约拍业务,简单来说就是把我们民宿的场地租出去给别人拍照,花园、露台这些场地很有利用价值,有不少摄影师带着模特来取景。

取景约拍的价格为一个小时80元,其实比我们单人入住的价格还要高一点,我们的民宿主要分为青旅和大床房两块业务,青旅平日的定价在68-78元一晚,大床房会稍微贵一些。

今年七月份,我才感受到了熟悉且久违的订房节奏。有几位来郑州参加美术考试的艺考生,定了我们房间,偶尔还会在小院落里绘画,很是温馨。

暑期订单的小幅增长,也让我看到了行业的回暖迹象,有几天我们甚至接单接到“手软”。因为我们主要做青年旅社,价位适中,所以来的人还挺多的,有很多年轻的背包客。有些常住郑州房客甚至会直接包月,有一位去年包月的老房客在8月15号那天又来到我们民宿,定了一个月。

九月订单更为火爆一些,十一黄金周这几日的床位很多人提前预定,我们的大床房也变得抢手,有客人连定两次都没订上。

这段时间给我的感觉是我们终于坚持下来了,民宿小院里那种热热闹闹的感觉又回来了。我们民宿的体量比较小,房租成本不算太高,所以现金流没有很吃紧,在客人很少的那几个月,我的心态也蛮好的,种种花、拍拍照也就过去了,我相信未来会更好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