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信危局:前三季度预亏3.30亿,新业务难救业绩“近火”

21世纪经济报道 曹恩惠 2020-10-19 11:03:48

众信旅游将因连续两个会计年度亏损而于明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摆在众信旅游面前的,是一条艰难的复苏之路。

前三季度预亏最高3.30亿元后,众信旅游今年业绩大概率扭亏无望。基于此,该公司也将因连续两个会计年度亏损而于明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近期股价的走势,同样反映了二级市场的担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众信旅游当前的股价甚至已经低于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阿里网络)的受让价——阿里网络竟都暂时无奈“赔本”了。

在出境游暂时无法恢复的情况下,众信旅游一时之间很难找到另一根扶助业绩的拐杖。即便是被二级市场大炒特炒的免税概念,也是远水难救近火。

转战国内游效果有待提升

出境游业务是众信旅游的支柱。财务数据毫不掩饰这一业务特征——该公司的出境游业务营收占据总营收的比重一直在八、九成。而出境游的停滞,让众信旅游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危机。

该公司近日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众信旅游业绩亏损2.80亿元至3.30亿元,去年同期则盈利约1.15亿元。从单季度的情况来看,该公司第三季度预计亏损约1.04亿元至1.54亿元。这意味着,相较于第二季度,众信旅游的亏损存在扩大的可能性。

今年1月份,受新冠疫情影响,文旅部先后暂停了国内游和出境游,旅游业遭遇寒冬。就在春节过后的立春之日(2020年2月4日),众信旅游向全体投资者发出了一份公开信,给出了应对策略:将加快零售业务拓展速度,加快全国布局,特别是低线城市布局;制定疫情过后的产品计划和资源采购计划,布局增速较高的环节和市场。

从后续的实际动作来看,众信旅游将渠道继续下沉,同时迅速推出了针对国内市场的旅游产品。

三四线市场旅游复苏情况在今年几个重要的假期进一步得到印证。在渠道下沉后,众信旅游的国内业务拓展收到一定的效果。众信旅游副总经理王春峰在今年世界旅游合作与发展大会上介绍,随着周边游和跨省游有序恢复,截至今年8月,该公司的旅游业务从批发到零售整体实现11亿元,尽管这个营收指标相当于去年同期的20%,但对比之下,众信旅游的国内游业务实现了增长,表明众信旅游在国内旅游市场的开发和产品供给上有非常大的空间。此外,该公司在第三季度业绩预告中也披露,截至报告期末,其国内游业务实现了快速的复苏和环比增长,第三季度国内游等业务规模突破1亿元。

事实上,众信旅游国内游业务拓展的空间的确很大,因其目前研发的产品数量和类型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众信旅游线上官网(悠哉网)看到,在首页旅游产品选择栏中,该公司已上线了“国内游”,总产品数量为110个,出发地点包括北京、上海、丽江、成都、银川、乌鲁木齐、三亚等18个城市。而从旅游产品的内容上看,这些产品主要覆盖周边游、高端游以及旅居康养等类型。

“众信旅游依托原有的渠道优势和产品研发优势可以快速进入国内游市场,但要迅速形成比较大的规模,其还需要开辟外部引流渠道。”一位旅游行业分析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近期的动作来看,众信旅游最大的事件之一莫过于引入阿里网络作为战略投资者。双方的合作包括:第一,阿里网络从众信旅游实际控制人手中以每股8.46元的价格受让占总股本比例约5%的股票,将成为第三大股东;第二,设立注册资金为1.5亿元的合资公司,探索“旅游新零售”模式,也打开了国内旅游市场的B2B领域。安信证券对此分析认为众信旅游的批发主业纳入阿里体系后,有望对接更多B端旅行社、渠道商资源,打开B端销路。

而外界对于此次双方合作所津津乐道的看点还莫过于阿里背后的流量支持。10月16日,众信旅游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明确回应,“双方(指与阿里巴巴集团)正在积极协商(双十一活动),众信的旅游及相关产品都会参与阿里双十一活动。 ”

渠道下沉、B端拓展叠加流量背书,众信旅游产品布局和营销体系得到进一步优化。但一个残酷的事实在于,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整个国内出境游业务的交易额(2018年)在线上旅游市场的占比近54%,而国内游、周边游的占比均约为23%。再加上后疫情时代下,国内旅游市场内循环特征渐明,众信旅游多要面对的是一个群雄逐鹿的竞争格局。

免税业务何时落地?

众信旅游的另一个想像空间在于免税业务的布局。今年以来,免税概念大火,众信旅游也分了一杯羹。

在10月15日的股票交易中,原本低迷的股价突然在尾盘直线拉涨。其背后的原因便是,当天午后,一则“众信旅游与王府井免税计划在市内免税店领域及海南自由贸易港联合开展‘旅游+购物’业务的消息发酵了。

这不是众信旅游第一次在免税领域落子。早在今年2月份,该公司与中免集团签署了免税业务合作,开展境内外免税拓展——在境内,众信旅游为免税店导流,针对性地输送出境、国内团客及自由行游客客源,协助中免集团国内业务做大做强;在境外,双方通过多种合作方式共同开展旅游零售门店的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在3月份,众信旅游通过一直合作,与海南省“绑定”在了一起。

不过,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众信旅游与中免集团的合作是双方各取所需:众信旅游在境外目的地资源优势与游客优势,对中免集团免税业务的开展有着增量意义,而中免集团的免税龙头地位,给众信旅游发展免税业务最坚实的靠山。

不过,众信旅游的境外资源优势,在出境游停滞的情况下,几乎发挥不了作用。这使得其与中免集团签订合作协议后,何时落地存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直截了当地问到“贵公司业务是否有涉及免税业务? ”,而众信旅游的回答是“公司目前尚不涉及免税业务”。

这一回答预示着,众信旅游的免税业务目前还没有落地。与中免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已经快八个月,面对投资者的询问,该公司只得以“如有进展,将会公告”的言辞回应。

不可否认的是,与王府井的合作,是众信旅游在免税业务布局进展缓慢的一次突破。这也使得该公司的免税业务从离岛免税延伸至市内免税。

目前,市内免税领域的竞争热潮高涨,除了中免集团、王府井入局后,百联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也在积极申请牌照,未来竞争主体的增加不可避免。

同为北京企业,众信旅游与王府井的免税合作令人期待。但落地效果,有待观察。

对于出境游何时恢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的普遍观点是在明年下半年甚至第四季度。而在这段时间内,众信旅游的国内业务以及免税业务能否扶正公司的盈利,挑战难度可谓不小。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