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信旅游冯滨:我们是草根企业,活命只能靠自己

澎湃新闻 唐莹莹 2020-10-21 15:45:38

众信旅游主营出境业务,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公司出境游业务仍未恢复。

近日,众信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信旅游”)发布了多个利好消息,包括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以及与王府井免税达成战略合作等。

多重利好下,市场似乎并不买账,众信旅游的股价跌跌不休。从众信旅游宣布引入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后的第一个交易日9月30日起至10月19日的8个交易日,众信旅游股价共跌去29.9%。

截至10月19日收盘,众信旅游报7.08元/股,跌1.67%。

近日,澎湃新闻独家专访了众信旅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冯滨,他对阿里巴巴战略投资背后的细节、众信旅游下一步的方向以及对疫情的思考等都作出了解释。冯滨坦言,今年确实比较艰难,但仍然觉得幸运,不用太为钱发愁,股价下跌可能是因为市场不理解,而即便股价的表现不好,也想把事做成。

“阿里多掏了10%的钱入股”

不久前的9月30日,众信旅游发布公告称,冯滨与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阿里网络)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冯滨以8.46元/股的价格向阿里网络转让其持有的众信旅游5%股份,转让价款总额约3.85亿元(人民币,下同)。

股份转让后,冯滨持有众信旅游24.25%的股份,仍为众信旅游第一大股东。

冯滨告诉澎湃新闻,引入阿里战略投资和与阿里的合作共沟通了半年左右。“前面大部分时间在谈业务,真正谈到资本的时间也就两个月左右,就是发公告前两个月的样子。”冯滨透露,其实众信旅游和阿里之间一直有合作,早在2015年左右,阿里就有意向要入股,但彼时由于二级市场较火爆,股价较高,因此合作没有达成。

而对于此次转让股份的价格,公告显示,股份转让的价格为股份转让协议签署日前1个交易日众信旅游股票收盘价的九折。

“通过这个方案其实挺不容易的,因为阿里多掏了10%的钱。”冯滨表示,如果按照放宽的定增(定向增发)新规,其实引入战略投资可以锁价打八折。但由于政策的原因没办法通过定增实现,只能通过转让老股的方法。

“其实现在,尤其是旅行社说我给你点老股,你给我点钱,是没戏的。就算我跟马云认识也没戏。”冯滨戏称,主要还是在业务“绑定”的前提条件下。“说明我们双方要走到一起的决心和愿景还是非常强烈的。”

今年2月14日,证监会发布了3份新修订的再融资规则,放宽再融资政策,其中包括调低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定价,并缩短了锁定期;放宽拟发行的股份数量,同时增加了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对象的数量。

不过,有监管方面的人士和投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通过再融资新规方式的定增,其实从2月份至今一家都没有发成功过。“比如市场上第一家发布用战略投资者的名义锁定36个月,然后用董事会前20个交易日的股价八折作为定增价格的凯莱英,后来是改了方案,用询价定增才通过。”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除了引入阿里战略投资,众信旅游还宣布,拟于浙江阿里旅行投资有限公司(阿里旅行)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众信旅游和阿里旅行分别出资6750万元及8250万元,各占全部注册资本的45%及55%。

据了解,该合资公司主要从事旅游产品分销解决方案系统能力输出以及旅游产品分销平台业务。冯滨告诉澎湃新闻,合资公司中还将在双方的股份中留一部分给蚂蚁集团,让蚂蚁集团增资进来,整合旅游行业的资金归集问题。

“股份转让价款不会用来还贷”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众信旅游的公告,这笔转让股份的价款,冯滨拟全部以借款方式提供给公司经营使用,以推动公司各项业务更好开展。这不得不让市场担忧,众信旅游是否遇到了“财务危机”。

10月15日,众信旅游发布了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数据显示,众信旅游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净亏损2.8亿元至3.3亿元。众信旅游在公告中指出,在疫情环境下,公司承担企业责任,对员工发放基本工资,同时房租、贷款利息等固定费用仍然发生,使得公司前三季度发生经营亏损。

而众信旅游的半年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10.42亿元,接近11.29亿元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

对于将股份转让价款借给公司是否因为众信旅游面临短期偿债压力以及现金流短缺的问题,冯滨坦言:“压力是一直有的。其实现金流还可以,但如果说在银行完全抽贷的情况下,谁也没办法。但我们国家确实还有些政策,起码一些银行对我们不会有这方面的压力。”

“我们的应收应付相对来说比较平衡。市场对于我们有息贷款的担心,那我能回答的是,我们对外资银行那些有可能发生的动作是有充分的预备的。这次卖掉5%股份的3.85亿是完全不会用于还贷款的。”冯滨表示,“这部分还是先充到现金再说,我们还没有考量这一部分钱要在哪使用。”

对于近期的财务数据,冯滨认为:“今年整体就这么延续下去了,改善不大。”冯滨指出,对于旅游行业的回暖,营业收入确实会有一些的,但是净利润就“别提了”。

众信旅游主营出境业务,受疫情影响,截至目前,公司出境游业务仍未恢复。澎湃新闻在众信旅游北京总部的办公室看到,公司做出境游业务的工位全部空着,做出境游业务的员工尚在“休假”。

被问及是否仍然在等出境游的机会时,冯滨直言:“那不敢。现在要经营,营业收入各方面还是有压力的。”

不过,相较于上半年的“无收入”,下半年以来,截至目前,众信旅游第三季度国内游等业务规模突破1亿元。

“我觉得这个已经是蛮不容易了,那四季度可能还能再多一些。”冯滨乐观地表示,“虽然对于我们的亏损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改善,但是从旅行社本恢复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个不错的情况,对行业来说也是有意义的。”

“要去海南做免税”

可见的是,受疫情影响,出境游尚没有要重启的迹象,众信旅游也在这个过程中艰难转型,加大国内游的产品研发和销售。

“我们完全是草根企业,反正先活命是真的,只能靠我们自己。”冯滨停顿了下,抽了口烟,接着表示,其实众信旅游在疫情前就已经准备开始做国内游了,“但那个时候的重视程度显然不够,现在就不一样了。”

对众信旅游来说,做国内游有一个重要的阵地就是海南省,尤其是在海南省做免税。

10月15日,众信旅游宣布,与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王府井)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市内免税店领域及海南自由贸易港联合开展“旅游+购物”业务。

今年6月9日晚间,王府井宣布拿到免税经营牌照,公司被允许经营免税品零售业务。事实上,更早前的2月26日,众信旅游就与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免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境内外旅游零售市场。

“我们其实跟海外所有的免税店、所有大的免税公司等来往都很频繁,也有很深的持续性业务。所以我们对他们的经营方式很清楚,也了解什么季节卖什么货,对不同地方的人卖什么东西,我们有自己的数据。”冯滨指出,“所以我们能有效地跟持牌方和经营方合作。”

冯滨认为,海南不仅仅是一个旅游目的地,还是自由贸易港。如有必要,甚至可以把众信旅游的总部迁往海南。“自由贸易港能给旅行社行业带来红利、带来机会。我们肯定要去海南做免税。”冯滨坦言。

“目前来讲,我们先打算将香港的结算中心作为众信旅游的国际总部先迁往海南。”冯滨表示,“我们希望把总部迁过去,能够在海南发展,踏踏实实地落地一些事情。”

冯滨坚定地认为,如果来年来看的话,众信旅游可能是一个不一样的公司了。“尤其是在旅游产品方面,众信是一家国内外兼顾的公司,一定能够在国内游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冯滨说。

以下为澎湃新闻和冯滨的部分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旅游企业,今年以来有什么感受?

冯滨:难是真的难。你想想我们公司这一年,国家对我们这样的企业也有要求。现在看来“非典”什么都不是。

澎湃新闻:除了阿里巴巴,有没有考虑过找其他公司来战略投资?

冯滨:其实我们谈了很多(公司)。在这个过程中原本希望是对方给钱,众信来做事,但后来发现,并不是对方给了钱众信就能跳过技术的壁垒。

我们的希望是能够在旅游产品和C端的中间搭载一个真正的平台,整合产业链各类资源和渠道。这个平台阿里也想做,但阿里对旅游行业的理解度不够;冯滨也想做,但冯滨又没有那么牛的技术,干脆一起来了。

澎湃新闻:对于宣布阿里战略投资后股价一直下跌有什么想法?

冯滨:真金不怕火炼。

当然我们如果去路演可能会对股价的支撑好一些。但我认为即便股价的表现不好,我也愿意把这件事做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是很幸运的,钱目前也不用太发愁,我们还要做很多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王京

冯爷某种程度上像极了电影《老炮》里的冯导,冯导说过:“像我和张艺谋,这都是自个儿生砍出来的,没背景,谁也指望不上。”,这话也可以是冯爷说的。

2020-10-22
回复
1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