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旅游需求再退潮,航空业能否熬过2020年的寒冬?

第一财经 高雅 2020-11-03 10:56:00

政府财政支持或成为航空业“过冬”关键。

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浪潮席卷欧美后,航空业还能熬过这个寒冬吗?

“从历史上看,在新冠大流行之前,欧洲和美国展现了大体相似的季节性模式,即11月、1月和2月是旅客飞行活动的低谷期。”航空咨询公司AltonAviationConsultancy执行主管考本(AdamCowburn)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我们并不认为今年冬天美国或欧洲的旅游需求会很旺盛。”

“冬季对旅游行业来说总是很艰难,但这一回将更加残酷。”旅游咨询公司ThePCAgency的首席执行官查尔斯(PaulCharles)说,“裁员和亏损将是值得同情的普遍现象,但我担心的是,封锁时容易,重启时难。”

的确,在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国家陆续重回封锁状态后,欧洲主要航空公司正在削减年底的运力计划。但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尽管疫情和亏损照样严重,美国航空和西南航空等美国公司却表示,他们的飞机正坐得越来越满。

“我有两个同事已经决定在感恩节飞到其他州去过节了,而且都是今年第一次出门。其中有一个是去参加婚礼,而且她说去之前和回来的时候都会去做核酸检测。”在加利福尼亚州工作的毛女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过也有很多往年会出门的人今年选择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美国的飞机为什么越来越满?

考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相对于美国,若同样是以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情况来看,欧洲表现出比美国更明显的季节性,其7月和8月的夏季出行高点比1月和2月的低点要高出约50%。随着新冠肺炎病例数量的增加和政府限制措施的增多,我们预计进入冬季后,旅游需求将明显减弱。”

在欧洲,法航在10月底表示,在第四季度将运力调整为2019年同期的35%,低于此前计划的50%。姊妹航空公司荷航将执飞往年11月的45%的航班,比此前减少10个百分点。国际联合航空集团表示,将把运力从此前计划的2019年航班的40%缩减到30%。德国汉莎集团称,将再停飞125架飞机,并将运力降至去年的四分之一。而早前,汉莎曾计划在年底前恢复到正常运力的50%。

而在美国,一些航空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已经看到了一些需求的退潮,但由于感恩节和圣诞节的预订量还较为坚挺,因此态度谨慎乐观。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的机场安检的数据表明,现在出行的人数处于3月中旬以来的高位,10月中旬的日客流量自3月以来首次突破100万人次。美国旅行票务分析公司Hopper近日发布的假日旅行信心报告也表明,美国旅行人数有可能增加。近40%的受访者称其计划在今年假期出行,其中75%将在12月乘飞机旅行,21%的人表示将取消往年的出行计划。

西南航空董事长尼伦(TomNealon)说,最近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数增加,似乎并没有像7月份的感染浪潮那样折损假日季的预订量。“可能是大家还没看到特别多的住院数和死亡病例,虽然我知道,事实上现在两者都在上升。”尼伦说,“但也许是因为,人们没有像过去那样关注它们了。”

旅游专家诺克罗斯(AmandaNorcross)解释称:“自从今年春季开始封锁和隔离后,这是许多人首次能去看望家人和朋友的机会,并且很可能获得较低的机票价格,毕竟资金紧张的航空公司正竞相提供最优惠的价格。”

根据价格跟踪网站Scott'sCheapFlights的数据,圣诞节期间从纽约市到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非廉航回程机票价格仅为71美元,远低于往年的300美元。从芝加哥到拉斯维加斯的往返机票,通常售价为350美元,而现在售价为81美元。

政府财政支持成为“过冬”关键

在欧洲最新一轮封锁措施出台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就预测,全球航空业下半年有望烧光770亿美元现金。在上周发布的一份新分析报告中,IATA称明年行业总收入预计将比2019年的8380亿美元腰斩46%。如果没有额外的政府财政救济,中等规模的航空公司只剩下8.5个月的现金可用。欧洲国际机场理事会也在10月下旬表示,欧洲740个机场中约有193个机场可能濒临破产。

在美国,由于疫情吞噬了旅游需求,美国四大航空公司今年以来的损失已经超过250亿美元。尽管一些航空公司对假日季订票情况较为满意,但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旅行流量仍比去年下降了60%以上。

“情况比以前要好,但远谈不上可持续。”美国航空首席财政官拉贾(VasuRaja)说。西南航空表示,预计其第四季度运力将比2019年同期减少40%,而同样表示需求有所改善的美国航空称,计划将第四季度运力减少50%以上。

在这种背景下,政府能否为企业提供足够有力的支持,成为航空公司能否安然度过病毒危机的关键。根据彭博新闻社对全球航空公司财务状况的分析,在政府政策支持不足的司法管辖区的航空公司破产几率最大。

“世界各国政府已经为陷入困境的航空公司提供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支持,其中包括美国的250亿美元,以及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国家的众多数十亿美元的方案。”考本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政府的支持是支持美国和欧洲主要航空公司生存的重要因素之一。”

“许多政府在从财政上支持航空业就业的方面做得很好,”IATA总干事朱尼亚克(AlexandredeJuniac)在10月时称,“而在政府没有这么做的地方,我们看到的是破产。航空公司继续消耗现金,预计这种情况将持续到明年。如果没有第二批财政援助,许多航空公司将无法度过冬天。”

不过,考本也补充道,除政府的支持外,航空公司也采取了其他的一些私营部门的措施来确保自己免于破产。比如,对自有飞机进行售后回租的融资安排,与制造商和出租商重新谈判条款,寻求其他供应商的让步,以及通过裁员、冻结招聘和修订薪酬来降低劳动力相关成本。

譬如,航空公司一直在削减成本,并尽可能多地筹集现金,以度过长期的低迷期。美国航空在10月底表示,将出售最多10亿美元的股权以筹集更多资金,增加季度末136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储备。上月,该公司还裁减了1.9万名工人,但称如果国会批准对航空公司的新一轮援助,将把他们召回。

尽管新加坡、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亚太经济体正在通过“旅行泡沫”试图增加旅行量,但IATA已经表示,周全的新冠病毒测试是让航空业重新恢复生机的唯一途径。但鉴于该病毒难以捉摸,并通常有两周的潜伏期,这一想法还无从得到广泛的推广。

考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大多数人们有信心再次大范围地进行定期的面对面交流时,航空市场就会恢复信心。这将通过疫苗和改进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法的一些组合来实现,在这些方法广泛应用后,国内航空活动在2022年中期应该可以彻底恢复。鉴于检疫和其他边境限制,国际市场的恢复速度可能会慢一些,在2023年之前可能不会恢复到正常状态。”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